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十三章 绝情出走

作者:司马紫烟

古秋萍忍不住道:“凌庄主好像是认为古某有求而来。”

凌云峰冷冷地道:“凌某没有这样说,凌某不怕三魔,但也不愿为阁下的事,而给他找一个启齿的借口。”

古秋萍勃然大怒道:“凌庄主,姓古的在江湖上混的时间不长,名望谈不上,武功也不足与庄主相提并论,但古某从未求助过人,庄主不要想偏了。”

凌云峰冷冷地道:“那你来干什么?”

古秋萍佛然道:“没什么,线娘,我们走吧。”

古秋萍招呼了聂红线回头就走,凌云峰在背后道:“古大侠,寒舍虽然不招待你,但是你在黄山十里以内落脚绝对是安全的,你我有一度见面之情,凌某在道义上,对你的帮助只能到此为止,超出十里,凌某就爱莫能助了。”

古秋萍猛然回头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凌云峰冷笑一声,手指聂红线道:“这是分水天魔李光祖的逃妾无双女聂红线。”

聂红线愤然道:“不错,凌庄主居然能识得贱名,聂红线感到无上光荣,但不知庄主有何见教?”

凌云峰冷冷地道:“没什么,古大侠比李光祖年轻英俊,你们是很好的一对,只是李光祖不肯就此罢休的,凌某对二位的处境十分同情,对二位的做法却未能同意,因此不便公开庇留的,但黄山十里之内,凌某负责没人敢动你们一根汗毛,来,钱兄、嫂夫人,我们进去谈吧!”

古秋萍终于听懂他的意思了,凌云峰一定以为是自己拐走了聂红线,为了怕三魔追捕,到此地来避难的。

这当然是刘光远的阴谋,着人四处宣扬的结果,但这个手段相当厉害,并合事实,置自己于有口莫辩之境。

这一来激起他先天的傲性,冷笑一声道:“凌庄主,多谢你的美意,但古某既然敢把人带出来,就不怕他们,而且古某说句不知进退的话,凭庄主擎天华表四个字还镇不住三魔,别说十里之内,就是凌云别庄这点范围,庄主能守得住,已经算好的了。”

凌云峰脸上虽有怒色,却忍住了没发作,冷笑道:“古大侠这么说,凌某便不敢久留了,凌某连家宅都保不住,哪里还有余力来庇护二位呢,二位还是去找安全的地方吧!”

古秋萍牵了马就走,聂红线也跟着他。

晏小倩忍不住追上来道:“古兄弟!我们一起走。”

游天香连忙拉住她道:“晏大姊,你干吗呢?我们多年没见,正该好好聚聚,别去管他们的事。”

晏小倩挣脱她的手道:“你们是一对糊涂蛋,古兄弟好心前来通知你们一件大大的秘密,你们反倒以这种态度去对待他,真叫人看了生气。”

凌云峰冷笑道:“所谓天大的秘密,无非三魔将对我们不利而已,我早就知道了,还有什么呢!”

晏小倩愤然道:“你晓得个鬼,尤其是你对古兄弟与聂大妹子的看法,证明你糊涂到了绝顶。”

凌云峰道:“聂红线是李光祖的逃妾,这是事实,我冤枉了她不成?”

古秋萍冷笑道:“只是古某并没有意思要向凌大庄主求庇护,这一点庄主太看得起自己了吧。”

凌云峰怒道:“姓古的,如果今天你不是跟钱兄夫妇一起来的,凌某就不让你走出凌云别庄的大门。”

古秋萍傲然道:“三魔在木椟镇的巢穴比这儿严密十倍,也没有困得住我,凌云别庄又算什么!”

凌云峰气得要拔剑,钱斯同拦住了。

古秋萍回头冷笑道:“凌庄主,你还是留点精神去应付三魔吧……”

说完扳鞍上马,晏小倩过来拉了道:“古兄……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大嫂,你别说了,人家根本就没把我当人,我又何必自讨没趣。”

晏小倩道:“要走我们一起走。”

古秋萍低声道:“不必了,照情形看,三魔的人已经进入庄里,不知捣了什么鬼,凌云峰才如此态度,你们留下仔细观察一下,暗地里做个准备。”

晏小倩一怔道:“做什么准备,他听得进吗?”

