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二十章 真相大白

作者:司马紫烟

念完后,王伯虎气得脸色煞白,浑身发抖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凌氏姐妹不明就里,信以为真。

凌芳芳首先怒声叫道:“王爷爷,怪不得尤叔叔叫我们对你多加提防,原来你真的跟三魔有了勾结,现在证据确实,你还有什么话说,我要你给我爹偿命。”

伸手就要拉剑,晏小倩忙阻止道:“芳芳,别莽撞,王爷爷是侠林领袖,怎么会做这种事呢,这一定是三魔设词诬陷,使我们对他老人家产生误解。”

凌美美道:“信是写给他私人的,只是到得巧一点,如果我们不在场,这封信毫无作用,难道刘光远能把时间算得这么准,刚好凑巧我们在场时送来吗?”

晏小倩道:“那是当然的了,假如王爷爷真的跟三魔有了勾结,还肯让我们看到这一封信吗?”

凌美美道:“那是因为投信的时间不巧,他才故作清白以求澄清,假如没这件事,他的女婿先看过了信,还肯递迸来吗?何况尤叔叔早有警告……”

吴妙方忽而微笑着说道:“芳芳、美美,这可怪不得王爷爷,他老人家是被你们的母亲拖下水的。”

王伯虎怒骂道:“妙方,你在放什么屁。”

王兰英忽然道:“爹,您为游天香所作的牺牲太大了,为什么还替她背黑锅呢?”

王伯虎愕然惊怒道:“兰英,你说的什么?”

王兰英淡淡地在袖中又取出一纸道:“这是跟那封信一起寄来的,我念给他们听听,就不会怪别人了。”

“王恩伯大人赐鉴:侄与凌云峰结缡虽奉大人之命,然实自为之耳,孰料所事非人,斯獠不以此见恩,反含恨大人,伪造证据,慾毁大人及先父之盛名,侄乃循大人之指示,得刘君之助而除之。

所憾者,适逢钱氏夫妇至此,恐有泄漏,刘君料彼等必赴大人处,故假铁板师徒为饵,诱彼等入伏,大人务必相机以除之,刘君等已握有绿林道全体之支持,再借大人之力,使侠林请人人握,大人则必可为冠绝古今,集黑白两道之武林领袖矣,此为侄惟一报于大人的。

再者两儿随钱氏夫妇出走,恐亦将赴大人处,盼大人善为视之,如不听教谕,则请先予囚禁,俟侄前来加以开导,敬候康安,侄天香百拜。”

凌氏姐妹听得呆了。

半晌,凌芳芳哭叫道:“你胡说,我娘绝不会写出这种信。”

王兰英冷冷地道:“这是你母亲的亲笔信,你们一定认得的,别人一定也假造不了,你自己看吧!”

将信纸往前一递,凌芳芳看了几行,不禁哇的一声,口喷鲜血,昏倒下来,凌美美忙托住了她。

王伯虎颤声道:“美美,这真的是你母亲的亲笔吗?”

凌美美抱住姐姐哭叫道:“我不信,我不信。”

口中叫着不信,却没有否认是真的。

王伯虎颤声长叹道:“我也不信,天香怎么写出这种信,何况我事前也没有跟她有过任何接触,更没有给她什么指示。”

吴妙方笑笑说道:“老爷子,不必再跟她们来这一套了,人都进了掌握,还怕他们逃上天去。”

王伯虎闻言一怔,以犹豫的目光瞧着吴妙方道:“妙方,你是否认为这一切都是真的?”

吴妙方顿了顿道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王伯虎怒声道:“你怎么会不知道,刚才你的口气,明明已确定认为我与刘光远等人暗中先通声气造成这一切。”

吴妙方道:“你难道没有做这回事吗?”

王伯虎气得浑身颤抖道:“放你的屁,这几年我已经放手不间事了,所有的事务都交给你们代理,你几时看见我跟外面私下接触的。”

吴妙方的脸上也流露出诧异之色,望着王兰英,顿了片刻才说道:“那就是对方故意栽赃诬赖了!”

口气显得很软弱,自然使人难以相信。

王伯虎更为生气道:“你既然知道是诬赖,为什么要把这些人带进来,而你刚才的语气,似乎认定了有这回事。”

吴妙方被逼急了道:“老爷子,我实在不知道,虽然您把事情都交了下来,但我从没有真正管到一件,所有的大小事件,不都是通过兰英交代下来的吗?”

