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二十四章 以德报怨

作者:司马紫烟

陆梅姑道:“一定是同一个人,世上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像她这么美了,何况你的剑法也证明是她……”

陆瑛姑道:“俞伯伯的画像是梅仙姨二十岁那年的肖像,这画像是俞伯伯手绘的,听说还是比不上她本人。”

古秋萍叹道:“不错,画像虽然传神,但只是一种形态,她的美则是千变万化,不是一枝笔能画出来的。”

两个女孩的脸上都有着神往的神色,陆梅姑尤其显著,她以充满感情的声音道:“梅仙姨真有这么美吗?娘说我有点像她,所以把我的名字也取了个梅字来纪念她,古大哥,你看我是不是有点像她呢?”

古秋萍望望梅姑,然后摇头道:“不,不太像!”

陆梅站有点失望地道:“我知道我不如她美。”

古秋萍苦笑了一下,道:“这倒不是美不美的问题,我作个比喻吧!这里千树梅花,似乎每株都很像,但仔细一品赏,就会发现每一株都不同,各有各的韵味,甚至于每一朵梅花也是不尽相同的。”

陆梅姑笑道:“你说话的口吻很像俞伯伯,每次他也是用这句话来区分我和梅仙姨,他说梅仙姨的名字起得好极了,就像梅花中的神仙一样。”

陆瑛姑道:“好了,妹妹,别说废话了!古大哥,听俞伯伯说,梅仙姨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?”

“他怎么知道的?”

“他上次因你与梅仙姨的关系,然后追踪了你一段时间,确证你的武功是跟梅仙姨学的,他就到你们住的地方找了一遍,从那里形迹上判断,梅仙姨多半已不在人世了,这是真的吗?”

古秋萍侧然点点头道:“是的,何前辈已在十年前去世了,就死在那座山上,是我送的终。”

两个女孩脸色一阵悲戚。

陆瑛姑黯然地道:“梅仙姨果然真不在人世了,十年前娘做了一个梦,梦见她坐在梅花缀成的云彩中,冉冉上升到天上去了,娘就有个预感,哭着醒过来,爹还说她是胡思乱想,娘一定说是梅仙姨给她托的梦,两人争执到今天还没有解决,想不到这果然是事实,古大哥,你把梅仙姨葬在哪里?”

古秋萍道;“我遵照她的遗嘱,将她的遗体火化了,把骨灰遍洒在梅雨潭中。”

“梅雨潭?是不是那山涧汇成的小潭,在梅林之畔。”

“瑛姑娘怎么知道的?你到过那儿?”

陆瑛姑道:“我从没有离开九华山,这都是俞伯伯说的,他作了一个盆景送给我们,标明了每一处地方,他把那里的地面还做了两座墓冢,一座是梅仙姨的,一座是他自己的,看来他这个愿望要落空了。”

陆梅姑道:“古大哥,梅仙姨为什么要将自己的遗体火化呢?她跟我娘都服过九天梅宝,可以常驻容颜,永不衰老,就是死后,遗体也不会腐化的。”

古秋萍一叹道:“她是染了痨病死的,死时容颜很憔悴,也许她不愿意把自己的样子给别人看到吧?”

陆梅姑道:“一定是的,就是我也不愿意自己变得老丑,我没有机会再得到九天梅宝而驻颜,我要死,也不要在老的时候死,而且我死后也一定要火化……”

陆瑛姑道:“你还早得很呢。”

古秋萍却一叹道:“梅瘦而骨清,梅虽憔悴骨尚在,何前辈自己不知道,她死后的容颜,仍然具有一种令人不敢逼视的美丽,我下了最大决心,才遵嘱火化了!”

瑛姑与梅始是无法了解他语词中的感慨。

瑛姑道:“这些年来,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想念着梅仙姨,古大哥,你是最后接触她的一个人,你快跟我们到游仙庄去,把梅仙姨的事讲给大家听。”

古秋萍点点头道:“是的,我这次来就是要找到何前辈生前的关系人,可是我现在不能离开!”

瑛姑急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我还有很重要的事,随时会有人来找我联络。”

梅姑道:“再重要的事也不会比我们的事重要。”

古秋萍摇头道:“何前辈生前不愿使归宿让人知道,所以到临死前才约略告诉我一点,她只说了九华山三个字就死了,如非必要,我不会来找你们,所以……”

瑛姑道:“这样吧,我们到游仙庄后,立刻把清风明月打发回来,在这儿等消息,此地离游仙庄不过才半天的路,就算有要紧的事,半天之内也可以通知你了。”

古秋萍想想道:“这也可以。”

梅姑道:“那就走吧!”

