《剑情深》

第十一章 坐怀不乱

作者:司马紫烟

“那就简单了,就叫他一声兄弟,既顺口也自然了。”

聂红线道:“这成了什么体统,我不是太冒渎了?”

晏小倩笑道:“你们的主仆关系建立得非比寻常,怎可以常情来衡处,彼此俱为武林一脉无所谓冒渎。”

“主仆之情有的可亲逾手足,叫兄弟也很自然,尊敬在心而不在表面,聂女侠,你报恩是发自于心,不是做给人看的,称他为兄弟,既不使他难堪,也不会引人误会了。”

古秋萍忙道:“这样好,我自小孤苦伶什,一直想有个姐姐照顾我,线娘,你就做我的姐姐吧!”

钱斯同笑笑道:“问题解决了,愚夫妇要出去行船了,趁着顺风,可以早一点进太湖,免了许多麻烦。”

说完出去了。

聂红线愕然道:“这是怎么说?我一心求下,反而爬到上面去了。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这都是我自己找的,我想想你我之间的关系,你不肯嫁给我,只有做我的姐姐了。”

聂红线眼中泪珠盈眶道:“我比谁都希望嫁给你,但是我不要一分施舍的感情,你是真心想娶我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怎么不真心?我对婚姻的态度很严肃,绝不会是当儿戏,我说娶你,就是会娶你。”

“你喜欢我吗?爱我吗?”

古秋萍想想道:“我喜欢你,但不能说爱你,因为我这个人没有爱也不懂得如何爱。”

聂红线轻叹一声道:“就这样已经够了,我很安慰你没有骗我,如果你说爱我,我反而会伤心了,因为我没有值得你爱的地方,也不可能引起你的爱意。”

古秋萍忙道:“那倒不然,喜欢是属于知觉的,我看你不讨厌,就是喜欢了,爱却需感情的,要时间来培养,我不信一见钟情的话,即便有也是假的。”

“你说不懂得爱,却又能分析得如此透彻。”

古秋萍一笑道:“这是人之常情,大家都懂的,我说不懂爱,是指我从没有爱过人。”

“可是你却被人爱过。”

“也不可能,爱是双方面的,我没爱过人,怎么会被人爱呢?爱的起因可能是互相喜欢,绝不可能是单方面发生的。”

聂红线沉默片刻才道:“兄弟,你叫我一声。”

“线娘!”

“你怎么不叫我姐姐?”

古秋萍感到别扭地道:“我不习惯,你一定要我叫吗?”

“不要,还是线娘听起来舒服些,因为我也是一个人孤苦伶仃长大的,从没有人叫过我姐姐。”

古秋萍潇洒地一笑道:“线娘,你该敷葯了,那猪油只能保护你的伤处不被磨擦,却不能疗伤。”

“不必麻烦了,什么葯都不会比心灵的治疗更有效,你给了我生命的勇气与意志,我自己会好起来的。”

“那可不行,我要你早点好,船程到黄山最慢也不会超过半个月,以后我将很忙,没有时间来照顾你了。”

“我不要你照顾,而且我的责任是侍奉你。”

“那也等你好了之后,你总不能在床上躺着侍奉我。”

聂红线黯然一叹道:“我真还不会侍候人,得从头学起呢!”

古秋萍连忙道:“线娘,别这么说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聂红线一声苦笑道:“我知道你不是在讥讽我,但我的确是这个情形,跟了李光祖六年,除了学会怎么取悦男人,别的一无所长。”

古秋萍忙道:“咱们别谈这些好吗?”

“不!一定要谈这些,兄弟,如果你想在武功上胜过三魔,不但要谈这些,而且要特别研究这些。”

古秋萍一怔,聂红线道:“四大天魔的武功突然猛进,是因为他们得了一部天魔秘籍,共分四部。

其中毒经由王大光所得,色相空三经为李光祖、刘光远、马光前三人分别所得,李光祖的色经就是床第采战之术,以阴阳调合的方法增长内力,要想击败,你就得对其弱点……”

古秋萍道:“李光祖并不是最厉害的一个,我曾经一剑斩断他一条臂,最难斗的还是刘光远。”

“不!你错了,他们三人的武功互为相克,其实最高的还是李光祖,只是他为人深沉,故意不炫示,处处让刘光远占先而已,你别以为胜得了李光祖,对另外两人就稳操胜算了。”

古秋萍愕然道:“这太难以相信了。”

“也许你不信,但这是李光祖亲口说的,而且是他在无意间流露的,第二天我问他,他就矢口否认了。”

“那是他自炫其能而已,不足取信。”

“李光祖是那样的人,因此他的否认更足取信。”

古秋萍问道:“这是怎么说呢?”

