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十四章 美绝人寰

作者:司马紫烟

钱斯同这才明白尤新贵的身份,笑笑道:“世上像尤兄这般赤胆忠心,知道大体的人实在太少了,尤兄对凌兄不减尊敬之心,更值得我们钦敬,我们可是朋友,没有那些拘礼了,来!坐下谈吧。”

凌美美笑道:“尤叔叔就是这些地方固执,有爹在场的地方,他绝对不肯坐下来的!”

钱斯同笑道:“今天尤兄就算是钱某的朋友,这些话说来很长,你总不能老是站着!”

尤新贵道:“小的站惯了。”

凌云峰笑道:“钱兄别勉强他了,新贵就是这样一个人,如果叫他坐下,他反而会浑身不自在!倒不如站着舒服些,钱兄有什么话快说吧!”

钱斯同沉吟了一下才道:“四大天魔中飞天神魔已死,那人倒是条义烈的汉子,不像江湖所云……”

尤新贵道:“是的,这些事我们已听说了!”

钱斯同微微一怔。

凌云峰笑道:“新贵虽然足不出庄子,但是他等于是凌云别庄的灵魂,凡是武林中所发生的事,他很少有不知道的,王大光身死,古秋萍与陶芙等人在姑苏的事,等等,我们都得到消息了!”

钱斯同笑道:“只是各位所得的消息不够确实,否则就不会对飘萍剑客有所误会了!”

凌云峰脸上微红道:“那当然,有些事只有一方面的传闻,消息是三魔散出来的,难免有所歪曲,都因为配合事实,使我们难以深人探求!”

钱斯同这才道:“古秋萍的事暂且不谈了,他这次前来示警,还有一个最隐密的消息要告诉凌兄的!”

“什么消息?”

“三魔之所以要进窥凌云别庄,不仅是想取代凌兄的领导地位,最深切的原因,都是在凌夫人身上!”

众人俱是一怔。

尤新贵忙问道:“这是怎么说呢?”

晏小倩见钱斯同准备说了,虽然不加反对,但记起古秋萍的嘱咐,忙抢着把刘光远垂涎游天香美色的野心说了出来,只是将他消息的来源改成古秋萍潜入刘光远家中,偷听到他们的谈话而得到,隐下了花素秋密告的事。

钱斯同听得事情有出人,随即明白妻子的用意,觉得不牵出花素秋也是对的,遂也不加更正了。

果然凌云峰的脸色变了一变,冷笑道:“火眼神魔居然对凌某的老婆感到兴趣,倒算他有种的!”

尤新贵却忧形于色道:“庄主!假如事情属实……”

晏小倩未免不高兴了道:“事情是古秋萍听来的,我相信他不至于造谣生事吧!”

尤新贵连忙道:“钱夫人别误会,在下绝无怀疑古大侠之心,只是这消息令人太吃惊了!”

凌云峰道:“消息的确令人难以相信,但我认为绝对不会错,因为没有人会造这种谣言,只是刘光远几年不出来走动,眼光变短了,该想想天香不是当年的天香玉女了!”

尤新贵道:“那倒不然,夫人虽已中年,仍然是艳光照人,而且刘光远也是六十望外的人了,他不会再对少女感兴趣,何况夫人的年岁正是女人最成熟动人的时候!”

说完感到措辞不当,忙又赔笑道:“庄主,请恕小的失言,但小的说的却是真话,夫人近几次出游……”

他又不说下去了,凌云峰用眼盯着他道:“新贵,你别吞吞吐吐的,有话痛快地说出来。”

尤新贵只得道:“邻近的浮浪子弟,对夫人神魂颠倒的大有人在,如果不是庄主的威名远震,恐怕还有人会闹到庄里来呢!即使这样,依然有几个不怕死的……”

凌云峰沉声道:“真有人闯到庄里来吗?”

尤新贵答道:“那倒不敢,前两个月夫人出猎时,有两个家伙一路尾随夫人来到庄前,被小的抓住了,正想痛惩他们一顿,却被夫人放走了!”

凌云峰一拍桌子道:“混账!这成什么话?”

尤新贵叹道:“这也怪不得他们,因为夫人有时故意撩拨他们引以为荣,这几年小人尽量拦阻,已经好得多,前几年夫人每到一处,总有一大堆的青年男子追在后面……”

凌云峰怒道:“你怎么不告诉我!”

