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十九章 志在毒经

作者:司马紫烟

钱斯同举起一只手,正想按下来,那边的古秋萍摇着串铃踱了过来道:“朋友,等一下,山人在一边听说二位的过节了,大丈夫有仇当报,趁人之危的确不够英雄。”

魏九怒道:“滚开,你是什么玩意儿。”

叫着就是一拳击来,古秋萍用左手的布招一卷,布角兜着他的拳头,将魏九抛开老远,手上鲜血淋漓。

张七一瞧怔住了,不知道从哪儿又冒出这个无名的高手。

钱斯同却装做不认识地问道:“台端是否想替许君武架下这个梁子,你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。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山人浪迹四海,跟谁都没关系。”

“那你插手管什么闲事?”

古秋萍笑道:“山人并不想多管闲事,只是看阁下也是个豪杰,必不愿行此趁人之危的事吧。”

“不错,可是不能因为他散了功就罢了这段过节,阁下如果有意架梁子的话,我就找阁下讨教。”

古秋萍摇摇头道:“山人并不认识这个姓许的,何苦自找麻烦替他架梁子呢,不过山人却可以使他恢复武功,让你们公平地打上一架。”

“你有这个办法?”

“山人专治疑难病症,起死回生,也许可以一试。”

钱斯同道:“这样最好,我也不想拣这个现成便宜。”

张七忙道:“朋友,这可使不得。”

钱斯同笑道:“没关系,一切由我负责。”

魏九被古秋萍一布招卷退了五六步,手背上又被布角刮得皮破血流,心知遇上高手,不敢再加阻拦,急得不知如何是好,忍着痛过来跟张七二人窃窃私议。

古秋萍将随身带来的葯箱放在桌上打开,取出几瓶葯,每样倾出一颗,对许君武道:“你张开嘴,我把这些葯喂你吃下去,每次喂一种,到了屋子里,如果感到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立刻告诉我。”

许君武张开了嘴,等待对方把葯放进去。

罗秋远却颇为紧张地问道:“慢来,你这是什么葯?”

古秋萍笑道:“自然是毒葯,见血封喉,入腹穿肠,这几样都是世上最剧烈的毒葯!”

罗秋远变色叫道:“你为什么要害我们?”

许君武叹了一声道:“秋远!你真是想不开,咱们师徒狼狈至此,人家一巴掌就可以要了我们的命,还值得在咱们身上浪费毒葯吗?朋友!你别理小徒了!”

古秋萍拿起一颗绿色的葯丸丢进他口里,然后叫他喝一口酒送下去,问道:“有什么感觉呢?”

许君武顿了一下才道:“像火烧一般地灼热!”

古秋萍慎重地点点头,又送下一颗红色的葯丸,这次竟然像冰一般地凉,接着顺序将黄白黑蓝等各色葯丸服下去,所得到的反应也是痛麻酸痒不一,各种难受的滋味使得许君武遍体冷冻,像历游过十八层地狱。

最后送下一颗深紫色的葯丸,许君武居然毫无感觉。

古秋萍笑笑道:“总算找到症源了!”

钱斯同忍不住问道:“阁下真能使他恢复功力?”

古秋萍道:“没问题!找到了症源,对症下葯,葯到病除,而且可以立刻见效!”

说完在葯箱中取出另一些葯瓶,向店家要了一杯米醋,调了几味葯粉进去,再送给许君武喝下。

葯粉化入醋中,就发出一股触鼻的臭味,许君武捏着鼻子硬落下喉去,立党腹中一阵翻腾着,一般难以名状的恶心感觉直冲喉头,再也无法忍受,哇的一声,吐得满桌都是秽物,五颜六色,而整个人感到疲软不堪,倒在桌上!

罗秋远勃然怒道:“你这个臭江湖郎中,害死我师父了,我非要你偿命不可!”

迎面就是一拳打来,古秋萍伸手轻轻托住笑道:“江湖上传说铁板先生是何等英雄,却受人如此欺凌,倒不如死了的好,我是不忍心看他受罪,才帮他解脱……”

罗秋远功力全失,拳头在古秋萍的掌握中如为铁铸,一动都不能动,急得头上青筋暴起,目中怒火直喷!

张七与魏九也很着急,可是慑于古秋萍的武功,不敢发作,张七只得苦笑问道:“先生!他是真死了?”

古秋萍微笑道:“假如活不成,那就是死了!”

