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十五章 孤注一掷

作者:司马紫烟

“是谁?古秋萍吗?”

“古秋萍并不知道你大伯的用心,他只以为你受了李光祖的蒙骗,为了避免引人注意,不便公开向你说明,聂红线在你隔屋,就叫她相机问问你,可是她发现刘四海在你房中点了闷香迷住了你,要占你的清白,一时情急,在窗口掷出一柄飞刀,把刘四海给杀死了。”

李小桃点点头道:“聂红线的飞刀是很准的,但她为什么要救我呢,她巴不得我死了才好呀。”

晏小倩一叹道:“你错怪她了,虽然你告发了她,她一点不恨你,她离开李光祖是为了厌恶那一切的作为,决心改邪归正,三大天魔都不是好人。”

李小桃冷笑道:“她为了古秋萍才是事实!”

晏小倩笑道:“也可以这么说,但并非你所想的,他见了古秋萍的侠义行为,才生出感悔之心,他们之间是清白的,你也不想想,古秋萍拒绝了多少女子的感情,怎么会跟聂红线在一起呢?”

“那古秋萍为什么要拼命救她出来呢?”

“为了道义,聂红线因他而受苦,他自然要救她,不单是对聂红线,换了换任何人他也会救的。”

李小桃呆了一呆道:“这么说来,是我误会了。”

“本来你就是误会了,聂红线到你家去告诉你母亲是受了古秋萍所托,并不是她存心破坏你。”

“为什么?难道古秋萍讨厌我。”

晏小倩看她脸色不对,忙笑着道:“古秋萍并不讨厌你,可是他不愿意你为他而私自离开家。”

“是我自己愿意的,谁也拦不住我。”

晏小倩微笑道:“只有你伯父那种人才不顾一切,只为自己打算,连亲侄女也可以出卖,古秋萍是个堂堂正正的大丈夫,行事必须顾全法统,如果他要带你走,一定要取得你父母的同意,你父母会同意吗?”

李小桃黯然道:“那是不会的,我的父母好不容易才爬到今天的地位,他们绝不答应我成为一个江湖人。”

“这就是了,我们谁都不愿意做个江湖人,只是已经跳进了,无法摆脱而已,古秋萍岂肯害你,他要你母亲管束你的任性,也是为了你好。”

“江湖这么可怕吗?”

“是的,江湖上人心险恶,对一个女孩子来说,更是充满了危险,以你来说吧,如果不是恰好聂红线及时发现救了你,你失身于刘四海,又将是怎么一个下场?”

“我会杀了他再自杀。”

“那对你,对你的家又有什么好处呢,你的死不但贻羞家人,使你的父母伤心,还会给他们带来许多麻烦,听我的话,还是乖乖地回去吧!”

“不!我已经出来了,绝不回去。”

晏小倩知道一时无法劝得动她的,只好叹了一口气道:“不回去也行,但你得赶快离开此地,你有一身本事,可以在外面闯一番成就出来,闯出名声来,那时你的父母见你的决心不可动摇,也许会默认你了,以你父亲的地位,虽然不能公开承认你是他的女儿,但至少不会反对你跟古秋萍在一起了。”

“为什么现在不行呢?”

“现在怎么行呢,如果古秋萍收容了你,正好造成了你大伯挑拨的借口,说古秋萍诱拐了你,你父亲震怒之下,势必动用官方的力量,追捕古秋萍,那你不是反而害了他吗?”

在她如花妙舌、反复陈说利害之下,李小桃的心开始动摇了,皱起眉道:“那……我该怎么办呢?”

晏小倩道:“最好是回家,否则远远躲开这个是非之地,不要卷入漩涡,弄得脱不开身了。”

“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吗?”

晏小倩奇道:“你来到此地,难道还不晓得吗?”

李小桃眨着大眼睛道:“我连这是什么地方都不晓得,怎么会知道别的呢,我只知道来这儿可以找到古秋萍,此外我什么都不关心,也不需要知道。”

晏小倩长叹一声道:“你真是太糊涂了,就是被人杀了,恐怕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呢!”

