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三十章 魂归何处

作者:司马紫烟

李光祖不以为然地道:“老四,难道我们就此罢手了不成,天魔毒经要不要无所谓,七煞剑谱对我们的关系却很大,我们都看到了那套剑法确是厉害。”

刘光远笑笑道:“二哥放心好了,我练的是天魔相字诀,那是一切武学的总汇,我已经把招式全记下来了,回去后稍加研究,照样可以有所成就,何必非要从他们身上挖出不可呢?

俞老道是个死心眼儿的硬家伙,你就是杀了他也不会再泄露的,何况这套剑法对我们已不存威胁了。”

李光祖恨恨地道:“我总是不甘心,几次都栽在这小子手上,这次明明已控制了全局,逼得又要罢手。”

刘光远笑道:“这次不是栽在他手上,而是崇兄的令郎帮了他们的忙,那还有什么话可说呢!”

崇黑虎连忙道:“刘老弟,我这逆子大可不必理会。”

刘光远道:“不!这是应该的,令郎是个很有出息的青年人,只是不谙世故而已,我们的行动是难令人满意,只是在创业时,总不免要用点手段,等一切上了轨道,我们很需要这种有正义感的年轻人来接手呢!

天外四魔在人们的印象中不佳没有办法,只是我们没机会表现我们的长处而已,等天魔帮的大旗遍插天下后,人们自然会改观的!”

说完挥了手,叫大家退出,他一个人走在最后,到了门口,他又道:“古秋萍,这次我们放你一马,如果从此你永居游仙谷,不来跟我们作对,一切都可以作罢,连毒经都可不要,否则就是你自找麻烦了。”

古秋萍道:“那要看你们的作为如何了!”

刘光远一笑道:“天魔帮是一个武林帮派,行事是有一定准则的,是非曲直很难说,但我们总会站稳立场的。”

等所有的人都退走了,瑛姑才呼了一口气道:“真想不到事情会这么简单解决了,古大哥,多亏你了!”

古秋萍的脸色十分沉重,长叹一声道:“今天是我在行卑鄙的事了,借了一个死人的名义扯了一次大谎,以后他们以义理相责,我倒不知如何回答了!”

梅姑道:“这都是他自己先开的头!”

古秋萍仍是不乐地道:“话虽不错,但黑虎庄上人都杀死了是事实,庄宅被焚也是事实,崇黑虎找我要人,我真不知该如何自圆其说!”

瑛姑道:“是啊!古大哥,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没有办法,我不知道他们用毒制住陆庄主与俞道长,无影之毒很厉害,又没有解葯。”

梅姑道:“我们快走吧,等他们这批人回到黑虎庄,在火堆里若发现了尸体,一定会赶回来的!”

古秋萍道:“不会的,来回要一个多时辰,他们不会认为我们仍在此地的,而且秋姑娘做事很干净利落,不会留下一点痕迹的,何况我也告诉她别留下一具尸体了。”

瑛姑一怔道:“你叫她藏起尸体吗?我们杀了那么多的人,挖坑也得埋半天呢!花女侠怎么藏得及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我把庄后那个地道告诉她了,叫她把尸体都丢到地道里,上面再设法封好,那倒很快!”

梅姑忙问道:“为什么不让尸体留下呢?”

古秋萍叹道:“如果告诉崇黑虎说庄里的人全被我们杀死了,他不情急拼命才怪,我这样做,可以推说留那些人为人质,多少有个讨价的余地。”

三人一阵默然。

古秋萍叹道:“走一步是一步!现在先把今尊跟俞道长救醒了再说!”

他把两颗解葯塞进二人的嘴里,然后叫瑛姑帮忙,在二人的胸口搓揉了一阵,两人慢慢地醒来,各自吐出几口黑水,总算恢复了知觉。

陆游仙诧然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?家里发生了什么事?崇黑虎他们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经过情形太复杂了,慢慢再说吧,俞道长,我们还得赶紧回游仙谷去,秘道的道路在哪里?”

俞觉非指指屋角,那儿放着一个木架,堆了些瓶罐等物,在他的指示下,搬开了几个瓶子,那木架自动下沉,架前的石墙翻开露出一个窄门。

梅姑道:“俞伯伯,你这个设计可真精巧,是什么机关?”

