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三十九章 诸天妙境

作者:司马紫烟

刘光远冷冷笑道:“古秋萍能杀死二哥,就有杀死每一个人的能力,这要怪二哥不好,他自己明明可以轻而易举杀死那女孩子的,却偏要犯老毛病,自陷入危,若非我撑得住,今天我们全体都要毁在他手上了!”

马光前为之语塞,顿了一顿才叫道:“那二哥就白白被他们杀了吗?不行!我一定要替他报仇!”

刘光远道:“在我能破解他们这一项诸天妙境的幻术前,暂时还谈不到这一点,我不能拿整个天魔帮来冒险!”

马光前愤然道:“我不管,我一定要活劈了他们!”

边叫边冲了出来,程一斧举斧迎上。

刘光远道:“古秋萍,如果马三哥再有不测,我就不惜一拼了,我可不在乎你们重施什么诸天妙境,那对你们的人一样有迷魂之效,只要我一个人不受惑,你们也讨不了好去!”

他话中的威胁味很重。

古秋萍也知道厉害,抢在程一斧面前而出,迎住马光前道:“李光祖是我杀死的,你要报仇,尽可找我好了,但我把话说在前面,我可不跟你们斗力,你只要挨得起我这一指轻弹,你就上来好了!”

说着用手指朝地上的尸体虚空一弹出去,指甲中藏有从天魔毒经取出的蚀骨毒散,尸体才沾上一点,立刻就化成一滩墨水,连骨头都不留一点!

马光前不禁骇然止步,古秋萍道:“这是天魔毒经中最厉害的一种毒物,我不愿拿来对活人使用,以伤天和,但把我逼急了,我就不惜一拼,看是谁吃亏!”

语毕又对刘光远道:“刘光远,我也把话说在前面,因为陶芙等四个人在你这儿没受一点伤害,我觉得你还像个人,情愿跟你规规矩矩,约地再战,但这姓马的一定要纠缠不清,可别怪我下毒手了!”

刘光远道:“三哥,回来吧!报仇的事慢慢再说,以后总会有机会的,现在小弟可照顾不了你!”

马光前道:“以后你又有什么方法对付他们呢?”

刘光远道:“我不怕他们用毒,崇兄的毒葯虽然比不上天魔毒经所载的厉害,却也相当可观,以毒攻毒,最多拼个两败俱伤而已,谅他们也不敢施用这种手段,但我一定要谋定而动,你实在不听,小弟就无能为力了!”

马光前既得不到刘光远的支持,又不敢面对着古秋萍杀人于无形的剧毒一拼,只得愤然退后,一言不发!

刘光远这才道:“古秋萍,我同意约期再战,但要把约期延后一段日子,我要研究一下你们的诸大妙境!”

古秋萍一笑道:“随便你,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诸天妙境虽是妙用无穷,我们却不想倚之为胜,那到底不是正路,今天是李光祖自己招来的,他如不色迷心窍,把瑛姑的衣衫挑破,我们还不至于自己把衣服脱下来!”

刘光远笑笑道:“这倒不一定,陆姑娘这种功夫是圣而不婬,她虽然展示身体,却全无邪婬之意,除了李二哥练的是那门功夫,其他的人都没有一丝邪念,全是为她所显示的美感而引入迷境的,在那个时候,连我们都觉得李二哥该死,所以对李二哥被杀之事,我们都不予计较了!”

马光前忍不住道:“谁说不计较了?”

刘光远一笑道:“三哥,你也是后来才激于义愤而冲动起来的,在他们动手时,我看见你脸上杀机涌现,相信那也是对二哥而发的,你敢否认吗?”

马光前显然被他说中了心事,低头不响了!

刘光远又道:“正因为如此,我才觉得这门功夫确有不可思议之处,我并不认为它有何不妥之处,九华山之会时,如果你们有兴趣,不妨再摆出来,让我破解看看!”

古秋萍道:“不必!我说不用就不用!”

刘光远道:“你说归说,我却必须作万全准备,这样吧,我们将约期挪后两个月,准于腊月十八,到九华山去候教,那时各展神通,一争长短,不限手段,就是你把天魔经上的玩意儿完全搬出来,我也不在乎了!”

