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 六 章 来者不善

作者:司马紫烟

“没关系,我不在乎呢。”

古秋萍微愕然道:“你怎么不在乎呢?”

聂红线眼眶红了一下道:“古大侠,我虽然叫小桃转告请你来看我一趟,心里并没有指望你会来,因为我知道自己,像我这样贱的人,不配提出这种奢望!”

古秋萍不安地道:“你别这么说,我不是来了吗?”

聂红线眼中滴下了泪珠,硬咽着道:“是的,你来了,你没有看不起我下贱而来了,为了你来这一趟,我死了也是值得的,因此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!”

古秋萍连忙道:“那只是一件小事!”

“你说好了,赴汤蹈火,粉身碎骨,我都给你办到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没这么严重,是关于李大小姐的事!”

聂红线道:“小桃怎么样?”

古秋萍道:“你叫她转告示警,她提出的条件却令我很为难。”

聂红线笑了道:“这小妞是异想天开,居然想跟你去闯江湖,我知道你也不会答应的,不理她算了。”

“她来的时候我没在,她摆下话就走了!我怕以后还会生出枝节,既然你跟她比较接近些,能否开导她一下。”

聂红线想想道:“当然可以,只怕没多大用处,这小妞本来就不是做千金小姐的料子,那晚见到你的身手之后,对你更像是着了魔一般,正因为如此,我才托她转话,我自己走不开,又没有别的人好托付。”

“就是你托了她,她以为有惠于我……”

“好在你自己设法使李将军撤了兵,并没有见她的情,自然也可以不去理她的要求。”

“话虽然如此说,但就怕她胡闹,因此你能劝她打消这个念头最好,否则也请你暗下转告她的母亲一声!”

聂红线想想道:“好吧,我本来也想出去一趟,尤其是你来了,我必须对光祖有个交代,就说你是李夫人派来找我去商量事情的,这样把门上也瞒过去了!”

古秋萍道:“这倒是个好办法,我来的时候,也是假借李夫人的名义,你走一趟,正好两下都对了证!”

聂红线道:“要走就趁早走,在他们没有回来以前,才不会出毛病,我们是一起走吗?”

“那不妥,门上的人不认识我,苏州城一定有李光祖的眼线,看见我们在一起,对你就不太好了。”

“那你就先走吧,以后你大概不会再来看我了。”

“我的目的是除三大天魔,以后可能还有见面的机会,那时候你我又站在对敌的立场了。”

“古大侠,我绝不会再跟你作对了。”

“我知道,但在表面上你还得假装一下,等三大天魔伏诛以后,我们也许能交个朋友!”

聂红线的眼中射出了希望的光彩,口气中却有点不相信地道:“真的吗?古大侠,你不讨厌我?”

古秋萍笑道:“你别听信外面的流言,认为我讨厌女人,那是错误的,像白发龙婆母女,我不是照样跟她们交成朋友,只是我也隶名黑籍,交上我这个朋友并不光荣!”

聂红线道:“不!你不同,你是盗中之侠,侠中之盗!”

古秋萍淡然道:“行侠是武人本分。然而以盗为行侠的手段,到底不是正途,我对自己的评价很低!”

聂红线想想又道:“那个姓陶的小姑娘也是你的朋友?”

“不!她是我的主人。”

“主人?是怎样的主人?”

“主人就是主人,还会怎么样呢?”

“以大侠的身份,怎么会有主人呢?”

“事实的确如此,她有权支使我的行动,我不能违抗她的命令,像一般的主佣关系完全一样。”

聂红线颇感兴趣地道:“她怎么会成为你的主人呢?”

“这个我可不能说,一个主人已经够我侍候的了,如果你再来上一下,我这辈子要做牛马了!”

聂红线呆了一呆才道:“这个小姑娘可真美,可惜她的眼睛有缺陷,否则是武林中的一朵奇葩!”

古秋萍似乎不愿多谈陶芙,告辞道:“我要走了,三大天魔的下落都已查明,我要好好策划一下对付他们的方法,李小桃的事情麻烦你一下,我实在惹不起这位大小姐。”

聂红线笑道:“其实你自己找李夫人说一下,比我还有效,李光耀老糊涂了,我却看得出来,她暗中是站在你这边的,除去李光祖,她比谁都高兴呢!”

