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四十二章 曲忆故人

作者:司马紫烟

何兰仙握住她的手道:“这样才好,小桃,你也真是的,年纪轻轻的,怎么会想起出家的呢?”

李小桃低下头不说话,弄着衣角,娇羞万分。

瑛姑拉着她道:“幸亏你没有落发,否则这一头青丝,要多久才能长得起来,走!我们看古大哥去,他还不知道你来了,咱们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,昨天他还在念着你呢!”

说完拖着李小桃飞也似的走了。

李夫人望着她们的背影,感激地道:“我真不知该如何来感谢瑛姑才好,她等于救了小桃一命,姑苏是呆不下去了,她自己则根本不想活下去,这次虽说是来避难,可是我知道,她是准备到陶姑娘的墓前一拜后,自寻了断的。”

陆游仙忙道:“这是何苦呢?实在犯不着啊!”

李夫人道:“她录下了一部分天魔毒经,活着只会给大家添麻烦,我也恨不得杀了她,但天下父母心……”

何兰仙笑道:“我们明白,这也怪不得她,她的侠心是可佩的,笔录毒经绝不是为了自己的,她是打算陶芙不成功,继续跟天魔帮奋斗到底,这么好的孩子,怎么不叫人心疼呢?夫人放心,今后我会像自己儿女一样地照顾她。”

李夫人点点头道:“那就谢谢夫人了。”

陆游仙道:“本来我们想接夫人上山去住几天的……”

李夫人道:“不接我也要去,我已经跟外子说好了,在约期之前不回去了,虽然我能力有限,但也得尽一份力。”

陆游仙忙道:“夫人乃朝廷命妇,何必涉身江湖呢?”

李夫人一叹道:“我也是江湖出身,何况有了李光祖那件事,我们想不参加也不行,只有把天魔帮彻底消灭,我才能回到宁静的生活里去。”

瑛姑带了李小桃往游仙谷行去的时候,李小桃仍是默默地低着头。瑛姑推她道:“小桃,你高兴点,别再这么愁眉苦脸的,现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

李小桃幽幽一叹道:“瑛姑,我很感激你的大度包容,但我担心的还是古大哥,他的心里只有你,即使你肯容我留在你们身边,古大哥不一定会要我的。”

瑛姑轻笑道:“傻妹妹,你把我的地位看得太高了,却把你自己看得太低了,在古大哥心中,我们都是一样。”

李小桃不信道:“怎么可能呢?你那么美,人那么能干,武功又那么高,我哪一点能跟你比呢?瑛姐,我不是一个肯服输的女孩子,但见到你之后,我不能不认输了,输得心甘情愿,所以我才出家的。”

瑛姑发出一声苦笑道:“小桃,你既不够了解我,更不了解古大哥,他择偶岂是论条件的?当然,他心中有一个人,但那个人既不是你,也不是我,但这个人已不存在了,所以他才退而求其次,那也轮不到你我。

我们在他的心中,只能占到第三位,正因为是第三位,他也不会在乎多一个少一个了,所以你不必自卑。”

李小挑愕然道:“那第一第二位是谁?”

或姑道:“第一位的人活在他的记忆里,第二位的人是他最忠心的朋友,她们都不会分占他的感情。”

“瑛姑,我不懂你的话,你说明白一点好不?”

琅姑道:“第一个是他心中偶像神明,第二个是他最器重的知己,他对这两个人是神圣的不属于男女的范围,我们俩争不到,也不必争取,我们只能得到他的儿女燕婉之情,那是一份完整的感情,我们只能以此满足。”

李小桃想了一下,忽然道:“我知道那两人是谁了,一个是何梅仙前辈,一个是线娘。”

瑛姑愕然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李小桃道:“线娘跟我很接近,有一段时间我很嫉妒陶芙,线娘就劝过我,叫我别对她仇视,她不是我敌对的对象,那只会造成自己的失败……”

瑛姑握住她的手道:“你知道就好,在古大哥面前别提这些事,也别像个酷娘子,古大哥是当世的奇男子,他不是专属于任何一个女子的,不争不求,自然会得到我们应得的一份,否则,连这一份我们也要失去了,因为他已将儿女私情放在第三等的地位,那么我们就不要在乎取舍了。”

李小桃点点头道:“以前大家都说他是个最绝情的男子,也是个最讨厌女人的怪人,我还不相信……”

瑛姑一笑道:“他不讨厌女人,但讨厌娇揉做作,装腔作势的女孩子,我们别惹他讨厌好吧?”