“他心高气做,不肯后人,明明是他错了,还是硬争到底,为什么在这件事上否认呢?何况那时候我还没有见到刘光远与马光前,他大可以为自己吹嘘一番。

而他偏一改常态予以否认,可见他的否认是另有用心了。

再者他人虽阴沉,聪明却不足,他的否认无异证实了其真实性。”

“他是怎么说的呢?”

“他说空字经是最上乘的武功心法,但马光前不是那种四大皆空的人,成就不会太高,相字经包罗万象,练得好却练不强。

只有他的色字经是部标准的邪经,适合他的个性,也适合他的喜好,在这种情形,他的成就一定高出其余四人,这是非常合理的。”

“可是他的成就并不惊人,一剑断臂……”

“这一点你就错了,他的那条左臂根本是累赘,只会妨碍他的行动,他自己没有勇气砍下来,你那一剑正是他所希求的,否则你哪能轻易成功。”

古秋萍又是一怔。

聂红线道:“内力是发之于体而用之于手,两只手虽然方便,却分去一半的功力,种果树的人常会把一半的树枝砍掉,也是这个道理。

李光祖断臂之后,武功反而深进一倍,那是你再也想不到的。”

古秋萍怔住了,这的确是他想不到的事,但出之于聂红线的口,使他不能不相信。

聂红线道:“马光前若修到六根清静,心如止水,他是武功最高的一个,但是他是不可能到此境界,所以李光祖应是三魔中最难斗的一个。”

“那要如何去对付他呢?”

“在内力上超过他是不可能了,惟一的办法是了解他的习惯,攻取他的弱点。”

“这又从何着手呢?”

“他的习惯我已经知道了,至于他的弱点,只有他自己知道,这是他的秘密,绝不会告诉人的。”

“那不是等于空说吗?难道还先去问问他?”

“问他是不可能的,但还有个办法,从他的习惯上逐一思索,由本身的体验,知道哪些部位是最易感触的。

也就是他功力不到的部位,因为人都是一样的,他不会特殊,只可惜我不是男人,无从体会到。”

古秋萍皱皱眉头。

聂红线道:“我所知也不够,因为他的习惯可能因人而异,因此最好再找秋娘,得到她所知道资料,两下参照,我们两人都跟着李光祖六年,他的功夫多半是在我们身上练出来的,大概差不多了。”

古秋萍摇头不语。

聂红线笑道:“你别急,我不是要你来体验,你可以找一个靠得住的人,由我与秋娘合力将所知的资料逐一试验,得到一个综合的结论。”

古秋萍忙道:“这不可以,除非你们真心想择人而事,否则我不能用这种方法来冒犯了你们。”

“我的心与身体已经分开了,为了帮助你,我不惜任何牺牲的,而且我也不认为这是冒犯之事,至于秋娘那边,我倒没有把握,要她帮忙,可能要用点手段。”

“不用手段,我也不想这样子胜过李光祖。”

聂红线轻叹道:“那你永远胜不了他。”

古秋萍坚决地道:“我宁可失败死在他手中,也不能起这种卑鄙念头,叫你们做这种龌龊事。”

“我们本来就是龌龊的贱女人。”

古秋萍长叹一声道:“线娘,你能不能停止污辱自己?”

聂红线一叹道:“好吧!我以后把自己尽量想得高尚一点就是,但别人是否会就此认为高尚呢?”

“不要理会别人,你是为自己活的。”

“我是为你而活的。”

“那你就该振作一下,我认为你高尚就行了。”

聂红线想想道:“你这样看得起我,我再妄自菲薄,倒是对不起你们,还有一个办法可行行看。”

“还有什么办法?”

