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三十五章 仙谷惊变

作者:司马紫烟

游仙谷中群侠倒也不是逍遥度日,金陵四圣与陆游仙夫妇,俞觉非等终日切磋,互献所长,使自己的技艺更精一层,以备约期到时的一番厮杀。

金陵四圣的武功各树一格,在内功上是超人一筹,但在招式中则欠精练,游仙谷的剑法与俞觉非的七煞剑,都能给他们很多的增益,而他们在内劲上运气的心得,也可以使别人得到不少的好处。

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,每个人都有着很大的收获,因为他们本身的技艺已有极深的底子,只要得到一点启示,触类旁通,立能融入本身的经验中而加以吸收。

其中心清最苦的,莫过于陶芙,她的一颗心整个倾注在古秋萍身上,但自从得知古秋萍与瑛姑的渊源后,又从别人的口中,知道瑛姑的才貌,无不胜她百倍,自己条件已经差得太多了,何况又是个失明的瞎子。

了解她心清的是她的师父铜琶仙子林绰约,她自己是情海中翻过来的人,自然更明白失意的痛苦,但也无法帮助爱徒,只有拿些不着边际的话劝她而已。

她们师徒二人是同居一室的,这天早上,林绰约起床之后,没看见陶芙,这倒不足为奇,因为在陶芙的世界里根本没有昼夜之分,只以为她到那儿散心去了。

走到谷中的空场上,但见大家都在练功,仍然没看见陶芙,心中就不免有点奇怪,因为陶芙复仇心切,对教业最注重,练功也最勤,那么多的高手在一起研究,是一个求教技艺的良机了。

在平常,陶芙是绝对舍不得放弃的,可是今天居然没有来和他们凑热闹,这就显得有点特殊了。

因此她走过去,向闲在一边的何兰仙问道:“夫人可曾看见小徒?”

何兰仙摇头。

王尔化却道:“我见到她天没亮就在屋子外徘徊,没有多久,梅姑来了,会合了小儿,三个人谈了一会儿,然后就结伴离开了!”

何兰仙笑道:“那一定是上哪儿玩去了,这几天他们三个人,一直在一起,也不知闹些什么鬼,谈话都十分秘密,见到我就止口不言了,我问梅姑,她却说没什么!”

杜今康道:“老王!你这个儿子实在是个捣蛋鬼,梅姑本来是一个很安静的小姑娘,自从你这个儿子来了之后,就变得淘气了,十成是被你儿子带坏了!”

何兰仙笑道:“杜大侠说得太严重了,梅儿本来也很淘气,四下乱跑,以前她还经常偷跑到黑虎庄去呢,王哥来了之后,她有了伴儿,自然更起劲了!游仙谷的地理她比我还熟。跟黑虎庄交恶之后,我已经严禁庄中的人上那儿了,但不管守备多严,总是挡不住她,王哥带不坏她,说不定会被她带野了呢!”

程一斧道:“两个都是好孩子,在一起淘淘气是有的,绝不会做什么坏事,这一点咱家可以保证,只是陶姑娘怎么会跟他们玩到了一起去呢,她根本不是个爱动的人。”

俞觉非道:“两个孩子爱动,我们这些大人又忙练武功,没有精神去照顾他们,他们只有自己找乐子了,跟陶姑娘在一起,多半是要听她以前闯荡江湖的故事……”

林绰约一叹道:“小芙是个瞎子,闯荡了多大江湖,她遇上古秋萍后,才算多经历了一点世物,那些故事大家都知道了,乏善可陈,有什么可说的呢?”

俞觉非笑道:“可是铁板的徒弟罗秋远却遍历江湖,新鲜事儿多得很,只是这小子阴阳怪气,除了对陶姑娘,谁找他都懒得开口,两个孩子要想听他的故事,就必须把姑娘也拖着,现在八成儿是到黑虎庄找他去了。”

林绰约道:“到黑虎庄也犯不着鬼鬼祟祟的呀,小芙上哪儿都告诉我一声的,今天怎么不声不响地走了呢!”

