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十一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“公子,你要报仇,就杀我吧。”

文奇崛听她一说,登时气力一泄,手下松脱,跌坐地上。她不加否认,让己杀她,那受辱女子自是纤绣了!

哀过怒生,冲冲荡荡。文奇崛腾地跳起,钢拳紧据,他双目如勾,眼眶慾裂,逼住粉衣美妇。

天香旁见,魂魄皆惊,急道:

“腐儒怪侠,此事与夫人无关,都是小女告之夫人的。

要杀,你就杀我。”

文奇崛恨声一笑:

“天香,你不该杀吗?”

粉衣美妇见他目光毒毒,全然失态,惊惧一呼:

“公子,万万不可!”

文奇崛冷声道:

“小生百死不惜.纤绣受此劫难,以她个性,自不会存活了。小生不能为己,却能为她!”

他咬牙chún破,拳举铮铮。粉衣美妇死之骇然,猛大声道:

“公子,天香乃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子,你不能杀她!”

她一语说此,惶惶又道:

“天香的母亲,就是大师兄提到的小师妹。小师妹悔恨而死,临死之前,她把天香托付给我们。此事天香尚且不知,你又怎能杀她?”

天香惊闻此语,猝然怔住。她看看文奇崛,又看着粉衣美妇,颤颤道:

“夫人,你说我和他……是兄妹?”

她捶胸痛叫:

“夫人,这不是真的!我怎是那恶魔的……”

文奇崛见粉衣美妇说得异常郑重,又似遭了重重的一击。他打量着天香,禁不住倒吸口凉气。

粉衣美妇目光淡淡,无力道:

“公子,‘不了情毒’的解葯,只在你爹爹的手上。我们引他不出,方才给你也下此毒,原想教你在十日之后,津南定时寺中举行的武林大会上露面,毒发当场,引你爹爹现出身来。”

文奇崛听之不语,许久,他方道:

“夫人,司马煌前言已将两个婴儿弃之野外,大半死了;即使未死,你又怎知那两个婴儿,就是我和花纤绣?”

粉衣美妇漠然一叹,道:

“此中事情,自是我那夫君言及。他说他和大师兄分手之后,自又回到野外,还想杀你们。当时,你们正哇哇大哭,极为可怜。他瞧之心乱,一时亦是不忍了。最后,他只在你们背上刻下‘文奇崛’,‘花纤绣’的名字,却是盼你们如能活下,当不涉武林,你为文出众,她艳如花。后来,只因你们的爹爹突然消失,我那夫君寻仇不到,才想到你们,后又以背上字迹为凭,找到你们……”

文奇崛自知背上有字,再不存疑。他似是想起一事,忽道:

“夫人,你说我前去赴会,毒发当场,我那爹爹便会现身救我,可是,我那爹爹他知道我这个儿子?!”

粉衣美妇点头道:

“我那夫君让你为了端砚,屡屡杀人,就是为了让他知道你是他的儿子。要知那端砚,乃是小师妹的父亲留下的物什,它虽看不出有什么异处,可你爹爹却爱如至宝,谁碰一下,他都要杀,为此,他杀过许多人了。我那夫君正是利用此节,引他现身。”

文奇崛心惊肉跳;世仇大恨竟令人如此不遗余力,绞尽脑汁,非杀之以后快!他念及从未见过面的爹爹,苦苦自道:

“他那般婬恶,害人害己,我还认他这个爹爹吗?……他突然消失,可为什么?……这么多年,音讯全无,他还活着?若是活着,以他那婬恶本性,他能冒险救我?”

文奇崛积郁满怀,难以排遣。他神差鬼使,动问道:

“夫人,你说我若前去赴会,就能见到他了t”

粉衣美妇惊道:

“公子,你既知原委,怎可前去送死?!”

文奇崛沉沉道:

“我自愿往,与你们无关。”

粉衣美妇迟迟道:

“虎毒不食子’,他若活着,当会不甘寂寞,混迹会中,你若有难,他岂能无动于衷?”