王伯虎怒叫道:“放屁,我几时交代过什么?”

吴妙方将眼睛移向王兰英道:“兰英,我不管了,人是你接进来的,信也是你过目的,一切都是你的授意,老爷子来个矢口否认,推到我头上,我可不担这个责任。”

王伯虎转目移向女儿叫道:“兰英,你怎么说?”

王兰英淡淡地道:“妙方是不大清楚,虽然您把事情搁手了,但我知道他办事的能力有限,不敢叫他负责,只要他担个名,实际是我做主。”

王伯虎怒道:“那你怎么假我的名义呢?”

王兰英微笑道:“妙方虽然窝囊,臭脾气倒挺硬的,如果女儿不用您的名头压着他,他怎么肯听话呢?”

王伯虎怒叫道:“你们两口子的烂账我不管,我只问你,这件事是怎么弄的?难道……”

王兰英淡淡一笑道:“跟刘光远联络的事是有的,是我替您做的主。”

王伯虎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厉声道:“什么?”

王兰英仍是从容地道:“算计凌云峰也是我代为策划的,那可是为您好,而且凌云峰这家伙太可恨了,您这样提拔他,把侠林领袖的地位让给他,他不但不图感激,反而恩将仇报,想破坏您的名誉,叫您身败名裂……”

凌美美立刻叫道:“胡说,我爹岂是那种人!”

王兰英冷笑道:“你娘在刘光远那儿,这里还有她的亲笔信为证,你为什么不问她去?”

说完,又对王伯虎道:“爹,我总不会害您,这是天香姐给我的消息,泄露名单是我的主意,叫她偷取到手的。”

众人俱是一震,王伯虎全身直抖叫道:“气死我了!我不信云峰是这样的人。”

王兰英冷冷地说道:“我也不相信,但这是大香姐亲笔私自通知我的,我不能不信。”

王伯虎神色一庄道:“你简直混帐,这么重大的事情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,而擅自做主了呢?”

王兰英道:“您岁数这么大了,最近身子又不好,我怕您受不了刺激,反正我能把事情摆平,何必惹您烦心呢?”

王伯虎叫道:“放屁,我不信云峰是这样的人,何况我行得正,立得稳,生平没做亏心事,也不怕别人毁谤。”

王兰英道:“爹,天香姐说凌云峰已握有确实证据,对您十分不利,而且她也告诉我说是什么事了。”

王伯虎连忙道:“是什么事?”

王兰英道:“爹,您自己心里明白,何必要我说出来呢,反正就是为了这件事,您才急于壮年退隐,将天香姐遣嫁,您想这件事宣布出来,您还能立足吗?”

王伯虎脸色一变道:“这是天香自己说的?”

王兰英道:“是的,否则别人怎么会知道,她肯放过您吗?”

王伯虎脸色一阵青,一阵白,憋了半天才叫道:“事情固然是我的错,但我自问无愧于心,只是没告诉云峰而已,不过我相信云峰不会因此而怀疑我的。”

王兰英冷笑道:“您别忘了他是游天香的丈夫。”

王伯虎神色一黯道:“不错,我应该自己告诉他的,由别人之口传人他的耳中,他可能会对我不谅解,但他有这个权利,即使他因此使我身败名裂,我也是应该的,你怎么因此勾通匪类去陷害他呢?”

王兰英道:“我没办法,因为刘光远不知用什么办法也打听到这件事,即使凌云峰不说,他们也借此要挟,我只好跟他们合作了。”

王伯虎厉声道:“你真糊涂,就让他们宣扬出去,也不过是我一个人承受而已,你这么一来,却将整个侠林都断送了,叫我更无颜见人。”

王兰英笑笑道:“天香却已坦承是她的过错,她不能毁了您,所以才牺牲了凌云峰,何况凌云峰也有意思要打击您,她当然不能让他这么做,至于刘光远,他对侠林非常敬重,凌云峰死了,绝不会让您这武林前辈盛名受累。”

王伯虎叫道:“我不在乎,我绝不受他们的威胁,将整个侠林送人他们的掌握。”

王兰英道:“档案中名单为数达九十八人之多,俱己入刘光远掌握,这些人已经受他控制了,您何不做个顺水人情,为我们做儿女的留些体面呢?”

王伯虎气得用手指着她道:“是你这贱人出买了我?”