这话说得冠冕堂皇,气派十足,古秋萍心中对他也不禁微生敬意,但敬意之外,忧虑更深了。

他知道刘光远不会说空话,瑛姑施展诸天妙境之际,自己因为跟瑛姑配合练功,所以不受影响,但刘光远居然毫无所动,就证明了他的修为极深。

不但如此,他连别人的感受都体会得出,比自己练过这门功夫的人还深进一层,因为他只知道这门功夫可以幻人于无形之中,却还不知道对别人有何影响!

因此他顺着刘光远的口气道:“好吧,就延长两个月吧,届时恭候光临,至于天魔毒经上的玩意儿,你尽管放心,我只备而不用,至少不会在你们使用之前使用,如果崇黑虎不想用他的毒害人,你们绝对是安全的,我们告辞了!”

刘光远点点头,道:“不送了,我延长两个月的意思,就是想为李二哥举丧,守满七七之期!”

古秋萍转身正待与众人离去,游天香忽然朝向刘光远低语了几句。

刘光远点了点头,才道:“古秋萍,你能把聂线娘留下来吗?李二哥没有亲人了,只有她还可以沾点边!”

古秋萍心知这是游天香的要求,口中却道:“岂有此理,线娘早已与李光祖断绝了关系,留下她在虎口里干吗?”

刘光远道:“人死不言其过,这里面的恩恩怨怨我们都很清楚,不会留难她的,过了七七丧事后,我负责安然送她离开,刘某还不至于迁怒到一个妇人!”

古秋萍朝聂红线看看,道:“线娘!你自己看着决定吧!”

聂红线曾经与古秋萍商量过,还要留在天魔帮中行事的,现在见古秋萍向她征询意见,知道是按照计划在实施。

但能假刘光远之口主动提出,不得不钦佩古秋萍行事之圆滑了,因而坦然一笑道:“好吧,我就留下好了,李光祖活着是我的仇人,死了却是我的主人,为他守几天灵是可以的,只是我有个条件,我可不披麻戴孝!”

刘光远道:“可以,如果你喜欢,浓妆艳抹更佳!”

马光前忍不住道:“老四,二哥已经死了,你又何必弄这个婆娘来侮辱他,我还以为你是真心为他举丧呢!”

刘光远道:“谁说不是真心的?”

马光前愤然道:“那就得像个样子,你为什么答应她可以不穿麻戴孝,甚至于要她浓妆艳抹?”

刘光远微微一笑道:“三哥,你真是太迂了,想我们以天魔自命,无非是率性而行,不为世慾所构罢了,以二哥生前的喜尚,既要找人为他守丧,我相信也要找个娇娇滴滴的,何必要装成一副如丧考妣的倒霉相呢?”

马光前这才没话说了,古秋萍朝聂红线道:“线娘,我没想到你会答应留下的,那你自己就要保重了!”

聂红线微微一笑道:“相公放心好了,我相信没有什么关系的,整个天魔帮中,大概也只有李光祖一个人恨我入骨,别的人跟我可没有什么过节的呀!”

古秋萍道:“那可很难说,马光前就对你不太谅解!”

聂红线眼角一瞟道:“他敢对我怎样!”

马光前愤极冲前道:“洒家一掌劈了你!”

聂红线眼睛看着那只高举的手掌,冷笑道:“姓马的,你凭什么来杀我,难道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吗?”

马光前厉声道:“我要代二哥惩罚你的不忠!”

聂红线冷笑道:“谁忠谁不忠你自己明白,你心里如果真有那个二哥,五年前在苏州就不该跟我有那一腿!”

马光前没想到她会当众抖出这句话来,弄得十分狼狈,讷讷地道:“那是二哥遣你来助我练功的!”

聂红线冷冷地道:“不错!李光祖是个混蛋,根本没拿我们当人,我们背叛他也不过分,但你自己如果是人,也不该接受他的盛情呀!你们这群邪魔外道,自己做尽了绝事,居然敢要求我来作个贞节烈妇吗?”

马光前又羞又惭,变色叫道:“那你也不必守灵了!”

聂红线冷冷地道:“我本没有这个意思,是刘光远要求的,他还够资格提这个要求,如果是你提出,我就当面啐你一口唾涎,在我守灵的时候,你最好别来猫哭耗子,否则我就掉你两个嘴巴,给我滚远一点!”

