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二十五章 难负痴情

作者:司马紫烟

陆游仙讪讪地道:“我是太急了点,因为我太关切俞兄的伤势了,我们是多少年的交情,而且俞兄与梅仙之间的误会,我也有一半责任,所以我……”

古秋萍脸现敬色道:“前辈为了朋友,不惜灭家以报,这种情操胸怀,实在值得尊敬。”

陆游仙叹口气道:“好了!老弟,你快解毒吧!”

古秋萍微微笑道:“俞道爷的伤势不要紧,先让我养养神,刚才两位夹攻,差点没送了我的命。”

陆游仙半带歉疚半带焦急地道:“因为老弟来得太突然了,我们一时莽浪,急遽地就出了手。”

古秋萍苦笑道:“我不得不急,如果玉器一沾身,毒性变了质,解救起来就麻烦了!”

陆游仙只是点点头,不便催促。

他只好问道:“古老弟的伤势不要紧吧?”

古秋萍嘘了口气道:“还好,幸亏我见机,扑在俞道长身上,二位投鼠忌器,撤回了一部分功夫,假如我凭本身的功力硬接二位一掌,纵然不死,也得落个残废了,现在只要休息个把时辰,就可以复原了。”

陆游仙舒口气道:“那就是受震不重,我这儿有治内伤的葯,性能很好,服上一剂,立刻复原的。”

古秋萍笑道:“前辈放心,我不是故意拖延时间,俞道爷的毒性内攻,为他本身的元气所阻,非到适当的时候不能施救,而施救时,我必须要精力充沛才能拔除残毒,否则我早就施救不会等到现在了。”

陆游仙歉然道:“原来有这层缘故。”

瑛姑道:“爹,您也是的,古大哥刚才奋不顾身地保全俞伯伯,岂是只顾自己的人。”

陆游仙有点不好意思,解嘲地问道:“古老弟,你需要些什么东西,我们好着手准备。”

古秋萍道:“准备一坛陈醋,一坛陈酒,半刀黄纸,豆腐曲筋各一盘,鲜蛋二十枚,熟炭二十斤。”

梅姑跟着道:“铁锅一口,葱蒜四两,菜油一斤!”

古秋萍愕然道:“要这些干嘛?”

梅姑笑道:“葱花给你拌豆腐,菜油给你炒蛋,煮曲筋,这两样东西可不能生吃呀!”

古秋萍笑道:“我又不是办素席。”

梅姑道:“那你的醋酒豆腐曲筋干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俞道爷所中的硫砂毒很重,只有醋可以凝住,用豆腐曲筋把它们吸出来,最后才用鸡蛋白洗清余毒,酒与黄纸则是洗去醋性用的,熟炭用以铺底,使吸出的毒质导入炭的细孔中,不致流溢回体内。”

梅姑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在路上饿着了呢!”

由她这一打岔说笑,将适才的紧张气氛冲淡了。

陆游仙夫妇忙着叫人准备东西,瑛姑则忙着将疗内伤的葯煎了一副,硬叫吉秋萍喝下,侍候得很细心。

梅姑笑道:“姐姐!刚才你一直抱着古大哥,崇应彪瞧得已经很难过,如果他再看见你这样对古大哥,不知多伤心呢!”

瑛姑被她说得满脸飞红,啐了一口骂道:“小鬼!古大哥是为了我们的事,又是被爹娘击伤的,我们对他万分歉疚,自然该为他多尽点心,你又胡说什么,你那么喜欢崇应彪,为什么不跟了他去?”

梅姑笑着缩缩脖子道:“我跟他接近完全是为了你,因为以前我看看只有他才配得上你,现在我知道你的心,算我多事,以后我再也不理他了。”

瑛姑怒瞪她一眼道:“你还想再理他,这次的事全是你惹出来的,崇黑虎知道了路径,以后麻烦可多呢!”

古秋萍道:“对了,梅姑,崇黑虎在路上留了记号,倒是该赶快用明矾水去洗掉,而且更改一下路径……”

梅姑笑道:“这些事爹会找人立刻办的,你们嫌我在旁边讨厌,我走开就是了,不必借题找理由!”

说着倒是真的走开了。

瑛姑脸色通红,对古秋萍不知说什么好。

古秋萍也被梅姑的那番话弄得不好意思,想想道:“瑛姑,有件事想请你帮忙!”

