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二十二章 狼狈为姦

作者:司马紫烟

王伯虎也想到了这件事对晏小倩的感觉,忙道:“从前的事不能说了,从我祖父开始,对先人的暴迹感到十分内疚,立志行侠江湖,而且闭口不谈先人的事,所以大家都不知道我们的出身,我的伯祖更是名震江南的豪杰,鹰爪王魁,是专门与官府作对的大侠客。”

晏小倩哦了一声道:“你的家世可真显赫。”

王伯虎笑笑道:“那倒说不上,从我祖上开始,王家子弟就各行其是,不通往来,各人尽己之能为先人赎罪,正如你们钱家一样,各走各的路,谁也不管谁了,所以我也没有以鹰爪王的后人自居。”

晏小情笑道:“其实您的功绩声望远较鹰爪王为隆,那位老前辈只是一生行侠江湖,他的大鹰手堪称武林一绝,却没有留下个底子,把一门绝世武功埋没了。”

王伯虎只干笑一声道:“那是很遗憾的事,好在我们王家各有所承,自认我这一支以枪法为宗,并不逊于别宗。”

王伯虎掀帘叫晏小倩进去,笑道:“小倩来了。”

晏小倩跟着进来,人就怔住了。

座上的人一个不少,可全都是呆住的,许君武的手引杯就口,一直停在那儿,始终不拿下来,酒水淋了满身,钱斯民伸筷子去挟菜,其余的人也各有动作,但都是停顿的,就好像是突然冻结起来一样,每个人都永远地停留在一刹那间了。

晏小倩忙道:“老爷子,他们是怎么了?”

王伯虎道:“我也不晓得,我离开的时候,他们还好好的,没多大工夫,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?”

晏小倩凑到她丈夫钱斯同面前,摸了一下道:“脉还在跳,穴道也没有受制,他们是中了什么暗算呢?”

王伯虎摇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

忽而壁上一阵轻响,一幅立辐自动卷起,露出一道门户,。

进来的是王兰英、吴妙方与范氏三杰。

范英豪首先叫道:“王老英雄,咱们都上当了,古秋萍身边的那册毒经根本是假的。”

王伯虎一怔道:“假的?不会吧,我们不是都看过了吗?

上面明明记载了许多用毒的方法,刘帮主如果跟我来上这一手就太不够意思了,王某可不是那么好欺骗的。”

王兰英立刻道:“爹,毒经是古秋萍自己写的,根本不是原本,那上面的记载都是些普通用毒解毒之法,虽然较一般人所知为多,但绝不是天魔秘籍的原本。”

王伯虎道:“谁也没见过秘籍的原本。”

王兰英道:“是的,但古秋萍身上那本,刘帮主全知道了,可见不是原本。”

范英豪从袖子里取出两本绢册递过来道:“刘帮主绝没有欺骗您的意思,这是古秋萍身上搜出的毒经,他情愿送给您,再者把早先答应跟你交换的鹰爪功诀也提前交给您以示信用,但要您无论如何设法将原本取得。”

王伯虎接过两本册子,忙不迭地打开其中一本,从头到尾看了一遍,笑道:“不错,果真是我们王家的鹰爪秘技抄本,这上面的笔迹我认得,确是我们祖先鹰爪王的亲笔,兰英,这下子我们王家的拳、剑、枪、爪,四套武功都聚全了。”

范英豪冷冷地道:“老英雄,刘帮主已经如约将府上的秘技奉上了,至于交换的毒经,希望您别拖得太久。”

王伯虎郑重地藏起抄本,然后道:“这个老夫一定会设法办到,反正人在这里,总不怕他不拿出来。”

说完又对晏小情道:“小倩,很抱歉,我骗了你,因为我发誓在有生之年,要把我们王家的四套秘籍搜集归拢,拳枪两部是原先有的,剑笈流落在游东海那儿,我也设法取到了,就差鹰爪王的鹰爪手部分,不知怎么全被刘光远得去了,他以此为交换条件,我不得不接受。”

晏小倩因为已得古秋萍的通知,心中早有底子,闻言并不太惊奇。

她只冷冷地道:“您就为了这个把我们全都出卖了,别忘了您是快林领袖,以后怎么做人呢?”

