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十八章 力求知彼

作者:司马紫烟

钱斯同知道妻子对自己情深似海,借这个借口来叮咛自己珍重,遂深情地望着她一笑,随即分手告辞了。

与古秋萍聂红线三个人出了小店,径自向镇外走去。

一辆华丽的马车已在等着了,车上是李小桃,正显得不耐烦,见他们来了,忙道:“古大侠,你怎么去了这么久,武林双英刚死了老子,还有心情跟你诉衷曲?”

言中充满了醋意。

聂红线笑道:“得了,我的大小姐,相公忙着谈正事,连那两姐妹的面都没见。”

“有什么正事要谈的?”

古秋萍笑道:“这些事与你没关系,大小姐,我知道你归心似箭,我们这就启程,马不停蹄,一直送你到家。”

李小桃却幽怨地道:“我并不急着回去,这一回去恐怕也出不来了,你们如果有正事,别为我耽误了,还是先办你们的事去,反正这次是大伯带我出来的,账都记在他头上,我的父母也不敢多说,让我跟你们多玩几天好吗?”

古秋萍一叹道:“小桃,我们的事就在姑苏,因此请你帮帮忙,如果你要玩,等我们的事办完了,再好好地陪你玩上几天都行。”

李小桃兴奋地道:“是真的,你可不许骗我。”

古秋萍爽朗地一笑道:“小桃,我古秋萍算不得是个大人物,没有一言九鼎的分量,但我从不轻易许诺,因为我律己很严,答应的事就一定要做到!怎么会骗你呢?”

李小桃有点不好意思地道:“古大侠,我并不是怀疑你,只是我太高兴了,忍不住要多问一声!”

古秋萍道:“我绝不骗你,但一定要等我的事办完了才能抽空陪你玩,在这之前,我要你帮很大的忙!”

“没问题,任何忙我都肯帮,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!”

“我要求你的就是如此,而且你不许问原因,也不能问我的目的何在,你如果认为有困难,你可以拒绝!”

“我不会认为困难的,任何事都不会拒绝!”

“好!我们就此一言为定,现在你跟线娘到车里去,装出大家小姐的风范,你说徽州将军是令尊的同寅!”

“是的!他跟我爹是同一个军旅中的袍泽之交,有十多年的交情了,去年他路过苏州,还到我家来过!”

“他认识你吗?”

“自然认识,他很喜欢我,要认我做干女儿呢!”

古秋萍笑道:“那就更好了,你去找他,要他派一小队骑兵护送你回家,他应该肯答应的吧!”

“当然会答应,派一标骑兵都没有问题,但我们并不需要人护送,难道还怕人拦路打劫了吗?”

古秋萍笑道:“我希望有官军送护。”

“为什么呢?这样不是太招摇了吗?”

“你答应过不问原因的!”

李小桃无可奈何地道:“不问就不间,但我总得有个理由去找他呀,比如说为什么要到徽州来,为什么一个人出门,为什么要找人护送,为什么去的时候不拜访他!”

古秋萍笑道:“你可说替你母亲到黄山去进香还愿,出门时还有几个人护送,归途中遇到了劫盗,护送的人被冲散了,只剩下我们三个人,你急着要回家,又怕再遇到盗匪,所以才求他派兵护送,这个理由很充分了!”

“理由是足够了,可是在他的地面上出了事,他一定要追究详情责任的,叫我如何支应的呢?”

“你就说在黄山附近,随便虚报一下失散的人数,让他去摸索好了,你只要求派兵护送,立刻回来!”

李小桃一口答应了,钻进车子里。

古秋萍在车辕的坐板下取出两套家丁的服装,叫钱斯同也换上,同时略略化了装,粘上两撇老鼠胡子,掩却他俊朗的仪表,变成一个猥琐的跟班二爷,跟钱斯同二人跨辕驱车疾驰而去。

在车上,钱斯同笑道:“找官兵护送,可以掩却三魔的耳目,不愧为高明,只是太招摇了一点!”

古秋萍笑道:“我就是要招摇,但有三个好处,一则有了官兵,闲杂人等不能接近,不怕三魔的人钉梢了,二则刘光远再也想不到我们会走官方的路子,对这辆车子不会注意,三则,有了官车,可以沿途启用驿站上的官马,不断地换马赶路,用不着休息了!”