古秋萍低叹道:“目前他听不进的,而且他也不相信三魔敢动他,因此刘光远有意染指游天香的事也别说出来,说了不特于事无补,反而害了花素秋,你们在暗中留神着,看看谁有问题,就提防着一二,为凌云别庄保全一部分元气,别叫三魔一下子整垮了。”

晏小倩愤然道:“垮了活该,这是他自找的。”

古秋萍摇头道:“话不是这么说,三魔志在吞并武林一切的势力,凌云峰毕竟是个领袖人物,他垮了对我们都是损失,目前他执迷不悟,等吃了亏自然会明白,因此我们希望他不要吃亏太大,这全在贤伉俪了。”

晏小倩顿了一顿才道:“那你们呢?”

古秋萍苦笑道:“刘光远这一手很绝,使我四处无容身之地,但我不会被他吓倒的,明里斗不过,我也会在暗里捣他的蛋,我会随时跟二位联络的。”

晏小倩道:“古兄弟,三魔的势力已经伸在此地了,你在外面人孤势单斗得过他们吗?”

古秋萍傲然道:“笑话,闯江湖一半斗力,一半斗智,就是碰上三魔,我也不见得一定吃亏,凭他手下那些爪牙,还奈何得了我吗,倒是贤夫妇要多小心,三魔如果要在此地发作,必然倾巢来犯,外敌可御,内姦堪虞,你们最好不动声色,把他们的内应先剪除掉。”

晏小倩双眉紧锁道:“凌云别庄来往的都是有头有脸的江湖人物,我怎么知道谁是姦细的呢?这可不是随便指证的,我们已经得罪不少人了,再出点错可实在担不起。”

古秋萍想想道:“这也是,刘光远派来做内应的人一定很高明,想抓住他们的证据很难,但贤夫妇可以留心观察,一定有蛛丝马迹可寻,最注意的是言词特别激昂的人,其次是谁把我的事情告诉凌云峰,也值得注意。”

晏小倩只得点点头道:“好吧,我留心就是了,兄弟、大妹子,你们多多保重,别忘了有事就通知我们一声。”

古秋萍挥手告别,与聂红线策马而去。

晏小倩怅然回头,游天香迎着她道:“晏大姐,你怎么也自贬身份了,跟那种下三流贱女人称姐妹。”

晏小倩愤然道:“你是说聂红线?”

游天香道:“是啊,她是出了名的贱货,十三岁就落草为寇,不知嫁了多少男人,最后跟了李光祖,安静不到几年,又把古秋萍给迷上了,云峰对小伙子倒是颇为欣赏,我家两个丫头也很喜欢他,上次在此地做客时,云峰还想把他招入门下,谁知这家伙不识好歹,留了张条子偷偷地溜了,溜了倒也无所谓,凌家的女儿还怕没有人要,可是这小子偏偏搭上了聂红线,你说气人不气人?”

凌云峰听得直皱眉头道:“天香!你罗嗦这些干吗?人各有志,他爱跟谁在一起是他的自由!”

游天香道:“但我就是不服气,我们的女儿哪一点比不上那个贱女人,而古秋萍那个混账……”

凌云峰沉声道:“天香!不要谈这些了!”

游天香看了丈夫一眼道:“云峰!你老了!老得一点雄心都没有了,一点不像以前的擎天华表了!”

凌云峰微异道:“天香!我不否认自己老了,五十三岁的人,应该知道自己不是年轻了,但我不懂你的话,你谈的事跟我擎天华表的外号有什么关系!”

游天香道:“自然有关系,以前你充满了斗志,一切都想最好的,攀上最高的,现在你全变了!”

凌云峰叹了口气,但也有点自满地道:“我娶了一个美冠武林的妻子,生了一对美丽的女儿,奋斗了三十年,在江湖上没有失过一次手,我应该满足了!”

游天香愤然转身道:“你有什么可满足的,你的女儿居然不如一个贱女人,你爬到武林至尊的地位也洗不了这场耻辱,古秋萍跟聂红线的事传到芳芳与美美的耳朵里,把她们气病了,两三天都不吃饭,你却一点都不在乎!”

凌云峰愤然道:“你要我怎样,把聂红线杀了,把古秋萍抓起来,硬把女儿嫁给他,凌家的女儿就这么贱!”

游天香道:“我当然不是要你这么做,可是你至少该想个办法,把两个孩子的心变过来,使她们了解古秋萍不是个好人,不值得她们伤心,你却不肯这么做,昨天我在骂古秋萍时,你还替他辩护……”

凌云峰庄容道:“天香!我做人有个原则,是非一定要分明,古秋萍诱拐聂红线的行为我并不赞同,因此我不庇护他们,但古秋萍在其他方面的表现仍然是个可敬的青年,他沦身黑籍没有为自己留下一分银子,这种操守,在侠义道中也不多见,我不能因为他拒绝娶我的女儿就抹杀了他的优点,好就是好,坏就是坏!”