马光前当众受辱,怒极面变色。正待一掌劈落。

哪知聂红线竟将身子迎上去道:“你有种就一掌劈死我,老娘早就活得不耐烦了,死在你的掌下,正是求之不得,那至少可以早点去告诉李光祖,你是多么的有情有义……”

她这么一拼命,马光前反而退缩了,居然让了两步。

聂红线冷笑道:“李光祖是怎么一块料你心里明白,你是怎么一块料我心里明白,趁早给我滚开,少叫我见了恶心。”

说也奇怪,马光前居然被她骂得回头疾走,一言不发。

刘光远对这一幕也大感意外,讪然地笑道:“线娘,我倒不知道你跟三哥还有这一手。”

聂红线冷冷地道:“他在乾元寺寄籍出家,埋首苦练空字诀,却因为色相这一关难以参透向李光祖求告,李光祖叫我跟花素秋两人借进香为名,轮流陪了他一个多月,终于帮他渡过了难关,这是你们邪人邪事,我不怪他已经算好了,他居然还敢来责备我。”

刘光远一笑道:“既是为练功所须,倒也无可厚非。”

聂红线冷哼一声道:“当然,我知道你们练功重于一切,所对那些如同禽兽的苟且行为都忍着不计较了,但马光前自己还要装着人相,我就顾不得他的面子了。”

刘光远忙道:“你放心,刘某求你留下,自然会负责你的安全,我可担保他绝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。”

聂红线淡淡一笑道:“找也不在乎,从离开李光祖那一天开始,我早就置生死于度外,老实说一句,我倒希望能死在天魔帮里面,你们天外三魔一本烂账,源源本本都在我肚子里面,我活着一天,抖出来我自己都丢人,如果我死了,我早已作了安排,自会有人公诸于世的。”

刘光远脸色微变道:“刘某自信没什么不可告人……”

聂红线冷笑道:“你不是说三魔已经是三位一体吗,他们的丑事你也少不了一份,除非你能跟他们撇清关系。”

刘光远忙道:“那是不会的,你是怎么安排的?”

聂红线道:“我不会说出来的,只能告诉你,那本烂账只是藏在古相公那儿,他为人忠厚,为了顾全我的原故,也许不忍心加以利用,总之我告诉你了,只要我一死,即使你们能横行天下,也将为天下人所不齿。”

刘光远只有嘿嘿干笑了。

古秋萍见聂红线已能控制局势,笑笑道:“线娘,我们走了,七天之后,你就回九华山来吧,至于你的那些安排,我希望还是撤消为佳,现在你已经很受人尊敬,犯不着再那么做了。”

刘光远连忙道:“是啊!这太没意思了,李二哥再对不起你,他人死了,我也没什么可损失的了,你可还要做人。”

聂红线一笑道:“不错,自从我脱离李光祖之后,确实享受一点做人的乐趣,恢复了我个人的尊严,但是我活不下去的时候,也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古秋萍才跟大家一起告辞而退,刘光远果然很讲信用,毫无留难地将他们送出了大门。

远离凌云别庄后,薛眠娘一叹道:“古老弟,我真佩服你,你是怎么制服刘光远的,我真不敢相信能这么容易离开,在想象中,我还以为要经过一场厮拼呢。”

古秋萍微微一笑道:“杀死李光祖乃出于他的请求,但此中情节关系着几个人的名节,我不便于宣布……”

众人又是一怔,只有杜今康比较清楚,笑着道:“古老弟,别的不说了,你跟瑛姑娘合练的那一手功夫可真的叫绝,醉鬼如早知道如此神妙,早就拜学一番了。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那不算什么,前辈练不了的,除了瑛姑之外,谁都练不了,何况这套功夫也未必有用,刘光远就能置身事外,这个人可真了不起!”

薛眠娘却颇为神往地道:“古老弟,你说的这种诸天妙境幻术,当真别人不能学吗?它有什么特殊限制吗?”

古秋萍点点头道:“是的,限制不多,却是属于先天气质上的,除了已经过世的梅仙前辈外,就只有瑛姑一个人具有这种气质,因此连瑛姑的母亲都不知道有这种功夫,我是从梅仙前辈那儿学来的,最近才转授给瑛姑,那只是一种试探的性质,因为我不知道她是否合于条件……”

瑛姑却沮丧地道:“古大哥,原来的计划中是你来解除我的衣衫的,所以我才答应,哪知动手的时候,却换了李光祖,这使我心里有个疙瘩,否则我会表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九章 诸天妙境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