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三十七章 邀战三更

作者:司马紫烟

王子洋默然不语,显然古秋萍的话压倒了他。

庄班头见状更觉放心,作了一揖道:“反正我们豁出去了,全凭大侠做主吧,我们在此土生土长,藏个人自然是没问题!”

古秋萍道:“好!现在别告诉我,你们抬起人先走吧,我们留此替你们断后,以防有人跟踪,线娘!你送他们去一趟,回头到我约定的落脚处来会合,银票你有吧?”

聂红线道:“有!我都带在身边!”

古秋萍道:“到达地头后,你给他们五千,同时把应该注意的事项告诉他们一下!”

说着在聂红线耳畔嘱咐一阵,聂红线就带着人走了。

古秋萍又对另几个差役道:“今天的事你们都目击了,回头叫县太爷来收拾一下,我的话你们也据实转告,那老杀才如果敢跟我作对,叫他尽管出来好了!”

那几名差役诺诺连声。

古秋萍这才把他们打发走了。

瑛姑道:“古大哥呀!我真不懂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古秋萍一笑道:“我自有我的道理!”

瑛姑道:“现在没别人了,你总可以说给我们听了吧!”

古秋萍想想道:“好吧!我以前跟你说过金枪王伯虎的事,他之所以受刘光远的胁迫,无非是为了有个儿子!”

瑛姑道:“那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古秋萍一笑道:“这个王子洋就是他的儿子!”

瑛姑一怔道:“怎么会呢,他不是县令的儿子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县令是刘光远的手下,自然可以安排,王子洋的脸长得极像王伯虎,这一点都错不了!”

瑛姑哼了一声道:“难怪这贼徒如此混账,真是什么样的鸭子下什么样的蛋,这父子俩都该杀。”

古秋萍道:“要杀也留给游天香母女雪仇去,可是我留下王于洋还有用,至少可以胁迫王伯虎……”

瑛姑道:“这老贼在天魔帮中一无用处……”

古秋萍笑道:“真是一无所用,刘光远早就拿他当礼物,送给游天香开刀卖一份人情了,金枪侠曾为侠林领袖,机智武功都超人一等,目前行将就木,名誉扫地,实已无活着的生趣,他之所以苟且偷生,无非也是为了那个儿子罢了,所以刘光远一直不让他们父子见面,今天叶开甲自做主张,如果刘光远知道了,绝不会叫王子洋露面的。”

薛眠娘道:“你究竟打算如何利用王伯虎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这还没有定则,反正留着能有作用的,而且要发生相当大的作用才有价值的呢。”

瑛姑道:“古大哥,假如你利用过王伯虎后,是否还要让他们父子给游天香杀死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不!等天魔帮瓦解之后,我让他们恩仇自了,绝不插手干涉,而且我尽量会劝阻她们母女,给王家留一条根,王伯虎该死,他的儿子罪尚不至死。”

瑛姑道:“什么,你要放过那贼子,我可不答应。”

古秋萍一笑道:“何必呢,他也没有真正侮辱你,只是胁迫了你一阵,论罪也不该是死罪吧!”

瑛姑道:“你没听说他还糟蹋了不少良家妇女。”

古秋萍道:“年轻人出身膏粱,荒唐难免,这也是他没有得到良好的教养之故,不妨予他一个改过的机会,如果他怙恶不悛,自有除他的机会。”瑛姑这才不做声了。

杜今康上前道:“古老弟,你们怎么会落在他手中的呢?

真是阴沟里翻船了。”

瑛姑低头道:“那是我太大意了。”

古秋萍笑道:“不!是我不好,他挟制你的时候,我还有制住他的办法,只是我想利用他进入天魔帮,才束手就擒的,那蚊筋怎么困得住我呢,在我的牙齿内,藏着一颗葯,可以蚀化任何坚韧之物。

我原打算进入天魔帮后,再设法脱困,更利于行动,哪知这混账在路上就对你不规矩,一时真拿他没办法,幸好薛前辈他们来了,前辈,你怎么会来的呢?莫不是九华山有什么变故吗?”

薛眠娘道:“那倒没有,是我们不放心,要跟来看看,如果你们在此地失了手,我们枯守在那儿挨打更糟,不仅我们来了,连俞觉非跟王尔化、程一斧都来了。”

古秋萍忙道:“他们在哪儿?”

