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二十七章 神功有成

作者:司马紫烟

何兰仙捏开了葯丸,一股清香扑鼻,她道:“这葯破了外壳就不能再保存了,走了味灵效全失,才是真正的浪费了!”

古秋萍见葯衣已破,知道不能再推辞了,否则就是白白糟蹋掉,只得咬了一大半吞下,留了一小半给瑛姑。

古秋萍道:“既是事况紧急,瑛姑也应该尽快速成,以便及时制敌,这小半丸葯就留给她吧!”

葯丸沾水即化,何兰仙道:“瑛儿,古大哥既然这么关心你,就别辜负了他的好意,快服下去吧!”

瑛姑深情地看了古秋萍一眼,便将掌中的余葯服下,果然灵效非常,两个人都觉得精神一振,体力充沛。

尤其是古秋萍,因为服下的分量占了大半,更是觉得四肢百骸暴涨,仿佛有一股劲力要往外冲去。

何兰仙忙道:“趁着葯力行透之际,赶紧加强练剑,使劲与神会,冲透生死玄关,立可步入新的境界。”

何兰仙边说边解衣物。

古秋萍道:“前辈不必脱衣服了,就这样开始吧!我已经明白其中的奥秘了。”

何兰仙一怔道:“不脱衣服,怎么体其玄秘?”

古秋萍笑道:“前辈是过来人,自然懂得我的意思,诚意正心,我已经有这个把握,至于招发的征兆,我和瑛姑对手时,也十分了解了,躶程之举,实在多余。”

何兰仙脸现惊色道:“想不到你已到如此境界,我与外子浸婬几十年后,才体会到这一点,对一个初学者而言,那是必要的功夫,不过你要了解,我的反应与瑛儿有程度上的不同,你恐怕很难预测先机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是的!我情愿凭感觉来揣摩,那样更切合实际,因为我们对敌时,敌人不会脱去衣服。”

何兰仙兴奋地道:“这是我家武学中最后的一个境界,我与外子前两年才摸到这个阶段,你居然在六个时辰中洞察先机,看来我家的武学在你身上将更可迈前一步!”

说完不再耽搁,运剑如飞攻向古秋萍。

古秋萍沉着应付,一开始还受牵制,无法尽情发挥,到了五十招以后,他隔着衣服,也能臆测到何兰仙的出手意向。

到了八十招时,只不过有五六成的准确性,百十招后,古秋萍已经十拿九稳,完全判断准确了。

何兰仙尤其兴奋,精招迭出,较之瑛姑凌厉数倍,古秋萍见招拆招,或封或解,遇到有机可乘时,立作反击,何兰仙已渐落下风。

古秋萍朝瑛姑一招手,说道:“你也下来,我们作三国交锋,进境会更快的。”

瑛姑服下一小半的灵葯,精力充沛,早已跃跃慾试,闻言立刻提剑下场。

她是居中策应,哪一方势子较弱时,就攻向强的一方,时而帮古秋萍攻何兰仙,时而又帮母亲攻古秋萍,采取制冲的战法。

就这样边战边练,三个人都进入了忘我境界,也越打越认真。

但听得剑风呼呼,剑气卷得地上的落叶与泥沙漫天飞舞,包着他们直转,但在他们身子周围的三尺之内,却是点尘不沾。

远远望去,就像是三株圆柱在互相冲击似的。

这就是内力与剑法融贯为一的至上武学表现,不过情势已略有转变,瑛姑等于是跟她母亲合战古秋萍了。

约莫到了千余回合,林外有人叫道:“停!停!你们再打下去,连我也忍不住想插一手,我们四个人都溜了,敌人来了,叫谁去抵挡?”

说话的是陆游仙。

三个人倏然而止,按剑端立,他们身外的泥沙与枯叶却仍然堆聚不倒,形成一堵围墙,又像是一个圆桶,将人圈在中间,不过瑛姑身外的围墙最厚,古秋萍较薄,何兰仙的则像鸟窝一般,稀稀疏疏的。

从这上面可以看出内力的深浅,古秋萍优于瑛姑,较之何兰仙仍差一筹。

顿了片刻,三人同时收劲,那三道围墙才塌了下来。

陆游仙神色十分兴奋地说道:“古老弟,可喜可贺,你这一天的进境,几乎追上我们数十年的修为了!”