古秋萍笑一笑道:“这倒怪不得她,任何人处在她的位置,也会有这种想法的,而且也不能说她绝情,实在是你们住在她家里,给她的痛苦太大了!”

“她嫌我们的江湖习气太重,她自己又何尝不是江湖出身,做了一品夫人,就背祖忘本了呢!”

“话不能这样说,如果李光祖规规矩矩,她还是能容忍的,可是李光祖仍然在作案子,将军府里养着江洋大盗,叫她怎么不紧张呢?他们爬到今天的地位很不容易!”

“我知道!所以她讨厌我,你自己为什么不说呢?”

“我不能,我要给她留点颜面,何况这么做也太伤李小桃的心了,我不能接受她的好意,也不能伤害她。”

聂红线笑道:“看起来你还很重感情,不像外界所传的那么绝情呀!为什么你对凌家姐妹就那样……”

古秋萍没等她说完,已经开门出了屋子,因为外面还有叶府的下人,聂红线只得改口道:“请回告夫人,谢谢她的关怀,大老爷今儿可能回不来,我马上去回拜!”

古秋萍边走边应,在她恋恋不舍的目光下,出了叶家的大门,跨上自己的马,疾驰向苏州而去!

聂红线送他走了之后,立刻招呼那个老管家道:“叶忠,吩咐门上备马,我要上将军府去。”

老管家叶忠似乎想要阻止,聂红线沉声道:“快去呀!我有要紧的事情,耽误了可就要你负责!”

好容易挨过了初五,古秋萍终于得到了所需要的消息,木椟镇的叶善人要庆贺他的六十大寿,从聂红线的嘴里,他已知道所谓叶大善人,就是火眼神魔刘光远的化身,而三大天魔中的另一个大力神魔,也在乾元寺剃发为僧,改号法明,加上分水天魔李光祖,三大天魔全聚了头了。

可是他不敢让陶芙和崔氏母女知道,怕她们一个沉不住气,白送了性命,因为三大天魔都今非昔比,尤其是三个人凑在一起,绝非她们所能抵敌的。

叶大善人要庆寿的消息在十天前就传出来了,那自然是正月十五,三个人会商的结果,古秋萍开始研究这一个消息的正确性与它的真正用意,因为叶大善人移居到木椟镇后,从没有做过生日,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哪一天生日。

现在突然要大事庆祝六十大寿,用意颇堪玩味,会不会是一个陷阱,要诱使他们前去自投罗网?

经过一再细索后,古秋萍才否定了这个想法。

他们几个人的存在固然是三大天魔的心腹之患,但由于陶芙的真正身份尚未表明,李光祖只知道他们是受王大光之托来寻仇的,而且那天动手的时候,李光祖已经了解这几个人的实力,除了无影飞针较具威胁之外,没有一点是值得他们担心的。

再者李光祖也知道这几个人落脚的地方,却不采取任何行动,证明三大天魔对他们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

那么这次庆寿一定有更重大的涵义,那又是什么呢?在密切的注意下,严密的监视下,由各种线索,古秋萍得到了一个结论,一个很正确的结论。

那是从许多小节凑拢起来的,首先是为叶大善人出外经营的一些管事头目都回到了木椟镇,也带来了许多人。

这些人有的是挂伙计的名义,有的是商务往来的朋友身份,更有的是以江湖戏班,玩把式的身份伪装而来的。

一些人住进了叶家,一些人住进了木椟的旅邸,还有一些人更怪,他们是木椟的居民,多半是叶府的邻近,也带了老老少少的人回家了,这些人过年没有回家,却赶在元宵前回到家里,似乎颇堪玩味。

经过古秋萍详细的查证,在陆续涌到那些人里面,生面孔固多,熟人也不少,而且都是绿林道中的成名人物,以及一些江湖上声名狼藉的恶棍。

这意味着一件事,三大天魔准备东山再起,王大光的死讯对他们来说,是一个解脱的喜讯。

不过令古秋萍心凉的是三大天魔的背后势力之大,由这些前来庆寿的三山五岳好汉人数之多,分子之杂看来,这些年来,三大天魔并没有闲着,他们在暗中活动的成就比他们公开的横行更为可怕。

