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四十章 弄巧成拙

作者:司马紫烟

考虑了很久,他才有了决定,如果只要阻碍他去见李小桃,对方可以有更好的方法,不必以陶芙作威胁,何况要带着陶芙赶路也是累赘。因为陶芙的性子很烈,不会听他们摆布。

那为什么要带着陶芙呢,只有一个理由,是他们不知道李小桃在什么地方,虽然自己这边的人都知道了,但这件事却没有泄露到天魔帮去。

天魔帮一定也到处找过李小桃了,只是没想到这位官门千金会住在庙里。

带走陶芙是为了要知道李小桃的下落,但陶芙一定不肯说出来的。他们只有到了姑苏再想办法,使陶芙自动引他们到虎丘去。

他们足智多谋,单纯的陶芙是斗不过的,但是也不能操之过急,这就有足够的时间了!

既然有足够的时间,古秋萍就不必急急地赶去,纵然晚上一天,相信仍然可以在他们之先找到李小桃!

主意打定了,古秋萍反而不急了,跟道士商量了一下,等到天亮的时候,一个道装的中年全真乘了李大牛的车子出了庙,来到镇江的江边。

用几文酒钱,打发李大牛回城,这位全真却乘上了一条往铜陵的船,那是往西走了,与姑苏是相反的方向,但仍有一两个汉子跟上了船。

而李大牛的车子刚一进城就被一个老者拦住了问道:“你遇到那位古大爷了吗?”

李大牛受了嘱咐,认识这个老者是晚夜陪同那妇人一起来雇车的,遂照古秋萍的吩咐回答道:“遇到了,差点没丢了性命,老爷子,以后这种生意可别再照顾小的了。”

老者又问道:“那位古大爷怎么个情形呢?”

“他听了我转告的话,冷笑了几声,一转眼就不见了,也不知道他上哪儿去了,车马还留在三官庙呢。”

老者笑笑,问了几句闲话,又给了他一块银子才道:“辛苦你了,我跟那个姓古的有仇,但不会连累你的。”

李大牛掂掂那块银子有五六两,心中乐坏了,一趟车赚了两次钱,古大爷在庙里私下给了一百两的银票,现在又得五两外快,赶两年的车子也赚不了这么多,一个晚上就发了财,兴奋地赶着车回家去了。

跟着那道人上船的两个汉子,还跟那道人搭讪了一阵,点他唱了两句道情,认定这道人不是古秋萍。

但还是看他在铜陵下了船,又尾随了一程,见他沿街手点竹简,唱道情化缘,才离开了他,将情形写在纸条上,放出一只鸽子。

在镇江的老者接到鸽子的传书后,又到庙里去布施了香资,问明那天的情形,证实无误才飞马东行。

而在铜陵的道人唱了半天的道情,化得几两银子,又搭上了便船上溯,却在黄池下了船,找个僻静处脱了道装,摇身一变,成为一个穿军装的快卒,也不知他哪儿弄来的一张手令,到驿站上领了一头快马,急驰东行。

这一路上他再也没有改变装束,凭着那张手令,在沿途的驿站都可以换马,昼夜兼程,终于在五天后,赶到了姑苏,然后才恢复他本来的面目。

古秋萍以金蝉脱壳之计,摆脱了天魔帮眼线的监视,去心如箭,但到了姑苏,却不直接去虎丘山,一径到苏州衙门,找到了钱斯民在这儿当刑名师爷的心腹,也是苏州府的班头雷大春。

雷大春见了他,立刻惊问道:“古大侠,您怎么上这儿来了,有什么急事吗?”

古秋萍不答反问道:“木椟镇的叶府有什么动静?”

雷大春道:“前天夜里来了一辆车子,一直进了后门,不知道来了什么人,不过另外却有几个人进去了,我只认得一个是扬州的金枪王伯虎,一个是他女婿,逍遥剑客吴妙方,另外的几个人却眼生得很。”

古秋萍愤然道:“原来是这老匹夫,那劫走陶芙的必是他的女儿王兰英了,难怪有这么好的身手……”

雷大春忙问道:“陶姑娘又被他们掳去了?”

古秋萍点点头道:“这不要紧,既是用车子载来的,可见她没有受到伤害,他们有什么活动吗?”