王伯虎笑道:“我就是为了侠林,天魔帮势力通天,侠林诸友绝非其敌,有我介于其间,至少可以保全大家,这也是我做侠林领袖的责任,小倩,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还是跟我合作,把古秋萍的毒经拿出来,保全你们自己吧!”

晏小倩这时显得十分镇定,淡淡一笑道:“王老爷子,您可真能演戏,起初我还以为您也是受害人呢?想不到您才是真正的主角,整幕戏都是您在一手主持!”

王伯虎略有怒色道:“小倩,事非得已,我别无选择!”

晏小倩道:“您只是为了得回鹰爪功籍吗?”

王伯虎道:“不错!”

晏小倩道:“那代价可太大了,刘光远肯把到手的东西还给您,自然他已不再重视,您得回这本功笈又有什么好处呢?”

王伯虎道:“刘光远得了天魔秘籍而致武功精进,那是练功史上的一项奇迹,可是这种奇迹可一而不可再二,我们王家的武功却是正宗心法,可以流传百世的,等到刘光远死后,天魔帮势必瓦解,那时我们王家必可成为世间第一!”

晏小倩一笑道:“您也没后人,由谁去继承这第一?”

王伯虎笑道:“不!我有个儿子,你还记得我说的月桃吗?

她替我生了一个儿子,的的确确是我的儿子,不仅形貌像我,连身上都带着我们王家的特征表记,现年已二十多岁了,所以我们王家有后的。”

晏小倩道:“月桃到您身边几个月就被处死了。”

王伯虎摇摇头道:“没有,我虽然点了她的死穴,可是下手时心有不忍,劲道用的不足,她被她哥哥领回去后,居然又复活了,正因为如此,她怕我继续下手杀害她,才跟她哥哥星夜溜走了,结果被刘光远收容起来,八个月后,产下一个男孩,那是我的亲骨肉。”

“您不会弄错吗?”

“错不了,你们的猜测很对,月桃的哥哥就是刘光远的总管叶开甲,我的儿子也一样由他们扶养成人,而且练就一身武功,我们父子已会过面!”

晏小倩笑道:“那真要恭喜你了!”

王伯虎轻轻一叹道:“小倩,老年无子是我毕生最大憾事,上天垂怜,不令我绝后,你想我是何等心情!”

“就为了这个,您心甘情愿地受三魔驱策了!”

王伯虎道:“原因很多,但那个孩子是我最心切的问题,所以,我不得不和刘光远妥协合作了。”

晏小倩想了一下道:“那也难怪,可是为了自己的后嗣就陷害我们,不怕丧德而招致天谴吗?”

王伯虎哈哈一笑道:“所谓因循果报,都是愚人之谈,上天若真有眼睛,就不该叫恶人出世。”

晏小倩庄容道:“您深夜扪心自问,不会内疚吗?”

王伯虎道:“会的,自从我跟天香发生了那件错误之后,我一直内心不安,可是我知道有了儿子后,一切都为之冲淡了,只要保全那孩子,我任何牺牲都在所不惜!”

晏小倩冷笑道:“我以为你根本就没有内疚神明的感觉,你的祖上是残害忠良的权姦爪牙,你禀承了先天恶毒的遗传,说不定比三魔的本质更坏,否则你做不出这种事!”

王伯虎被骂得有点发火,但随即哈哈一笑道:“你说的也许不错,我根本就是这样的人,当初我与游东海结交,就是发觉他得了我们王家的剑笈,我一心要取到手,又不便露出身份,再告诉你一件事实吧,连天香的花痴都是我故意造成的,我给她吃了醉仙桃的秘葯……”

晏小倩失色道:“什么,你的手段太毒了!”

王伯虎笑道:“天香的母亲是有那种病,但天香似乎并没有这种遗传,可是游东海很怕,我将计就计,趁天香初发育的那一年就来上了这么一手,果然活活地气死了游东海,丝毫不着痕迹地将剑笈弄到了手。”

晏小倩沉着地道:“那你为什么又要将天香嫁给凌云峰呢?

而且将剑笈也交给他,这不是违背了你的本愿吗?”

王伯虎道:“游东海在临死时才说出他的剑笈并不完全,另一半是在凌家,为了凑全剑笈我才促成他们的婚事,除了迎娶游天香外,另一个条件就是交换剑笈。”

“凌云峰答应了吗?”