李小桃笑道:“要杀死我可不容易,那个刘四海之所以不敢对我太无礼,一半为了怕大伯,一半也是怕我手中的剑,我有一次火了跟他斗了起来,他就打不过我。”

晏小倩微微一笑道:“李光祖私下暗授你的武功可能不会太差,但以你这点本事要出来闯江湖,实在还差了一点,江湖上不在单靠武功成名立万,阅历与经验尤其重要,如果你真行,就不会着了刘四海的道儿了。”

李小桃有点羞惭,也有点愤怒,摇摇头道:“说了半天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晏小倩,刚才出去的是我丈夫钱斯同,我们是扬州人氏,江湖上称我们为绿杨双侠的。”

李小桃不胜羡慕地道:“这个外号真美,绿杨双侠,夫妇俩成双作对在江湖上行侠,你们很有名气吗?”

晏小倩轻叹道:“早些年在江湖上提起愚夫妇,还有不少人知道,近几年恐怕很少有人记得了。”

“为什么,难道你们已经退出江湖了吗?”

“可以这么说,但不是我们心甘情愿退出的,江湖是个大染缸,染上色以后,就永远是个江湖人,想恢复原来也不可能了,我们是早年行侠,管的闲事太多,得罪的人也太多,为了躲避仇家,不得已才隐姓埋名,抛开从前的一切,弄得有家难归,四处流浪。”

李小桃对江湖充满向往,自然不会因而泄气的,笑笑道:“你们又闲不住了,找到机会又想振作一番,江湖人都是这样子,以我娘来说吧,她早先也是江湖人,我爹做了官之后,她尽量想摆脱江湖,还是做不到,古秋萍的事,她又插上了一手。”

“胡说,你母亲就怕再沾上江湖……”

李小桃道:“古秋萍有几次暗中出入我家,跟我娘密谈一些事,我都知道,所以我才不服气,她自己都不能摆脱江湖,为什么偏不准我做江湖人……”

“这些话你可不能乱说,你母亲是不得已,是为了摆脱李光祖,你父亲的身份、地位,怎能容许你大伯在家呢?”

李小桃一笑道:“我知道,娘跟古秋萍的谈话我听到一部分,如果我跟大伯告上状的话……”

“你千万不能这么做!”

李小桃笑笑道:“当然,父母总是父母,我不会糊涂得去出卖亲娘,不过我绝不回去做那讨厌的千金小姐。”

晏小倩轻叹道:“我知道现在劝你不回头的,等你吃了亏,你自己觉悟了还是赶快回家,那才是你的归宿。”

“不,我出来是找古秋萍,现在找到了。”

“现在虽然找到了,但目前你们绝不能见面,而且更不能再跟你大伯在一起,你知道李光祖的用心吗?”

李小桃道:“你不是已经说过了吗,大伯想利用我,甚至从我身上拖我爹娘下水,我知道他不是个好人,虽然他说他没有子女,也没有门人,将来要我去继承他的事业与声名,但我不会听他的,分水天魔,这个名号就不是好玩意儿,我至少要像你一样,弄个什么侠名才像个样子!”

“名号上加个侠字并不见得就是好人!”

李小桃道:“但有个魔字就绝不是好人!”

晏小倩轻叹道:“那也不一定,像飞天神魔王大光……”

“这个人怎么样,以前我听大伯谈过,跟他们是四大天魔,大伯很怕这个人,他是好人吗?”

“王大光也不能算真正的好人,但他做的事跟三大天魔格格不合,至少不能算是个坏人,算了,现在不必谈这些了,你要记得别再受李光祖的骗了!”

“大伯没有骗我,他帮我找到了古秋萍!”

晏小倩一叹道:“找到古秋萍只是碰巧,事实上李光祖根本不知道古秋萍在此地,他带你来是为了……”

“为了什么?”

“这儿是黄山,有个凌云别庄,主人叫擎天华表凌云峰,是武林领袖,李光祖他们找的是这个人!”

“我对江湖人一个都不认识,这个凌云峰本事很大吗?”

“本事不大怎能成为侠林之魁!”

“比我大伯他们三个人呢?”

“那可不知道,但比你强多了,他手下的人也个个了得,李光祖是要你来对付这个人!”

李小挑不信道:“既然凌云峰这么厉害,我不是他的敌手,大伯怎么会要我来对付他的呢?”

晏小倩笑道:“就是这话了,李光祖明知道对方是侠林之冠,偏要把你带来,目的何在呢?”

“我就是不明白呀!晏……女侠,你说说看!”

“他希望你被杀死!”

李小桃一震道:“那对他有什么好处?”

