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二十八章 深谋远虑

作者:司马紫烟

李光祖深感困惑地道:“崇兄,你到底怎么判断的?”

崇黑虎道:“我的确是看不出他中了什么毒,但这小子说得像煞有其事,使我也失去了主张。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我并没有过甚其词,天魔毒经上所载极广,如果我真用了毒,你绝对看不出来的。”

崇黑虎想想才道:“你分明是在推赖,马兄中剑之后,伤势不痛不痒不麻,这就是中毒的征候。”

古秋萍哈哈大笑道:“马光前被天魔毒经吓破了胆,中剑之后,立刻闭住了穴道脉络,预防毒气内侵,自然会毫无知觉,这是最普通的常识,你却缠到毒葯头上去了。”

崇黑虎与李光祖的脸色很尴尬,没想到被这小子戏耍了一阵,真是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,阴沟里翻了船了。

古秋萍又高深莫测地道:“我不是绝对不用毒,但绝不用在兵器上,我守在这里,是准备用真正的武功来击退你们的,万一我力有未逮,也不容许你们在游仙岭上行凶杀人,除了这十丈范围内,你们最好别多走一步,否则糊里糊涂送了命,可别怪我没有提出警告。”

崇黑虎与李光祖面面相觑,弄不清他的话是真是假。

两人交头接耳,密语了好一阵子。

李光祖把带来的两个人拉到身边,密语片刻,那两个人都面有惧色,可是李光祖将眼一瞪,厉声道:“你们怕死就回去好了!”

那两个才慑然地道:“属下敬候钧命!”

李光祖笑了一下道:“这才像话,你们别以为我不管事好说话,假如是刘老四的命令,你们敢犹豫吗?回答得迟一点.就有你们好看的了!”

古秋萍微微一笑道:“李光祖,你可是打算叫这两个人先去试探一下,为你们去开路是不是?”

李光祖阴沉地笑道:“就算你猜对了!我叫他们开路,你又有什么办法阻止呢?今天我们非得手不可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我不反对你要他们去送死,因为我们已作了充分的准备,但是我替你感到可怜,虽然你们是天魔帮帮主,但迟早你们会被刘光远一脚踢开的。”

李光祖怒喝道:“小子,你别再挑拨了!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我不是危言耸听,即使刘光远无意排除你们,你们也无法立足下去,因为你们太差劲了,没有做首领的资格。

刘光远就比你们高明,懂得如何收服人心,如果有危险的时候,一马当先,绝不会做出这种叫部属去送命的丢人事情来。”

这番话颇有煽动力量,那两个人的脸上自然地显出不满的神色。

崇黑虎忙道:“古秋萍,你别再挑拨离间,我与李兄绝不是叫他们先去涉险,不管你布下什么厉害埋伏,我们也非闯一下不可。”

古秋萍微笑道:“那你们为什么不先去闯一下呢?”

崇黑虎一笑道:“你肯让开给我们过去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当然不行。”

崇黑虎道:“那不就结了!”

古秋萍道:“我在这儿的目的,就是阻止任何人进入游仙谷去扰乱。”

崇黑虎笑笑道:“所以我必须叫他们先走,因为他们的能力不足以自行闯进去。”

古秋萍道:“你们就闯得过吗?”

崇黑虎傲然地笑着道:“我这一对肉掌,李兄的一支剑,还会在乎你们这两个娃娃不成吗?”

古秋萍笑道:“马光前的无相神掌,照样闹得灰头土脸,狼狈负伤而逃,你们还会比他高明不成?”

李光祖冷笑道:“那是他不小心上了你的当,我们不会再上你的当了,一出手就够你瞧的了!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如果你们真有把握,为什么不等把我们击退了再一起过去呢,分明是你们怕死不敢尝试!”

李光祖忍不住道:“臭小子,你少废话了,告诉你吧,我们已有了充分准备,但必须配合时间,没有工夫跟你慢慢磨下去,不管你作什么安排,只要我们有一个人进入谷中,就不怕你们不乖乖弃械投降。”

古秋萍心中微动:“有这会事吗?”

李光祖道:“信不信由你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游仙谷中个个都是能手,你们一个人能把全体制服吗?”

李光祖冷笑道:“你等着看就会知道了!”