“赶快找了一个你爱的女子娶她,然后把一切的所知告诉她,秋娘也会愿意帮这忙的,然后你们就以爱的方法找出所需要的答案了。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我求过一次婚,碰了个大钉子,以后再也没有勇气向别人求婚了。”

聂红线正色道:“我是真心想贡献自己一点能力来报答你,请别拿它当玩笑开行不行。”

古秋萍见她神色不愉,连忙道:“不开玩笑,等我找到那人之后,再谈也来得及,现在你该敷葯了。”

聂红线长叹一声,泪落如雨,默默地听由他再度脱去衣服。

古秋萍本人的医理颇精,也懂得用葯,舱中有葯箱,他翻出几种合用的,先用棉纸将涂在身上的猪油拭去,又用茶吊子里的净水将伤处逐一洗净,最后才敷上葯粉,外面薄薄地敷上一层跌打损伤的葯膏。

原来那一身衣服染满油迹,已经不能再穿,他找了一张床单,为她轻轻盖上,身后传来一声轻笑道:“原来古大侠精通医理,比我高明多了。”

古秋萍回头一看,却是晏小倩,虽然略感别扭,但仍大方地道:“大嫂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呢?”

晏小倩笑道:“我们那个老头子听说聂女侠要疗伤,叫我进来帮忙,但我见到大侠医疗之术比我更精,站在一边偷学,竟忘了进来的目的。”

古秋萍笑道:“劳神已多,不敢惊动。”

晏小倩笑道:“大侠别客气了,我不是行家,却也懂得一点,大侠用葯处方,实在比我高明。

我想帮忙也插不上手,区区之学,连当个副手都不够资格,大侠是跟谁学的医道?我还没有见过有这么高妙的外科圣手呢!”

古秋萍笑道:“多承大嫂谬赞,在下没有从过师,只是为了闯江湖,不得不样样都会一点,无师自通,大嫂不见笑就好了,怎敢当圣手之称。”

晏小倩道:“大侠不要谦虚,我相信你一定得过高明传技,这套学问绝不是无师自通学得到的。”

“古某确是未拜师,只是找点书看看,再遇到名家时,经常向人求教而已。”

“那大侠一定是个天才。”

古秋萍谦虚地笑一笑。

晏小倩又道:“我看聂女侠的神气好似有三天未进食了。”

聂红线道:“是的,那时我一心求死,根本就不想吃东西,如果不是口渴难禁,我连水都不想喝。”

晏小倩道:“聂女侠现在不必求死,而且要多吃点长劲的东西,我熬了一锅江米鱼粥,是不是要喝两碗?”

经她这一提,聂红线确是感到饿了。

古秋萍也笑道:“大嫂准备得真充分,江米粥清毒而充胃,鲜鱼肉可助长肌而易消化,是此时最理想的食品。”

晏小倩笑笑道:“我的医理脉数比不上古大侠,这点简易的养生之道总还是懂的,我去端进来吧!”

古秋萍忙道:“不敢当,我去好了。”

晏小倩笑道:“你还是坐着吧!这应该是我们女人的事,连我家老头子都不便惊动他,别说是你了。”

古秋萍听得俊脸微红,只得在舱中坐下。

聂红线羡叹地道:“这位钱大嫂为人既热情又爽利,完全是侠义本风。”

古秋萍道:“绿杨侠侣在大江南北公认是一对神仙美眷,他们不但侠名远播,急人之难而义无反顾,其伉俪情深也是有名的,只是不知道何以会借艇舶以隐身了。”

晏小倩刚好端了一个木盘,盛着粥及碗筷进来,闻言接口笑道:“还不是为了穷嘛!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大嫂别开玩笑了,我知道二位非常富有,在家乡还有一座绿杨别庄,总不至于靠打渔渡客为生吧?”

晏小情轻叹一声道:“穷有多少种,缺少银钱却是最轻的一种,金尽壮士无颜固然悲哀,但那只是一时之困,最苦的是日暮穷途,真是有家归不得。”

古秋萍忙问道:“这是怎样回事?”

“还不是年轻好管闲事,我们急人之急太多了,结果使自己变成众矢之的,家里待不住,只好到江湖上来流浪,靠了这条船与两身破衣服,虽然埋藏了绿杨侠侣的一点虚名,却换了我们几年的太平。”

古秋萍也微感啼嘘地问道:“那么当年受二位恩惠的朋友,难道都袖手不管了?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一章 坐怀不乱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