瑛姑忙道:“古大哥尽管吩咐好了,别客气。”

古秋萍道:“麻烦你送一个信到玄真观去,等候有人来向我联络,这是很要紧的事!”

瑛姑道:“随便派个人去好了。”

古秋萍道:“不!崇黑虎已经跟你们闹翻了,恐怕会再找麻烦,最好还是麻烦你一趟,而且你还得带个人去,有事马上来通知我,瑛姑!千万拜托。”

瑛姑心里很不愿意离开,但古秋萍请求得非常诚恳,而且又非常着急,她只得快快地出去了。

瑛姑走了后,古秋萍深吸了一口气,那个教他武功,给他折磨,却又给予他极深印象的怪女人——何梅仙的身世总算有了着落。

要找的人也找到了,虽然对她的过去还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,但总免不了是情爱上的纠纷。

看俞觉非那么一大把的年纪,仍是那副甘为情死的痴心,令他很感动。

说也奇怪,在以前,他对那个美得令人不敢逼视,怪得令人无法忍受的女子,心中总有着一份奇特的情感,因为这种情形,使他也变得古里古怪,不敢接受任何一个女孩子的感情,他之所以想娶聂红线,完全是为了感动,再者也是对心中那种情形一种报复性的发泄。

他知道与聂红线之间不可能有爱,而所以想娶她,除了怜悯和同情之外,还有一点对自己赌气的成分在内。

聂红线拒绝了他之后,他才开始领略到真情的可贵,也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幼稚与任性。而来到此地之后,看到俞觉非对何梅仙深深的爱意,也更感动了,那份压迫他多年,莫名其妙的情形也整个消失了。

此刻,他虽然还没有准备接受谁的感情,但至少已不再受何梅仙扰乱了,那份感情究竟是十分可笑的。

他仍然对何梅仙十分尊敬,但也仅只是尊敬而已。

平静地休息了一下,那剂葯也发挥了功效,他觉得自己的体力不但已经恢复,而且还十分振作。

慢慢地运动了一下,耳边听见梅站的声音叫道:“姐姐,古大哥,时间到了,你们可以稍停温存了吧!”

说着探进个头来。

当他发现只有古秋萍一个人,不禁怔道:“咦!姐姐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出去了。”

“她没在这儿陪你?”

“我委托她到玄真观去,你没见到?”

“没有啊!她什么时候去的?”

“你走后就走了。”

梅姑哦了一声道:“到玄真观去何必要姐姐呢?假如你不放心,叫我一声也行,让她多陪陪你不好吗?”

古秋萍朝她微微一笑道:“梅姑,你年纪还小,对男女间的感情根本不懂,因此你最好不要随便给人配对。”

梅姑不好意思地笑笑道:“你是说崇应彪吧,以前我觉得他还不错,虽然姐姐不喜欢他,我想慢慢也许会把他们促成的,哪知姐姐竟这么讨厌他,你放心,以后我不再多事了,你实在比崇应彪高明得多。”

古秋萍道:“刚刚才说过不多事,马上就忘了,你似乎认为瑛站不喜欢崇应彪,就该喜欢我了。”

梅姑笑道:“姐姐的确对你很好,她从来没有对人那么关心过,你昏倒时她简直伤心死了呢!”

古秋萍一叹道:“梅姑,关心一个人并不是喜欢,我昏倒的时候,神智还不昏迷,我听见你也很关心。”

梅姑道:“我是真关心。”

“瑛始的关心难道是假的?”

梅姑道:“不,你误会我的意思了,她的关心不但真,而且十分认真。她自负很高,当她关心一个人的时候,就是喜欢的意思了,俞伯伯受了伤,她也很着急,但绝没有像对你那样的伤心。”

古秋萍苦笑道:“你说的太远了,我们才见面一天。”

“那已经够了,如果她不顺眼的人,连话都懒得说一句,像崇应彪,两三年来,她都没有对他说一句话。”

古秋萍叹道:“梅姑,感情是需要时间来培养的,绝不可像你所想,一见面就产生了,而且这是双方的事。”

梅姑道:“你不喜欢姐姐?”

古秋萍道:“你把‘喜欢’两个字误解了,我不便答复,我们已经认识了,而且有了你梅仙姨的关系,自然比较接近一点。

更何况你们姐妹长得都很美,心地善良,我很喜欢你们,这喜欢两个字,可不像所想的那样。”

“那么是怎么样的喜欢呢?”