俞觉非道:“也许是怕吵醒你吧。”

王尔化却一怔道:“不对,假如去找罗秋远谈天,也不必天不亮就约好了,陶姑娘在我门口等候时,好像神情颇不安定,我那个小鬼也是一样,半夜里就起来,把我的洗脸水烧好,催着我起床,从来也没有这样勤快过。”

给他这一说,何兰仙也似有点惊觉地道:“对啊,梅姑这两天也是心神不属,好像有什么秘密似的,以前她都是跟瑛姑在玄真观,我也没太注意她的行动,但总觉得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似的。”

几个人胡乱揣测了一下,都没有什么结果。

说着大家又继续练功了,因为这一阵子几位高人汇集,各以所长,交换心得,每个人都大有长进,松懈不得。

林绰约的铜琶自从在木椟为三魔所毁,一直无法操演旧功。

古秋萍答应搜罗材料,为她重铸一具,前天还来告诉她一切都差不多了,日内即可完工,所以她也在运真气加强内劲上下功夫。

到了快近中午时,大家歇手休息,古秋萍与瑛姑上来了,见到何兰仙后,瑛姑就问道:“娘!您要什么东西,通知我们就是了,何必又要叫妹妹出去买!”

何兰仙一怔道:“谁叫她去买什么东西了?”

瑛姑道:“不是您叫她去的吗?她还拿了一张单子,说是这些东西很重要,一定要她自己去选购……”

何兰仙道:“没这回事,还有谁跟她一起去的?”

“王家兄弟,还有陶姑娘!”

古秋萍道:“王兄弟说,杜先生要他搜购一点东西,我知道这些东西是社先生练功所须的,不便多问,代办时也未必能合用,致于陶芙说那具钢琶的音律部位不能差一点,一定要她去亲自试配,这倒也是实情,我把那个匠人的地址告诉了她,由她自己去了。”

林绰约道:“胡闹!根本没有这回事,这三个人都是一篇鬼话,偷偷溜出去了,不知道是干什么?”

古秋萍也怔住了。

何兰仙道:“瑛姑!他们三个人都是未经世面的,你怎么就让他们走了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我确有点不放心,但他们还把罗秋远邀在一起,我想有罗兄带着,不会有什么问题,何况罗兄的辞色之间,似乎也不欢迎我去,我不便强要参与了。”

林绰约一叹道:“罗秋远对小芙情有独钟,可是小芙一直很讨厌他,怎么会邀他作伴呢?”

古秋萍怔然道:“我知道,为了陶芙,罗兄对我一直很不谅解,我倒是希望他能跟陶芙多亲近一点,所以今天见他们在一起,我也很高兴,谁知道会有这种事呢?”

俞觉非道:“暂时别谈那些,现在最要紧的是想想看,这几个人出去做什么?会不会是闲得无聊出去逛逛呢?”

林绰约道:“别人我不知道,小芙绝对不会,她心切亲仇,哪儿有玩的心情,何况她根本不是个好动的人。”

古秋萍沉思片刻,忽然道:“瑛姑!我们快下去,看看李小桃在不在,如果她不在,想必跟着走了,那就不妙了!”

瑛姑忙问道:“这与李小桃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关系大了,如果她走了,则一定是跟他们一路,上姑苏去了,这个乱子可闹大了。唉!这也怪我不好!”

“他们上苏州去做什么?”

古秋萍道:“天魔毒经,王大光在那儿把毒经给我的,我看了几遍之后,把极为重要的,最厉害的那部分扯掉后,仍放在那儿……”

众人一起失惊。

何兰仙道:“这么重要的东西,你为什么不带在身上,要留在那里呢?”

古秋萍叹道:“正因为太重要了,带在身边也不安全,王大光的遗体还留在那密室中,我想放在那儿最为安全,再说这部毒经原是他的,我也不忍掠夺,他就是为了这部毒经,才引起三魔的嫉恨,非要置他于死地不可……”

林绰约道:“有谁知道毒经在那儿呢?”

古秋萍想想道:“藏书的时候是没人知道,连陶芙都不在旁边,但是她的耳朵很灵敏,很可能听见了我开启密室的声音,进而猜测到我把毒经藏在那儿了。”

林绰约想了一下才道:“这就是了,小芙是个很深沉的女孩子,她虽然知道了毒经的藏处却连我都没告诉,一直到听你说过用毒经可以杀死三魔,才因此动了心,想用那部毒经去试试看,免得我们大家拼命了。”

古秋萍叹道:“她实在太傻了,假如事情是这么容易,我拼将一死,早已对付他们了,这是逼不得已时,实在没办法的手段,成功的机会极为渺茫,而后果却非常严重,所以我才不敢轻易举动,她怎么做得到呢?”