“因为你是苏州将军的千金小姐,如果你死在凌云别庄,你父亲能不管吗?”

“我想爹根本不会承认!”

晏小倩笑道:“这可由不得你爹,此地是黄山,属徽州府管,如果你被杀了,李光祖到本地的官府一报,说是苏州李将军的大小姐来游黄山,被歹人杀死了,本地的官府能不管吗,验过尸,往上一报,你爹也不能否认了,那时岂不是逼得凌云峰无处立足了!”

李小桃果然有点害怕了道:“这到是真的严重了!这个凌云峰跟古秋萍有关系吗?”

“凌云峰是侠林之首,古秋萍是名闻天下的义侠,自然有关系,古秋萍这次是来向凌云峰求援,请他去救陷身在木椟的那些人,不想三魔倒先来了!”

李小桃道:“凌云峰既是古秋萍的朋友,我自然不能给他添麻烦:必要时还可以帮他……”

晏小倩忙道:“得了!我的大小姐,你目前的身份最好谁的忙也别帮,你出了事,是谁也都担当不起!”

李小桃忧形于色道:“晏女侠!既然我大伯是存心利用我,他绝不肯放我离开,我要怎么样才能躲开他呢?”

这一问可把晏小倩问住了,原先她信口开河,只是想游说李小桃脱离李光祖,可是说到后来,她发现自己猜测竟完全正确,李光祖根本就是准备造成这个事实,即使叫她离去也没有用。

李光祖很可能派人杀了李小桃,再栽诬到凌云别庄的头上,而这是个很严重的后果!

想了半天,她才一叹道:“看来你只好到凌云别庄去了,只有那个地方才比较安全!”

李小桃忙问道:“凌云峰肯收留我吗?”

晏小倩叹道:“凌云别庄刻下正有麻烦,但他会收留你的,为了他自己,他必须保护你!”

李小桃点点头,忽又问道:“刚才那个女孩子真美,她是你的女儿吗?”

晏小情苦笑道:“我没有这么好的福气,我们夫妇是一对老孤鬼,她是凌云峰的女儿,叫凌芳芳,她还有一个妹妹叫凌美美,姐妹俩长得一模一样!”

李小桃道:“那我看到的一定是她妹妹了!”

晏小倩神色一动忙道:“你在什么地方看到的?”

李小桃道:“今天下午快黑的时候,有人赶了一辆车子来找刘四海讲话,多半是源通米号的,我在窗子里张望了一下,刚好有风把车帘掀起来,我看见车里有个女孩子!”

晏小倩没想到无意间会得到了凌美美的消息,不过这消息也使她很忧虑,凌美美已经落入敌方之手了。

因此她忙问道:“你看清楚了吗?”

“匆匆一瞥之下哪能看得清楚,只有个大致印象而已,但我相信不会差到哪里,因为我感到那个女孩子很美,而且我觉得那个叫凌……芳芳的女孩子很熟……”

晏小倩急道:“那可耽误不得,凌美美已经落人了三魔之手,我们得赶紧通知凌云峰,去救她出来!”

说着忙把钱斯同与凌芳芳叫来,却不敢说出凌美美被失陷的事,惟恐凌芳芳又沉不住气闯了去,因而她只说必须立刻回凌云别庄去。

凌芳芳不放心地道:“我妹妹呢?”

晏小倩道:“现在有更重要的事,暂时不能管她了!”

在她连声的催促下,凌芳芳满心不情愿地走了,一路上顾忌凌芳芳冲动误事,晏小情也没有多说,四个人都骑马,倒是很快地到了凌云别庄,那儿已严密地戒备起来了,如果不是有凌芳芳在一起,很可能连他们夫妇都进不去,因为尤新贵吩咐过任何人不准进宅。

凌芳芳是本庄大小姐,守门的是她的师兄,用灯火照得认清了,才开门放他们进入。

凌云峰正与尤新贵在房中密商着,晏小倩连声催促,把他们叫了出来,见到凌芳芳后,凌云峰怒目瞪了她一眼道:“你们只会闯……”

晏小倩忙道:“凌庄主,先别骂她了,事情很紧急!”

凌云峰沉声道:“我晓得,三魔已经来到黄山,住在镇上的源通米号,美美已经落入他们手里!”

钱斯同与凌芳芳固然一惊。

晏小倩失惊的程度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五章 孤注一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