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十三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天香久久做声不得,心下却是风云击荡,地覆天翻。

“粉衣美妇死前言及,自己乃是独孤雄和那‘小师妹’之女。自己的娘亲,早已悔恨死了,又怎会死而复活?这小老头口出妖言,到底为了什么?”

她怒气填胸,尤是激愤,脚下用力,却是要逼他道出真相。

村夫老者强自忍耐,一脸酸苦,几自不发一声。天香猛又撤下脚来,抓他在手,硬硬道:“小老头,你说我娘还活着,是不是?那好,你带我见她!”

村夫老者喘息一口,回道:“天香姑娘,怕是晚了。”

天香见他说得认认真真,绝不似假做之态;立时追问道:“小老头,你说的可是真话?”

村夫老者目光黯然,低头道:“天香姑娘,我若是骗你,又怎会把你叫住,自讨没趣?天香姑娘,我们还是快快回去。如若不然,你娘只怕己然走了。”

天香听得糊涂,自元暇追问。她一扯村夫老者,带他狂奔回转。

自打远处,天香便见那里人影不见,静得无一丝人声。

她虽不知村夫老者所言到底为何,却是隐觉此事重大,更是加快了脚步。

村夫老者回到刚才打斗之处,眼见这里尸首狼籍,血污草木,忽大发哀声,跺足道:“完了!……天香姑娘,我们来迟了一步!”

天香见他这副模样,更是驻然。她轻轻走近村夫老者,低声道:“老丈,我娘呢?…她不在这,又在哪里?……”

村夫老者暂忍哭声,痛道:“天香,梨花镖局此次押镖,全不是什么金银钱粮之物,你要知道,镖车大箱之中,你的娘亲就在里面!”

天香又是惊住。她四下一望,哪里还有镖车的影子?

她略一回首,又听村夫老者道:“我们在此厮杀,正是为了要救回你的娘亲。天意在上,不想你却巧遇此事。我叫住与你,自是想要你和你那、娘亲聚首,击杀恶人。你要知道,此次保镖的众镖师,绝_不是先前那样的泛泛之辈。他们虽是以往模样,可那功力,却不知何故,全然换了,精进之深,实令人难以测度。”一天香黯然前望,心道:“梨花镖局的总镖师仇啸傲已然死了,他那爱女潇潇为人劫走,至今下落不明。这会梨花缥局忽又冒了出来,竟劫持着自己的娘亲他走,此中过节,谁人猜想得出?”

她越思越乱,索性对村夫老者道:“老丈,你怎知晓我的身世?你们救我娘亲,又从何处听来消息?……老丈,你真的没有骗我?”

村夫老者道:“天香,此事在下自会告诉于你,我看镖车走之不远,我们还是先救你的娘亲吧!”

他一语说过,俯下身去。看了看那车辙痕迹,顺着荒野小道,一路迫下。天香见此,自知村夫老者说的不错,忙随后追来。

二人又是狂奔。

不知几许,眼前有一镖车影子,若隐若现,星光之下,尤是模糊不清,宛如用影浮动。

天香二人大喜过望,更是急赶。

来至跟前,二人停下脚步。但见车子丢在道上,无有人在,那只木箱仍是放在车上。

二人俱感奇怪,小心地上前。

村夫老者细看那箱封条,竟是一如前状,没有拆启之迹,又是摇头。

天香见村夫老者惊惑模样,问道:“老丈,你的那只木箱,可是这个?”

村夫老者又是端详一番,重重道:“这倒没错。不过,此事太是古怪了,在下苦思不得其故,却要请教姑娘。”

天香看他明知木箱没错;却不急于把木箱开启,放出娘亲,不耐道:“老文,救人要紧。”

她越步上前,村夫老者一把拦住:“姑娘且慢。”

村夫老者挡过天香,一脸疑云,聚而不散,他沉吟片刻,沉声道:“姑娘请想,我们和众镖师拚死相斗,为了什么?”

这会箱子在此,人却全无,岂不古怪?如若有人设下陷阱,在这箱子里做了手脚,暗设机关,岂不要了我等的性命?”

天香思忖之下,亦是点头称是。

村夫老者脸上灰白,他又看了看木箱,转而吁出长气,再道:“如此看来,我等不可不谨慎从事。”

他让天香退后,自己撕去封条,见那黑黑大锁完好无损,他脸上更是惊惑。

他略一犹豫,转身对天香道:“天香姑娘,在下斗胆碰一碰运气了。如若在下身遭不测,你自可到梨花镖局再去寻找你的娘亲。若是不然,当是你们母女的福气。”

他做此言语,天香心感他冒死救人,对他不由肃然起敬,她惶惶点头,心下却意:“娘亲,你真的没有死吗?……这些年来,你又在何处过活?……娘亲,你是何模样,做女儿的到今天才晓得…娘亲,真让我受苦了。”

她目不斜视,神情紧张之至。看那村夫老者双手拧住那黑黑大锁,她的心直似要蹦出胸膛c“谢天谢地!”

天香见村夫老者拧开大锁,吁口长气。她道出那语,转而把目光死盯住那箱口了。

她情不自禁,缓缓走上。

出人意料,一切都安然无事。大香清楚得见,箱中直躺着一个中年妇人。天香见她一脸安祥,高雅华贵,只是眉宇之间,竟似透出无限凄苦,直冲天香的眼底。

“她是我的娘亲吗?”

天香颤颤自问,心下又道:“娘亲?……她怎么了?她这是活着,还是死了了”

她神情大动,忍不住轻轻伸出手来,摸了摸那中年妇人的脸颊。

她一摸之下,自觉那面颊分外光滑,尚是温暖有加,她一阵狂喜,娘亲她真的没死,她还活着!