古秋萍微微笑着道:“我喜欢她,也喜欢你,我对你们的喜欢完全是一样的,这样解释你明白了吗?”

梅姑怔了怔才道:“我明白了,你心中已有了人?”

“没有,我在外面是出了名的冷面人,从来也没有对哪一个女孩子特别喜欢过,也没有爱上什么人过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姐姐呢?”

古秋萍皱皱眉,不知怎么回答。

梅姑忙又道:“我说的喜欢,就是爱了,姐姐是个很值得爱的女孩子,她很美,比任何女孩子都美。”

“不错,我所认识的女孩子中,她是最美的一个,但并不能因为她最美,我就会爱上了她的。”

“那还要什么条件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爱情的形成没有条件的,必须要长时间的培养,自然而然地形成。”

“我懂了,你是说,慢慢会爱上她。”

“也许可能,也许不可能,而且这不是单方面的事。”

梅姑忙问:“姐姐没问题,我敢保证她爱上你了,就等你去爱她了。”

“假如我将来不爱呢,那会怎么样?”

梅姑呆了一下道:“我不知道,我从来没想到这个。”

古秋萍庄容道:“所以我才要特别告诉你,以后别随便开玩笑,也许瑛姑只觉得我不讨厌而已。

时间一久,她发现我并不如她想的那样好,慢慢地就冷淡了,可是你口没遮拦,不管人前人后都乱说,造成她慾罢不能的情况,后果就严重了。”

梅姑急急道:“的确严重,姐姐脾气很倔强。”

古秋萍点点头道:“我晓得,她完全像梅仙前辈,我跟梅仙前辈相处了几年,对这种事了解很透彻。”

梅姑道:“是啊!娘也这么说的,如果不改,很可能会走上极端,古大哥,我发现她真的爱上你了,如你不爱她……”

古秋萍道:“你们在山里长大,从没有与外面接触,容易产生这种情形,但她很自负,不会轻易付出感情,只要你不在旁边推波助澜,一切让它自然而发,情形会好得多,所以你千万要慎重一点。”

“你是说你将来绝不会爱上姐姐?”

古秋萍道:“我没有这样说,但我也不能说现在就会爱她,一切听之自然,匆促决定的感情是危险的事。”

梅姑一叹道:“好了,我不管你们的事了!”

古秋萍道:“这就对了,感情的事是别人无法干预的,像崇应彪,如果你不参与其间,他最多痛苦一阵,知道自己无望,慢慢也淡了,可是你要帮忙,使他抱着个希望,越陷越深,你不是害了他吗?”

梅姑痛苦地点点头说道:“是的,我发现我做错了这件事,我只是一心地想帮助他,没考虑到这么多。”

古秋萍道:“这件事无法挽救了,你可别再去害瑛姑,如果我们相爱,自己会培养感情,你就别操心了!”

梅姑又沉重地点点头。

两个人出了竹舍,走到一间高大的敞厅中。

陆游仙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,看见古秋萍,急急道:“古老弟,你的身体复原了吗?俞兄恐怕不能耽误了。”

古秋萍看了一下,点点头道:“时候不多了,还要请前辈帮帮忙。”

陆游仙忙道:“你说吧!”

古秋萍道:“请前辈按住他的手脚,吸毒的时候,痛苦得很,俞道爷的功力精纯,我恐怕按不住他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“首先要脱掉他的衣服……”

梅姑一听忙出去了。

陆游仙把俞觉非的衣服脱光,古秋萍拿起那坛陈醋,用黄纸沾着,贴满了他的全身,然后双掌急搓。

到了掌心发烫如火的时候,开始在他身上用力搓揉,劲力贯注,热度越来越高,蒸得醋味直腾。

慢慢地,醋全干了,黄纸变成漆黑,发出焦臭气味。

陆游仙用力按住俞觉非,心中对古秋萍的内力也颇为钦佩,他居然能将内家三昧真火练至有形的境界,对一个年轻人来说,这是至高的境界了。

火热灼得俞觉非直动直挣,若不是陆游仙的绝世功力,也真按不住他。

一坛醋用光了,古秋萍才把湿的豆腐与曲筋堆在俞觉非的全身各处要穴上,手按三下,用内力将体内余毒往外迫挤,慢慢地豆腐曲筋都被染成黑色,他才将炭放在地上,将俞觉非放上去。

古秋萍接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五章 难负痴情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