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十二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禅房中人,一听得“独孤雄”三字,登时骇住。刚才冥慧已然言及,那独孤雄为”无上门”门主殷无法传人,以股无法留下的毒物“不了情毒”婬乐害人。此人可谓穷凶极恶,罪不可赦,门外之人叫出他的名字,可是那独孤雄竟在此中吗?!

花纤绣,江上月,白星儿,朱希彩心有此念;不约而同把那目光投到冥慧身上。

但见冥慧脸色骤变,身形一抖,却是目对房门,一声道:“皇甫魂,你终于找来了。”

冥慧言此,已见一蒙面人冷笑不断,沉沉跨进房门。

他一扫屋中人等,忽又是长笑,似是快慰之至。

花纤绣一见其人,立时心胆俱裂。

敢情这人,正是把她和文奇崛抓至山洞,后又污辱了她的那个蒙面人。

花纤绣正待发作,又见他长笑声中,把目光死盯住冥慧,再道:“独孤难,你躲在这里,实是难为你了。在下若不亲见,有谁可知,天下威名赫赫的无上门主殷无法的乘龙快婿,突然失踪,竟做了烧火的和尚?……可笑。独孤雄,你既已让我寻到,还有何话说?

冥慧满脸苦笑,摇头道:“皇甫魂,话非得说吗?……无言有言,无怪乎表其心志;育贵于行,行贵于真,真贵于诚,贫僧如此这般,谅苍天亦是有目共睹,体恤于我。贫僧既不可恕,何至我那孩子代我受过?…皇甫魂,你做的太过了。”

他一番言道,忽力贯僧袍,不见其动,却见那灰影悠然向前,竟是冲那蒙面人攻来。

眼见蒙面人轻轻一飘,漫如脱网之鱼,跳出冥慧的气浪之外。他一笑而道:“独孤雄,你想杀我?……不错,不错,独孤雄杀人无数,做了和尚,当是瞒天过海之举。如此看来,我做的当真无错!”

他笑过,嘎然杀气猛作。众人一见他喜怒无常,这般凶霸,心下颤然:“独孤雄恶贯满盈,婬乐为命,怎能材受寺庙之苦?

“他骤下杀手,显是和这蒙面人皇甫魂有不共戴天之仇,又是何故?…文奇崛危在旦夕,蒙面人又来寻机闹事,又该如何是好?”

花纤绣等人心惑不断,再看那二人,又是交上手来。

眼见二人拚斗一处,直如两条长蛇交缠一起,举手投足,虽是动作迟缓,却是劲为俱运,势道十足,全是舍生忘死招法。花纤绣等人骇然之下,忽听那文奇崛一声哀哼,遽然呼吸短促,气息若隐若无!

花纤绣色变心惊,猛然身形暴动。蒙面人见她不来击杀自己,却是扑向那冥慧和尚,摇头一笑,嘿声道:“姑娘仇将思报,又是何必!”

他略一拂手,顿见一股气浪腾跃而出,直如白水蹴空,瀑泻深潭,花纤绣只觉身被止住,向前不得。

花纤绣此举,本是念及文奇崛生死,此刻全系在蒙面人所说的独孤雄冥慧身上。先前他一再言道救他不得,此刻看来,自是谎言了。如能擒住于他,相通之下,谅他当会解文奇崛的毒了。是以如此,她才奋不顾身,毅然加人战团。

时下,蒙面人虽和冥慧战之不下,却阻止花纤绣援手,花纤绣惊奇之余,不及细想,又喝令江上月等三人,一齐再上。

蒙面人见状,冷冷一笑。他瞥了一眼文奇崛,却不再阻挡众人联手,只对冥慧道:“独孤雄,你的孩儿就要死了。你当真见死不救吗?”