尤新贵笑道:“这种事小的应付得了,何必要主人烦心,何况夫人只是逗他们好玩,并不是真有什么……”

凌云峰怒道:“还要有什么,这已经不成话了,如果你早告诉我,我根本就禁止她出门去的!”

尤新贵低头不敢作声了。

晏小倩笑道:“女人的美丽总希望有人欣赏,凌庄主平时可能对她太不注意了……”

凌云峰长叹一声道:“她走了也好,新贵也这样说,总算证明我没有冤枉她,即使她再闹出什么笑话,王老英雄也不能怪我了,这个担子实在太重,重得我挑不起!”

尤新贵道:“现在倒不是对王老英雄交代的问题,江湖上谁不知道她是庄主的夫人,只是怕夫人落到刘光远的手里,那对庄主就太难堪了!”

钱斯同忙道:“兄弟也是这个意思!”

凌云峰沉思良久才道:“我不管了!”

凌芳芳连忙道:“爹!您怎么能不管。”

凌云峰道:“如果她是被三魔掳劫,我当然会尽最大的努力来救她出来,跟三魔一拼,如果她自动跑到刘光远那儿去,我有什么颜面去!”

凌芳芳道:“娘不会这样吧?”

凌云峰叹道:“你问问尤新贵,还有钱伯母,你母亲是否有这种可能!”

凌云峰低头不语,绿杨侠侣也默不作声,可见他们谁也不敢保证这件事,使得两个女孩子窘得脸发青!

凌云峰的神情异常萧瑟,长叹一声道:“嘉宾远莅,我本来应该好好陪二位尽欢一醉,可是发生了这种事,我实在高兴不起来,对不起,我有点头痛,想回房去休息一下,新贵!你替我陪陪客人。”

钱斯同忙道:“不!愚夫妇也要告辞了!”

凌云峰苦笑道:“二位千万不能走,否则兄弟更无以自处了,明天我们再好好谈一下……”

凌芳芳与凌美美也帮着苦留,总算把他们夫妇留下了,凌云峰告罪退席,尤新贵才道:“钱大侠,在下也想告退一下,虽然庄主那样说,在下却不能这样想,要多派几个人出去,紧蹑夫人的行踪!”

钱斯同道:“有人跟着她吗?”

“当时在下只以为夫人是负气出走,只叫纪侠非偷偷地跟在后面,既然三魔对夫人有不良企图,在下认为有多派几个人前去保护的必要!”

钱斯同点点头道:“那也好,最主要的是设法拦阻她别跑远,知道她的下落后,由我们去劝劝她!”

尤新贵点点头。

晏小倩又问道:“派出去的人身手如何?三魔的爪牙可能已经来到了!”

“纪侠非是庄主的大弟子,剑法已得真传,只是火候稍欠,但在下会再派几个得力的人手前去的!”

凌芳芳道:“尤叔叔,最好您自己也去一趟,几个师哥的武功固然还可以,但他们的经验阅历不够!”

尤新贵想想道:“也好,不过短时间内不会有问题的,我们对三魔的行踪已在密切注意中了。”

晏小倩笑道:“刘光远手下全是新面孔,来了你们也未必会注意,尤总管,我不是挑剔你的办事不力,但你们的注意力还有疏忽,比如说吧,我们前来你就不知道!”

尤新贵脸上一红道:“在下没想到钱大侠会从另一条路上来的。我们倒是注意古秋萍的行踪的,但因为他与大侠等一路,我们只注意一男一女了……”

晏小倩笑笑道:“我们绕了个大圈子,但三魔的人也可能会绕圈子前来的,还有古秋萍离去后的行踪,你把握住了没有?知不知道他们上哪儿了?”

尤新贵道:“他们离了本庄后,投宿在镇里的一家客店中,相信不会走远的,我们一直在注意中!”

晏小倩冷笑一声道:“尤总管出去时,不妨顺便探访一下他们的行踪,如果还知道,就证明你们的眼线不错!”