雷大春摇头道:“没有。这些人进去后就没有出来过,只是门上戒备加严了,我们也不敢深入去探听。”

古秋萍吁了口气道:“那就好,远远地看着好了,如果有动静,快点通知我,还是在老地方。”

遣走雷大春后,古秋萍心中略定,得知天魔帮派出的人只是王伯虎,他觉得尚可应付,尤其他们还没有动静,可见陶芙还没有把李小桃的落脚处说出来,还来得及去找李小桃,乃信步往虎丘山行去。

可是快到虎丘山时,他又立定了脚步,改往回走了,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见了李小桃后,跟她说什么好。

从前他以为李小桃只是一时任性,在外面飘泊一段日子,稍微受点挫折后,就会回去的,后来才觉得不对了,她不但毫无悔意,反而越来越起劲了,这才使他提高警觉,不去过分与她接近,哪知她性情之烈,远超过任何一个人,闷声不响地一个人跑到这儿来出家了。

古秋萍盘算了一下,晓得就是自己接受她的感情,也很难劝得动她,这与他向聂红线求婚被拒是同一道理,如果再说出天魔帮在动她的脑筋,她很可能会一死了之。

如果能狠狠心,李小桃一死倒是省了许多麻烦,但古秋萍不是这种人,再想到她的母亲以将军夫人命妇的身份频频为他们出力效劳,无非也是为了这个女儿,更不能这么做了,因此古秋萍觉得还是先解救陶芙为主。

他折了回来,就改向木椟而去,看看是否能利用什么机会,混进叶善人府而将陶芙解救出来。

他怕就这样去太引人注目,遂雇了一只小船,慢慢地摇了去,心意既定,身在船上,他反而不急了。

小船摇到了木椟,已是将近黄昏,便在一家小酒馆中用了餐饭,挨到了上灯的时候,才向叶家走去。

快到叶宅大门口时,他看到了门前围了一堆人,那些人多半是天魔帮中的耳目打手,也有一部分当地居民,人群中隐闻木鱼经唱之声,古秋萍心中一动,连忙也挤过去了,一看,因为是天黑,没有人认出他,他倒大吃一惊。

地下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尼,带发修行,穿着素服,低头闭目,哺哺诵经不已,分明是李小桃。

李小桃居然自己送上门去,这怎么不叫古秋萍为之惊吓万分呢,但格于情势,又不能出声去招呼她,只有暗自着急。

过了一会儿,巨宅内出来一个老者,正是王伯虎。

他分开大家,走到李小桃身边道:“小师父,你在这儿念了一个下午的经了,给你银钱又不要,到底要什么呢?”

李小桃止住诵经道:“贫尼但求府上大发慈悲。”

王伯虎道:“叶善人乐善好施,远近皆知,只要你开口,一定可以答应的,但你究竟要化什么呢?”

李小桃道:“贫尼发下宏愿,要独建一座观音大寺庙,塑造金身,普度十方,计共需银二十万两。”

王伯虎一怔道:“二十万两,这数目太大了吧!”

李小桃木然道:“贫尼不要府上独任艰巨,贫尼已经化得半数了,只望府上能善助一半功德,功德就圆满了。”

王伯虎似乎没有认出她就是李小桃,顿了一顿搓手道:“这个数目仍然太大,主人不在家,我们做不了主。”

李小桃道:“贫尼可以在这里坐候主人归来。”

王伯虎又搓搓手道:“主人不知要什么时候才回来,这样吧,小师父请进去,老汉跟几个管家商量看看。”

李小桃道:“老施主能代主人做主吗?”

王伯虎道:“这个……老汉虽不能完全做主,但老汉自己也有点积蓄,儿孩不肖,留给他们没用,倒不如给小师父完成功德,大概也就差不多了。”

李小桃这才站了起来,挟着木鱼道:“那就谢谢老施主了,老施主一念向佛,必然后福无穷。”

王伯虎连连伸手相邀道:“小师父请!请!”

古秋萍暗暗叫苦不止,也不便公然出头阻拦,趁着大家都没注意他的时候,悄悄由屋上先翻进了大宅。

等他在大厅屋阴处藏身妥当,王伯虎刚好将李小桃引了进来,请她在椅上落坐道:“小师父,稍等片刻,老汉去去就来,同时也把银两带来。”

李小桃道:“银两等一下没关系,把陶姑娘带来。”

王伯虎愕然道:“小师父,你说什么?”

