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二十九章 意外收获

作者:司马紫烟

梅姑也失去了信心道:“这条路我也没走过,只听俞伯伯那么说的,别是我们走错了!”

古秋萍道:“怎么会错呢?我们走来并没有发现有支道。”

梅姑道:“有的,你光顾在前面试路,可能没有发现,我走在最后,光线不够亮,我只好摸着壁跟过来,我曾经摸到有两个缺口,可是来不及通知你。”

古秋萍顿足道:“你怎么不早说,我也是太大意了,竟忘记注意一下是否有岔道,因为一路走来都是直路。”

梅姑道:“那两个缺口都在你换火炬的时候,我看你忙着换火炬,一打岔就忽略过去了。”

古秋萍道:“那就是滑过了半个时辰了,快回去吧!”

瑛姑却不同意道:“也许那岔路并不是正确的通路呢,一来一回,更费时了,不如继续走下去。”

梅姑恨道:“俞伯伯也是的,不说清楚。”

瑛姑道:“不能怪他,他并没有要我们追下来,只是告诉我们的去向,自然不必说得太明白。”

古秋萍停下来沉思该如何决定行止,他在走动时火苗自然是晃动的,可是他停了下来火苗还是微微摇动。

古秋萍灵机一触道:“火苗在跳,证明前面有通风的地方,就算不是出路,必然有出口,还是往前走吧!”

他换上了第三支火炬,走出两百多丈后,火炬才燃了一半。

终于他发现了一线天光,可是那线天光却高高在上,约莫有二十多丈高,大小仅可容头伸出去。

梅姑道:“这条秘道是通玄真观地窖的,地窖里不会有光,我们一定是走错了!”

古秋萍道:“错是一定错了,但这里有个出口,我们可以出去看看是什么地方,也可以多一条出路。”

好在那个圆孔的底部很宽,可容一个人揉升上去。古秋萍施展游龙术,背贴着壁,用两腿的力量撑住山壁,慢慢地升了上去。瑛姑与梅姑也紧跟着。

上面是一片荒凉的平地,乱草很长,看不见周围。

古秋萍用剑将洞口慢慢削大,爬了出去,举目远望,才发现这是一个山壁,正南方有着一幢幢的房屋。

瑛站与梅姑也爬了出来,梅姑看了一下惊道:“这是黑虎庄,我们怎会走到此地来了?”

古秋萍忙问道:“你不会弄错吗?”

梅姑道:“错不了,这是黑虎庄的后面,崇应彪带我来玩过,因为我不愿见他家的人,他就带我来这里来,他说这个地方荒僻着没用,他想学我们的样子,将它辟为园林,但崇黑虎不答应,认为太费事……”

古秋萍再没有想到会摸到黑虎庄的后面来了,本来想立刻返回去的,但又舍不得,觉得利用这个机会探探黑虎庄的虚实也好,于是将洞口用乱草掩了起来,嘱咐两个小女孩小心,借着乱草的掩护,慢慢向前移去。

走了约莫有几十丈了,他忽然觉得前面也有人摸着走过来,连忙朝后比了个手势,潜伏不动。

过了一会儿,果然看见有一条人影也慢慢地移近,古秋萍本来想一剑将对方刺死的,但又一转念头,擒住一个活口问间口供也好。

于是屏息静待,等那个人移近他身边,突然一指戳出,那人的反应很快,居然及时警觉,滚身躲开了,而且抽剑反刺过来。

古秋萍自然也做了准备,眼见活擒不成,惟恐对方声张起来泄漏了行藏,剑化精招急刺过去。

对方的招式很凶,但发现是古秋萍立刻停住了。

古秋萍却存心杀人灭口,剑不容情,一剑戳进了对方的胸口,等他认清对方时,不禁怔住了,愕然道:“是你?”

那人正是崇黑虎的儿子崇应彪,古秋萍一剑戳进他的胸窝,正中要害,他居然没喊出声,瑛姑与梅姑也过来了,看见崇应彪,也吃了一惊!

崇应彪用手握住古秋萍的剑道:“别抽出来,一抽我就不能说话了。”

梅姑道:“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?”

崇应彪苦笑一下,低声道:“你们是从那个山洞里过来的,我早就知道有这条路了,那一端可通游仙岭,一端可通玄真观,我都走过了。”

三个人都为之一惊!