尤新贵似乎感到有点不信,也有点难堪,但绿杨侠侣与古秋萍等四人前来时,他未能预先知道也是事实,被人抓住了缺点,他也无法再说什么,只得道:“也许多少年来一直平安无事,大家的警觉性都松弛了,我马上就去追赶夫人,同时大家特别留神就是了,至于古大侠……”

晏小倩道:“古秋萍可以不必去管他了,他不会是贵庄的敌人,对他的行踪也不必盯得太紧,引起他的误会反为不美,倒是贵庄附近要特别戒备,尤其是陌生人经过时更应刻特别留心,我们来的时候,发现守备很松弛……”

尤新贵苦笑道:“那可没办法了,庄前就是官道,所以我才请庄主挖了这条庄河将庄院隔开,警戒的工作也只能在庄里加强。”

尤新贵告辞退走后,凌芳芳与凌美美姐妹陪着绿杨侠侣夫妇也聊了一下,才送他们到屋子里休息。

夫妇二人坐定后,钱斯同目不转睛地盯着晏小倩望着,晏小倩有点不好意思地嗔问道:“你尽看我干吗?”

钱斯同笑道:“小倩,我发现你特别美。”

晏小倩也笑道:“客气,客气,做了几十年的夫妻,你今天才发现我美,实在不容易。”

钱斯同道:“是真的,以前你不打扮,今天突然妆饰了一下,我起初还以为是脂粉的缘故,可是你已经洗了两次脸,没有重施脂粉,依然是容光焕发……”

晏小倩道:“但我还是比不上你的旧情人……”

钱斯同怫然道:“小倩,你不该说这种话的。”

“连凌云峰都知道了,难道还是假的不成。”

钱斯同苦笑道:“凌云峰是听了游天香的渲染,我不便置辩,但我与游天香实在没什么,何况今天你们两人在一起比起来,我觉得你并不逊于她。”

晏小倩摇头道:“这倒不敢当,我自知不如她远甚。也许是因为她行为的原故,使你减低了对她的评价。”

钱斯同忙道:“不是的,在以前她或许比你娇艳,但今天一比她显得比你苍老憔悴,我相信她自己也有这个感觉,在席间我们曾经擦过一次脸,游天香怕弄乱了脂粉没有敢擦脸,你却擦了,结果并没有减却你的美丽,红透肌里,完全是天然的姿色,当时游天香就很不自在,我想她的负气离去,跟这一点也有关系。”

晏小倩道:“这么说是我把她逼走了?”

“那绝不会,不过你令她有自惭容衰色老的感觉,奇怪得很,以前你没有这样容光焕发过,这有什么秘密呢?”

晏小倩一笑道:“以前你从没有注意过罢了。”

钱斯同摇头道:“没有的事,我每天都注意你,才能发现你今天的不同,你一定有什么秘密。”

晏小情这才微笑道:“秘密是有的,那是我懂得医道,晓得如何葆身驻颜罢了。”

“绝不是的,驻颜只是保持青春不老,但你突然变得年轻而娇美,比你年轻时还娇艳动人……”

晏小倩脸色微动道:“你还记得我年轻时的样子吗?”

“怎么不记得,你的样子早已刻在我的心里,在你最美的时刻,也不像现在的样子。”

“你喜欢我哪一种样子呢?”

钱斯同沉吟片刻才道:“你原来的样子,虽然不如现在美艳,但我还是喜欢从前的你。”

“你不愿意我好看一点吗?”

钱斯同笑道:“假如你从前有这么样美,我自然喜欢,可是多少年来,我已经习惯你的浅雅了,现在我反而感到害怕了,你的美艳中带点妖媚,不像是我的浑家了。”

晏小倩眼中忽有泪光闪烁,轻叹一笑道:“斯同,我做了一件傻事,白吃了许多苦。”

钱斯同愕然道:“小倩,这是怎么会事?”

晏小倩擦擦眼泪道:“我以为你一直没忘记游天香,才特意跟她较量一下,怕你又为她着迷了。”

“这是什么话,我从没有为她着迷过。”

“我才不信,从我们结缡至今,你经常一个人呆呆地沉思,神不守舍,好像在想着谁似的。”

“你太多疑了,我绝不是在想游天香,从我跟她分手后,根本就忘了这个人,如果我为她倾心,游天香也不会嫁给凌云峰了,那时她急于想嫁个男人,而我们虽然成了婚,如果我真要爱上别人,相信你会玉成的。”

“你倒是把我看透了。”

钱斯同大笑道:“当然看得透了,正因为我了解你,才毫无顾忌地跟游天香交往,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吃醋或误解我的,想不到你竟然还是放在心里……”

晏小倩笑了一下道:“当时我的确不在乎,因为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,可是后来你神态使我不安,我相信你心里必然有着一点秘密,不是游天香也必另有一个人!”

钱斯同笑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四章 美绝人寰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