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 九 章 涉险救美

作者:司马紫烟

马光前笑道:“看你们说得这么如意,好像两个女的都已成了定局,似乎太早了一点吧。”

刘光远笑道:“对于并吞凌家堡,我早有了周密的计划,征服云台四明是第一步行动,接下去就是对凌家堡开刀,凭我们三人的武功,一定没有问题。”

于是三人交头接耳,低声商量起来,远处的戏台后人影轻闪,是花素秋含着两颗眼泪悄悄地离去了。

九尾狐花素秋该是最伤心的人了,她一心一意地侍候李光祖,受了无数的委屈,总想混个出头。

以前有个聂红线与她争宠,处处比她强,她都忍受着,好不容易找个机会,那是偶然得到的。

聂红线心生异念,受了古秋萍的嘱咐,果真到李夫人那儿去,请李夫人管束小桃。

李夫人一怒之下,把李小桃关了起来,李小桃挟恨在心,在她去李府收拾遗留下来的东西时,将红线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,她赶紧回来密报,使聂红线挨了一顿毒打,关在柴房中奄奄一息。

拔除了一个眼中钉,她满心以为从此可以出人头地,在所谓天魔帮中好好威风一下,谁知李光祖根本没有把她当成一回事。

尤其是听说李光祖暗恋林绰约,她的心更凉了,满腔情意,一片忠心,换来的竟是这种结果,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傻,多么的可怜。

但她究竟是绿林出身的女盗,她的伤心最多是几滴眼泪,流过那几滴眼泪后,她的伤心已变成了怨恨。

怨恨激发了她先天的戾性,暗中咬咬牙,作了个决定:“我得不到的,谁也别想得到,你们算计我,我也算计你们。”

可是她对三魔的武功很清楚,虽然三魔的功力高到什么程度她不了解,但她明白凭自己的力量想对抗三个人是差得太远了,她必须借助别人。

找谁呢?向云台四明两家去报警,那等于白费,这两家的功力太薄弱了,绝对逃不过三魔的毒手。

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行藏,不如寄望于黄山的凌家堡,但凌云峰是武林之雄,会相信她一个绿林女寇的话吗?

再者刘光远布置周密,她一离姑苏境内,就会受到监视,叶开甲,五路总管,以及刘光远这些年训练的无数打手,他们个个都武艺超绝,她逃不出这些人掌握,唯一可找的人是古秋萍。

可是上哪儿去找古秋萍呢?她迅速地想了一下,由于陶芙等人遭擒,古秋萍一定不会走远的。

惟有一个地方是他可以藏身的,那就是李将军的府第。

花素秋很聪明,基于疏不间亲的关系,她没有把古秋萍与李夫人串通一气的事情说出给李光祖知道。

因为这一状告不好,倒霉的是自己,李光祖对这个弟妹是十分爱惜的,李夫人手段之狠她也明白的。

如果说穿的话,李夫人可以矢口否认,而且还倒打一耙,她可斗不过李夫人。

基于这点原因,她告发聂红线时,并没有涉及李夫人,而且还做了个顺水人情,将揭发聂红线的事归功李夫人。

因此她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地去找李夫人,相信在那儿可以找到古秋萍,至少也可以把话转告到古秋萍耳中。

于是她略事整理,叫了一台轿子,径自姑苏城里去。

刘光远的隐蔽手段很高明,叶府的左邻右舍,甚至于半个木椟镇,几乎都是他的手下,因此叶府中闹得天翻地覆,木椟镇上依然平静如昔。

一些不相干的人都在打斗开始时吓跑了,他们自然受到了严重的警告,知道了叶大善人的特殊身份。

虽然不明就里,怕事的平凡百姓谁敢去惹麻烦呢,她的轿子一直有人盯着梢,看她进了李将军的府第后才没跟进去。

李夫人对花素秋的来访表示冷淡,也很不高兴,一见面就道:“秋娘,现在大哥已公开现身,连他们的兄弟关系都不便维持了,你还来干什么?”

