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三十八章 儿女情长

作者:司马紫烟

古秋萍沉声道:“罗兄,你别夹在中间起哄。”

罗秋远挥铁板道:“少废话,你快走开,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,你凭什么要管别人的事。”

古秋萍道:“这不是你们的私事,而是大家的事。”

陶芙道:“我知道,可是我不会妨碍大家的事。”

古秋萍道:“可是你把力行与梅姑拖在一起干吗?”

陶芙道:“为了要到达此地,我不得不借重他们,你来得正好,把他们带走,剩下的事就不用管了。”

古秋萍仍然不理,继续前逼,罗秋远一铁板砸了下来,古秋萍也不躲避,听任那一板切在胳臂上,另一手抓住他的衣服,往旁边一抛道:“糊涂虫,走开。”

那一切劲道很足,铁板的锋缘将古秋萍的衣服都斩破了,渗出鲜血来了,梅姑见了惊叫道:“罗大哥,你怎么对古大哥下手呢?而且将他伤得这么重?”

罗秋远被摔倒在地,挣身跳起叫道:“谁叫他多管闲事的,再罗嗦我就杀了他。”

扬着铁板还要扑过来,杜今康忍无可忍,突起一掌,拍在他的头顶喝道:“混账东西,给我躺下。”

掌力绝伦,罗秋远顿时闷哼在地。

古秋萍伸手要去夺陶芙的毒经时,她已双手紧握,与古秋萍各执一端,哀声道:“古大哥,我绝不放手,撕破了我就死在你面前。”

古秋萍沉声道:“你撕好了,里面的毒葯性质你是清楚的,岂仅是你活不成,连我们都活不成。”

陶芙道:“逼急了,我什么都不管。”

说着动手慾撕,古秋萍喝道:“等一下,我陪你一死是应该的,因为这是我惹出来的事,但别人却没有这个理由陪死,你让他们先离开。”

说完朝杜今康道:“杜前辈,请您带他们先出去。”

杜今康怔了一怔,但古秋萍用眼色连连示意,杜今康也就不说话了,转向两个孩子道:“跟我出去吧,这都是你们做的好事,活活将古老弟的一条命送在这儿。”

两个小孩子都吓着了,一言不发,王力行弯腰要把罗秋远背出去,杜今康道:“留他在这儿,我没见过这么混账的人,古老弟膀子上那一击深达半寸,血流不止,一个救过他几次的恩人,居然也敢下杀手,这种人死不足情。”

古秋萍一叹道:“带他出去,算起来是我对不起他。”

杜今康叫道:“什么,你还对不起他?”

古秋萍轻叹道:“是的,因为我的缘故,他的感情才屡受挫折,如果不是事关紧要,我倒愿意死在他手里。”

杜今康摇头一叹道:“古老弟,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,难道说除了侠义之外,你还想做圣贤?”

古秋萍苦笑道:“圣贤一生无负于人,我怎么敢比,古某此生自己负人,百死莫赎。”

杜今康也叹了一声,抓起罗秋远朝外走去。

等人都出去了,古秋萍才沉声一叹道:“小芙!现在你可以用力撕了,只要卷册一破,我们都化为无形无踪,什么烦恼都没有了,或许这个归宿是我想都想不到的!”

陶芙心中一震,古秋萍第一次叫她小芙,这两个字只有她师父林绰约叫过,但此刻出自古秋萍之口,听来竟别有一种令她震撼的感觉。可是古秋萍的话又使她感到不安,连忙问道:“古大哥,你还有烦恼?”

古秋萍道:“怎么没有?而且是最难排解的情愁!”

陶芙道:“你还会为情而苦?有着瑛姑那样一个天仙化人的女孩子伴着你,你还不满足!”

古秋萍苦笑道:“说这种话是你不够了解我,我岂是个以姿色取决感情的人,瑛姑虽然美,只是为了练剑的关系,跟我比较近一点,实际上还不到情……”

陶芙道:“我不信,你对她会毫无感情?”

古秋萍道:“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,而我对她的情,跟对你,对李小桃,对凌家姐妹都是一样的,你知道我一生中只向一个女子求过婚,却被拒绝了!”

陶芙道:“我晓得,你对聂红线求过婚,那不是感情,而是出于义愤与同情,那不能作数,所以她不敢接受!”

