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二十三章 异途同归

作者:司马紫烟

天魔帮是一个邪恶的组织,惟一与它对立的是侠林同盟,但侠林领袖凌云峰已死,王伯虎倒戈,使得侠林的力量变得不可靠了。

尤其是古秋萍浏览过那份泄漏的名单后,知道侠林中有力的人士,多半在单上有名,这些人纵或不受天魔帮的笼络,也不敢正面与天魔帮作对了。

唏嘘良久,钱斯同不禁慨然长叹道:“这是武林一次真正的劫运,邪恶的势力似乎庞大得令人难以相信。”

林绰约道:“这倒未必,侠林只是一群无门无派的武林人组织,天魔帮的势力还没有达到各大门派中,他们才是真正的武林主力,我们是否可以跟各大门派联络一下。”

古秋萍一叹道:“没有用的,方今所谓五大门派,已是名存实亡,他们抱定各扫门前雪的宗旨,除非是天魔帮侵犯到他们头上去,否则他们绝不肯多惹是非的。”

钱斯同点头道:“古兄弟的话不错,所谓五大门派,目前只有少林、武当与昆仑是够得上门户二字,峨嵋与云台早已势微了,而那三大门派也处于对敌状态中,各自为政,谁也不愿轻掷实力去对付天魔帮的。”

林绰约道:“他们究竟是标榜侠义的武林宗派,难道会坐视邪恶当道而不予理会吗?”

钱斯同叹道:“林仙子,三大天魔过去虽然恶迹昭彰,但成立天魔帮后,还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,除了古兄弟一人是激于义愤之外,我们这儿的人,跟天魔帮只有私怨,因此即使我们去求援,五大门派也不会置理的。”

林绰约道:“我不信,我倒要试试看,武当的汉阳分院玄真观住持玉真子是我的手帕交,我上次在火窟余生,曾经带着小芙在那儿避难三年,她为人很慷慨。”

钱斯同笑道:“林仙子,江湖人情薄,交情要看情形的,你与四大天魔作对,他敢收留你,你与天魔帮作对,他就要慎重考虑了。”

“那有什么不同,天魔帮还是三大天魔在领头。”

“绝对不同,旧时的四大天魔只是四个声名狼藉的恶徒,现在的天魔帮却是一股庞大的势力,擎天柱凌云峰与三大门派的掌门人都有交情,但凌庄主死了一个多月,三大门派对天魔帮迄无动静,从这一点你就可以想到了。”

林绰约虽然有些气沮,但仍不相信地道:“我一定要去试试看,我不相信他们会自私到这个程度。”

古秋萍忽然道:“林前辈要去求援倒不妨一试,这总是个机会,目前我们不能放过任何机会。”

许君武道:“我也去找找人看,焦山枯松禅院的枯松禅师是少林长老,与我是棋酒之交,前两年他还托人带信邀去小住,因为事忙而未能如约,既然你要到汉阳去,我们刚好同路,大家分头求援,有一边成功了就好。”

他始终想争取作跟伴的机会。

古秋萍道:“这样很好,林前辈与陶小姐在路上也有个照应。”

陶芙却不愿跟古秋萍分开,忙道:“古大哥,你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我没有人找,但我到处都有一些人,他们在实力上帮不了忙,耳目却最灵通,我想四处走动一下,打听天魔帮的动态,随时了解他们的状况。”

钱斯同道:“也好,大家株守一地也不是办法,我们也想四下去拜访一些快林同道,我想总不会每个人都与火魔帮同流合污,找到一两个人也是好的。”

古秋萍道:“这也是的,钱兄可以将准备去访问的人列一个名单,给小弟过目一下,在三魔名单上有份的人,就不必去麻烦了,他们很可能已经是天魔帮的一分子了。”

钱斯同道:“干脆你把名单开出来,给我一看不是更省事了吗?我还可以叫别的人小心防备。”

晏小倩立刻道:“不可,凌庄主就是为这个而死的,凌庄主的档案外泄是一件憾事,我们不应该再去知道。”