薛眠娘道:“不晓得,大概总杂在庙会里,这次大家都分散行动,酒鬼先发现了你们,拖了我前来看看……”

古秋萍道:“人来多了也好,现在我们要改变计划,公开上门索人,实力坚强一点,也可以多有作为。”

薛眠娘道:“你真打算公开前去?”

“是的,我答应了他们,就有这种打算,只是不必在准三更,让他们急一急,前辈与其余三位会合了,会同瑛姑,在五更之后,公开登门,我一个人先进去。”

瑛姑微怔道:“你一个人先去行吗?”

古秋萍笑道:“本来是较为困难一点,但现在就方便多了,刘光远怎么样也想不到我们会分两路行动,在三更以前,防备较疏,我的行动也就便利多了,何况我还先跟凌美美打过招呼叫她相机接应一下。”

瑛姑道:“你做事真神秘,我怎么没看见你打招呼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我倒不是故作神秘,而是怕她掩不住形色,并没有正式通知她,只悄悄塞了一张纸条在她的衣袖里,她回去后才会发现的,字条是写给尤新贵的,此人老谋深算,我写的是隐语,他必能揣测而预为接应的。”

薛眠娘道:“接应与否都没关系,问题是你此行有没有必要,万一失陷在内,大家失了呼应……”

古秋萍道:“这是绝对必要的,因为今天我们不是正面战斗,也许有点小接触,但无论如何,我们这几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力拼的,因此我必须先走一趟。”

瑛姑道:“你先走就有把握脱困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是的,只要我在凌云别庄里活动个把时辰,即使毫无部署,也足以使他们疑虑不安。”

薛眠娘道:“可是你一个人行动总困难一点,最好找个人陪你一起去,必要时也可以为你支援一下。”

古秋萍道:“那就很难说了,如果陪去的人处事经验不足,反而会阻碍我的行动,线娘倒是个好帮手,她是绿林道里出身的,很多鬼门道都清楚,但她在天魔帮中含恨太深,万一不幸必难活命,所以我把她支走了。”

瑛姑实在是想同去的,但听得古秋萍如此一说,倒也不敢逞强了,她知道自己的经验太差了,实在不足以助事。

杜今康微微一笑道:“古老弟,如果你不嫌弃的话,带我醉鬼走一趟如何,我也许帮不了什么忙,但绝不会碍你的事,而且我实在想领略一下老弟的奇妙行动。”

金陵四圣功力非凡,地位也很超然。

杜今康毛遂自荐倒使古秋萍无法拒绝了,只得道:“前辈肯去照应,在下自然感激不尽,只是正面应付的力量就削弱了。”

杜今康笑道:“这点你不必担心,木匠与老程也来了,而且那位俞道爷跟睡娘子合并剑术以后,新创了不少精招,两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,威力突增,就他们两个人也可以跟天魔帮中的几个高手对搏一下了。”

古秋萍笑道:“那倒是个好消息,回头有机会,两位不妨略示颜色,给他们一点厉害,我们要争取时间先走了。

瑛姑,假如你到了之后,凌家姐妹没有向你作透露,那就是我们已顺利地进了庄内,你不妨放大点胆子,找他们的好手对搏一番,在必要时施展搏龙三变,我在暗中及时配合,说不定可以先声夺人,翦除掉一两个厉害人物寒敌之志。”

瑛姑兴奋地答应了。

古秋萍招呼杜今康,循着山间的小路走了,几经回绕,他们终于来到凌云别庄的后面。

这时天色已黑,正交二更,但见庄中灯火辉煌,处处照耀得如同白昼,人影往来幢幢,防备森严。

社今康居高临下,看了一会儿低声道:“看样子天魔帮算准了你可能会提前行动,想进去还真不容易。”

古秋萍一笑道:“这是意料中事,但我相信仍有机会能进去,再等一下,接应的人就会到了。”

杜今康不解道:“越等下去,时间越接近,他们的防备也越严,接应的人也不能公开行事的,不是更难了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我约定的时间是三更,可是我请薛前辈拖到五更才去,过了预定时限,他们的斗志稍懈,必然要作进一步的措施,那时就有机可乘了。”