古秋萍道:“我没有这个耐性慢慢地等,因为我知道你们绝不可能闯进去,而且我劝你们也趁早收起异心,乖乖地由原路回去。

陆庄主生性平和,不愿多伤生灵,再三嘱咐我,除非必要,绝对不可妄杀生命,你们还是别送死吧!”

李光祖怒喝一声,挥剑径扑。

崇黑虎也挥掌径扑。

古秋萍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埋伏,只是用言词加重对方心理上的威胁而已。

现在既然测知对方将有个绝大的阴谋,自然是不能放过任何一个人去的,因此奋力挥剑敌住了二人。

光是李光祖一支剑,已经很难对付了,何况再加上个崇黑虎,三四招后,他已是险象百出了。

瑛姑见状,立刻挥剑要上前助阵。

古秋萍急道:“瑛姑,别管我,看住那两个家伙,千万不能让他们进去。”

瑛姑闻言果然止住了势子。

崇黑虎笑笑道:“原来你是虚张声势,要是你真有布置,为什么不敢放人过去?”

古秋萍故做从容地道:“我的埋伏是专对付你们这些老魔头的,不想浪费在别人身上去。”

崇黑虎笑笑道:“是真的吗?那你干脆先退下,等我跟李兄硬闯一下看看,试试你埋伏的威力。”

古秋萍道:“那不行。”

“为什么不行?”

古秋萍道:“我的武功足可对付你们的,就不必借重埋伏,我为人的态度一向如此,能够正大光明地解决问题,绝不借之手段,除非力有未逮那是不得已,你们在埋伏中送了命,我也问心无愧。”

崇黑虎哈哈大笑道:“你这小子说谎的本事倒不小,死到临头,还敢大言不惭,李兄,你多费点心招呼他,我去缠住那丫头。

刘帮主在前面,一定等急了,见我们迟迟没有行动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,如果他以为我们受了挫折,临时撤兵一走,再费心布置就太可惜了。”

说着掌势一转,竟然翻身出走,攻向瑛姑。

古秋萍拼命奋战,却被李光祖缠得死死的,分身不得。

崇黑虎接住瑛姑交手了几招,不禁愕然道:“看不出你这丫头也有几下子,难怪瞧不起我那个宝贝儿子,以武功而言,你确比他高明多了!”

他的掌风劲烈,虽然是空手,却也将瑛姑逼得左支右架,难以应付,幸好这两天跟古秋萍练剑,进境很多,如照她以前的造诣恐怕早在掌下负伤了。

四个人分成两对厮杀。

李光祖觉得古秋萍确是高明,他不知道是最近才进步的。

李光祖沉声道:“小子,难怪你能一而再地由本帮围捕下脱网,看你这个飘萍剑客倒不是浪得虚名,但你想跟我们一争上下还差了一截……你们还等什么,快冲进去照预定的计划行动,误了事就惟你们是问。”

那两人连忙一闪而过,往林中小路冲去。

崇黑虎还叫道:“二位别忘了我指定的路线,到了地头,立刻行动,只要有一个人能够成功,游仙谷就在掌握中了。”

那两人头也不回地冲进林子去,眼看着快要到达庄院的大路了,忽然传来高声尖叫,不再有声音了。

那两声尖叫分明是出自他们之口,隐约间也看见他们的身子往地下倒去,过了一会儿,仍不见他们爬起来。

崇黑虎与李光祖都为之一怔,两人同时撤招后退。

李光祖道:“崇庄主,看来那两个人已完蛋了!”

崇黑虎怔怔道:“不知道是中了伏击,还是中了古秋萍的毒葯埋伏,我们的计划是否还要实施下去?”

李光祖想了想才道:“那两个家伙是精选的好手,如果中了伏击,绝不可能在一招之下送了命。”

崇黑虎道:“那是中了毒葯暗算了?”

李光祖道;“有此可能。”

崇黑虎道:“兄弟的武功要胜过这丫头绝无问题,李兄一定能制服这小子,只是要通过毒葯的布置,兄弟可没多大把握,一切由李兄钧裁吧!”

李光祖考虑了一下道:“还是回去跟老四商量一下吧!”

崇黑虎道:“如此也好!”