她深深一叹,又是劝道:

“公子,你仇人无数,还是不去的好。”

她见文奇崛脸上坚毅,自知劝他不住,便道:

“公子,你宅心仁厚,正气凛然,此中是非,你自有判断。我只求你他日之后,你且念在我那夫君为仇所迷的份上,放他一条生路。”

她似是极怕文奇崛一口拒绝,此言一出,便伏在紫衣美妇身上,咬舌自尽……

二位美妇先后死去,大香万箭穿心,直把悲例与仇恨转向了文奇崛。她重伤在身,却仍做出慾击之状。文奇崛见来,竟是心下惶恐,退到一旁。

他抬起凝滞的目光看着那叠在一起的二具尸体,。有口难辩:

“她们死了,天香怪我,怪错了吗?……她们自己寻死,又与我有甚关系?……死了,就这么消失了?……有一天,我也会这么死吗?……”

他忽对死亡有了恐惧:死,就象她们?……死人,死人就是死人了……

他有此感念,自己亦觉得好是奇怪:自己先前还几番求死,只此一刻之间,怎么全然变了,怕起死来了?……

他茫然苦笑。摇头之时,一个意念如那电光石人,猛发掠过心际:

“莫非是因为我已知身世,自己不再是个孤儿,我有

爹,有娘,还有妹妹,就心有牵挂,身不由己了?……”

他心下隐颤,惊魂漂泊。他自知心是此中缘故,却是

不敢承认:

“若是这般,岂不是说我先前对纤绣的情爱,是若有若无的了?我一知道她是我的亲妹子,便不在掂记她了,关心她了;为她而死,自是不能了?亲情,情爱,在我眼里,到底孰重孰轻?……”

文奇崛不敢再想,却冲天香道:

“天香,你都听见了…她们…..

天香一语喊出,斩断他言。她眼里怨苦,声音嘶哑,指点着他道:

“你是那恶人的儿子,我可不是!我什么都没听见,我是天香,今天是,永远也是!你给我滚,滚!”

她声色严厉,怒目而视。文奇崛如刀刺目,心下无限悲凉:“罢了,罢了,她既不认我这个哥哥,还不如恨我,我何必自讨没趣?……”

他念及自己的爹爹,出生怨怒:

“你婬恶害人,却是反害了自己的儿女,这是报应吗?

……亲情.又有什么好?……情爱,又有什么好?……”

他越想越是凄凉,恍格中又后退二步。思及十日之后的武林大会,他神色转即冷漠,心道:

“此中一切,都缘于爹爹前番为恶之实。他突然消失必有极大的隐情.倘若他这般举动,原是为了更大的阴谋,以后江湖之上,岂不更受其害?我去赴会,若能引他出来,当面问个一清二楚,一切自然明朗。如他真如司马煌他们所说的那样,他死,自是罪有应得,亦为武林消除一大隐患;我死,当是以谢天下,死得其所了。”

文奇崛思及此处,心腑凉透。时下亲情,情爱全失,直如苍天无往,天也慾倾了。他郁闷难耐,撕心怪吼,浑若蚊龙出水,冲出洞外……

十日之期,转瞬即过。时下,文奇崛面对天下群雄,以雕为琴,挥洒演曲,不独花纤绣见来惊怪;在场诸人,亦是魂惊神慑,恍恍入梦……

曲罢声绝,山川寂寂。

云蒸霞蔚,古木幽幽。

文奇崛四望痴痴,魂游体外。昨日如梦,浑若浮云,飘过无迹;今事苍茫、一伊如眼前景物,转瞬便要消逝了。

他坐驰千里,游目骋怀,神思飞越,胸襟却难以畅荡

沉寂多时,群雄忽听定时寺方丈玄幽道了一声佛号,身子一振,方似魂魄归窍,幡然转醒。

他们眼见玄幽重步上前,冲磁上仁立的文奇崛道:

“腐儒怪侠琴技绝妙,奇思巧作,只可惜你虽能弄使,却道不得此中的玄奥。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,作茧又自缚了。”

言下之意,明为谈琴.实乃旁敲侧击,暗指他咎由自取,再也难逃法网。

文奇崛自明其意,却是故作糊涂。他微微一笑,竟是认真道:

“渲南石琴,古今一绝。小生自号腐儒,嗜爱琴棋书画,倘若于此不知,岂不让人笑我徒有虚名,枉自清狂?”

他一语道此,目望那长长的石壁夹道,清声又道:

“石琴发音,看似无稽,实乃大隐其理,远非玄怪。石壁夹道,为壁顶两侧古榕覆盖,恰似古琴的共鸣之箱;此中石破,每级的高度又渐至增高。如此脚踏其上,自是轻重不一,由此那回音亦是不停地变化,故成石琴之妙。”

他侃侃而谈,亦觉不足;补道:

“世人不懂其理,却道天工造化,实是谬焉!要知匠心独运,因材施技,虽造得了此等珍品,却是难为己用。我今日坐享其成,肆意玩耍,倘若造此石琴者天上有知,当不知有何感慨?……”

他借题发挥,自是说给他那从未谋面的爹爹。他怅然黑压压的人群,自道:

“我那爹爹会在其中吗?……他可明了我比言的真意?