冥慧不听则可,一听之下,却是愈加恼怒,他脸上茹苦,咬牙道:“皇甫魂,我独孤雄这般罚苦自己,你还如此相逼,害我孩儿至此。可笑我万般忏梅,竟是枉然厂他一声苦啸,漫如激流回旋,连绵而出,苦啸声中,但见他身形疾转,僧袍族作一道灰柱,发出敲金嘎玉之声,252第三十几章无上鬼功极为动听。

蒙面人等人初闻其音,心神一荡,出手却是缓了。如此听来,那声音直人心腑,饶如弦动心脉,弓弹经络,令人难熬皮痒,斗志直泄。

蒙面人不料至此,咬牙挺住。花纤绣等人俱是难耐,软软倒下。

过不多时,蒙面人自觉乏力,忽长叹一声苦苦道“三师弟,大师兄和我,为了你活到今日,只指望杀你泄恨,却不料你已练成了‘无上鬼功’。三师弟,你隐名埋姓,屈居在此,尽是这般缘故?”

冥慧见他额上见汗,目光游散,心知他为功所摄,已然不支,索性停下身来。

蒙面人身子站定不住,摇晃几下,终是倒下了。

冥慧上得近前,直道:“皇甫魂,我的儿于快死了,你高兴了吗?我恩恩怨怨,却是报应到他的身上,当真罪不可赎?”

他声音凄怒,转而走到文奇崛身前,喃喃道:“吾儿,世人只道唯我方可解那‘不了情毒’,可你哪里知道,我亦.受那毒物所害;吾儿,你若死了,当是幸事!”

他言过泄泪,遍体通颤,枯手慢举,空中几顿。

蒙面人见冥慧没有杀他,却要对文奇崛下手,惊愕之下,吃吃道:“三师弟,你……说什么?

他旋而平下心来,冷声又道:“三师弟,你又在骗人了。三师弟,我和我那夫人这样做,却不想让他死的。”

冥慧如是未闻,又遭:“吾儿,你死吧!吾儿,你杀人逾百,祸及天下,这般死在为父之手,勿怪为父无情了。”

他一语道出,枯手顿然拍下!

无声无息。

蒙面人见那文奇崛胸中冥慧掌,气息瞬时全无,眼中浑然。片。良久,他缓缓从地上爬起,硬声道:。三师弟,你既已杀了你的儿子,可见你心地残毒,天下无人能比。为兄实是可惜:如三师弟之人,不肯杀我,当是天大的笑话了!”

他强声作笑,无耐气力微弱,连那笑声亦是发之不出,只作笑状。

冥慧。扫昏厥过去的花纤绣等人,大苦摇头。他弄醒他们,只道:“你们不是我的儿子,自不该死。”

冥慧道罢,抱起文奇崛便走。花纤绣慾要上前,终是迟了。步,眼见冥慧出得房门,脚步声轻,渐渐远了。

良久,花纤绣方是醒悟过来,她正待追将出去,却被蒙面人伸手拦住。

“姑娘,我等为那恶人‘无上鬼功’所害。在此屏气生息尚可活上。时,你若这般急赶,只怕更是早丧。”

他嘴角挂着冷笑,颤抖几下,倏尔满面哀楚,低徊慾绝。

花纤绣亲见文奇崛被冥慧拍死,怎堪生受?这会听得蒙面人之语,她却不惊不惶,心道:“奇崛,我恨过你,骂过你,杀过你,这一切的一切,你可知道,都缘于我深深的爱你!你死了,我还活着干什么?!”

她伤心人骨,忽目光直指蒙面人,悲声道:“皇甫魂,你害得我们这般凄惨,到头来,你又得到了什么?…你也要死了,不是吗?…我花纤绣临死之前,定要杀你泄恨!”

她体虚如散,有心出手,竟是抬不起来了。蒙面人皇甫魂微微一笑,自道:“我得到了什么?什么也没有…我自以为神功大成,当可以杀他了,今日这般结果,可恨苍天无眼广他一语言此,身子又是跌倒。

江上月等三人,神智迷失,受害尤重,眼下已气息奄奄,不省人事。

禅房幽静,月光如水。

五个将死之人,自觉来日无多,索性连话都无暇说。

花纤绣默然窗外,念及今日几生几死,自道天意如此,却是少了许多责怨。

静静之时,禅房之门又是响了一下,进来一人。花纤绣打眼看去,一见那人,竟是呆了……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