古秋萍一叹道:“你错了,我不会为了同情而去娶一个女人的,我向她求婚之时,是出于一片真心,虽然她是李光祖的弃妾,但在我心目中,她跟你们一样的可敬可爱!”

陶芙一怔道:“聂大姐是个很可敬的女人,谁也不会看不起她,但我不相信你会真心爱上她!”

古秋萍哦了一声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“因为她配不上你,她自己也有这个感觉!”

“这是你们的感觉,却不是我的感情,但正因你们有这个感觉,我才向她求婚,这样我可以得到一个爱我所爱的女子,同时也不会引起别人心中的不快!”

“难道别的人都不爱你?还是你不爱她们呢?”

古秋萍苦笑道:“不!我相信很多女孩子对我都出自真情,我对她们也不是毫无感情,我为情所苦的正是我能取的太多,可付出的太少,惟一的办法就是娶一个不使大家嫉妒的女子,可惜的是线娘不了解我的用心拒绝了我,因此我只好走第二条路,甘求一死,死了就一切都解决了!”

陶芙不禁呆了,半晌才道:“你非死不可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不!我一死不足情,但我的生命还希望作更有用的牺牲,可是今天你要逼我,我也顾不了许多!”

陶芙痛苦地叫道:“古大哥,这是你在逼我!”

古秋萍庄容道:“胡说,如果你真的能成事,我还会帮助你,可是刘光远已经知道你手中的毒经不是完本,他不会上当,你胡闹下去,只有害己累人!”

陶芙道:“那就让我自作自受好了!”

古秋萍道:“小芙!你是为了我才这样的,所以我非阻止你不可,我活着已经很烦了,更不能再增加心中负疚!”

陶芙顿了一顿才道:“即使我听了你的,以后呢?以后你又如何排解这些情愁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没有别的办法,我只好挨下去!”

陶芙愕然道:“挨下去?那是办法吗?”

古秋萍苦笑道:“这是惟一不伤大家心的办法!我挨到你们一个个都嫁了人,剩下一个还在等我的人,我就娶谁,如果你们都不变初衷,我就一辈子挨下去,小芙!我是个无情的人,但也是一个最重情的人,在我有生之年,我绝不愿伤任何一个人的心,希望你谅解我!”

陶芙将手一松,痛哭失声道:“古大哥,我们累了你!”

古秋萍先将毒经收了起来,然后揽着她的肩膀道:“别傻了,应该说是我累了你们,目前我希望你帮我一个忙,到虎丘山去,把小桃劝出来,她要是真的就此出了家,不但苦了她,也坑苦了我……”

陶芙道:“那恐怕很难,她的决心很坚定!”

古秋萍道:“所以必须要你去劝她,别人的话她听不进,甚至还会引起她的反感!”

陶芙点点头道:“我试试看,可是我们今天出得去吗?”

古秋萍点头她是看不到的。

陶芙复又愕然道:“大哥真有这把握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是的,假如没意外,相信必可迎刃而解,现在没空多谈,让尤新贵带你们到前面去跟大家会合,别多说话,当着人面,也别说毒经已经给了我,我与杜前辈还要在暗中行事,暂时不陪你们了!”

陶芙倚在他怀中,如小鸟依人,两人缓步而出,众人都在门口等着,看见他们出来,都感到十分诧异。

罗秋远已清醒过来,看见陶芙偎在古秋萍的身上,两人十分亲密,脸上的表情顿时十分复杂!

古秋萍含笑把陶芙送到他身边道:“罗兄,刚才是我太鲁莽了一点,但也要怪你,这次你根本就不该带他们来的,事关大局,可不能逞私人的意气,她们不懂事,你随令师闯荡江湖多年,该懂得厉害!”

罗秋远低下了头,陶芙道:“罗师哥,有件事我始终不原谅你,就是你不该把古大哥看作仇人!”

罗秋远张口慾言,但古秋萍朝他一示眼色道:“好了!你们快走吧,前面的人已经来了很久,不能耽搁了!”

说着,跟尤新贵低语片刻,就与杜今康两人先离开了!

凌云别庄没有多大改变,古秋萍在这儿地形很熟,几经转折,悄悄掩到大厅的隐蔽处,瞥见尤新贵刚好引着那批人进去。

大厅中分作两列落坐,这边是刘光远等三魔与崇黑虎,那面却坐着金陵四圣中的三人与俞觉非,瑛姑和聂红线等六人,另外设了一条客座,却是李夫人陪着游天香,背后侍立着武林双英!