古秋萍道:“但是我得留句话在这观里,说不定我离开后,就会有人找了来,找不到我,这儿又无人接待,一下子失去联系就糟了,我叫来人在此地等着,这样就不会误事,二位请稍等一下。”

他找了笔墨,写了一张字条,贴在客殿的窗子上。

条子是写给聂红线的,叫她务必在此等候,才跟两个女孩子一起离开。

小路很曲折,而且所走的地方都是云雾封锁的绝崖峭谷,必须凌空飞跃,同时落脚处,也只有两三尺宽的一块孤石,一个踏不准,就会坠下万丈深谷去。

两个女孩子都落落大方,没有世俗儿女娇柔做作之态。

有时两个人挟着古秋萍飞渡孤石,他反倒觉得很尴尬,几次想要叫她们放手,说他自己可以跟着走。

陆瑛姑却笑笑道:“古大哥,你别客气,我们不是看不起你,也许你的武功比我们好,但这条路你可不行,路径不熟,再好的轻功也难以通行,除了俞伯伯之外,没有第二个人到得了游仙庄。”

古秋萍道:“府上为什么要住得这么隐秘呢?”

陆梅姑道:“还不是为了避免麻烦!”

古秋萍道:“听清风说府上已接近神仙生涯,与世无争,个个又有这么好的武功,还有什么麻烦呢?”

“怎么没有,一个黑虎庄就够人头痛了,幸亏有这一段云程阻路,否则崇黑虎那老杀才就会扰得鸡犬不宁!”

“黑虎庄在哪里?崇黑虎又是怎么个人?”

陆梅姑道:“黑虎庄也在九华山里,崇黑虎是个老头子,有一次被他碰上了,因为大家是邻居,我们便邀请他到游仙庄家中来做一次客,从此他便纠缠不清,硬是要我姐姐做他的儿媳妇……”

陆瑛姑作色道:“妹妹,你少胡说!”

陆梅姑笑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,其实,崇应彪那个人倒不坏,才貌都配得上姐姐,就是他老子太坏,看中了我们家的地方,硬要两家并一家,搬到我们游仙庄来合住。”

瑛姑怒道:“你看中了崇应彪,为什么你不嫁过去?”

陆梅姑笑道:“人家看中的是你呀!又没有要我,不过崇应彪实在不错,人挺和气,上个月他还送我一把弹弓……”

陆瑛姑作色道:“原来那把弹弓是他送的!小梅,你为什么骗说自己做的?”

陆梅姑笑笑道:“如果说是他送的,你一定会丢到火里烧掉了,那多可惜,你看上面刻的山水多精细,一首七言律诗多美,意境多高超,尤其是中间两句:松因有情常青翠,月以圆缺故缠绵!因物寄情,显得多细致!”

陆瑛姑哼了一声道:“无聊,一个大男人家,整天只会吟些花呀月呀的,软绵绵的没一点骨头!”

梅姑不以为然地道:“那怪不得他,黑虎庄中只有他一个年轻男人,从小就是在女人堆里长大的,自然性情温柔一点。

可是他的武功,他的人品的确是不错,爹跟娘都喜欢他,假如不是他的老子太讨厌,很可能会答应他的婚事,姐姐,你为什么不喜欢他?”

瑛姑怒声道:“我为什么要喜欢他,我见了他就讨厌,说话像蚊子叫似的,没开口就先脸红……”

陆梅姑笑笑道:“那还不好,难道你要嫁一个彪形大汉,满脸的大胡子,一顿就能吞下一头牛……”

瑛姑鼓起眼睛喝道:“小梅,你再胡说,我就一脚把你踢下去,看看你哪一点像个女孩子的样!”

梅姑伸伸舌头笑道:“你喜欢的是苏东坡的大江东去,古人评词说这首词应该由关西大汉,鼓铁板铜琶而高歌,字字有金石之声,不就是这种人吗?”

瑛姑提起脚来,真想踢了。

古秋萍忙道:“瑛姑娘,这可使不得,姐妹间说说笑,何必认真呢?”

瑛姑怒道:“这小鬼实在野得不像话。”

梅姑笑道:“姐姐,崇应彪那么斯文,你又嫌他太脂粉气,我才说了两句,你又嫌我野!你真难侍候。”

瑛姑沉着脸道:“男人要像个男人的样子,女孩子也要像个女孩子,我看,你要跟他换一换就好了!”

