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 五 章 红妆效命

作者:司马紫烟

崔妙妙见她言词支吾,神情尴尬,心中已捉摸到几分,就是不知道她要告诉的是什么消息,乃笑着道:“大小姐,古大侠与你从未谋面,他根本不认识你。”

李小桃道:“他不认识我,我可认识他,那天在我家中与伯伯斗剑,我在一边偷看见了,他的剑法真高,人也长得潇洒极了,你们走后,线姨又讲了不少他的事迹,我觉得这才是江湖奇男子,我发誓要跟他交个朋友。”

陶芙冷冷地道:“古大哥是个江湖人,你是千金小姐,恐怕高攀不上,他怎么敢跟你交朋友呢?”

李小桃听不出她语中的讽刺之意,居然老老实实地答道:“我才不稀罕做千金小姐呢,我不是那份料,我要闯江湖,像古秋萍一样做个江湖游侠。”

“令堂肯答应吗?”

“我不管,只要古秋萍答应就行了,我可以远走高飞,改名换姓,完全摆脱我现在的身份。”

陶芙更听不下去了,哈哈地道:“古大哥凭什么要你?”

李小桃道:“线姨说过了,他那人义重如山,恩怨分明,如果我给他一点好处,他一定会答应的。”

“你能给他什么好处?”

“我现在要透露给他的消息,就能使他转危为安!”

崔妙妙听出事态严重,一面暗中用拐棍碰触陶芙,叫她不要刺激对方,一面用话套问道:“大小姐,我相信你的消息一定非常重要,但古大侠此刻不在,你告诉我们,我们转告他,他同样领你的情。”

“那不行,再耽误下去就来不及了!”

崔妙妙觉得事情更不简单,眼珠一转道:“来得及,我们知道古大哥在哪里,可以马上通知他!”

李小桃却倔强地道:“不行!我一定要当面告诉他,而且要他答应带我走,我才告诉他。”

崔妙妙冷冷地道:“那可没办法了,谁知道你是存的什么心,我们是你伯伯的对头,怎么能信任你呢?”

李小桃急了道:“我瞒着人家偷溜出来,我给爹知道非打死我不可,难道你们还不信任我吗?”

崔妙妙冷笑道:“我们可以信任你,但你的意思是只关心古大侠一个人,我们说不定还要遭殃,为什么要帮你!”

李小桃一怔道:“难道你们不关心他?”

“我们当然关心,但我们了解古大侠的为人,他绝不会抛下我们一人逃的,因此我们除非都能安全,否则你的消息对他毫无用处,你也不必告诉他了!”

李小桃沉思片刻才道:“我告诉了你们,你们转告古秋萍时,万一不提我的名字,我岂不白忙了一场!”

崔妙妙笑笑道:“那绝不会,我们讲究的是道义,不像你伯伯那样寡义背信,如果你的消息对我们确实有好处,不但古大侠会领你的情,我们也会感激你。”

“我不要你们感激,只要古秋萍答应带我走!”

“古秋萍义重如山,但不一定肯带你走,因为你是个千金小姐,他说什么也不肯担这种是非的,但你可以跟我们一起走,这样传到江湖上,也不会影响到古大侠的名誉,而你也达到了跟古大侠在一起的目的!”

“我要跟古秋萍,可不是你们。”

“你不跟我们,古大侠说什么也不会要你,跟我们在一起,古大侠也不一定会要你,但你至少有个机会,即使跟我们,条件也不简单,现在你是李光祖的侄女儿,除非你帮帮我们的忙,我们才当你是我们的朋友。”

李小桃毕竟稚嫩,在崔妙妙的反复诱导之下,渐渐失去了主见,想了一会儿才道:“那我就告诉你们吧,我爹正在调集兵马,会同府县衙门的公人,马上要来捉你们了!”

崔妙妙先是一惊,继而笑道:“这可是岂有此理,我们又没犯法,将军大人凭什么来抓我们!”

“你们都有底案,各处地方衙门都通缉在案!”

“林伯伯的底案更多,令尊该先抓他才对!”

“那倒是其次,最主要的是你们犯了一件最大的案子,江南总督方天爵跟另一位贾正林大人家里失窃了两件贵重的物品,一件是潜龙水晶如意,一件是天然画壁寿屏,这两件东西是他们准备进贡进京作为皇上六十大寿的贡礼……”

“这与我们毫无关系!”