钱斯同钦佩地道:“兄弟!你真了不起,尽出绝主意!”

古秋萍笑道:“干盗贼出身的一定有点鬼聪明!”

钱斯同感到不满地道:“兄弟!你为什么口口声声自轻为盗贼,你的义行令侠林都感到惭愧!”

古秋萍漠然地道:“我本来就是盗贼,在别人的心目中,我始终也是个盗贼,姦骗诱拐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,要不然王伯虎为什么到处臭我呢。”

钱斯同一叹道:“也许金枪侠是受了三魔的挟制,也许是受了诱惑,误会了你。”

古秋萍冷笑道:“假如是你钱兄,他敢如此毁谤吗?就算他放出了谣言,别人也不会相信的,发生在我身上,他就敢如此做了,别人也相信了,就因为我是盗贼。”

钱斯同不禁默然,良久叹道:“你心中愤慨太深了,当然这不能怪你,但你也用不着生气,事情总会明白的。”

古秋萍冷冷地道:“我才不气呢!侠林中有王伯虎这种人,我宁可为盗贼,因为盗犯天生是干坏事的,偶而做了件好事,还可以博得赞扬,像王伯虎那种身份,一件错事就可以使得他身败名裂,永劫不复,岂不更悲哀。”

“兄弟,你对他成见太深了,目前种种只是我们的猜测,在真相未明之前,你不能这样武断他。”

古秋萍沉声道:“我并不希望这是事实,但我也不会原谅他,就算他是清白的,以他的身份,在事未明之前,凭什么到处毁我的声誉,难道他不明白流言,一出口就无法收回了吗?

他不明白这对我有多大伤害吗?”

钱斯同无言以答。

古秋萍继续愤然地道:“他当然是明白,但因为我是绿林道中人,他才不加考虑,所以我一定要撕破他伪善的假面具,暴露他的真面目。”

钱斯同恻然道:“兄弟,王伯虎的事我不想多辩,留得事实去证明好了,但我觉得你的恕道还不大够。”

古秋萍微笑道:“钱兄,在江湖上可不能讲恕道,否则就没有善恶了。凌云峰为了隐恶扬善,结果白送了自己一条命,可是那些因他的死而保全声名的人会感激他吗?我相信名单上的九十八个人听见他的死讯后,每个人还都有如释重负的感觉,要讲恕道就不该习武,以武行道,就是以暴制暴的手段,所谓除恶即为行善,恕道是读书人的修养,是出家人的心肠!”

钱斯同长叹一声,什么话也不说了,车子在夜色中疾驶着,终于在黎明中赶到了徽州府,李小桃果然去拜访了徽州将军黄仲则,顺利地得到了二十名骑兵的护卫,没有任何耽搁,他们立刻启程往姑苏而来。

古秋萍与钱斯同两人轮流驾车,换班休息。

那二十名官军则分出一半的人专程赶前站轮班休息,马匹到站就换,人却够辛苦的,然而他们毫无怨言,因为李大小姐给的赏银很丰富,几乎是他们半年的俸饷。

派差的时候,他们已经知道这是一趟美差,照例都会有一笔赏赐的,但没有想到如此之美,即使拼上命,他们也愿意了。

就这样他们以最快的速度,在令人无法想象的短时间到达了姑苏,然而李小桃并没有要他们直接送到将军府。

一脚到了木椟的叶善人宅弟,三魔果然还来不及回家,堂堂的官车送来了李小桃,叶家的人自然不怀疑她了。

留守在家中的是花素秋,他发现了化装车夫的古秋萍,也发现了装成仆妇的聂红线,心中充满了惊疑,但没有表示,又加了一笔赏银将二十名官军打发回头,然后将钱斯同等一并接待在府里,摒退了从人,才秘密地问道:“古大侠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古秋萍低声道:“三魔他们有什么消息?”

“目前还没有,但我知道他们已接收了凌云别庄,昨天以飞鸽传书,叫我摒当一下,把家都搬过去。”

“搬家过去,那他们是不准备回来了?”

“是的,木椟的地方大小,他们成立了天魔帮,不够发展的,同时离闹市太近,活动起来不方便,他们早就准备迁移了,黄山才是他们最理想的发展地。”

古秋萍点点头道:“那好极了,我特地赶先一步,就是为了争取时间,我要把人先救了出去。”

“救人?救哪些人?”