李小桃一扬手中木鱼道:“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,这就是你们要的东西,王伯虎,我自己送上门来了,你们就不必再禁困陶姐姐了,快把她放出来吧。”

王伯虎看了一下道:“你真是李姑娘吗?”

李小桃哼了一声道:“我既没剃发,又没改头换脸,你难道连我都认不出来了。”

王伯虎笑道:“老朽看来眼熟,只是再也想不到姑娘带发遁入空门的,姑娘既然来了,自然一切好商量。”

说着朝厅后叫道:“兰英,李姑娘已经来了,你把陶芙带到厅上来吧,真是没想到,哈哈哈……”

他心里高兴之极,不仅脸上带笑,口中也笑出了声音,过了不久,王兰英与吴妙方将陶芙送了出来。

李小桃看陶芙脸容憔悴,忍不住上前道:“陶姐姐,你辛苦了!”

陶芙听出来是李小桃的声音,脸色一变道:“小桃,你怎么来了呢,他们使尽了手段,我都没说出你的下落。”

李小桃一叹道:“那是何苦呢,你就带他们来好了,天魔毒经只在我手里匆匆地转了一下,我没记住多少,只约略地记得一部分,就算给了他们,也成不了大恶。”

陶芙叹道:“你这样说,他们会相信吗?”

李小桃叹道:“信不信在他们,你没怎么样吧?”

陶芙道:“我被硬灌下散功的葯,现在只能行动,一点武功都使不出来,所以想逃也逃不了。”

李小桃道:“那没关系,这点毛病我还治得了,咱们走吧,到我那儿去,休养两天就会好的。”

王伯虎忙道:“李小姐,等一下,哪能这么走了。”

李小桃一指桌上木鱼道:“东西在这里,已经交给你们了,还不放我们走,想打些什么主意呢?”

王伯虎笑道:“老汉可没看见什么东西。”

李小桃冷冷地道:“在木鱼的夹层里面,一共是二十四页,分塞在二十四个暗格中,你们剖开了自然会发现。”

王伯虎看看桌上的木鱼,却又不敢动手。

王兰英道:“里面没什么别的花样吗?在这儿可别弄鬼。”

李小桃冷笑道:“天魔毒经自然不会随便放置的,如果你们没有相当的知识,最好别轻举妄动,冤枉送死。”

王兰英看着王伯虎道:“爹,这该怎么办?”

王伯虎想了一下道:“看住他们,等查证清楚了再放他们走,谁知木鱼里面是否藏有毒经呢!”

李小桃冷笑道:“在我们没出门前,谁也不许打开木鱼,我说有就一定有,我并不怕你们,只是怕麻烦,等你们取得毒经后,还会放我走吗?”

王伯虎笑道:“这是什么话,我们志在得经,并不想害你们,在未经证实前,你总不能离开!”

李小桃沉声道:“王伯虎,你打的什么主意我还不知道吗,毒经之所以名贵,就是因为它能杀人,你证实毒经到手后,就不会放我走了,因为你怕我把毒经流传出去,人人都会用,人人都懂得预防化解,就不稀奇了,有本事你们以后再来找我,现在我非走不可!”

王伯虎道:“李姑娘既然明白,就该知道在未经证实前绝对不能放你离走的,可能会暂时屈驾一会儿,等我们与古秋萍正式会战后,也许会放你离去!”

李小桃冷冷一笑道:“我进门后,一看是你这老猾贼,就知道你不会讲信义的,我一定要走,又怎么办呢?”

王兰英微微一笑道:“小妹子,咱们多少还有几次见面之情,你最好放聪明点,大家别抓破了脸!”

李小桃一沉道:“谁是你的妹子,张开你的狗眼,把人看清楚,连天魔帮都没把你们看做人,你还配跟我攀亲!”

这番话深深地刺伤了他们,王伯虎厉声道:“兰英,把她抓下来,让她知道我今天是什么身份!”

李小桃闻言一声冷笑道:“你今天莫非又涨价了?”

王伯虎哈哈大笑道:“告诉你一句实话吧,你的大伯李光祖已经死了,那虽是古秋萍下的手,但却是老夫向刘光远献的策,老夫就是天魔帮的帮主了!”

李小桃真是一怔道:“会轮到你?”

王伯虎笑道:“你不相信吧,静待事实发展好了,目前只因为马光前反对,所以还不便宣布,刘帮主对这两个结义兄弟已经不胜其烦了,李光祖野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四十章 弄巧成拙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