刘光远看陶芙等人进来,用手一指道:“人都在这儿,连毫毛都没损半根,各位有何交代!”

薛眠娘道:“还有什么好交代的,人交给我们带去,在九华山恭候各位前去一决!”

李光祖跳起叫道:“哪有这么容易!”

薛眠娘冷笑道:“你还想怎样,在燕子矾畔,你还没摔够,今天是否又想尝尝滋味……”

这句刚好揭痛他心中的疮疤,他一时不慎,被薛眠娘的彩绸缠脓踝部,像放风筝似的,被玩了半天,而且还在地上被撞了十几下。

他老姦巨猾,暗中伪作不支,但等她歇手时,再突施报复的,所以他放松了护体真气,还故意使自己的额角擦破了一点外皮,用以骗得对方相信。

哪知薛眠娘松手时,刘光远已插手进去,他只乐得轻松,不必过度展示实力了,原因正如刘光远所说的那般,他们三魔虽以利害所关团结不分,但彼此之间,仍然不敢坦诚相见,多少总得保留一点。

就是这一念之差,他未作及时准备,被杜今康突然制住了穴道,灌了一肚子的烈酒,那时他仍然可以挣扎的,可是杜今康表现了一手喷火伤人的绝学又震住了他,身上是烈酒,肚子里是烈酒,惹上了身,内外交攻,这条命准保不住了,所以他干脆装糊涂到底了。

这情形自然瞒不过自己弟兄,刘光远对他极不谅解,连马光前也认为他大过分了,燕子矶一役,不但扫尽了天魔帮的颜面,也使天外三魔大大地丢了一次人。

马光前断了一腕,回来后由刘光远装上了一只钢掌,威力更大,这段日子一直在发愤苦练以期能雪前耻。

李光祖自己也私下发誓,一定要好好表现一下,不独对刘光远有所交代,也使自己在天魔帮中能直得起腰来。

因为从金陵铩羽而归,他发现自己的威信已大大地打了个折扣,所以今天当薛眠娘旧事重提,等于当众掴了他一个嘴巴,叫他如何忍得下去,厉声大喝道:“臭婆娘,老子劈了你!”叫声中长剑锵锒出鞘。

刘光远却叫道:“二哥!忍一下,决斗之期已定,没几天了,留待那时候再报复吧!”

语气虽是在阻止他,神色上却显得很冷谈,似乎怕他又丢一次人。

崇黑虎更是阴恻恻地道:“李兄,这次在我们自己的地盘里,胜了他们也不算光彩。”

那话意很明显,表示出凭他一人之力,绝对胜不了对方,还要靠别人帮忙。

李光祖更火了叫道:“你们放心,今天是我一个人的事,绝不要谁帮忙,胜负由我自任。”

刘光远笑笑道:“二哥,这是何苦呢。天魔帮是我们大家的,荣辱也是我们大家的事,兄弟总不能坐视你一个人拼命,对方来了几个人,把他们全部留下,反而显得我们以众凌寡,还是等决斗之期,来个总结算吧!”

意思仍然表示他一个人成事不足。

李光祖愤然叫道:“老四,今天我非要报回燕子矶之耻不可,你们别管,如果今天我宰不了这个婆娘,天魔帮就算没这一号。”

刘光远笑道:“二哥,言重了。”

李光祖固执地道:“我已经决定了,而且也不要任何人帮忙,那怕他们一起上,我一个人也顶得下来。”

马光前这才道:“二哥,这句话你说得太满了,金陵四圣有三个在场,到底对方不是泛泛之辈。”

李光祖冷笑道:“老三,你自己很清楚,金陵四圣联手起来也抵不过我们任何一个,上次是我太大意,你折了一掌,我受了一场羞辱,这个面子不捞回来,我们也没脸当这个帮主了。”

马光前想想道:“话虽如此,但我们也不能太托大了,这样吧,程一斧与王尔化如果要下场,就算我的,我这只手腕毁在他们手里,也不能白白地放过他们!”

李光祖道:“好!除了那两块料,其他都是我的,今天不将他们搁下四五个,姓李的誓不为人!”

薛眠娘含笑起立出来道:“分水天魔,你既然骨头疼得难受,姑奶奶就再给你舒坦舒坦!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八章 儿女情长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