林绰约道:“她自己一个人去也罢了,为什么把两个孩子也拖了去呢?万一出了事,岂不是害了他们。”

王尔化很看得开,洒落地一笑道:“我那个畜牲是自己找死,我倒一点都不为他着急,倒是梅姑……”

何兰仙连忙道:“小女的生死我倒不在意,死生由命,这是她自己找的,怨不了别人,我担心的是毒经。”

古秋萍道:“这一点我倒不担心,陶芙选了王兄弟同行自有深意,那天在金陵燕子矾,王兄弟已经表示过,这部毒经最好是毁了。

陶芙自己也很有决心,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即使谋刺不成,他们也不会让毒经落入对方手中的。”

瑛姑道:“对这一点我也很放心,梅姑虽然胸无城府,却很有毅力,只她在一起,毒经绝不会落入对方手中的,陶姑娘选中两个小孩子作伴倒是选对了。

第一,这两个孩子是绝对可以信任的,第二,她自己行动不便,必须靠人帮助,像这种冒险的行动,也只有两个孩子会支持她。”

古秋萍道:“那为什么还要拉罗秋远作伴呢?”

瑛姑道:“那纯粹是为了摆脱你,假如不是罗秋远,换了任何一个人跟着,你都不会放他们出去的。”

古秋萍垂头不语。

瑛姑道:“你刚才说要下去看看小桃在不在,那又是为了什么呢,这与小桃有关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自然有关,我已经嘱咐了李夫人,请她派官人驻守那个客店,我的借口是保护王大光的遗体,没说是毒经在那里,同时还请李夫人关照官人,那个地方不准任何人前去騒扰,陶芙是听见了,她们自己去,必然会跟驻守官兵起冲突。”

瑛姑道:“他们都有一身本事,几个官兵拦得住吗?”

古秋萍轻叹道:“虽然拦不住,但事情闹开了,他们的行动就会引人注意了,或许会引起天魔帮人的启疑,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强入那个地方,只有把小桃拉在一起,凭着她是将军千金的身份,可以顺利地取得毒经而不惊动人。”

林绰约道:“那我们就快去看看小桃在不在吧。”

瑛姑一叹道:“不必去了,李小桃早就离开了,他们必是早就预约好的,在路上等候他们一起动身了。”

古秋萍一愕道:“我怎么不晓得呢?”

瑛姑道:“是李小桃央求我别告诉你的,她说她想回家去看看,又怕你不放她去,叫我等她走后再告诉你,我总觉得她是个宦门千金,犯不着跟我们一起拼死拼活的。”

古秋萍长叹道:“这么看来,他们绝对是上姑苏去了,有李小桃随行,她可以向徽州将军府抖露身份,借用官中的驿马兼程赶路,连追都追不及了。”

何兰仙默然片刻才道:“那不如让他们去试一试吧!只要毒经不会失落,就无可挂虑的了呀。

万一能够成功,倒是一大好事,设若不成,也没多大关系,王大侠,我这样说并不是轻顾令郎的生死,你不会在意吧!”

王尔化连忙道:“夫人言重了,梅站在夫人的教诲下,娴静端庄,绝不会轻举妄动的,只有我那个畜生顽劣不驯,这件事多半是他挑起来的,敝人只有对夫人感到歉疚。”

何兰仙苦笑一下道:“孩子们不知轻重,好动成性是一样的,说不上谁影响谁,何况他们从事的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伟业,我只有感到骄傲,没有可责怪他们的地方,再说骨肉连心,我也不是真的能完全无动于衷。

相信王大侠也是一样的,然而我不太着急的原因,则是他们此行,惊则有之,险则未必,成功之望固然渺茫,丧失性命的可能性也不太大,至于陶姑娘就难说了。”

瑛姑忙道:“这是怎么说的呢?”

何兰仙道:“借重毒经谋刺三魔,必定要有一个人牺牲的,这个也必然是陶姑娘无疑……”

王尔化道:“不错,但是她自己目不能视,对如何运用毒经,也一定要有个人来帮着她的忙吧。”

何兰仙苦笑道:“那就是罗秋远了,只有他肯为陶姑娘不辞一死,所以陶姑娘才要他同行的,撇开秋萍的随行,不过是附带的作用而已,否则他们不须要偷偷地走,还有很多小路,绕过玄真观也是很容易的。”

对她这个分析,大家都没有异议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五章 仙谷惊变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