古秋萍道:“这全仗前辈的灵葯所赐,但再晚的功力较之夫人仍差一筹,可见武学仍是无法取巧的。”

陆游仙笑道:“很够了!你已经突破了生死玄关,气走了十二重楼,就差没有到达三花聚顶,五气朝元的境界,但那也是不久以后就可达到的事了,相信你在两三年之内就会超过我和内人。”

何兰仙一叹道:“古公子的确是天纵奇资,我的内力虽然胜他一筹,但剑招变化还是不如他神速,假如没有瑛姑在旁相助,我就撑不住了。”

古秋萍忙道:“陆夫人太过奖了,因为这是练剑,才有如此现象,如果是正式对阵,夫人仅凭内力就可以压住我。”

陆游仙道:“不是这么说,剑招精就可以补内力的不足,真到拼命的时候,你的剑招用得狠一点,再深的内力也抵不住,因为这门剑法不是比内力,完全是以莫测的变化攻敌之虚,古老弟,有了你的支援,我真放心了,对方再强,相信也可杀遇他们。”

古秋萍忙道:“前辈,外面有什么变化吗?”

陆游仙点头道:“黑虎庄的人已经出发,直奔谷口而来,所以我才来通知你们一声,留点精神去应敌。”

瑛姑一听,就紧张道:“爹!敌人已经来了,您怎么还在这儿慢慢谈论,应该一来就通知我们呀!”

说着就要赶出去。

陆游仙笑着叫住她道:“丫头,快回来!还早着呢!他们要突破云雾迷阵慢慢模进来,至少也得个把时辰,你这样出去,先把自己人吓跑了!”

瑛姑这才意识到自己练剑之后,还没来得及把衣服穿上,娇靥涨得飞红,回来忙把衣服套上。

古秋萍也慢慢地穿上了衣服。

陆游仙笑道:“瑛儿,你该学学古大哥的镇定,临敌最重要的是从容,方寸不乱,你究竟处事经验太差。”

瑛姑见古秋萍毫无惧色,母亲也很从容。

这才想到自己的态度的确是太慌张了一点,红着脸道:“先去作个准备不好吗?难道一定要等人杀上门来才紧张。”

陆游仙笑笑道:“那位聂女侠的判断与古老弟一样,认为对方在谷口只是虚张声势,主力必然在后面的水道入口前来,潜进我腹地,所以要拒敌,也不是往前去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是的!据再晚的判断,谷口可能是崇黑虎自己率队,以掩护三魔在后方攻入,庄主与夫人最好到谷口去应付崇黑虎,后面交给我和瑛姑就够了!”

陆游仙一怔道:“你们两个人撑得住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可以一试,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我的武功已有进境,正好利用这机会予以痛创,而主要的对象该是庄主与夫人,如果二位不在谷口现身,他们知道后面已有防备,说不定会改变策略,那对我们反而不利。”

陆游仙道:“如果三魔都在后面侵入,你们两个人绝对不是敌手,被他们闯了进来,岂不是糟了!”

古秋萍笑道:“潜人的人一定要深通水性,为数一定不会太多,我们支持一阵总还可以,庄主在前面看情形再及时支援后方,也不过是片刻功夫,但必须要等谷口发出信号后,再悄悄退下来,始能收制敌之效。”

何兰仙道:“你是说前面的人会先到,再发出信号通知谷后的人进来,这么远,他们如何联络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谷后瀑布水道不过才几里深,水流又急,瞬息可达,他们一定等确知后谷没有准备时再行侵入的。”

“至于联络的信号,多半是放冲天的焰火,那是一种彩色的烟雾,十几里外,就可以看得见了,是最快的通讯方法。”

陆游仙点点头道:“我们久居深山,不通世务,对这些江湖门径,实在知道太少,那就照古老弟的计划实行吧。

反正在我们的原计划中,也没有将后谷列入在内,一切的防御准备放在谷口,这样对本谷的人也不会乱了。”

说着携了何兰仙到前面去了。

瑛姑陪着古秋萍沿着溪河,走到瀑布的内湖处,但见一切如旧,负责守卫的一对中年夫妇也是陆游仙的老居民。

古秋萍问道:“这儿有什么异状吗?”

