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十七章 致命秘隐

作者:司马紫烟

“有个叫刘光远的家伙带了几十个人前来突袭,他们的武功实在太高,门上守不住,师兄弟们差不多全战死了。尤叔叔与钱大侠夫妇守着师父的密室,现在不知道如何,大师妹与那个李小桃被钱夫人逼着先走了……”

“六哥,你在这儿休息一下,我去看看。”

隋金保急叫道:“你别去,还是快把师父请回来,对方是有计划的突袭,先把师父诱走了,才展开攻击,那个刘光远更是厉害,只有师父能抵得住他。”

凌美美垂泪道:“爹死了。”

隋金保一急,再度摔倒在地叫道:“师父也死了,那你还是快逃吧,到姑苏找大师妹去,别叫他们逮着了。”

凌美美不理他,继续向前急冲,来到密室前,只见尤新贵与钱斯同两个合战一个瘦削的老者,另外还有十几个则硬往密室中冲去,为四五名庄勇舍命挡住,尤新贵是认得凌美美的,见了她忙叫道:“美美,你回了就好,庄主呢,他是否也一起回来了。”

凌美美却大声叫道:“谁是刘光远?”

那瘦削老者一招将尤、钱二人逼退道:“我就是,二小姐,在源通米号我们已经见过面了,你怎么不认识我?”

凌美美咬着牙道:“我只知道你们是一群恶魔,谁管你是哪一个,我父亲已经死了,你可以叫你的手下停止了。”

刘光远先是一怔,继而笑道:“凌云峰死了,是哪一个杀死他的?尤新贵!你听见了吧,堂堂的侠林领袖,中原第一剑,结果仍然死在我们手中,你还顽抗个什么劲儿?”

尤新贵如遭雷殛,失声问道:“美美,庄主真的……”

这个打击对他实在太大了,所以那个死字没有勇气吐出口来,而且还希望它不是个事实呢。

可是这希望已被凌美美悲戚的脸色打破了,而另一个匆匆赶来的人更证实了凌云峰的死讯了。

那是叶开甲,他差不多跟着凌美美的后脚进来,一到就叫道:“帮主,凌云峰已经自杀身死,李、马二位帮主验过尸体,确知他断气了。”

刘光远似乎感到有点惊奇地问道:“他是自杀的?”

凌美美忍不住怒道:“我爹爹不是自杀,你们谁能杀得了他,我从来也没见过像你这样卑鄙的人!”

刘光远含笑问道:“好好的他为什么自杀?”

叶开甲得意地道:“帮主算无遗策,想不到凌云峰真有那些文件资料,与帮主所列的名单一个不差,所以凌云峰看到那份名单后,急得不得了,再被李帮主用话一挤,他只有自杀了,现在尸体已经抬到店里去了!”

刘光远哈哈大笑道:“我只是试他一下,想不到真有这回事,早知如此,我也不必来了,冤枉死了不少人!”

叶开甲道:“老奴从门口进来,发现我们的人死伤很多,这凌云别庄中,难道还有不少高手吗?”

刘光远哼声冷笑道:“凌云峰浪得虚名,他这些门人弟子都差劲透了,倒是庄里的埋伏布置颇为高明,我们的人多半是牺牲在埋伏上!”

说完又朝尤新贵道:“难怪你们拼命要保护这间屋子,原来里面真有见不得人的东西,我看你还是乖乖交出来算了,凌云峰已死,你犯不着再为他卖命了!”

尤新贵眼中喷火叫道:“刘光远,你别做梦,哪怕你杀了我也别想得到那批东西!”

叶开甲笑笑道:“帮主!凌云峰死前已经证实我们的名单完全正确,连数目都符合,有这份名单,要不要那批文件都没关系,何况我们主要的目的已达到了!”

刘光远道:“有了那些文件,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控制这些人了,那岂不是省事得多!”

叶开甲笑道:“用名单做根据还不是一样的,反正谁也不会相信是我们自己调查所得,这本账还是记在凌云峰头上,就因为这原故才把凌云峰逼死的!”

刘光远想了一下道:“也好!尤新贵,听说这片庄院全是你布置的,我很欣赏你的才华,也很喜欢这个地方,木椟镇对我们天魔来说,实在太小了一点,我有意把天魔帮总坛移到此地来,也有意继续留用你……”

尤新贵连忙道:“做你的清秋大梦!”