俞觉非道:“是我多年无事,想出来的一点小花样,整个机关都在那几个瓶子的重量,将他们移去了,重量恰好可以触动机关,多一个少一个都不行,我知道这所地窖总不免会被人发现的,但绝对不会影响到秘道。”

梅姑道:“俞伯伯,你花了这么多的精神,可一点用都没有,您不知道那条秘道另外还有道路吧?”

俞觉非愕然道:“是吗?这我倒不晓得,我知道秘道还有许多岔路,我也试转几条,结果差点被困在里面出不来了,以后我就不敢再来摸索了,又不敢多告诉人,只好让它们空着,另外的岔道通到哪里?”

梅姑道:“我们走的一条通路是黑虎庄后面。”

俞觉非不禁大惊,想了一想才道:“幸好是被你们发现的,如果被黑虎庄上的人发现就糟了!”

梅姑道:“黑虎庄上的人也发现了!”

俞觉非与陆游仙都大惊失色!

古秋萍道:“没关系,发现的人是崇应彪,而且他已经死了!”

两人忙询问究竟。

瑛姑道:“我们先走吧!”

他们一起进入了秘道,关闭了洞口,陆游仙又抢着问究竟。

古秋萍道:“还是前辈先说所遭遇的事情吧,刘光远说他已窥及七煞剑的诀窍,不知是否确实,这后果就严重了!”

俞觉非微笑道:“事情倒不假,但情况并没有你所想的那么严重,如果他们以七煞剑来对付我们就算他倒霉了!”

古秋萍忙问道:“这是怎么说呢?道长不是说七煞剑凶险无比,出手必有死伤吗?”

俞觉非笑道:“七煞剑正副两套剑笈,互相为辅,正笈主攻,副笈主化解,一定要把正副两套都学全了,才能用。

他们只是偷学了正笈,假如想攻敌,我们以副笈以应,不但不会受威胁,反而可借势伤害他!”

古秋萍吁一口气道:“这就好了,难道前辈已经发现到他们偷学了吗?”

俞觉非道:“是的!我与陆贤弟才把正笈的七式剑法练好,就听见有人偷偷潜进地窖,我判断必然是他们,照陆贤弟的意思是要即出迎战,但我知道他们的武功很不错,而我们的七煞剑秘笈尚未及演练,不能用以却敌……”

他顿了顿,又道:“因此我主张伪作不知,看他们做何行动,哪知他们偷学了一阵,等我们把正笈练就时,突然发动了暗袭!”

陆游仙一叹道:“崇黑虎用毒的技巧的确够高明的,我们只在板壁间看到一缕轻烟,以为他们要放火,正慾破门而出,双腿一软,就倒地人事不知了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无影之毒根本应该无形无踪的,他在施放时还有一缕轻烟,证明他用毒的技巧还有欠缺!”

瑛姑道:“您二位也太大意了,假如不是古大哥坚持要下来看一下,您们虽然没把七煞剑让人偷学去,自己的生命却保不住了,那是多危险的事呢!”

两个老的都有点讪讪然。

陆游仙叹了一声道:“崇黑虎本人已经够姦猾了,再加上个刘光远,我们实在不是敌手,如果不是古老弟,游仙谷早将不保了,你们是怎么能从崇黑虎手中要到解葯,而又令他们退走的呢?”

梅姑抢着开口,把在山上发现他们两人离去开始,一直到最后逼令刘光远等人退走为止的情形说了一遍。

两个老的都呆了!

最后陆游仙道:“崇应彪死得太冤枉了,当然这是意外,怪不得谁,但崇黑虎发现庄宅被焚,怎么肯甘心就此撤退的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牺牲掉黑虎庄他并不在乎,主要还是担心失去他那个儿子,虽然崇应彪跟他并不投合,但他心中对这个儿子还是十分满意的,所以我不忍心说出崇应彪的死讯,也不敢告诉他,否则事情就难以了结了!”

几个人默默地前进着。

梅姑忽然说道:“糟了,我忘记带点粮食回去了,谷里差不多快断粮了。”

古秋萍苦笑道:“用不着了,我叫花素秋焚黑虎庄,就是叫刘光远等人栖身无地,离开九华山,我预料他们不久就会撤走了,那时候再多带些人公开来运粮吧!”