他们已经把绿林道与一群武林败类组织了起来,形成一个庞大的整体,一个不可轻视的整体。

这个组织的实力如此雄厚,可见非一日之功,而江湖上却毫无所闻,不能不佩服他们组织的严密,而一旦这个组织准备公开问世之后,足可震惊天下的武林。

古秋萍为他们如何进身至叶府,也作了一个最好的安排,他暗中利用地方官人的协助,策动叶府附近一些真正的居民,他们也是受过叶大善人诊疗之惠的,共同集资,送了一台苏锡文戏与两个弹词的男女档。

然后他又打通了戏班子的班主关节,把他们这一伙儿都包容在内,正月十四,靠着崔氏母女精湛的易容术,替陶芙改了样子,他自己则扮成一个弹三弦的老汉模样,一起到了木椟,旅馆早已住满了,他们跟戏班子一起住在船上,倒是十分隐密,没什么人发觉。

十五那一天,又是元宵灯节,本来就够热闹的,现在又添上了叶大善人的耳顺大寿,将木椟镇更点缀得热闹非凡,叶府在空园子里搭了芦棚,作为宴客之所,而且开的是流水席,照规矩是客至人席,席散客辞。

可是由于庆寿的节目非常精彩,戏台上从各地来的戏班杂耍小技等都是顶尖好角,一出出好戏连场,客人来了就舍不得走,叶府也真有那么大的魄力,来者不拒,有人就招待,因此不仅吸引了镇上的居民如潮,连那些献技已毕的戏班艺人,也都留下不离开了。

芦棚中的酒席越摆越多,到了下午,竞足足有两百桌上下,男男女女,食客不下二千人,将一所大花园挤得满满的,面对看戏台就是寿堂,燃着一对粗逾人臂的大红烛与一幅猩红呢毡为底,悬上一个纯金叶子打成的丈大寿字,桌上除了寿桃寿糕之外,更有着一对高达半丈的琥珀精雕的寿星,别的不说,光是这对寿星就价值连城。

叶大善人一身华服,坐在寿堂前的桌子上,同席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李光祖,另一个则是身穿锦绣的光头者,古秋萍知道那必是曾经剃发的大力神魔马光前,此刻又还俗了,三大天魔整个凑齐了。

这场寿宴很奇怪,叶府在大门口就用张大红纸条写得很清楚,免了一切俗套礼节,贺客登门即入席,贺拜恳辞,三大天魔的附近,坐满了三山五岳好汉,也不让人接近,所以化身为叶大善人的火眼神魔刘光远,稳坐席上,避免了一切应酬,与同座的两人频频举杯谈笑,状至愉快,而古秋萍等人被隔得远远的,只得耐心等着机会。

一直到酒席上坐定,古秋萍才把三大天魔的真正身份一一点明给几个女的知道,陶芙立刻紧张起来了,虽然还能控制声音,却掩不住她脸上的肌肉颤动,以责怪的语气问道:“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?”

古秋萍轻叹一声道:“小姐,早告诉你有什么用,今天根本不是刘光远的生日,他只是借这个名目,把他们的人手集中起来,进行着一项企图,前几天他们的行踪极为隐密,今天才公开现身,根本没有接近的机会。”

陶芙紧张地问道:“那我们该怎么办呢?”

“只好等待,等一个适当的时机再猝然动手,如果现在发作,我们连三魔的身边都到不了的。”

崔妙妙点点头道:“陶小姐,这是对的,我看了一下,这儿前前后后,都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,不下百余人之多,想不到这三个家伙的实力会有如此雄厚!”

古秋萍道:“正因为如此,我才不告诉你们,怕你们一个沉不住气,闯了来白送掉性命!”

正说着,他们搭班的戏班主人悄悄过来了道:“古大爷!

刚才已经来催场了,还有两出之后,就是我们的戏码了,您各位串演的八仙庆寿,到底是上不上?”

陶芙道:“当然上,我们马上就来。”

古秋萍却摇头道:“不上了,你还是找你们的人吧!”

班主虽然受了古秋萍重金的打点,捏着一把汗答应他们跟班,闯江湖的人的眼光何等敏利的,也看出情形有点不对,惟恐乱子惹到自己头上,因此听古秋萍说不串了,立刻欢天喜地,回头就走,三个女的都怔住了。

崔可清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六 章 来者不善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