那对夫妇摇摇头。

古秋萍又道:“我是问这湖面上有什么特殊的情况没有,哪怕是一点细小的变化。”

女的说道:“昨天瀑布里冲来了一对雁子,一只已经闷死了,另一只则落水后立刻飞走,这是很平常的事。”

古秋萍很注意地问道:“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形吗?”

那男的道:“这处小道通向外湖,形成一个急漩,有水鸟不慎游近漩涡就被卷了进来,时而有过,但落雁倒还是第一次。”

古秋萍道:“你知道原因吗?”

那男的道:“因为雁群栖息都有定所,从不在九华山上落脚,这可能是一对失群的孤雁,但也不足为奇。”

瑛姑忙道:“你们怎么不来报告呢?爹不是告诉你们,任何一点细小的情况都要注意的吗?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他们不经世务,哪里想到许多。”

那女的也道:“是啊!孤雁失群,被漩涡急卷了进来,是很平常的事情,我们想不必惊动庄主。”

瑛姑道:“古大哥,你认为这对落雁有蹊跷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可能是偶然,但也可能是对方的试探,他们如若发现了水道可通谷口,却又不清楚水道的宽窄深浅,放一对雁进来,然后注视上空,看见落雁飞起,就可以证明两件事了。”

瑛姑忙问道:“哪两件事?”

古秋萍道:“第一,水道确是通向谷中;第二,这水道可容一只雁完整无损地通过,必然够宽,而且也不会太深,因为雁虽是水鸟,在水中间久了还是会死的,雁只要能活着通过,他们的人也可以进来了!”

瑛姑道:“可那是昨天的事,为什么今天才进攻呢?”

古秋萍笑道:“正因为昨天试探确实,他们才有今天的进攻行动,他们也知道由谷口进攻是很困难的事,必须另找途径,然后以声东击西之法潜入。”

瑛姑想想道:“这么说来,他们一定会从此处攻入了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是的,但我们已有准备,谅来也不妨。”

说完,又朝那对夫妇道:“你们远离一点,如果发现来人超过三个以上,就立刻去禀报陆庄主。”

那对夫妇连声答应,躲到更远处的假山后去了。

瑛姑十分紧张地执剑凝视瀑布。

古秋萍却好整以暇地找了块草地躺下,脱去外衣当枕头,闭目养神。

瑛姑急道:“古大哥,你怎么一点都不急?”

古秋萍笑道:“急什么呢?前面有情况,线娘一定会找人来通知我们,如果此地有情况,他们冲出瀑布后,一定会落在网中,触动铜铃,听见铃声还来得及。”

瑛姑道:“万一来的人很……”

古秋萍道:“再多也没关系。”

瑛姑道:“那怎么还来得及呢?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他们总不能一下子就过来呀,必须在水中一个个地来,即使来了,在我的绳网中,他们也得考虑一下后才敢行动,不如趁这个时候休息一下,养养元气,我们练一天的剑了……”

瑛姑恨恨地跺着脚道:“我可没有你这份耐性,我恨不得他们立刻就来,痛痛快快地杀他一场。”

古秋萍笑道:“你急着动手也行,我给你一个机会,你注意着天上,看见五彩的烟雾蓬起后,就躲到瀑布后面的石头上,看见有人冲出来,别等他站稳脚步,突然起而暴击,我保证你可以得手。”

瑛姑似若不信。

古秋萍又道:“三魔狡猾异常,一定先派个人来打头阵,那人的武功决不会太高,你可以用来试剑。”

瑛姑道:“我才不杀小喽罗,要杀就杀狠的。”

古秋萍道:“你杀过人没有?”

瑛姑一怔道:“没有,那有什么关系?”

古秋萍道:“关系不大,没有杀过人,你可能会临阵怯阵,出手犹疑,在面对三魔那种高手时,你就可能因此而失去先机,我先给你一个杀人的机会练练胆气。”

瑛姑道:“遇到该杀的人时,我不会犹疑的。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我相信你有这份魄力,但魄力有时也需要培养的,有过一次杀人的经验后,你就不会在乎了。”

瑛姑点点头,开始沉思。

古秋萍则闭目养神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他听见瑛姑叫道:“古大哥,天空有讯号了!”

古秋萍不起身,但却睁开了眼睛,懒洋洋地说道:“那你就躲进瀑布后面去吧,我计算着人快来了!”

瑛姑很紧张地窜入瀑布之后。

没多久,倒是梅姑奔来了,叫道:“古大哥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七章 神功有成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