说着已来到了游仙庄,只听得一阵铮铮的琵琶声,二人循声走去,但见一座新坟,古秋萍披着发身着长袍,盘坐在陶芙坟前。

原来他盘坐在坟前弄奏着陶芙新铸的一具钢琶,林绰约则在一旁静坐聆听,两人也不做声,悄悄走到一边坐下。

一曲既终,古秋萍停奏长叹了一声。

林绰约睁开眼道:“太好了,想不到古大侠还擅长音律,这一曲忆故人,简直是独步人间,我自愧不如。”

古秋萍忙道:“前辈客气了,铜琶仙子名传江湖……”

林绰约道:“我说的是真话,我把琵琶当做了武器,已经落了下乘,何况又在音律上增其杀伐之气,更是走进了歧途,刚才听大侠的雅奏,才是真正的超化之音。”

李小桃忍不住道:“林仙子的演奏技巧,确是无人能及,但奏不到古大哥适才的境界也是实话,因为借音律以抒心中所思,是属于天成之作,与技巧没有关系。”

古秋萍这才看见她们,忙立起道:“小桃,你什么时候来的?我正在担心你,想找人去接你呢!”

李小桃道:“是娘带我来的。为了我一念之差,录下了天魔毒经,除了这儿之外,再也没有安身之处了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来得好,录经之举可怪不得你,任何人都赞成你这么做,因为陶芙毁了原本了,如果我们都斗不过天魔帮,就要靠你来为人间除害了。”

李小桃一怔道:“你不也是默记了全经吗?”

古秋萍苦笑道:“现在你来了,我说句老实话吧!我浏览了天魔毒经之后,知道它过于歹毒,实在不能传之人世,所以我只记下了分辨毒葯的方法以及解法。

关于制炼的方法,我一点都没有翻动,因此我只会辨毒解葯,却不会制炼用毒,有了你这一着,我们至少可以留个后手。”

三人都是一愕。

林绰约道:“难怪大侠一直不肯用毒物来对付天魔帮,原来是这个缘故。”

李小桃道:“那我也不该录下来的。”

古秋萍道:“不,你可以,我却不行,我的记忆力很强,一经过目就不会忘记,即使我不去用它,那些知识也会慢慢影响我,使我成为一个狂人,但你却不会如此……”

李小桃笑道;“这么说来,我倒是笨一点的好。”

古秋萍道:“你并不笨,否则你不会想到笔录一份,只是你的聪明才智不会受到邪恶的影响,因为你没有心机,涉世未深,我就不同了,我的天性偏激,好弄心机,幸好我学的武功是属于道家修心的部门,还能约束我的行为,否则我会比刘光远等人更坏。”

瑛姑道:“我不信,梅仙姨的武学不是正宗的?”

古秋萍道:“话固然不错,但这份武学是注重清净无为,遁世求隐的学问,至少不会挑起人的野心,我幸而受到了这份陶冶,才没有变成一个恶人。”

林绰约道:“我赞成这番话,游仙岭的技艺绝凡绝世,却没有对外炫示,天魔秘籍却是邪门武功,不巧又落入了天外三魔的手里,才造成武林的劫难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是的,王大光的本性未灭,所以他得到天魔毒经之后,深知厉害,不敢深入钻研,目前我们还是靠真正的力量去对付天魔帮,万一失败的话,小桃,你就把笔录的毒经一字不遗地给他。”

李小桃愕然道:“那不是为害更烈吗?”

古秋萍长叹一声道:“是的,但有一个好处,就是能加速他的毁灭,使他早点死去,最多十年,武林又可以恢复平静了,否则江湖上将永无宁日。”

瑛姑道:“难道他不会将天魔秘籍传留下去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目前是可能的,他得到相字诀后,秘密造就了不少高手,可见这一部门是属于开展的,但他得了天魔毒经后就不同了,那是最邪恶的一部秘籍,终将使他变成一个丧心病狂的恶徒不可。”

李小桃终于道:“古大哥,我一定听你的话,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,绝不会任性胡闹了,好吗?”