“自然是沦陷在这儿的每一个人。”

花素秋一叹道:“你们可来迟了一步。”

“怎么?难道人不在这里了?”

花素秋道:“还有一两个在,但都不是你要救的人。”

“哪两个人还在?”

“铁板先生许君武跟他的徒弟罗秋远。”

“其他的人呢?”

“铜琶仙子林绰约与陶芙在他们走后的第二天就由叶开甲带走了,你们难道没碰见?”

李小桃愕然道:“没有呀,叶开甲到了黄山,可没看见带什么人来,一定是藏在别处了!”

古秋萍呆了一呆才问道:“叶开甲是什么时候到的黄山?”

李小桃道:“我们到达黄山的时候,他已经先到了,不过,我们路上走得很慢,他可能另抄近路!”

古秋萍怔然无语。

钱斯同忙问道:“家嫂也一同带走了吗?”

花素秋不解反问道:“你嫂子是谁?”

古秋萍道:“这位是绿杨侠侣中的钱斯同大侠!”

花素秋道:“原来你间的是黑胭脂崔可清,那你可以放心了,她们母女昨天已经由令兄接走了。”

钱斯同愕然道:“我的哪一个兄长?”

“是苏州府掌刑师爷的钱斯民先生,昨天飞鸽传书中交代说这两个人在苏州府衙门有案底,叫我送官究办,我还没有送去,令兄已经来接了,原来刘光远也有一封信给他,说当年杀死令长兄时,并不知道他是你们的哥哥,现在将崔氏母女奉还,以消前嫌。”

钱斯同惊道:“他知道我们的关系了?”

花素秋道:“那可不清楚,反正人是由令兄接走的,你不说,我还不知道你跟钱师爷也是兄弟呢!”

古秋萍道:“令长兄入赘崔氏没有人知道,这一定是尤新贵替你们尽的力,只有他才晓得你们的关系,我们在地下拼命地赶,到底还没有天上飞的快,刘光远对铁板师徒如何发落,有什么指示吗?”

“有的,他叫我送这两人到扬州去,交给王伯虎。”

古秋萍忙问道:“为什么要送到哪儿去呢?”

花素秋摇摇头道:“那我可不知道,古大侠,林绰约与陶芙一定在黄山,你要救他们,只有到黄山去!”

古秋萍长叹道:“刘光远处处占先一步,现在要到黄山去救人恐怕更不容易了,我还是先把铁板师徒救走再说!”

“古大侠!在这里无法救人的,在路上下手较好,免得我背嫌疑,因为刘光远只叫我随便派个人送去!”

“铁板师徒身手不弱,随便派个人就行了吗?”

花素秋道:“我想刘光远根本不在乎这两个人,因为他们被迫服下一种散功的葯,岂只武功全失,连行动都很困难,等于是两个废人了!”

“这魔头手段真狠,其他的人呢?”

“崔妙妙母女武功如旧,林绰约的武功早失,陶芙倒是好好的,但他们拿林绰约的生命做威胁,她不得不乖乖地跟着走,不过这小妮子近来变得很阴沉,尤其是听说你把线姐救走以后,脾气越来越古怪,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,我想她并不完全为了林绰约,也许别有所图!”

古秋萍长叹一声道:“不管她心里打什么算盘,怎么样也斗不过老姦巨猾的刘光远!”

花素秋却道:“刘光远对游天香单恋多年,弄到手没有?

我这儿一点消息都没有!”

古秋萍道:“游天香已经跟他在一起,是否会委身于刘光远却不清楚,这种事自然不会告诉你的!”

花素秋道:“刘光远想游天香,李光祖念念不忘林绰约,他们都得其所哉了,线姐!你也如愿以偿,跟你的古大侠双宿双飞了,有情人都成眷属!”

古秋萍连忙道:“秋娘!你别胡说……”

花素秋一笑道:“江湖上都这么说!”

“江湖上都说我诱拐了线娘,你应该清楚的,我是为了什么要救她,以及如何救她出去的!”

“那我自然清楚,可是你跟线姐同行同宿这些日子,能抗拒她的风流陷阱吗,她对钓男人很有一手!”

语气中充满了强烈的嫉意。

古秋萍愤然作色道:“聂红线却了解花素秋很深。”

聂红线微微一笑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八章 力求知彼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