刘光远微笑道:“我知道你对凌云峰忠心耿耿,但你要弄清楚,他是自杀的,并不是我们杀死他的!”

尤新贵道:“但庄主是被你们逼死的!”

刘光远笑道:“你要这样说也未尝不可,但凌云峰一死并没有解决问题,也挽救不了他的名誉,如果我们把名单公布,说这是凌云峰自己泄露的,你想天下人对他是如何看法?他一世英名岂不是尽付东流了!”

尤新贵叫道:“没有一个人会相信,庄主如果肯交出文件就用不着自杀了,他一死就是最好的证明!”

刘光远笑道:“如果我再公布一样东西,说凌云峰是用文件交换这件东西的,你想会有什么后果呢?”

尤新贵忙问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刘光远递过一个小字团。

尤新贵看了一遍,脸色大变,几乎撕得粉碎。

刘光远大笑道:“你撕了也没用,这只是一份临本,真本还在我手中呢!”

尤新贵沉声问道:“你们是从哪儿得来的?”

刘光远笑道:“这你就别问,反正你认得这字迹,也知道上面说的全是事实,假如凌云峰不死,看到了这份东西,他也一定会死的,你以为如何?”

尤新贵沉默不言。

刘光远道:“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,我可以保全凌云峰的名誉,说他是光荣地战斗而死,而且把尸体秘密移送到此地。”

尤新贵沉思良久才道:“我!我答应,但是有一个条件,你们不得再利用那些文件……”

刘光远笑道:“我们根本就没得文件……”

尤新贵道:“但你们握有那份名单,一样可以栽赃在庄主身上,你们必须保证不再提起这件事!”

刘光远想了一下道:“好!为了珍惜你这个人才,刘某一切都依你的条件,你还有什么要求?”

尤新贵道:“没有了,我受庄主知遇之恩,自愧无能替他在生前排解困难,惟有成全他死后的英名了!”

刘光远表现得很大方地道:“那绝对没有问题,凌云峰已经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,我也不想打击他的威名,回头我就把尸体秘密送来,至于他身死的原因,随便你如何对外宣布,同时还准你们发丧七天,七天之后,我们再来接收。

至于他这片产业,我也不想平白占夺它,我愿意折价收买,将价银交给他的两个女儿收着。”

尤新贵沉痛道:“那用不着,庄主拥有的现银也足够他的后人生活,至于这片庄院是我一手经营的,我有权做任何处置,我只希望你能将刚才我撕毁那份东西的正本取来,让我加以销毁,我就感激不尽了!”

刘光远笑道:“那当然,我还会奉送你一样附带的礼物,就是那正本的人证也在我的掌握中,如果你肯真心帮我的忙,我连那人证也一起交给你处置!”

尤新贵脸色大变道:“那人证还在世上?”

刘光远大笑道:“不错!否则我怎么能得到正本呢?”

尤新贵忙道:“这个人必须立即消灭不可,你最好马上杀了他,将人头与正本一起交给我吧!”

刘光远道:“可以!我们一言为定,七天后来办交接手续,将凌云别庄改为天魔帮的总坛了!”

尤新贵沉重地点点头。

刘光远道:“这一战我们也死了不少人,我不麻烦你了,回头送凌云峰尸体来的时候,我把我们这一边的死伤者带走,你先清理一下!”

尤新贵垂头无语。

说完,他与叶开甲率领着那十几个人走了,一直等他们去远后,凌美美急道:“尤叔叔,你凭什么要跟他们妥协,把凌云别庄也让给他们了?”

尤新贵沉重地一叹道:“美美!相信我,这是万不得已的做法,庄主英雄一世,我不能让他死后受人垢骂!”

凌美美愕然道:“到底是为了什么,难道我爹有什么把柄在人家的手里,那张纸上说的是什么?”

尤新贵在悲哀中忽又变得愤怒道:“别问我,最好问你那贤慧的母亲去,红颜祸水,真是一点不错,庄主一生英雄盖世,却落得这个结果,都是拜受你母亲之赐!”

凌美美又急又羞地叫道:“这与我娘有什么关系?”

尤新贵眼中喷火道:“庄主已经死了,最好别再提起这种令人烦心的事,美美!这个家你也不必耽下去了,你姐姐已经上姑苏去了,你马上也去吧,家里有十几万两银子,我会变卖成珠宝送给你们的,足够你们姐妹生活了!”