古秋萍道:“凌庄主宁可请二位毁了档案也不愿二位经手,他倒不是不信任二位,而是怕二位知道了反惹上更多的麻烦,所以小弟也不想给兄嫂增加困扰,即使小弟删去的人,也不见得全是名单上的,有些是小弟认为他们身家之累很重,不忍心拖他们卷入漩涡。”

钱斯同笑道:“老弟对侠林中人似乎比我们还清楚。”

古秋萍道:“凌庄主五十寿辰,小弟在凌云山庄做客三天,兄嫂却与这些人阔别多年,自然不如小弟清楚了。”

晏小倩道:“那不如由古兄开份名单,叫我们去找那些人吧!这样我们也少些麻烦。”

古秋萍点点头道:“这固然好,但是小弟不知道兄嫂跟哪些人有过节,列出来怕二位有不便之处。”

钱斯同一叹道:“当年我们夫妇太好管闲事,得罪了人固然不少,但最多是负气争胜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仇怨,小弟只要认为那些人值得一找,我们夫妇情愿登门赔罪去,这是个生死的关头,不能再计较那些小节了。”

古秋萍笑道:“那就最好了,我觉得二位老是躲着人也不是办法,借这个机会跟一些老朋友化除仇隙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尤其是凌庄主的死与王伯虎的变节,这两件大事都是侠林最关心的,二位身与其秘,那些人看在这两件事情上,也不能再对二位误会了。”

凌芳芳却道:“古大侠,我们姐妹呢?”

古秋萍沉思片刻道:“你们最好到黄山去。”

众人又是一怔。

古秋萍接着说道:“令堂的种种都是受王伯虎陷害,你们应该去告诉令堂,叫她坚定意志,万不可再与三魔周旋了,往者已矣,来者可追,至少不能再做使今尊在泉下不能瞑目的事。”

钱斯同道:“这不是叫她们投入虎口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有尤新贵在那里,我相信能保护她们的,还有,小桃,你也跟她们一块儿去吧!”

李小桃愕然道:“我为什么要去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李光祖是你的伯父,他对你有利用之意,你去不会有危险的,何况花素秋也会照顾你,你去是为了一个很重的使命,对你也是一个很好的历练。”

李小桃渐渐被引起兴趣了,忙问道:“什么使命?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回头我单独告诉你,假如你的使命能达成,即使没有外援,我相信也能将天魔帮击溃。”

李小桃听说有这么大的使命,精神振奋起来了。

但她又不愿意离开古秋萍,想想道:“古大哥,我娘是叫我一直跟着你的,她要我一步也不离开你。”

古秋萍道:“你并不是离开我,我答应了老夫人,绝不食言,芳芳他们到了黄山后,可能活动的机会不多,你却可以自由行动,你们得到了什么重要消息,只有你可以出来告诉,所以我才要你去。”

李小桃道:“你也在黄山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我要盯住天魔帮,自然必须守在附近,只是不能给天魔帮的人发现就是了。”

李小桃听说古秋萍也在附近,自然不再反对了。

崔妙妙这时才道:“古大侠,我们母女该往哪儿去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你们留在这儿。”

崔可清立表反对道:“怎么要我们留在此地呢?”

钱斯同道:“大嫂,大哥虽然入赘尊府,但这儿也是他的家,你们自然可以留在此地,而且我相信古兄弟必然有工作要你们担任,不会是留在这儿休息的。”

古秋萍笑道:“对了,你们母女与钱二先生留在此地的工作很重要,这儿是我们惟一可栖身的据点,如果外援顺利,我们邀集的帮手都要在这儿集中,各地搜集得来的资料,也要在这儿请钱二先生研判。”

钱斯民笑道:“我只是个刑名师爷,可不擅长这一套。”

古秋萍道:“二先生不必客气,正因为你在公门中历练过,分析事情一定十分清楚,且能当机立断。”

钱斯民刚要开口,古秋萍递过一个眼色,他立刻会意不再争辩了。

于是大家又谈了一下,各自回房休息。

等了两天,王伯虎的家里始终没动静,火魔帮的人也没有来騒扰过,大概是刘光远吓破了胆,把他们都带到黄山去了。

第三天,各人分批上路。

许君武、林绰约、罗秋远、陶芙走了一路,绿杨侠侣夫妇又走了一路,李小桃和凌芳芳凌美美走第三批。

古秋萍把这三批人都送走了之后,才跟钱斯民两个人辟室秘谈良久。最后带了聂红线出门而去。

聂红线忍不住问道:“相公,我们上哪儿去?”

