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十四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“万神帮”众人纷纷栽落马下,秃头短眉的中年汉子方是哼出声来,厉声道:“尔等畏死怯阵,‘万神帮’何言一统红湖?他们一老一少,你们也奈何不得吗!”

“万神帮”众人人危惧,略一喘息,急急催动身下坐骑,但闻蹄声滚动,密如急雨,卷起一股狂风,死命追下。

星月无光,夜色茫茫。

天香驾着镖车,大汗淋漓。她自知这镖车拉着木箱,又负载自己和村夫老者,如此下去,定会被“万神帮”追上。若是那样,当不会有先前攻其不备的侥幸了。

她心下火急,连声道:“老丈,你赶车走吧!”

村夫老者耳边劲风呼啸,神情急苦,听天香之语,亦连连道:“天香姑娘,我党天英岂是贪生怕死之辈?姑娘一人留下,也是抵挡不住那‘万神帮’的马队,姑娘断不可冒此奇险!”

天香心跳如鼓,自觉村夫老者党天英所言不错。她一击车马屁股,嘴上又道:“老丈,他们怎会认识你呢?”

党天英沉吟片刻,回道:“天香姑娘,我们今日凶多吉少,在下若将真相告诉于你,只怕也无用了。”

他长叹一声,回视马队如潮涌来,又是双眉横竖,惨烈道:“天香,我死无恨,只苦了姑娘了。姑娘,你恨不恨我?”

天香身在车上,一心全系奔脱之上,何谈有恨?

此时,党天英如此之说,天香听来,心神一震:“不错,今日我若死了,自是因他之故,我和他从未谋面,他又深知我的身世,还告之我的娘亲就在木箱之中,若不是他,自己怎会和娘亲相见呢?—、、此中恩怨,当真难分难辨;说也不清。”

天香心有旁念,拍击马儿之手却是缓了。迷朦之际,忽听党天英一声叫道:“天香,他们追上!”第四十三章 深夜拜庄

天香神游荡荡,党天英一叫,直似把她从梦中拉回。

她心儿一顿,牙关一错,竟不在催打车马,却扯住马尾,让车停下。

“万神稻’众复又把人车围在核心。那个秃头短眉的中年汉子跳下马来,其余人等亦是翻身下马。

秃头短眉的汉子上前道:“党天英,你本不该死的。小姑娘,你不该了。不过,这会你们若是求我,晚了!晚了!”

他似是大加怜惜,连连摇头。

“万神帮”杀人如麻,何曾象今日这般徒费口舌,惶惶作态?党天英心虽奇怪,面上却平和威穆,冷冷道;‘z“小老儿死是应该,不过,若说这位姑娘该死,小老儿却要讨个公道。”

秃头短眉的汉子一声长笑,阴声道:“党天英,你自身难保,也敢和我讨什么公道?……党天英,你是老糊涂了。”

党天英自不在意,又道:“身为女儿,救她的娘亲,又有何罪?……身为人夫,救他的妻儿,罪在何处?小老儿自言该死已是大违心愿,尔等若再加害无辜,小老儿虽自知力薄,亦不免搏l一搏。”

党天英一番理论,秃头短后的汉子听完一愣。他沉吟多时,方道:“党天英,你可说箱中之人,她竟是你的内人?”

党天英挤出一笑,凛然道:“阁下以为如何?”

未待秃头短后的汉子回应,天香已是勃然色变。她一指党天英,斥道:“胡说!党天英,你该死!…党天英,你再着辱我娘,我就和你拚了!”

天香道过此语,气血大涌。众目睽睽之下,万不想觉天英竟说出此种话来。他或是怕死,或是求生之计,不管怎样,这关系着娘亲的名节,焉能任他这般放肆?!

此中之变,“万神帮”众料不及此,待见天香和党天英内生攻讧,又觉大喜过望。沉默片刻,他们忽发声大笑,怪腔怪调,一时尽兴而出,夜空交杂,排空嗡嗡。

党天英脸上几变,扭曲弯弯。他看了天香一眼,目光之中,满是浓浓的哀怨。大香一接那目光,怒气倏而一泄:

“他为何这般看我?他污辱我的娘亲,我不该斥责他吗?…”

天香魂惊之时,却见那党天英猛一声暴喝,直如平地惊雷,荡荡叫出,暴喝声中,他身形顿起,宛若困兽一般,直向秃头短眉的汉子扑来!

秃头短眉的汉子见之一笑。他自不躲闪,只是轻出长臂,直直抓向天英,口中犹道:

“党天英,你是求死吗?”

党天英牙关咬破,身在空中,见秃头短后的汉子这般轻看自己,更是愤气攻心,不存活念。他尽运周身气力,脸l涨紫,亦不换招旁攻,仍是直直攻到。

二人对击一掌,立有哑响之声,漫如裂竹撕破,四下散开。响声过后,党大英身被震起,空中几旋,他一拧身形,复又运气于身,扑向秃头短眉的汉子。

秃头短眉的汉子脚下未动,待见党天英又是攻来,眉头一皱,口道:“党天英,你真是糊涂了。”

他摇头不止,却不再和他对掌。一待党天英狠狠扑至,他身形一错,又手一抄,快过闪电,一下点了他的穴道。

天香眼见党天英穴道受制,身如天石下坠,重重摔在地上,动弹不得,一时心下大苦:“他这般拚命,可是因我骂了他吗?……他如此年纪,又怎会拿己性命和我斗气?他到底是何人呢?”