“我说这是游东海的意思,他希望有一份完整的剑笈归葬,而且我还把侠林领袖的地位让给他,他没有什么不相信的,何况我使的是长枪,他再不会怀疑我会图他的秘籍,游东海在他们婚后重新启灵安葬,我当他的面将两份剑籍合葬,使他对我更为相信了。”

晏小倩冷笑道:“这么说来,你早已将两分剑笈弄到手了,我相信你放入墓中的一定是份抄本。”

b虎道:“那你可猜错了,凌云峰何等精明之人,那两份秘笈都在我手中,游东海的一份我原封不动地交给他,他的一份经我检视后,用铁匣封锁好,归入墓中,每年他都要去省视一遍,所以……”

晏小倩冷笑道:“所以你一定要等他死了,你才可以启封取得剑笈,所以你必须置凌云峰于死地。”

王伯虎点点头道:“是的,游东海的墓地只有我与他两人知道,假如剑笈被盗,我一定难逃嫌疑,我迟迟无法下手,而凌云峰一时也死不了,我很着急,只好在天香身上着手,每年趁他们来探亲的时候,给她继续加强葯性,导致她进于*乱。

我以为凌云峰一定会受不了她,不是自己气死,就会因债做出点错事来,我就以长辈的身份逼他自裁,哪知他们夫妇貌合神离,他的那个总管尤新贵更是精明,一切都安排得很好,我只好借重刘光远了。”

晏小倩恨声道:“你是天下最恶毒之人。”

她想起尤新贵再三反对要凌氏姐妹投奔王伯虎,可能早已对此老狐狸有所怀疑,只是没有进一步的证据,他之所以肯屈身事敌,为天魔帮效力,大概也为了要搜集王伯虎的证据,为死去的东主解恨。

王伯虎得意地笑道:“我自以为心计之工,无人能出乎右者,但没想到刘光远比我还棋高一着,把我的一切都摸清楚了,不但掌握了我的一切罪证,还掌握了我儿子的性命,我除了认输之外,实在别无良策。”

晏小情道:“这么说来,你早跟刘光远勾通了?”

王伯虎道:“是的,飞天神魔王大光也是我们王家的一支,而且是鹰爪王的嫡孙,我想得回鹰爪秘笈,主动地找他联络,交谈之下,才发现他也在我身上动主意,我们可以说互有所需,一拍即合。”

晏小情沉默不语。

王伯虎道:“小倩,你要明白大势所趋,还是帮我的忙,把古秋萍的毒经弄到手吧!”

晏小倩冷笑道:“你跟刘光远都是善弄计谋的行家,一本毒经还怕弄不到手吗?”

王伯虎道:“古秋萍这小子很难缠,我已经使用了苦肉计,跟兰英合唱了一出父女反目的假戏,好容易把他给制住了,哪知还是弄了本假的。”

晏小倩讽刺道:“假戏真做,可精彩极了!”

王伯虎笑笑道:“戏虽是假的,我说的内情,除了一点隐秘之处不能透露,其余可全是真的,要不怎么能哄得你们相信呢,现在他们都中了我的离魂醉仙露,如果我不施解救,他们就永远不会醒过来了。”

晏小情好奇地问道:“我从来也没见过这种*葯,他们好像一下子突然被迷住了。”

王伯虎道:“离魂醉仙露可以使人神志昏迷,失去知觉,像木偶一般,任人摆布,这些姿势是我叫人摆出来的,因为你走时我不知道,这是用来骗你人伏的,你还是识时务一点,告诉我毒经藏在哪里。”

晏小倩道:“我不晓得!”

王伯虎沉声道;“小倩,我还是顾念旧情的,不忍心对你痛下毒手,你如再不合作,我就顾不得了。”

晏小倩冷笑道:“你如果有念旧之情,就不会去陷害凌云峰了,可怜他临死还把你当做个情深义重的长辈,即使你把游天香这样的一个女人配给他做妻子,他仍然毫无怨言,你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”

王伯虎微怒道:“他自有取死之道,因为他每年都去省视一下游东海的灵地,名义上是扫墓,实际上还是不放心我,要不是我沉得住气,二十多年不去动剑笈的脑筋,恐怕他早就对我先采取行动了!”

晏小倩道:“凌云峰对你不能无疑,要不是你二十多年的伪装成功,他也不会这么相信你的,可是到了最后,他仍受你陷害,算起来他还是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二章 狼狈为姦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