张七推推许君武,居然应手倒地,他的一对眼珠本就瞎得黑少白多,往上一翻,果然像是气绝身死,不禁急了道:“朋友!这是天魔帮刘帮主指定送出的差使,你给医死了,叫我们如何交代!”

古秋萍微笑道:“那很简单,抓我去抵账好了!”

张七眼珠一转朝钱斯同道:“朋友!这全是你惹出来的,我们是合字上的同道,无论如何总得让我们好交代才是!”

钱斯同笑道:“那当然,但我们先得确定许君武死了没有,否则人家好心帮我的忙,我怎么好意思怪人呢!”

张七道:“气都没了,怎会不死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要死了是他的寿命当绝,与我没关系,我的葯是吃不死人的,不信你们可以试试看!”

说着随手抓起两颗葯丸,朝张七与魏九道:“来,试试看,如果吃死了,山人给二位偿命吧!”

张七与魏九脸色大变,对看一眼后,互相作了个暗示,突然同时撤出腰间的兵器,往后退了几步叫道:“你们根本是串通好了的,故意来寻老子们开心!”

钱斯同哈哈大笑道:“你算说对了,我与许君武仇深如海,好容易碰上了,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,所以特邀了这位朋友帮忙,非置他于死地不可,二位不肯给面子,我们只好自己设法了!”

魏九怒吼一声,拉刀就要上前拼命。

张七比较沉着,他见识到钱斯同与古秋萍的功夫,两个人加起来,对一个也打不过,动手绝无幸理,乃笑笑道:“朋友也太心急了,其实这两个点子刘帮主根本没放在心上,叫我们送到扬州去也不会让他们活着,死了不就算了!”

钱斯同一笑道;“朋友这么说,我就不必费事了!”

张七笑道:“先前是为了职务在身,请朋友高抬贵手,让我们好交差,现在人已死了,我们最多落个不是,又何必伤了同道的和气呢,还有一个活的也交给朋友了,朋友留个万儿,我们就向刘帮主回报了!”

钱斯同道:“名字不必留了,反正我们迟早也要到天魔帮去的,那时自然会知道!”

张七点点头道:“那也好,我们就这么回报,同时将两位的身手先向三位帮主推介一下,两位日后到天魔帮时,一定会大有出息的!”

钱斯同拱拱手道:“承情!承情!我们把身边的琐事摒当一下后,不出三五个月,必然会到天魔帮去的!”

张七也拱拱手,客气了两句,拖着魏九出门而去。

这边的罗秋远怒声道:“我师父跟你们究竟有什么仇恨,你们要下这种毒手对付他!”

古秋萍一笑道:“仇恨大了,尊师已经先走了,你何必要我费事呢,干脆也自己服毒算了吧!”

罗秋远怒瞪了一眼道:“好,罗爷把命卖给你们了,哪一种是毒葯,罗爷自己动手,不要你们侍候!”

古秋萍道:“每一种都是毒葯,但为了快一点起见,最好每种都服一点,免得死前要受苦了!”

罗秋远一言不发,接过古秋萍的各色葯丸,一口吞了下去,再端起许君武喝剩的半杯葯醋一仰脖子也灌了下去。

古秋萍鼓掌道:“壮哉,阁下视死如归,既有这份勇气,何不早点自寻了断,为什么要等到现在呢?”

罗秋远大声道:“我们师徒岂是贪生怕死之徒,我师父忍辱不死,是为了责任未了,想救出几个陷身在天魔帮中的人,现在既然遭了你们的毒手,我们都认了!”

说着胸头一阵恶心,也像许君武一样,张口吐了一地,身子软绵绵地倒了下去。

古秋萍微微一笑,这才将他们师徒拖到一张干净的桌子上并排放好。

他们在这里拉拉杂杂地活动时,钱斯民早已悄悄离座了。

这时回到店中道:“我四周寻找了一遍,没有别的人活动,那两个家伙赶了车子直奔回程,大嫂和李姑娘追上去了,不会放过他们的。”

古秋萍听了点点头,然后问道:“钱大哥,这家店子里的人靠得住吗,我们说话是否方便呢?”

钱斯民笑问道:“老弟为什么有此一问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因为我发觉这店家很奇怪,方才我们闹了这么多的事,店主人充耳不闻,也不过来问一下!”

“开店的人眼皮子最亮,处世的经验也丰富,知道是江湖人的事,他们怎敢过来插手呢!”