她神差鬼使,脚下一点,身形已飘向党天英,只想救他回转,莫让“万神帮”伤他的性命。

她一心记挂在党天英身上,却是忘了大敌在侧。秃头短眉的汉子冷眼一瞥,又是双手一抄,天香身在半空,只”觉一股劲风扫来,随后身于猛地一麻,施展不得,向下直坠。

天香下坠之时,神智一清。她自知被人点了穴道,叫苦不迭:这样一来,党天英性命难保,自己亦任人宰割了。

一想娘亲身在箱中,难熬之时,她的身子突然停住。一双大手,把她稳稳托住。天香睁眼一看,秃头短眉的模样赫然在目,她心下一呕,险些吐出水来。

身入敌怀,天香自知纵有千悔万恨,又能如何?她双目一闭,只是待死。

过了良久,却听耳边秃头短眉的汉子轻轻一叹,随后抱她上车,平放下来。一会,党天英又被抱上车来,放在其侧。

一长脸大汉接着坐在车头,吆喝一声,那马儿蹄踏声起,缓缓而动。

“万神帮”众各上坐骑,随侍左右,直如众星拱月,一同前行。

天香躺在车上,身形随那缥车l下颠簸,劳苦难耐。

党天英看之大怜,轻声道:“天香,是我害了你啊。”

天香不解摇头,无力道:“老丈,你还生我的气吗?……你那么说,终是不该。”

党天英吁了一声,细细打量着她,喃喃道:“天香,你长大了,这么大了,是个大姑娘了。你娘若是醒了,真不知有多么高兴。天香,你真的喜欢你的娘亲吗?……”

天香嗔怪地看了他一眼,心道:“他这样说话,又不应该了。听他的口气,竟和我的生身父亲一般,自己若不是先前他那般求死之状,定会再骂他一顿。

党天英见她无语,目光一缓,叹道:“天香,我已临死不远,你若心存疑问,自可问我便是。”

天香诸疑在胸,早是纷乱无绪,郁闷难堪。今听他一言,忽地心头大亮,悦喜不尽。她侧过县去,颤颤道:“你真的不怪我了吗?”

党天英默默点头,随后道:“时候不多了,你问吧。”

天香见他目光神伤,哀苦无限,又是一惊。她自不多想,小声道:“老丈,你是何人?……你怎知我娘未死,在这木箱之中?……我路过此处,你便唤我,你是怎么识得我的?…我们一家,你又怎深知底细,敢情你和我们一家,很早就相识吗?……”

她诸疑久在胸中,这会一吐为快,竟是无头无脑,一并道来。党天英见她这番急迫,默默听过,面上耸然一动,口道:“天香,你无须问了。我将所知的一切,都告诉于你,行吗?”

他不待大香作答,忽又脸色肃然,低声道:“大香,此处大敌环侧,处处有耳、我小声说来,你万不可自制不住,惊叫有声,让他们看出异样。”

天香沉沉点头,自知党天英所说不差。此中关系着自己一家人的秘密,“万神帮”既是冲着自己娘亲而来,当是大有隐情,虽不可猜测,却是绝不会有什么好心。如若让他们听去一二,那还了得?!

天香念及此中厉害,不自觉地走上前去。

党天英俯耳过来,正待启齿,忽听赶车的瘦长汉子一声高喝,那马儿一抖鬃毛,竟是猝然停下。

党天英、天香惊醒过来,侧目一望,但见镖车已来至一庄院门前。眼前庄院大门漆黑紧闭,其上硕大铜环,作猛狮之状,伏在那里,正瞪着凶狠的眼睛,向他们逼视。

两人心头一紧,各自挪开少许,再不作声。

冷寂之中,秃头短眉的汉子滚下马来,来至门前,举手扣打铜环,口道:“万神帮’南方舵舵主宫笑海,前来拜庄了!”第四十四章 一纸轴卷

秃头短眉汉子自报名号,声震四野。林中老鸦蓦地惊飞,鸣声噪噪。天香目睹于此,心道:

“此人自称官笑海,又报上‘万神帮’的名头,此庄主人若不是他们同道,只怕吓也吓死了,怎敢开门纳盗?……想必是他们已然约好,狼狈为姦,宫笑海这才无所顾忌,直上门来。”

她料到此处,忽义惊惊一颤,目光落在那木箱之上:“宫笑海前番只言求取木箱,可是为了送给此庄主人吗?……此庄主人又是何人,竟费此周折,兴师动众,要我的娘亲?”

她思情之下,念想自己的爹爹独孤雄已然在定时寺现身,那会已抱着死去的哥哥文奇崛走了,这会此庄主人,当不会是他了。不是自己的爹爹,又有谁这般施为?此中真意,又为了什么?

天香疑心更甚,魂魄俱惊。她屏住呼吸,目对黑漆大门,竟是不肯眨上一眼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