有此一念,天香再不多想,急急慾扶那中年妇人起来。

她刚一动手,立党一只大手拉住于她,一个声音道:“天香姑娘,有人来了!”

天香闻听人来,马上转过头去。一看之下登时色变第四十二章“万神帮”众第四十二章“万神帮”众大香色变之时,一队人马已是掀起滚滚黑尘,如风而至。他们把人车团团围住,沉默片刻,忽而齐发鬼笑!

大香先见他们赶来,从其衣着看视,立时明白他们一伙,竟是江湖黑道上最为阴险毒辣的“万神帮”众。“万神帮”名为万神,其帮众皆是黑道上响当当的人物。若不如此,既是再坏再损,武功不济,名头不响,也万难挤身“万神帮”中。

“’万神帮”号为黑道之首,衣着服饰自也与众不同,颇费心机。先是采用天下名贵绸缎,上缀珍珠玛瑙,以显其富,冠绝天下。后又不知怎地,忽一下尽去珠玉,遍着粗衣粗帽,打眼看来,直和丐帮相仿。最近几年,又不知为何,“‘万神帮”众竟连这粗衣粗帽也省了,索性只留下遮羞的短裤,袒露的胸腹,纹着神价鬼怪,如此招摇过市,更令人心生恐惧。

此刻,他们乍现在荒原之上,且有数十人之多,天香见来、焉能不惊?

天香未待他们笑过,猛一声道:“万神帮’尔等怪模怪样.吓得住别人,可吓不住你家姑娘厂她心中生惧,嘴上说来。犹是胆寒。他们这番安排,自不是什么巧遇,当有极大的祸心,此事又关系着自己死而复生的娘亲的安危,只怕稍有闪失,便会丧身荒原了。

身处危境,大香忽念起文奇崛来,忖道:“他是我的哥哥我说不是,x有什么用呢?他独自一人,敢以天下为敌,面不改色,眼下,若是他,自不会象我这番模样。”

她这样想来,顿生出万番勇气。惧意一去,她又心下忽伤,痛楚阵阵:“他死了皇甫伯伯那么恨他,却没料到他没死在他的手里,却死于自己爹爹之手…皇甫伯伯苦心积虑,只想以他为线,引出消失多年的爹爹,难道,他们之间的仇怨,竟令他们都疯了不成?”

天香仁望之中,村夫老者上前一步,冲“万神帮”众扫视一眼,琅琅道:“各位匆匆而来,小老儿有札了。”

他拱手弯腰,毕恭毕敬。

天香站立其后,见他礼罢,“‘万神帮”众如是未见,神态傲偶,心道:“村夫老者这般施为,白是指望‘万神帮’众放过我等。他们如虎似狼,岂能因此罢手?……村夫老者与虎谋皮,当真可笑了。”

她心下一挺,对村大老者道:“老丈,你不要说了。”

她跨前几步,高声道:“万神帮’,你们听着,本姑娘乃是独孤雄的女儿,腐儒怪侠的妹子,尔等若是识趣且让出路来o”

她这般说过,只想惟今之计,定要为保住自己的娘亲着想。恶人还须恶人磨,自己的爹爹和哥哥早已恶名在外,谅“万神帮”不会不知。

天香话音刚落,但见“万神帮”中,秃头短眉,胸纹厉鬼的中年汉子道:“小姑娘,你是谁的女儿,谁的妹子,我等又没问你,你大可不必说了。小姑娘,我们只要车*的木箱,这下你放心了?”

他虽看上凶恶,言下却是如此温和,天香万没料及,只道:“木箱之中,是我的娘亲,你们可知道吗?”

秃头短眉的汉子静静颌首,又道:“小姑娘,你是不肯将木箱交给我了?”

大香心下生怒,却道:“我的娘亲,何曾得罪于你?…你们若是硬抢,本姑娘只好拚了!”

她脸上变色;一语道过,便是倒退几步,挡在木箱跟前。

秃头短眉的汉子见状,略一轻轻摇头,他把目光投向村夫老者,平声道:“党大英.你也不肯吗了”

村夫老者闻听那汉子叫出了自己的名字,微微一怔。

他稍一踌躇,便道:“‘万神帮’如此霸道,咄咄逼人,小老儿怎会惜其一死!

他和天香并肩而立,受伤之臂,硬撑着缓缓举起。

秃头汉于见之一笑,旋道:“你们不听规劝,自寻死路,虽是壮烈,却是愚腐可笑!

他一笑倏然而逝,转眼又复凶状。天香见得“万神帮”众提马上前,直如黑云压来,惊惧之下,忽翻身跳上镖车,手拍车马,那马儿骤受痛击,一声嘶叫,昂首扬蹄,呼啸前冲!

村夫老者飞身上镖车,急喘道:“大香姑娘,小心!”

天香听他道过,亦感到一股强风凌力,扑头而来。她无暇举望,只是侧过一闪,随手一掌拍出,眼见一“万神帮”中人身中其掌,惨叫一声,庞大的身躯直如风筝断线,掼下车去。

天香杀过一人,又连连拍打马车。马儿忍受不住,更往前冲。挡在镖车前面的“万神帮”众神情一变,慌乱之下,忙是避其锋芒,鞍转马头,值此时刻,镖车已是势如山崩,冲出圈外!

秃头短眉的中年汉子一见,登时恼怒。他把手一扬,几道白光直奔刚才躲开的几个帮中人等,眼见他们惨呼之下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