花素秋在平时总要顶上两句,这时竟出奇的温顺,只是低声请李夫人借一步说话,李夫人不悦地道:“别这么鬼鬼祟祟的,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好了。”

花素秋低声道;“夫人,我这次要说的事很机密,虽然老爷子的人都跟着到木椟去了,但您这儿很可能还有刘光远遣来的耳目,不能泄出一点风声。”

平时都管李夫人叫嫂子,这次居然改口称夫人,语气显得很谦卑,李夫人倒是很奇怪,沉吟了一下,才把左右的人都支出去。

花素秋见人都走了之后,扑地跪下道:“婢子特来求夫人相救一命。”

李夫人愕然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花素秋跪在地上,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。

李夫人听得脸色微动,半晌才道:“这叫我如何救你?我早已不管江湖中事了,何况我也管不了,第一,我不能跟大哥作对,第二,我也斗不过那些人。”

花素秋道:“夫人别再推托了,小桃都告诉我了,聂红线受了古大侠的嘱咐来转告夫人,才被李光祖毒打成伤关了起来,夫人与古大侠早就有了联系。”

李夫人神色一变道:“线娘的事一定是你告的密。”

花素秋垂头不语。

李夫人愤然道:“你排挤了线娘,以为你从此能独占一切了,这就是你自作自受,我才不管呢。”

花素秋垂首道:“婢子自己承认过失,但是婢子自己没有转告,小桃也会溜出去告密的,她对线娘恨之入骨,婢子把小桃稳在家里,无形中也是替夫人省了麻烦。”

李夫人叹了一口气道:“这个鬼丫头,真烦死我了,但你的问题我实在没办法,更无从救你。”

“婢子并不要夫人相救,只求夫人让我见古大侠。”

李夫人道:“你这不是胡闹吗?我怎么知道古秋萍在哪里,我们素不相识,你怎么找到我头上来了。”

花素秋道:“婢子想过了,古大侠除非离开了姑苏,否则一定藏身在这儿,以古大侠的为人,他不会走的。”

李夫人还在沉吟如何推托,屏后却转出了古秋萍,李夫人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脸色一变,道:“古大侠,你怎么出来了?

万一这婆娘是来探消息的……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夫人放心好了,我相信她所说的都是实话,在我的估计中,李光祖也容不得她们了。”然后转头道:“你起来吧,我听到你的话后,既然你有脱离李光祖之心,我一定帮助你,而且我还有许多问题不清楚,希望你能从实答复我。”

花素秋见到古秋萍之后,精神一震,爬起身来道:“大侠尽管问好了,贱妾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古秋萍沉思片刻才道:“三大火魔武功之高,实在出人想象,他们是从哪儿得到这么深的功力的?”

花素秋想想道:“这个贱妾也不太清楚,大致是他们发现了一部秘籍,叫什么天魔神功,一共分为四部。”

古秋萍忙问道:“那时王大光还没跟他们拆伙吗?”

花素秋道:“可能还没有,因为天魔四怪中的毒经就是王大光所得,刘光远还在找这一部毒经呢!”

“王大光怎么没有提起呢?”

花素秋道:“王大可能不知道其他三部的内容,据我的推测,他们发现秘籍后,各人认取了一部。

大家都对自己的那一部保密,不肯告诉别人,否则四部秘籍中,以刘光远的这部最珍贵,王大光绝不会让给他们的。”

古秋萍沉吟片刻才道:“刘光远对这毒经很重视吗?”

“是的,他的两只脚就是毁在王大光的用毒之下,今天我还听他说,无论如何要认确王大光的死讯,不能让毒经出世。

他们怀疑毒经在陶姑娘身上,准备用计把她逼出来呢!古大侠,毒经到底在不在陶姑娘身上?”

“不在,她是个瞎子,有了毒经也没有用。”

“那就好了,否则一定要设法阻止刘光远他们得到毒经,这是对付三魔惟一的办法了。”

古秋萍摇摇头道:“没有用的,毒经所载的各种毒法十分怪异,尤其是许多材料,要到穷山大泽去采取,再经过很长的时间去炼制,等到这些毒葯配成,三魔早已寿终正寝了,所以这个办法根本不能行。”

李夫人一愕道:“大侠何以知道呢?”

“王大光临死之前将毒经交与陶小姐,她又转赠与我,我大概地看了一下,觉得那些方法太过阴险,非正人侠士所为,因此对它没有太重视!”