……

他若在这里,自不会想到我前来的目的,自来送死不说,且要他死。”

群友听他所道,心下惊叹:腐儒怪侠武功莫测,为文一道,自也如此不凡,难探深浅。似此之人,堕入魔道,实是可惜了。

玄幽方丈颌首道:

“腐文圣侠,果然言谈有异,行为不众,贫僧今日得见,却是恨晚了。”

他阴冷一笑,复道:

“怪侠到此,想必不是只炎谈琴说技。你言挑战二字,却不知从何说起?”

文奇崛一眼看上长坐无言的武林盟主,正声道:

“你们为了小生,如此兴师动众,自是给了小生极大的面子。小生若不前来,岂不不识抬举,非礼之至?”

他爽口一笑,转向群雄,慢声道:

“诸位,小生杀人不假,要怪,只怪小生所杀之人,触及了我祖传的端砚。你们若想报仇,小生此次前来,正是给诸位一个机会。不过,小生到要提醒诸位,那种报仇不成,反为仇杀之事,还是不做的好。”

他道过此言,心下急跳:

“我这番言语,无疑辱及了天下好汉,上浇油。倘若他们蜂拥齐上,纵是我那爹爹现出身来,又怎能救我?……我死自不紧要,可我不能当面向明缘由,印证真相,又怎死后瞑目?”

眼见群雄騒动声起。群情激愤,文奇崛目光不错,手上竟隐隐见汗。

他见騒动之中,终无一人出来挑战,登时心下一松。

再望武林盟主,竟见他仍是坦然高坐,却是皱了眉头:

“此等时候,他身为盟主,早该出言应对此事了。他不吭不响,深沉不露,到教我显得若有若无,直如跳梁小丑一般。”

站立场前的苏万卷,著刻腿软身颤,叫苦不迭。他先前忘乎所以,直入场中,误打误撞,竟也慑住了群雄。眼见那总领其职的位于就要到手,可偏在此时,腐儒怪侠一声叫阵,扰了他的好事。

他那会惊醒过来,自知腐儒怪侠为天下所怒怕,当来不得丝毫假做,自己乃一文弱书生怎可和他比试?!是以如此,他听过文奇崛报过名号,竟险些栽倒!

这会,他待瞧文奇崛身人虎穴,直如人那无人之境,惧怕之下,又生万分艳羡:

“看他风流清酒,举止飘飘,尽得风光了。人生在世,不能名扬天下,若能似他遗臭万年,又有何不好?何况世间好坏,全在人定;是是非非,尽由人说。我若是他,当也终生无悔。只怕我眼下偷鸡不死,却要搭上性命!

他连叫到霉,由蒙变怨.终至恨恨不休:

“他坏我好事,教我无功无名,若是这么死了,当真猪狗不如了。我若能逃过此劫,必当投笔从戎,苦修那老和尚所说的“魔王天功!杀他泄恨!”

他念及于此,心下稍慰。可一见眼前局面,倘若盟主传下令来,命已和他决战,岂不糟糕?!

他背生寒气,心摇体颤,默道:

“我苏万卷来生一世,岂能总是时运不济;屡遭磨难?!……我雄心万丈,怎可壮志未酬,身却先死?……我吉星高照,从那‘魔王天书’一事看来,便是不假……”

他不敢以目视人,只是捱着。

沉寂之中,苏万卷自觉长过百年,难以忍受,自又恨极盟主:

“他身为盟主,此中时刻,登高一呼,不就完了吗?他怪模怪样,自作深沉,实也可恶!我若是盟主,自当及早下手,吩咐群雄一拥而上,纵是他有三头六臂,又能奈何?

苏万卷恨愤未了,却听那武林盟主一声更咳,高声道:

“苏大侠,你去会他!”

群雄一听盟主发话,群情一振。那苏万卷举手之间,便破了中年汉子的斩鱼剑法。何等了得!玄幽方丈又言他身有“魔王天书”,更极道书上武功“魔王天功”之厉,只可惜未见他显露。眼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一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