林绰约看看那具新坟,恻然叹道:“是的,古大侠高瞻远瞩,见解高人一等,小芙如果不任性胡闹,也不会白送一条性命了,连带还害死了秋远那孩子。”

李小桃看了墓碑上陶芙的名子,心中一酸,强忍着泪道:“陶姐姐求仁得仁,死而无憾,最对不起的是我,罗秋远呢?

他们没葬在一起吗?”

林绰约摇头道:“没有,骸骨归来时,大家都主张他们合葬,只有我一个人反对,所以仍然分葬了,为这件事许君武很不谅解,认为我矫情,但我相信我没有做错。”

众人皆默然。

林绰约又道:“罗秋远是真的为小芙而死,但小芙为谁而死,我心里是明白的,这孩子太傻了一点,可是我不能让她死不瞑目,她一辈子没机会看清这个世界,只希望她死后能得到一点虚的安慰。”

瑛姑连忙道:“林姨,我明白,我们一定不会使您失望的,当我们有着落时,一定会在这墓碑上添几个字。”

林绰约看了古秋萍一眼道:“古大侠会同意吗?”

瑛姑不待古秋萍开口就抢着道:“古大哥一定会同意的,否则他就太矫情了,对不起小芙所作的牺牲。”

古秋萍见瑛姑这样说了,才惨然道:“我不是个喜欢矫情的人,哪怕现在就可以用我的名义为她立碑都行,我只是怕因此会引起许大侠的更多的误会。”

林绰约感动地道:“那倒不必去管他,他们师徒是一对糊涂虫,问题是这样一做,会使人对你不谅解。”

古秋萍淡淡地道:“我倒不在乎,我做事从不求人谅解,否则我就不会投身黑道,背上盗名了。”

瑛姑道:“古大哥,我知道你是怎样一个人,所以在你开口之前就替你答应下来,你何不现在就做呢?”

说着拔出腰间的剑,递给了古秋萍。

她道:“古大哥,你把碑上的字改一改吧,也好使林姨安心。”

古秋萍想了一下,终于接过了剑,在“侠女陶芙之墓”碑文上加刻“先室”二字,然后又在旁边落款,刻下了“古秋萍敬立”五个字。

瑛姑则接过剑,在古秋萍名下,又加刻上“率妇李小桃陆瑛姑”等字样,轻轻一叹道:“让我们也加上两个名字尽尽心,大哥不反对吧?”

古秋萍苦笑道:“我当然不反对,但这样太不伦不类了,哪有一个碑文上是这样写法立法的?”

瑛姑庄容道:“不去管人家,我觉得这样立碑意义很深,至少不会让别人也去做陶姐一样的傻事了。”

古秋萍一怔道:“别人?还会有别人吗?”

瑛姑道:“可能会有的,这样可以告诉她们不必钻牛角尖,只要她们愿意,都可以在我与小桃的名字旁边加上她们的名字,我们绝对不反对。”

不知何时,许君武、程一斧、杜今康、晏小倩、薛眠娘……等,相偕来到,众皆哀痛,为陶芙的轻生而表惋惜不已。

林绰约对许君武仍心存芥蒂,避不交谈。事毕,正要离去。

许君武向众一抱拳道:“许某有事待办,少陪了。”

杜今康注意到许君武面色不对,已明白了他的去意,堪虑地劝阻道:“谋定而动,方为上策,对魔焰高涨的天魔帮,更不可轻举妄动……”

许君武截口道:“教言自当谨记,但……哑巴吃黄连,苦在心头,谁能体谅……”

他言犹未尽,却咽了回去,又一抱拳,电疾而去。

晏小倩上前道:“林仙子,你应该拉住他的,你知道他这一走是上什么地方去,回来的机会很少了。”

林绰约点点头道:“我知道,他会北上黄山,去迎战天魔帮让人家杀,根本就不会再回来的。”

晏小倩道:“所以你才该拉住他。”

林绰约轻轻一叹道:“何必呢?这是他求生之路。”

晏小倩不解道:“什么?他明明是去送死?”

林绰约的脸色十分平静,淡然道:“钱大嫂,你错了,他这个人早就死了,从我们再度重逢时,他就死了,只有在被天魔帮杀死之后,他才算又活过来。”

这番话的含义很深,但每个人都听懂了,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该如何接口。良久之后,杜今康才一叹说道:“这师徒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四十二章 曲忆故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