花素秋忍不住道:“可是用来对付三魔并不过分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我晓得,只是寻常的毒物对他们毫无威胁。

厉害一点的耗时费神,远水救不了近火,我们还是在别的方面想办法吧!”

两个女的都陷入沉默。

古秋萍道:“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将失陷的人救出来。”

花素秋忙道:“那可使不得,刘光远在地牢中遍设机关,他就想利用那批人作饵,诱使大侠上钩的。”

李夫人也道:“李光祖既然对林仙子有染指之心,那些人一时不会有危险的,大侠是惟一未失陷的人,千万不能再冒险了,还是在摧毁天魔帮的根本上着手才稳妥得多。”

古秋萍想想道:“云台四明两家是靠不住的,他们武功不足恃,眼睛长在头顶上,以正统武学世家自居,连正派人士都不大来往,更看不起我们这些人了,即使去提出警告,他们也不会相信的。”

李夫人道:“他们总不致于连敌友都不分吧?”

古秋萍一叹道:“夫人也许不信,他们就是这么混账,前年在擎天华表五十大寿的时候,我曾饱受他们的奚落,如我前去示警,他们不但不会相信。甚至还会怀疑我是想利用他们来打击三魔……”

花素秋急道:“那我该怎么办呢?”

古秋萍道:“我看过刘光远手下五路总管的实力了,你如果带这些人去,那两家绝对不是敌手。”

“暂时你不会有危险的,而且这两家遭受突击后,黄山凌家堡自然也会提高警觉,对三魔下一步行动会密切注意了。”

花素秋黯然道:“我担心的不是那两家,对武林各家的实力我清楚得很,要吞并这两家,用不着刘光远派人协助,我带着江南黑道的人也办得到。

刘光远的目的是想杀死我,我不死于那两家之手,也一定死于五路总管之手,刘光远派人协助,主要是为了对付我。”

古秋萍道:“那他何必费事呢?”

花素秋道:“主要是做给李光祖看了,因为李光祖对我到底有一分情意,让我死在敌人的手里,对李光祖好交待些。”

李夫人道:“你干脆把事情说给李光祖听好了。”

花素秋长叹一声道:“李光祖对我只有一分情意,九分的心都在林绰约身上,他想到刘光远帮他促成与林绰约之好,不会再考虑到我了,何况为了与马光前的交情,他也会毫无选择地牺牲我的。”

古秋萍沉思片刻才道:“你先回去,今天晚上我会到木椟去,告诉你如何保全自己的方法的。”

花素秋急道:“古大侠,木椟你绝不能去,那里完全是刘光远的天下了,他布置了多年,岂止住的地方如铜墙铁壁,连周围百丈以内,也全是他的手下……”

古秋萍道:“我知道,今天我能出来,自然有我的退身之策,你不要管了,如果方便的话,你就在地牢的附近给我一个指引,我一定要去看看有些什么布置。”

花素秋还想说话,古秋萍笑笑道:“你放心好了,对机关暗器我也不是外行,也许救人没十分把握,但要想困住我却也没有那么容易,你别多说了。”

李夫人道:“秋娘,古大侠说一不二,他决定的事,谁也改变不了,你如真有诚意,还是晚上表现吧。”

花素秋知道李夫人对她尚未完全信任,还要利用这件事考验她一下,遂道:“地牢的入口在我的住处不远,我在楼窗上插上三枝线香,线香所对的方向指向地牢,大侠去试一下好了,不过刘光远今天夜里一定加强戒备,大侠想闯进地牢也不容易。”

古秋萍笑道:“我知道,刘光远的目的是利用机关捉住我,他加强戒备的目的在松弛我对机关的注意。”

花素秋失声道:“不错,刘光远是这么说的。”

古秋萍一笑道:“由此可见刘光远的脑筋不会比我聪明,我不会输给他.你还担心什么东西呢?”

花素秋想想道:“大侠坚持要去了,不妨约定个时间,我还可以制造一点扰乱,以便于大侠进入。”

“再者万一大侠无法脱身时,可以躲到我的住处,那个地方除了李光祖,别人还不敢擅自闯入。”

古秋萍道:“那就更好了,我们晚上见吧!我准三更到,你在快交三更鼓的时候,设法引开守卫者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九 章 涉险救美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