“我知道!这东西是秋姨偷的,可是留的是你们的记号,窃取水晶如意留下了一个字,写得像条飞龙……”

崔妙妙愕然道:“那是我早年行事的标记,我已十几年没用了,怎么会牵到我身上呢?”

“那是秋姨所造的,但完全像你的手法,玉屏失窃的地方留了一个萍字跟一支小剑,那是古秋萍的记号,这两件案子今天才告到我爹那儿,你们赖都赖不掉!”

陶芙怒道:“笑话!岂有此理,东西是你家人偷的,却栽到我们头上,我倒不相信你爹能这样一手遮天。”

李小桃急了道:“我爹并不知道,他根本不晓得是谁做的手脚,因为他平常不管这些事的,可是这次我伯伯做得很绝,他侧面通知两家失主,指明是你们所为,更指定让我爹抓住你们后追回失赃,我爹也没办法。”

崔妙妙道:“你父亲怎么表示?”

“我爹没法表示,他也许知道你们是冤枉的,可是那两家失主咬定是你们,他只好接受了,何况你们本来就有底案,我爹只好抓你们归案。”

崔妙妙想了一下道:“连你父亲都不知道,你怎么知道的呢?难道你的消息比今尊更为灵通?”

李小桃沉吟片刻才道:“是线姨告诉我的。”

崔妙妙一怔道:“聂红线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“是这样的,线姨虽然被古秋萍刺伤了,却一点都不恨他,相反的还很欣赏他,因此我伯伯定下了这个嫁祸之计后,她暗中通知了我,叫我设法转告古秋萍。”

“为什么要你来转告呢?”

“我伯伯管得很严,她又受了伤,无法行动,因为线姨知道我很欣赏古秋萍,才叫我偷偷地转告,我虽然知道了内情,也不敢跟爹说,因为这件事伯伯瞒着爹爹,万一拆穿了,爹去找伯伯理论,必须提出证据,这样一来,线姨跟我都惨了,何况我伯伯还可以来个矢口否认,我不但帮不上忙,反而害了线姨,这对大家都没好处,因此你们必须尽快通知古秋萍,设法躲开,不要……”

陶芙怒道:“不躲又怎么样?”

李小桃道:“不躲你们就得拒捕,如果你们与官军起了争斗,那问题就严重了,走到天下也不得安身,这不比寻常的盗窃案件,你们是犯了叛逆的大罪!”

崔妙妙比较沉着,点点头道:“大小姐说得不错,李光祖这一手使得太狠,就算我们能脱出官兵的围捕,也变成无处可投,他就可以在明里暗里打击我们了!”

李小桃道:“线姨也是这个意思,她要古秋萍先脱身,别与官兵正式冲突,她再慢慢设法找出我伯伯将赃物藏在什么地方,让古秋萍暗中跟她联络,取出原物,交回给失主把案子给销了,否则永远也洗不清……”

崔妙妙道:“我们会妥善应付的,还有一个问题,你怎么知道我们藏身在这个地方的?”

李小桃轻叹道:“你们别以为藏在这儿很秘密,我伯伯早就知道了,如果他不是怕无影飞针,早就自己来对付你们了,你们的藏处是线姨通知的,现在我爹还不知道,正在四下严密地搜索,但线姨估计,我伯伯会慢慢设法侧面透露这个地方,那时,你们要走也来不及了!”

陶芙又问道:“李光祖存心陷害,为什么不直截了当把我们的藏处透露出去,还拖个什么劲儿呢?”

崔妙妙笑道:“陶姑娘,这你就不懂了,如果一下子透露了地点,官兵就浩浩荡荡而来,我们很可能会听见风声而躲避了,就是这样才能叫我们措手不及!”

李小桃焦急地道:“好了,我的话全说完了,你们可得守信用,叫古秋萍带我去闯江湖。”

陶芙笑笑道:“大小姐,我们只能把话传到,可不能叫古大哥怎么做,古大哥也不见得会听我们的话。”

李小桃急向崔妙妙道:“你刚才不是答应了吗?”

崔妙妙道:“我答应帮你的忙,可没有说古大侠一定会答应,这种事也不能勉强的。”

李小桃怒道:“你怎么骗人呢?”