崇应彪道:“你们放心!这条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,我经常在后面玩,发现了那个山洞,可没告诉人,而且我还用泥土把洞口封小了,使别的人也不去注意,瑛姑,我对父亲的作为感到很抱歉,但我绝对没有插手,请你相信我。”

古秋萍这才想到削大洞口时很方便,原来是他用泥土封住的。

瑛姑也开口了,点点头道:“我相信,如果你把这条秘道告诉了父亲,他早就用上了。”

崇应彪十分安慰地道:“你相信我就好了,我对你是异常仰慕,但我自知配不上你,你拒绝我是应该的,只是希望你了解,我绝对没有叫父亲采取那种手段!”

梅姑忙道:“我们都是相信你的,你怎么会到后面来的?”

崇应彪道:“我是想利用地道来通知你们的,这条路最近,而且也不会被人发现,想不到你们也来了!”

梅姑道:“你要通知我们什么?”

崇应彪道:“令尊与俞道长在玄真观的地窖里,我父亲已经知道了,他们是从这里过来的对吗?”

梅姑道:“你父亲也知道这条地道了?”

崇应彪道:“可能还不知道,但我父亲在玄真观里派得有人,听见地下有响动,发现了地窖,他跟天外三魔带了很多人赶去,准备活捉他们,我知道了很着急,想去救他们,我的能力不足,只好到游仙岭来通知你们……”

梅姑急了道:“那可怎么办?”

崇应彪开口还想说话,但他的伤口已开始喷血了。鲜血从剑身的两侧漂射而出,崇应彪拼将余力,断断续续地道:“我…… 我不知道怎么办,我只能尽一点心,瑛姑,我……我于死前能见到你,为你出一点力……”

瑛姑忍不住泪如雨下,蹲下去握住他的一只手叫道:“崇应彪,你振作一点,你不会死,你不会死的。”

崇应彪挤出一丝苦笑道:“不要叫,别惊动了庄里的人,快去救你父亲去,我……始终不敢对你表露我的感情,但我死前竟能得到你的眼泪,我……我……很感激……”

他似乎还有很多的话要说,但他的鲜血已在地下汇成一个小潭,他实在无法说出更多的事了,嘴角露着一丝安慰的苦笑,就这样献出了他的生命。

古秋萍黯然地拔出长剑,沉痛地道:“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他,黑虎庄上我惟一不愿伤害的人,偏就碰上了。”

瑛姑为崇应彪掩上了眼睛,轻轻一叹道:“谁也不能怪,只怪太凑巧了,古大哥,我们埋了他吧!”

古秋萍一叹道:“来不及了,我们要赶到玄真观去。”

瑛姑道:“这点时间总有的,如果没碰到他,我们自己摸索,也许会耽误更多时间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是的,但我们只能草草地收埋了,把他留在这里,黑虎庄会给他更好的殡葬的。”

瑛姑摇摇头道:“但我相信他宁可接受我草草的埋葬。”

古秋萍垂头无言,用剑开始掘地。

瑛姑又道:“你们都不必动手,由我一个人来吧。”

古秋萍果然止手不动,瑛姑连剑都不用,就用她的双手挖开坚硬的泥土,慢慢地刨出一个坑。

梅姑道:“姐姐,你快一点,我们要去救爹爹……”

瑛姑不理她,古秋萍却止住梅姑道:“别催,这点时间也许不会耽误了事,但我们应该付出的,这是我们欠他的。”

梅站也不再说话了,看看瑛姑把坑挖得足可埋得下一个人时,才把崇应彪放下去,再堆上浮士。

一直等她做完了,瑛姑才起立,用袖子擦擦眼睛道:“古大哥,你不会认为我太过分吧!”

古秋萍肃容道:“不会,而且我十分尊敬。”

瑛姑道:“我仍然讨厌他,但我也感激他,我讨厌他的婆婆妈妈,却感激他的恩情,他的死是出于意外,谁都不必负疚,但我欠他的情,只能如此给他了,我们走吧。”

梅姑道:“怎么走呢?还是从地道里回去?”