凌美美道:“这是我的家,我为什么要离开?”

尤新贵道:“七天以后就不是了!”

“笑话!谁不知道凌云别庄是凌家的产业。”

尤新贵脸上堆下怒色道:“美美!我做这件事问心无愧,我也不是要霸占你们的产业,钱大侠夫妇应该很清楚,你父亲以前并不富有,他未任侠林领袖前,不过是几顷山田,一片旧宅而已,这些产业是我代你父亲挣下来的,折成十几万两银子,已经增高数倍了,我相信对得起你们,何况我自己未落分文,你还跟我争什么?”

凌美美还要开口,钱斯同深明事理,忙道:“美美,你尤叔叔如此做,必有不得已的苦衷,你该信任他。”

尤新贵苦笑道:“钱大侠!尤某并非贪生怕死之辈,孑然此身,毫无牵挂,以庄主待我之厚,我应该追随庄主于地下才对,可是我实在不能死,苟且偷生的痛苦,比慷慨赴死更甚于百倍,相信你们了解的。”

钱斯同点点头道:“我了解尤兄的为人,可是你以后真的为三魔驱策效命吗?”

尤新贵苦笑点头道;“是的,我只有这条路走。”

“三魔是怎么样的人,尤兄难道还不清楚!”

“没有人比我更清楚,今后在江湖上,尤某将是个众手所指的畜生,但尤某对本身荣辱绝不计较,但求能保全庄主一生英名,尤某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钱斯同默然不语。

尤新贵又道:“芳芳与美美在姑苏栖身也不是长久之计,最好是到二位的绿杨别庄去长居下,二位看在庄主的分上,对他们多照顾一点。”

钱斯同苦笑道:“钱某照顾她们姐妹是义不容辞的事,但绿杨别庄去不得,钱某自己也是有家难归呢,不过她们可以到扬州去投奔金枪王老英雄……”

尤新贵连忙道:“不可!庄主泉下有知,也不愿她们去投奔王伯虎的,如果不是这老糊涂将游天香硬嫁给庄主,怎会招来这场家破人亡的惨祸。”

凌美美怒叫道:“你怎么如此侮辱我娘!”

尤新贵也愤然道:“庄主在世之日,我不得不叫她一声夫人,庄主死了,我只能把她当仇人,在你们的心中,父母的分量也许一样重,在我心中只有一个庄主。”

说完又道:“钱大侠!你们尽可放心回去好了,尤某担保没人再敢找你们麻烦,我今天已经领悟到天魔帮的实力,整个侠林联合起来,也不足与之抗拒,我可以利用天魔帮的势力做到这一点!”

钱斯同哈哈一笑道:“尤兄!我跟天魔帮是站在作对的立场,你居然要用天魔的力量来保护我。”

尤新贵道:“这没有什么冲突,二位跟天魔帮作对是一回事,我制止那些仇家来寻仇是另外一回事。”

钱斯同笑道:“怎么是两回事呢?三魔就放不过我了。”

尤新贵叹道:“钱大侠,刚才二位跟刘光远交过手了,你也很清楚,刘光远要杀死二位是轻而易举的事,他不下杀手,证明他根本没把二位放在心上,也无意杀死二位,否则二位也活不到现在,二位的仇家不是天魔帮中的人,我可以阻遏那些人向二位寻仇,用以报二位照顾她们姐妹的恩情,至于二位要跟三魔作对,那就非兄弟所能干涉了,好在我今后的工作也只是在于内部策划,不会跟二位正面冲突,在必要时,我尽可为二位尽心……”

钱斯同想想道:“我答应照顾她们姐妹,却不一定回绿杨别庄去,话只能说到此地为止……”

尤新贵一拱手道:“那也行,尤某代庄主致谢了,还有一件事,就是今天所发生的事,二位最好别跟外人谈起,露出去庄主的一生英名仍然难以保全,那时尤某将视二位为不共戴天的仇人,不择手段来对付二位了!”

钱斯同笑道;“这个尤兄放心,尤兄为凌庄主如此牺牲,钱某何至于去破坏一个死友的声誉?”

尤新贵庄重地道:“尤某因为知道二位的人品靠得住,才如此要求,否则,尤某就不会让二位离庄了!”

说时脸上充满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七章 致命秘隐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