梅姑笑笑道:“我倒是真想学学他,可就是学不来,不过崇应彪对你可真是一片痴心,他那把弹弓我明知道他是要送给你的,问了他半天,他就是不肯承认,我就说你既然不是要送给姐姐的,就是送给我的了,他急得差点没掉出眼泪,但还是说不出口,我就拿了回来,还是给了你……”

瑛姑道:“回去我就劈了它。”

梅姑忙道:“那又是何苦呢,人家至少化了半个月的工夫才雕成的,你不要的话就还给我好了。”

瑛姑道:“还给你,一回去就还给你,以后也别叫我看见,否则我非劈了它不可,我看了就恶心!”

梅姑一叹道:“爹跟娘倒不反对你们的婚事,爹还说他那种性情,清淡怡泊,很合乎我们的环境,倒是俞伯伯反对,他说你们的性格太不合了,强行撮合反而没有幸福,崇黑虎可能就是为了这个才恨俞伯伯,把他给打伤了!”

古秋萍在这番谈话中,对两姐妹的性情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。

梅姑天真未混,瑛姑却刚健英烈,难怪会对崇黑虎的儿子如此不齿,但这种事他不便多说什么。

古秋萍笑笑道:“崇黑虎的武功很高吗?知一堂俞道爷的武功,已经臻于仙境,轻易不会受伤的呀!”

瑛姑轻叹道:“俞伯伯的武功并不逊于崇黑虎,但近年来可能得知了梅仙姨的死讯,万念俱灰,哀伤逾恒,百病俱发,才挨了他一掌。”

“伤得重吗?”

“伤不算重,但是很奇怪,落掌处有一个黄色的印子,往外直流黄水,俞伯伯说可能是什么毒掌,叫清风把观中一只碧玉蟾蜍拿去吸毒,治不治得好还不知道。”

古秋萍眉头微皱着道:“掌印呈黄色,流黄色的水,是不是还带有一种硫磺的臭味?”

瑛站不解地道:“什么叫硫磺,我没有见过,那流出的水倒是有臭味,像是坏了的鸭蛋一样。”

古秋萍叫道:“不错,硫磺就是这种味道,那一定是金硫砂,只有这种毒物可以蒸化成汽而融入掌功施展,奇怪……”

梅姑忙道:“奇怪什么?”

古秋萍道:“这是天魔秘籍中毒经所载功夫,崇黑虎是从哪儿知道的,陆姑娘,清风走了多久?”

“比我们早半个时辰,他是由我们一个庄客领去的,脚程比我们慢,最多比我们早一脚赶到……”

古秋萍急急道:“那我们得快点走,无论如何要赶上他们,金硫砂的毒性很怪,不能跟玉器接触……”

“可是碧玉蟾蜍有吸毒之功,效用很高。”

“对一般的毒可以,对金硫砂可适得其反,更能加深其毒性,金硫砂如果碰到金石之类的东西,能演化成第二种毒物,可以导致毒发攻心,全身溃烂而死亡,所以金硫砂的毒并不可怕,可怕在不了解而擅自医治。

一般人中毒后,必然要设法创去受伤的部分,中了金硫砂毒,只能用竹片削成刀刃来祛毒的,我们得快点赶去。”

两个女孩子一听都急了,也不再闲谈,干脆两个人各架住他一只胳膊,托着他如飞向前奔去。

三个时辰的路,他们只用了两个时辰就赶到了。

遥望一处湖岛,耸立在山谷的平湖之中,云雾绕心,在目光的辉映下,简直像神仙岛屿,古秋萍却无心欣赏,再者也为了表现一下自己的轻功,挣脱两女的挟持,一纵身,如蜻蜓点水般,几个起落,脚尖微沾水面,人像一支急箭,射向湖水的岛上而去。

脚落实地,瑛姑急随追至。

梅姑则还在半湖上急进。

瑛姑不禁一笑道:“古大哥,你的轻功俊得很,我差点还追不上呢!”

古秋萍忙问道:“俞道爷在哪儿?”

瑛姑道:“你放心,清风他们一定还没到的。”

古秋萍道:“不然,那小道士对他的祖师爷十分关心,听说他受了伤,一定也是拼命赶了来,我们在途中并没有看见他们,可能早到了。”

瑛姑不敢怠慢,连忙带着他向一处竹林中奔去。

三间雅舍,筑在竹林深处,他们直奔中间那一幢竹舍而去,破门冲入,但见清风正掏出一枚碧绿色的三足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四章 以德报怨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