陶芙道:“大小姐,崔姥姥没有骗你,她说过不能代古大哥决定,只是答应帮你的忙。”

李小桃更是焦急,几乎大声叫道:“你们明明答应了,等我把消息说出来以后,你们又反悔了。”

陶芙冷冷地道:“大小姐,对你来通告消息,我们十分感激,但你的要求未免太不合理了呀,你应该想想,这种事岂是我们答应就算决定了,最多只能把话转到古大哥,同时从旁说服一下,至于古大哥如何决定却是他的事,我们能做到的就这么多。”

李小桃怔住了,想了一下,觉得也有道理,可是没有结果,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,崔妙妙道:“大小姐!我们一定把你的事向大侠转告,不抹杀你的人情。在可能的情形下,我们也会尽量地帮你忙,不过我对你提出一句忠告,江湖并不是女孩子理想的归宿,你现成的千金小姐,为什么不好好的在家里享享福呢。”

李小桃道:“不行,千金小姐的日子把我给拘死了,我一定要在江湖上闯荡一下,告诉古秋萍我练过武功,我会使双剑,会打飞镖,能跳两丈多高。”

崔妙妙笑道:“大小姐!这点本事可不算稀奇。”

李小桃略感不安道:“我并没有说我自己本事有多大,只是说我能照顾自己,还能给古秋萍帮一点忙。”

崔妙妙笑道:“古大侠从不要人帮忙,而且他行侠的方法是劫富济贫,你能干这种事吗?”

“为什么不能,古秋萍要我杀人都行。”

陶芙沉声道:“目前古大哥要杀的人是你大伯。”

李小桃道:“那与我没关系,我爹也不把他当哥哥,只是没办法而已,古秋萍真能杀了他,我爹不但不追究,说不定还会谢谢古秋萍呢。”

陶芙不耐烦地道:“大小姐,事机很紧迫,我们要赶快找到古大哥以谋对策,你也该走了呀!”

崔妙妙道:“不错!万一令尊在这儿抓到了小姐,对府上可不太好看,大小姐还是早早离去吧。”

李小桃这才道:“好!我走了,别忘了找到古秋萍叫他带我闯江湖,我跟定他了。即使他不肯,我也会去找他的,还有线姨说你们唯一的对策就是躲开,最好叫去秋萍去找她一趟把失窃的东西取回来。”

说完她就上房匆匆地走了,听她的脚步声去远后,陶芙才愤然地一拍桌子道:“真是岂有此理。”

崔妙妙道:“李光祖当然不会放过我们。”

“我不是骂李光祖,而是骂这个女孩子。”

崔妙妙愕然道:“李小桃有什么可骂的,如果不是她赶来报信,我们岂不是会落到李光祖的圈套中去了。”

陶芙道:“我没想到一个女孩子会有这么厚的脸皮,放着千金小姐不干,居然想跟一个陌不相识的男人私奔。”

“他是想问江湖,练过几天武的人总是不甘寂寞的。”

“闯江湖为什么一定要跟古大哥呢?”

崔妙妙笑起了道:“陶姑娘,你的眼睛看不见,不知道古大侠是多么吸引人,相貌英俊,气度雍容,武功高强,江湖上有不少的女孩子为他害着相思病呢。”

陶芙呆了一呆才道:“古大哥认识的女孩子很多吗?”

“一个也没有。”

“他一个都不认识,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对他钟情呢?”

“人就是这么奇怪,古大侠不但不愿意结识女孩子,而且见了女人就讨厌,从不跟她们搭腔,他越高傲,欣赏他的人越多,听说黄山有名的双凤凌家姐妹……”

“凌家姐妹是什么人?”

“是武林中有名的美人,一对双胞胎,美得像两朵花,她们的父亲又是鼎鼎大名的凌家堡凌云峰……”

“不管她们的老子,这两姐妹怎么样?”

“她们俩的机会比别人好。凌云峰过五十寿庆的那一天,古大哥也去祝寿,算是见着了,可是她们稍为对古大侠表示得亲切一点时,古大侠连夜不辞而别,害得那两姐妹相思成病,足足在床上躺了两个月。”

陶芙在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意下,居然脱口笑道:“我想她们不是害病,而是碰了古大哥的钉子不好意思见人。”

崔妙妙笑笑道:“也许是吧,这两姐妹也怪,多少武林佳子弟上门求婚,她们都一口回绝了,却偏偏会钟情于古大侠,碰了那个钉子后,还有人上门求婚,她们竟当众发誓说终身不嫁呢,看来这辈子是守定古大侠了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五 章 红妆效命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