“话虽如此说,但小弟发觉他们颇不寻常,店堂中打得闹翻天,他们连一点惊色部没有吗?”

钱斯民哈哈一笑道:“老弟,这可以看出你很精明,但我也不是糊涂蛋,干了多少年的刑名师爷,什么坏点子不会,如果这个地方靠不住,我也不会住,我也不会选中它了!”

“这是大哥选中的地方?”

“当然了,要不然除了我们外,怎会没有别的客人!”

钱斯同也笑道:“我们钱家兄弟多,子侄也多,干各种营生的都有,这家店就是我们族中的子弟开的,连跑堂的都是自己人,老弟有话尽可放心说吧!”

古秋萍这才笑道:“那就难怪了,可是钱兄怎么叫那两个家伙也投进这家店里的呢?”

钱斯民道:“再下去七八十里才有镇店,天色晚了,他们绝不会赶路,我先一脚来到此地将所有的客人都贴几两银子,请到别家去住了,还叫我本家的侄子出去打了招呼,家家客栈都满了,他们非住这一家不可!”

古秋萍笑道:“大哥老谋深算,不愧是刑名出身!”

钱斯民道:“老弟究竟要说些什么?”

古秋萍道:“为万全起见,我想还是得崔老太太来了再说,这件事目前绝不能让天魔帮的人知道!”

正说着崔妙妙由楼上下来道:“古大侠!你放心吧,店里都是钱家的子弟,他们四出望风巡守,绝对不会有问题了!”

古秋萍这才道:“好!请给我一壶热酒,一碗活鳝血,钱兄,我先前请你叫店中预备的,好了没有?”

钱斯同招招手,一个小伙计立刻把东西送来,还笑嘻嘻地道:“七叔!早就准备好了,这碗鳝血还真不容易,我跑了三家的厨房,才分到这么几条!”

古秋萍用热酒把鳝血冲开了,分作两碗,又加进一点葯末,请钱氏兄弟帮忙,灌进许君武师徒的口中。

过了一会儿,许君武首先醒转,坐了起来,仍翻着白眼道:“这是怎么会事,那位郎中朋友,你捣的什么鬼?”

古秋萍笑道:“阁下功力已复,可以准备动手了!”

许君武似乎不相信,先运了运气,周身骨节格格作响,他猛地一掌,向所坐的桌了切去,一方桌角应手而折,如用刀削,他跳下地,惊喜万状地道:“天哪!我的功力果然恢复了,真想不到许某还有这一天……”说着他的眼泪竟然滚了下来,可见他心中的激动,定了一下神才道:“那位找我讨账的朋友还在吗?”

钱斯同道:“在,就等着你动手呢!”

许君武道:“等一下,朋友,动手之后,也许生死难卜,请容我先谢谢这位起死回生的华陀再世神医!”

说着说着他颤巍巍地对着古秋萍拜下去,古秋萍连忙用手扶住道:“许前辈,快别这样,折煞晚辈了。”

许君武翻着白眼道:“听先生的口音似乎很熟。”

古秋萍一笑道:“前辈与晚辈分手才一个多月,怎么就忘记了,我们在木椟镇还同手拒敌过的。”

许君武还在翻眼记忆,罗秋远也醒过来了,他见到古秋萍脸上的易容已被汗水冲去,露出本相,忙道:“师父,他是飘萍剑客古秋萍,你怎么来了?”

他对古秋萍仍是怀有芥蒂,因为上次见面,虽然同仇敌忾,彼此之间并不愉快,许君武却斥道:“秋远,不准无礼,是古大侠替我们疗毒恢复功力的,你还不谢谢他?”

罗秋远一怔道:“师父,我们武功又恢复了?”

古秋萍一笑道:“大概没问题了,只是二位的铁板被三魔没收了,很抱歉未能替二位取回来。”

许君武道:“没关系,我不像绰约,非要那具铜琶才能发挥武功,我的铁板是普通的钢片,随便配一副就行。”

罗秋远试试自己的身手,发现武功确实恢复了,乃拱手道:“古大侠,疗毒之德,谨此谢过。”

语气仍是十分冷淡。

许君武不禁怒骂道:“畜生,这么高厚的恩德,你谢一声就算了。”

罗秋远道:“师父,恩情固重,但他不该如此作贱我们,解毒只要一种葯,他却叫我们服了七八种,害得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九章 志在毒经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