杜今康忍不住道:“老弟的奇才果然非凡,战以攻心为上,老弟深得个中三昧。只可惜老弟在江湖上埋没了,如若置之庙堂,应是将相之选。”

古秋萍一笑道:“前辈谬赞了,自古以来,将相之才并不缺,但名将良相,屈指可数,这是才人不得其遇之,生具将才而无将命,又有什么办法呢?以刘光远的才具,岂仅将相而已,做皇帝也不含糊,可是他只能在江湖上一展其才,未曾不是一件抱屈的事。”

杜今康也不禁慨叹。

古秋萍的话不错,才人不遇,咎不在时而在命,所以江湖上人才辈出,纷争不止,无非是怀才的人对命运的挣扎与反抗。

又聊了一阵,夜色更深,慢慢地交了三更,但见庄中来了一列人,想是接替轮班的,因为是在深夜,下面的谈话清晰可闻。

但听得下面守卫者迎着来人道:“尤总管,对方来了没有,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?”

然后是尤新贵的声音道:“没有来,可能不会来了,帮主叫我来请各位到庄外去看看,了解一下对方的动静。”

那说话的人想是天魔帮中一个颇具身份的头领。

但听他豪笑一声道:“古秋萍他们绝不敢来,都是叶开甲说得太严重,才害得我们空紧张了一场。”

尤新贵道:“这也很难说,古秋萍是个不简单的人,刘帮主几次都吃了他一点小亏,何况金陵四圣也来了,还是慎重一点的好,靠外面的那些庸才是踩不牢他们的,所以帮主才请万头领出去,确实了解他们的动向。”

那姓万的家伙又交代了一下,才带着自己的一批人走了。

这边的尤新贵提着火把,四下照了一照,看出去似乎在察视庄外的情况。

古秋萍却知道是联络的暗号,一拉杜今康道:“一齐下去吧,接应的人来了。”

他搬动山坡上一座旧坟的墓碑,现出一条通道,拾级而下。

杜今康道:“原来这儿还有一条秘道,早知如此,我们大可早点进去,不必等到现在才行动。”

古秋萍道:“这条通道虽然未被天魔帮中的人发现,但出口之处却在对方的监视下,必须等自己的人到了才能行动,否则我也不想拖延时间。”

说着二人往前缓行,快到一处拐角时,古秋萍突觉不对,因为他隐隐感觉到通道中似乎有人潜伏着。

于是他长剑出鞘,暗作戒备,忽然暗道中火花一闪,现出了刘光远的身影笑道:“古秋萍,你果然来了。”

古秋萍与杜今康都为之一怔,准备动手了。

刘光远却一掩手道:“古秋萍,你不必紧张,我只有一个人在此,如果我要存心对付你,早就在这儿没下重伏了。”

古秋萍见四壁光照,隐处全辨,果真只有刘光远一个人,也没有任何东西布置,一时不明白他的用意何在,迟迟未能作复。

刘光远笑笑道:“这条秘道你是第二次走,我却是第一次进来,你比我还清楚,绝不会有任何机关的。”

古秋萍只得坦然一笑道:“有机关我也不在乎,我只是想不透你在此的用意为何?”

刘光远笑道:“跟你作一次私谈,来一个君子协定。”

古秋萍微愕道:“你我之间还有可商谈的?”

刘光远道:“自然有了,你的目的是想把陶芙等人救出去,我则是要借重你代办一件事。这件事对你有利,对我也有利,因此我想你是乐于接受的。”

古秋萍更为诧然道:“什么事会对我们双方同时有利,我们是势不两立的敌对立场,利害也一定是对立的。”

刘光远一笑道:“只有这件事例外。”

古秋萍忍不住道:“到底是什么,你说出来吧。”

刘光远沉思片刻才道:“古秋萍,虽然我们彼此为敌,但我仍然敬你是个君子,才提出这个互惠的请求,我说出之后,你接受与否都没关系,但如果你不肯接受,也别泄之于人,更不可利用它来打击我。”

古秋萍想想道: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

刘光远点点头道:“可以这么说,当然不会影响太大而动摇我的根本,但我仍然不希望它宣扬出去。”

古秋萍终于点头道:“好!我答应你。”

刘光远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七章 邀战三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