李光祖道:“今天出师不利,再说老三到底有没有中毒还很难讲,我们不能听这小子一面之词,反正我们已经控制了游仙庄出去的通路,不怕他们飞上天去。”

说完两人对望了一阵,飞身上了水洞,很快就消失了。

古秋萍这才深吁了一口气道:“险!险极了!没想到他们会集中全力由此进攻,幸好我的心理攻势收了效,否则给他们闯进来,那就不堪设想了!”

瑛姑道:“是的,三魔不去说它了,没想到崇老鬼也这么厉害,再撑一下,我就不是敌手了!”

古秋萍轻叹道:“这也是机缘凑巧,加上你的配合,先声夺人伤了马光前,而李光祖又是最胆小的一个,才把他们吓退了。

否则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这两天来得你之助,使我武功精进一大步,但仍然比不过他们。”

瑛姑望向洞口道:“他们会不会去而复返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眼前是不会了。”

瑛姑道:“你这么肯定?”

古秋萍点点头道:“他们都以刘光远为骨干灵魂,在没有跟刘光远商量前,不敢轻举妄动,但有了这条水道,游仙庄天险已不可守了,要赶快派人把水道堵塞起来,绝其来路,否则真的防不胜防呢!”

瑛姑道:“那怎么行,这是我们惟一的水源……”

古秋萍苦笑道:“正因为是惟一水源,才必须立加堵塞,湖中的存水在两三年内尚不至干涸,何况还可以等下雨的时候充实存水,如果不加堵塞,他们在上游洒下毒葯,污染了存水,我们三天都过不去了!”

瑛姑点点头道:“这也是,但堵塞这么大的水道,将是多大的工程,我们有这么大的能力吗?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我有很简单的方法。”

瑛姑忙道:“什么方法?”

古秋萍道:“只要两三个人就可以了,只要用上一点炸葯,将山腹炸塌下来,洞口被掩埋掉,不就行了!”

瑛姑道:“庄上有没有这些东西,我不知道,我得问问娘去,对庄里的事情,我是从不过问的!”

说着,两人正准备离开,却看见聂红线陪着何兰仙过来了,每人手中都拿着几个小木棒似的纸卷。

古秋萍忙迎上去道:“夫人,前面的情形如何?”

何兰仙道:“刘光远带了十几个人在谷口跟外子与俞大哥交上了手,大概还可以应付过去,我得到梅姑传话,又得到老陈两口子告急,邀了聂女侠赶来助阵,刚好碰上两个家伙闯进来,我利用地形与阵势掩护,没照面就把他们给刺杀了,来人都退走了?”

古秋萍道:“幸亏夫人配合得好,崇黑虎他们见到进去的人未经争斗就死了,还以为中了我的毒葯布置,不敢深入,仓惶退走了。”

瑛姑道:“娘,你们拿的这是什么?”

聂红线一举手中纸卷道:“炸葯,我听说他们堵塞水道,就防到他们可能会在水源中洒毒,断绝我们的水源,建议夫人先行炸断水道,既可保全存水,又可断绝他们再次用水道偷袭,夫人已经同意了。”

瑛姑叫道:“古大哥刚才也是这个打算,居然跟聂女侠的设想不谋而合,可知你们的经验太丰富了!”

聂红线轻叹道:“我是在魔窟里出来的,自然想得到。”

何兰仙叹道:“我们从不履世,不知世道人心险恶,这次如果不是鬼使神差,使各位自天而降,游仙庄上近百口人,难免要遭一次劫数了。

我对侵入者的两个人,还不想立下杀手。多亏聂女侠提醒了我,如果再迟一步的话,后果就不堪设想了!”

古秋萍忙道:“他们想干什么?”

何兰仙道:“他们已经摸到了桃源洞口,正在布置炸葯,我如果迟了一步,被他们引发了烈……”

古秋萍道:“桃源洞口,就是排水的通口吗?”

“是的!游仙谷是一块凹地,水源由此地进来,再由桃源洞流出去,两道水路都是贯通山腹的暗洞,大小都差不多,因此我们从无缺水之虞,也不怕泛滥……”

瑛姑道:“他们要炸毁桃源洞干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这一着太狠毒了,连我都没想到,他们先堵住上游水源,使出口露了出来,加以炸毁后,水没有出路,上游开放水闸,顷刻之间,游仙谷就会成为一片潭国,会水的还好,不会水的,只有活活淹死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八章 深谋远虑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