陆游仙道:“他们真肯撤走吗?假如他们不走,事情还是很麻烦,因为他们仍可以把守着道途阻止我们出山。”

古秋萍道:“不会的,他们一定撤走,因为我们能悄然而出,就证明他们把守不住,刘光远是个很谨慎的人,失去了依据,就要提防我们的突袭的,他不会那么傻的,何况他的目的明显是做准备,大举率人再来,目前非退不可了。”

陆游仙担心道:“那可怎么办,我们是否要多准备一点粮食,跟他们僵持下去,否则下一次再被困着就苦了。”

古秋萍叹道:“守总不是办法,庄主即使准备了一年的存粮,也总有吃光的时候,凭游仙谷那不足百人的实力,怎能跟庞大的天魔帮对峙下去呢?”

陆游仙皱眉道:“舍此以外,又能怎么办呢?”

瑛姑忽然道:“爹,兵法说攻击才是最好的防御!”

陆游仙摇头道:“我潜居游仙谷就是为远避世俗,图个清静,怎么能主动去找人争斗呢?”

俞觉非叹了一口气道:“陆贤弟,瑛姑说得不错,除非你离开游仙谷,让出来给他们,否则永无安宁之日,因为人家看中那块地方,你不找人,人家会找你。”

陆游仙道:“如果我们都出来,游仙谷怎么办?”

瑛姑笑道:“爹,你的想法真迂,我们出去找天魔帮攻击,自然牵制住他们,无力来侵犯游仙谷,倒是固守在这儿才麻烦,不管守不守得住,游仙谷总不免成为战场,您想保全游仙谷也只有出击一途。”

陆游仙一叹道:“出击谈何容易,我们有多少人,固守的话,至少还可以叫庄上人帮忙,出击的话,当然不能再拖他们去,凭我们几个人的力量够吗?”

古秋萍庄容道:“陆庄主,我不是煽动你出击,这是惟一可保全游仙谷的办法,人多人少都不是问题。我到后来等于是靠一个人的力量,照样也能周旋很久,固守当然也是办法,但您不能倚赖庄上的人了。

他们追随您潜居游仙谷,所求的也是一份安静,如果这块乐土要靠日夜不停的战斗警戒来维持,他们未必有决心了。

上次谷口一战死的几个人,家属们已有怨色,如果他们知道刘光远等人将再度来临,肯据守的人不会太多了。”

陆游仙不禁呆了,沉思片刻后,才长叹一声道:“回去再说吧,游仙谷不是我一个人的,总得问问他们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您是庄主,他们自然听您的,问题在您是否守得住,能给他们提供多大的保证,否则您身为庄主,必须要为他们着想,将战乱引离游仙谷是您的责任。”

陆游仙还是没主意,古秋萍还要劝说,瑛姑轻触他一下,低声道:“回去跟娘说吧,爹自己拿不出主意的。”

声音说得很轻,但是在狭窄的地道中却能传得很远,每个人都听见了。

陆游仙苦笑一声道:“我生来就怕事,所以我这庄主也只是挂名,庄中事差不多全是兰仙在掌理,久而久之,我也养成拿不出主意的习惯了。”

俞觉非笑道:“陆贤弟,你天生是一个散淡的人,我也是一样,只是你的运气好,遇上了兰仙,她仍然敬你十分。

我如果有一分进取决断的能力,梅仙也不会离我而去了,梅仙如果能像兰仙,我们也不会分手了。”

说到这儿,他的声音很不自然,但立刻又变得坚定有力地道:“这最遗憾的是以前的日子太安定了,假如有今天这种机会,也好让我表现一下,使梅仙对我另眼相看,我主张出击,哪怕你们都撒手,我一个人也要干。”

瑛姑笑道:“俞伯伯!您怎么变得慷慨激昂了。”

俞觉非道:“悟以往之不谏,知来者可追,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,世间散淡高洁的高士,莫过于陶渊明先生,但他的心还是激昂的。

以前梅仙常用这几句话来刺激我,直到今天,我才了解她的深意,那是崇应彪的死给我的启示……”

他叹息一声,接道:“他活着就是我从前的影子,但他毕竟还能振作起来,我假如再这么消沉下去,死后也无颜去见梅仙。”

瑛姑忙道:“俞伯伯,我会站在您一边的,古大哥也是一样,我想爹跟娘听了我们的意见最后也会同意出击的。”

陆游仙苦笑道:“我不是同意,而是事情被挤到这个地步,想不同意也不行,出击就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章 魂归何处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