王兰英笑道:“爹,事虽起于天香,您也不能说没有错,您愿意自毁,我们却还要做人,因此我不得不为自己打算一下,何况这件事办来很容易,我们只要收下这两个人,迟早古秋萍会找来的,到时候我们稳住古秋萍就行了,一切由天魔帮来接手。”

钱斯同冷笑道:“你的算盘倒打得如意。”

王兰英脸色一沉道:“钱老七,这件事本来没有你们的份,你们偏要自己闯上来,只好自认倒霉了,不过刘帮主颇爱惜你们的人才,假如你们肯投效天魔帮,他一定会给你们相当重要的地位,这是你们惟一的生路。”

钱斯同怒道:“我们如果肯屈服,也不会到这儿来了!”

王兰英冷笑道:“天魔帮如果要杀你们,也不会容你们活着离开黄山了,刘帮主放你们一马,就是想从你们身上引出古秋萍,现在你们要生要死?”

钱斯同微笑道:“要生如何?要死又如何?”

王兰英道:“要生就加盟天魔帮,不动声色,乖乖地留在这儿,帮忙诱出古秋萍身上一件重要的东西。”

晏小倩忽然道:“古秋萍救出聂红线后,是我们伴送他到黄山的,相处一个多月,不知他身上有什么宝贝?”

王兰英笑道:“东西不在他身上,否则早就在黄山将他截留下了,现在刘帮主将铁板师徒送来此地,就是要引诱他取出那样东西,你们帮忙合作,就是大功一件。”

晏小倩道:“究竟是什么东西呢?”

王兰英道:“那可不知道,刘帮主另有专人司其事。”

晏小倩目光一扫那三个庄客道:“就是这三个人吗?”

王兰英笑笑道:“不错,就是这三位……”

吴妙方愕然道:“怎么,他们是天魔帮中人?”

王兰英道:“是的,他们在三天前到此,为了掩藏自己的身份,暂时屈居为本庄庄客,其实他们是赫赫有名的勾漏三杰,现任天魔帮中的二等护法!”

钱斯民哼了一声道:“无名小卒,天魔帮中的几个二流角色,你居然把他们奉若上宾,真是给令尊增光不少。”

那三名庄客中年纪较大的,这才拱手笑道:“钱二先生,在下范英豪,这是舍弟英俊、英杰,敝兄弟在天魔帮中虽是二等护法,自信却不逊于贤昆仲,二先生在姑苏隐身幕府,行的那些勾当并不比我们高明!”

钱斯民道:“我做了些什么?”

范英豪微笑道:“先生执司刑名,却私通绿林道,坐地分赃,把柄一大堆都在我们手里。”

钱斯民笑道:“这算得了什么,钱某已经辞了幕,你们告到官里也不在乎,何况钱某问心无愧,钱某是跟几位绿林朋友来往过,不但暗通声气,还指点他们找哪些人家下手,但钱某择定的对象必是为富不仁之徒,交往的也都是劫富济贫的侠义之土,取有余不义之财而济不足,行江湖之道,钱某未落一文好处,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。”

范英豪笑笑道:“钱二先生别误会,在下并不是说这些行为不当,而是干的太不光明,要行侠仗义,就该到天魔帮中,正大光明地干。”

钱斯民哈哈大笑道:“天魔帮三个字,就不是什么好路数,何况三大天魔的名声也是不够响亮的。”

范英豪道:“那只是过去三位帮主为了创名,行事稍为过分一点,现在三位帮主各练成了绝艺,不久即将威震天下,为武林之尊,自然要循正途发展。”

钱斯民冷笑道:“妖魔小丑,永远也成不了神佛,道不同不相为谋,钱某还准备把天魔帮扫荡一番呢!”

范英豪冷笑道:“姓钱的,你别给脸不要脸,连侠林领袖,擎天华表凌云峰都垮了,天魔帮特别将黄山凌云别庄辟为总坛,就是向天下武林示威,你们凭这点本事,想跟本帮作对,岂不是拿鸡蛋去碰石头!”

王伯虎勃然震怒,厉声喝骂道:“混账东西,你们是什么玩意儿,居然敢在我家中放肆咆哮!”

他是对范氏兄弟叫骂的,范英豪仅只笑笑。

范英俊却忍不住了,冷冷一笑道:“王老英雄,我们是对你客气才给你保留一点颜面,如果你们不识好歹,凌云峰就是例子。”

王伯虎气得怒目圆睁,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章 真相大白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