古秋萍道:“不,地窖被人发现了,秘道还不一定发现,必要时可以留个退路,而且从地道回去太慢了,黑虎庄上的好手都到玄真观去了,我们还是冲出去吧。”

瑛姑道:“如何行动我们都听古大哥的。”

古秋萍想想道:“误杀崇应彪使我心中很负疚,但我还是要杀,见一个杀一个,绝不能让一个人溜走先到玄真观去告讯,要想解除陆前辈跟俞道长的危险,我们只有采取突袭的手法,出其不意地冲出去。”

瑛姑道:“我没问题,我已经开过杀戒了,梅姑倒是该注意一下,别存着菩萨心肠,放过了一个人,很可能就会断送了爹跟俞伯伯的性命。”

梅姑虽然好动爱闹,可是对杀人的事还是有点不习惯,尤其她刚见过崇应彪的死状,心中正在不自然,闻言犹豫地道:“我们非杀人不可吗?如果只是怕他们前去通风报信,我们只要制住他们的穴道也就够了。”

古秋萍沉声道:“不行,黑虎庄上的人不是庸手,想活着制住他们太困难了,而且我们不能恋战,非求速战速决不可,除非不动手,否则一出手就必须用杀着。”

梅姑顿了一顿才道: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

古秋萍看了她一眼道:“你感到困难就在后面替我们掠阵好了,那样你可以少跟对方接触了,但是你要注意,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我们过远,或是被人隔开,因为我们主要的目的在突围前去救人,尽速争取时间,冲过去之后,就不能再回头了,你如果被人陷住,那可麻烦了。”

梅姑高兴地道:“这一点我相信做得到。”

于是古秋萍与瑛姑在前,梅姑居后,三个人成品字形向前走去。

黑虎庄上的人手虽多,但大部分被调派出去了,一半人要封锁游仙谷的出口,另一半人则为天魔帮带去围攻玄真观了,他们冲过去,倒是没有碰到什么人。

穿过庄院,来到通往玄真观的山道上时,才与第一批人接触了,那是崇黑虎的手下一批庄客,为数不多,才十几个人,带队的却是崇黑虎的两名侍妾,一个叫林青凤,一个叫张碧瑶,还有一个则是花素秋。

乍然看见他们从庄中出来,那批人倒是吃了一惊!

花素秋首先迎上他们问道:“你们是怎么来的?”

古秋萍虽然知道花素秋不会认真跟自己作对,但这个时候却不得不装模做样,冷笑了一声道:“刘光远虽然设下了天罗地网,怎能拦得住我,我想来就来。”

林青凤与张碧瑶带人围了上来,花素秋只得虚张声势,也拉出剑来迎战。

古秋萍手指花素秋朝梅姑道:“这个女子交给你,剩下让我来应付。”

他知道梅姑不会下杀手,花素秋也不会太认真,刚好给她们配成对,自己一拉剑,接住两个女的。

瑛姑则一人独斗黑虎庄的庄客,一堆人立刻展开了恶斗。

林张二女都是使双刀,两人四柄刀十分厉害,古秋萍的一支剑仅能战个平手而已,瑛姑对付十几个人倒是相当轻松,一出手就砍倒了好几个。

张碧瑶叫道:“玄真观那边恐怕是诱敌之计,敌人已经杀进庄里来了,快分出两个人去通知庄主。”

那批庄客中有人想走,瑛姑却不让他们脱身,谁离开了圈子,她立刻展开卓异的轻身功夫到前面拦截,结果是她抢到头里往回攻了,花素秋与梅姑则旗鼓相当,梅姑的剑法高明一点,但她不想伤人,行动则受了牵制。

只有古秋萍迎战张碧瑶与林青凤最为吃重,瑛姑砍倒了八九个后,剩下五名庄客都是武功较高,舍死苦拼,一时也无法奈何得了他们。

就这样拖了一阵,古秋萍竟像有点不敌之状。

瑛姑觉得很奇怪,崇黑虎有四名侍妾,这两个还是较差的,怎么会联起来竟能比古秋萍厉害呢?

又战了一段时间,瑛姑得心应手,竟然再砍倒了三人,只剩一双对手在死命纠缠着,她叫道:“古大哥,你支持一下,我解决了这两个就过来帮你。”

古秋萍喘息着道:“你最好快一点,这两个婆娘辣手得很,我一个人实在应付不了。”

刚说到这里,他的脚步移近了一个伤者,那是被瑛姑一剑砍断了一条腿的庄客,正在痛苦呻吟,眼看古秋萍来到面前,他忽然双手抱住古秋萍的脚一扳,古秋萍哎哟一声,跌倒在地,张碧瑶双刀直落!

古秋萍勉强用剑架开了,可是林青凤从他侧面双刀急削,情况极危。

这下子连花素秋都着急了,脱开梅姑,竟然移剑来救古秋萍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九章 意外收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