古秋萍道:“线娘,我们怕要分手一段时间。”

聂红线道:“不!我说过绝不离开你的。”

古秋萍一叹道:“这是没有办法的事,本来可以带你一起去,但你必须到黄山跟小桃联络,过几天就把我的信给她一封,使她以为我仍在黄山。”

聂红线奇道:“这是为什么?”

古秋萍道:“小桃是个不更事的女孩子,叫她去做内应根本不能胜任,我必须经常给她指示,但又不能让她知道我不在黄山,所以必须借重你去联络。”

聂红线道:“我也觉得她靠不住,但是我替你联络也不行,只要一次,我的行踪就会被人盯住了。”

古秋萍笑道:“那是免不了的,但你可以放心。”

聂红线道:“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,因为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但我落入李光祖手中,那罪可难受了!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李光祖一定会发现你的,但他会想尽方法掩护你,使你不受到别人的伤害。”

聂红线愕然道:“相公,你在开玩笑?”

古秋萍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聂红线不信道:“这老杀才恨死我了,他抓到我,不把我剥皮抽筋才怪!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我说不会就不会,你有护身符,我把那本天魔毒经交给小桃,带去偷偷地给李光祖了!”

聂红线叫道:“什么?你这是……”

古秋萍一笑道:“没多大的关系,那上面虽有七十二种的炼毒之法,但都是杀不死人的,何况我已知解法,对我们没有损害。

后面被王大光涂去的部分,我撕了下来,叫小桃告诉他说只偷到半本,李光祖为了要得到另外的半本,一定要保护你的安全,想在你身上引出我的下落……”

“相公,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?”

“叫他们自起内乱,只有他们自起内乱,我们才能一举击垮他们,李光祖得到毒经之后,一定不肯给刘光远知道,等时机成熟后,我再设计透露给刘光远晓得……”

聂红线不禁笑道;“相公,你真会耍手段!”

古秋萍道:“没办法,天魔帮的势力太大了,不从几方面进行打击,绝无法使他们崩溃的!”

聂红线想想道:“你跟钱斯民商量了半天,又是什么计划呢?是不是要他派人在铁板铜琶之后,到武当与少林去闹点事,然后嫁祸在天魔帮的头上。”

古秋萍愕然道:“你怎么会知道的?”

聂红线笑道:“钱斯民是干刑名师爷的,这种工作他最在行,你跟他秘密商量,一定不出这范围!”

古秋萍一叹道:“线娘,你也相当厉害。”

聂红线微微一笑道:“这个办法是不错,能把少林武当拖下水,对天魔是一个重大的打击的,但是你要小心,万一被人发觉了,岂不是弄巧成拙,这个办法连我都想得到,狡猾的刘光远,岂会想不到!”

古秋萍道:“他想到也没关系,而且我的安排不是嫁祸,是诱使刘光远自己去作飞蛾扑火,我们的人不会冒名去暗袭那两处,是真正天魔帮的人去下手。”

聂红线道:“可能吗?刘光远不会上这个当的!”

古秋萍笑道:“他一定会的,你等着看吧!”

聂红线又问道:“那么相公自己要干什么呢?”

古秋萍沉思片刻,才道:“我虽然布了这么多的暗棋,但是我认为最后还是靠自己。”

“靠自己!”

“不错!”

“相公是要在武功上去胜过三魔?”

“是的,即使能挑动三魔内江,最后一定是刘光远剩留下来,要除去此僚,只有靠真才实学了。”

“可是你凭什么去胜过他呢?”

“你还记得我的武功是在哪儿学的吗?”

“那个教你武功的怪女人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
“是的!但她指点我一条明路,让我可以学成更高的武功,我本来是不愿意的,最后没法子,只好由此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三章 异途同归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