游天香冷笑道:“当然了,你是侠义道中的领袖至尊,是武林是非的评断人,你必须顾全到你的立场!”

“当然!凌云别庄所以能为大家所推重,我凌某人一句话能罢息纠纷,就因为我有公正的立场,今天如果不是你的坚持,我很想留下他们的,古秋萍的行为有亏,但他上门求援时,我有义务要庇护他,现在我还感到不安……”

晏小倩忽然笑道:“原来你们二位是为这件事而不和,那可太好笑了,游大姐,你还是当年的老脾气,不肯吃一点亏,认一点输。凌庄主,我们是初次见面,先前我对你颇有误会,但听了你的话后,才知道你的心胸宽广,只是你对人的看法太肤浅了!古秋萍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糊涂,聂红线也不是你所说的那么下流,他们是两个最可敬的奇男女,但不是一对,而且古秋萍也不是来求助的!”

凌云峰一怔道:“那他来做什么?”

晏小倩话到口头,忽又想起了古秋萍的警告,把刘光远冀图掠夺游天香的事咽了下去,只把古秋萍义拯聂红线以及聂红线如何脱离李光祖的事说了一遍。

凌云峰与游天香听完晏小倩的叙述后,脸上都现出了惊奇的神色,同时也有点歉咎,游天香尤显得兴奋地问道:“他们之间真没有什么暧昧的情事?”

晏小倩冷笑道:“除了你的一对女儿外,对古秋萍钟情的女孩子多得很,像苏州将军李光耀的女儿,情愿为了他连千金小姐都不干了,要跟他闯江湖,还有铜琶仙子的女弟子陶芙,虽然瞎了眼睛,却比你年轻时还美,这么多的美女对他垂青,怎么会拐带聂红线呢?”

游天香歉然一笑道:“那他为什么弃这么多被陷的人不顾,单单把聂红线给救了出来。”

晏小倩道:“事有轻重缓急,别的人虽然失陷,暂时不会送命,聂红线却是叛离了李光祖,随时都可能被杀死,再说他帮别人是出于义愤,而聂红线却为了向他暗通消息受累,他自然要先救聂红线了。”

游天香笑笑道:“我想也不太可能,但说这话的人却言之凿凿,使人不得不信。”

晏小倩道:“道听途说之言,怎足取信,何况这种事情非深入者无以得知,那人凭什么作此推断呢?”

凌云峰叹道:“如果出之于他人之口,我自然会加以考虑,但这句话,是一个极具身份的人说出的。”

钱斯同忙问道:“是什么人?他这种做法,倒好像是替三魔在出力,分化我们之间的团结吧。”

晏小倩瞪了丈夫一眼,嫌他的口快,但凌云峰却苦笑摇头道:“这个人不是别人,他是侠林泰斗,与二位也有深交,他就是维扬名宿,金枪侠王伯虎老英雄。”

绿杨侠侣为之一怔,如果是别人,他们都会考虑到此人可能已为三魔所收买,但王伯虎绝不可能。

金枪侠在武林中的地位十分崇高,四海同钦,封枪归隐后,其领袖地位才转到凌云峰头上,若说这位老英雄是三魔的心腹,那绝无可能,因为三魔跟金枪侠的声望差得太远,而且一正一邪,根本不同道。

钱斯同默然片刻才道:“王老爷子已经不问世事了,他怎么会知道这些隐密的事呢?”

凌云峰道:“王老英雄虽已退出江湖,但他的手下人与子侄门人都在江湖活动,什么事情都要禀告他老人家的,尤其是在江南,他当然更为关心了。”

晏小倩道:“王老爷子可能受蒙蔽了,也许他上了年纪,判事不如以前的精明了,否则怎会不明是非如此呢。”

钱斯同忙道:“小倩,王老爷子是我们的长辈,你不能这样批评他,那样太不恭敬了。”

晏小倩不平地道:“事实本来如此嘛,他不明内情,就随意打击一个年轻侠士的名誉,这岂是为前辈的所应作。”

凌云峰苦笑道:“王老英雄对古秋萍也颇为推重,因此发生了这件事,他感到很惋惜,还特别叫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三章 绝情出走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