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十六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青年书生一番言道,天香亦是听得真真切切。听他所言,那日殷无法为众蒙面人围困,苦战之下,已然带着他的女儿脱逃。自称是他女婿的党天英,重伤被擒,现己押在武林盟主辛不羁的大牢之中。那些蒙面人,原是江湖各名门正派人士,那番擒拿殷无法,已是虑及万一拿他不住,日后他定加倍报复,是以如此,他们才遮l面目,前去庄院。

青年书生又言,独孤雄现身之后,在定时寺中,他杀死儿子文奇崛,原来竟是使他暂做龟吸之状,以止“不了情毒”上侵害命、传说他现已解了文奇崛的身l情毒,又和殷无法会合一处,勾结“万神翎’慾向天下武林大举发难i

青年书生这样说来,天香听过,心下更是难受;

“他们果是恶人,千真万确了。我现在又是这副模样,活着,还有什么意思?”

她心如刀绞,万念俱灰,不禁泪水涌出,淌格双腮。

宫笑海一看之卜,恨恨道:

“死丫头.你哭什么?剧《老匹夫没死,哭的,应该是我。”

他先前自料股无法纵是功高无比,也万难逃出那些蒙面人之手,眼下殷无法不仅活着.旦又和“万神帮”联合一处.自己所为,若是被他得知,更难活命了。如此缘故,那会他才呆若木鸡,听之惶恐。

他沉沉起身,踱到天香身侧,长叹道:

“事已至此,死丫头,你就认命吧。我本不想杀你,要怪,你就怪那老匹夫吧!”

他举起了来.正待拍落,不料青年书生上前几步,一把将他扯住。

宫笑海侧头怒视,青年书生一见生怯,却是仍抓住他不放,口道:

“”大爷,你不要杀她,她这么美,大爷你下得去手吗?

宫笑海心惊这青年书生,手无缚鸡之力,这会竟敢冒死拦他,不觉失声道:

“小白脸,你也活够了!”

青年书生扑通跪地,仍是拉住他的双手,仰头求道;

“大爷,你不要杀她,行吗?、她不言不语,并未得罪与你,你杀了她,岂不要后悔?大爷,后悔就来不及了

宫笑海听他罗罗凉晓,心厌腐儒之辈,这般由不量力.自身难保,反要逞强求情。他脸色一变,甩手把他抛了起来,但见那青年书生身被扔起,撞在石壁之上_声惨叫,随及又摔在地上。宫笑海心急如火。他自知要想活命,眼下这大香是万万个能留了。他掷出青年书生,又待动手。万不料那青年书生挣扎爬起,一脸皿污,又是抓扯住他,连连央求:

“大爷,你放过她吧!我苏万卷这般求你你还这么狠心吗?”

宫笑海被他扯住,恼羞成怒,他正要将他击杀,可一听道出“苏万卷”的名字,他竟猛然把手停住,惊道:

“小白脸,你是谁?”

青年书生骤然一顿,遂道:

“我是苏万卷,你认识我’”

宫笑海揪住他的衣襟,喝道:

“小白脸,你再说一遍!”

青年书生脸色惶惶,急道:

“哦是苏万卷,我没有骗你!”

宫笑海脸色又变,瞪着他道:

“你是那个参加比武大会,怀有‘魔王天书’的那个苏万卷吗?”

青年书生面色一蔼,忙是点头。

宫笑海见他点头,颜面忽然大开。他转怒变喜,轻轻把他放一厂,遂是发声大笑,声荡石壁,嗡嗡作响。

要知这青年书生,正是前番在比武选能会上,冒然出场的苏万卷。他幻想破灭,义险些送了性命,事过之后,他如惊弓之鸟,后悔不迭。思前想后,他自知自己惹祸非人,便来到文圣山上,只求从此苦研诗书,再不涉及红尘半步。他没有出家为僧,偏偏这里落脚,心机却和宫笑海无有二致:此处文人圣地,练武之人对此不屑一顾c如若有人想起他来,向他索取什么魔王天书,自己潜在这里,当是无人料想得到.自可以避祸了。

万没料到,来这只有几日,匣被官笑海抓进洞甲。见得天香,他自觉神魂受慑,难以自禁,是以宫笑海慾要击杀大香之时,连他自己也不知竟有如此勇气,百般阻挠。

宫笑海放过苏万卷,大笑声声,却是他心下惊喜之故。

他穷途未路,自道命不久k,要杀天香,乃是自暴自弃之举,眼下苏万卷突然出现,直如柳暗花明,竟使他立觉绝处逢生,万事有望。自己身居人卜,隐身山野,因为什么’还不是自己功力不济,身手不敌i我一但拥有“魔王天书”,练就那武林绝高的“魔王天功”,我还怕哪个?!那时,不仅“万神帮”帮主非我莫属,天下武林,也尽在我掌握之中了!……

宫笑海越想越是兴奋,直慾高声一喝,冲出这阴暗潮湿的山洞。至此时刻,他方是觉得这里实在容身不得,刚来那会的千般窃喜,真是万万可笑。

他强自捺住性子,对苏万卷道:

“苏公于,在下多有得罪了。在下被逼无奈,苏公子能否兑谅?”

苏万卷见他突然这么客气,一时无措。他尴尬立站立,竟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宫笑海摇头一叹,上前道:

’‘苏公子不忍杀生,实是大侠大又之举。苏公子若是有心救我,在下怎会出此下策?……

他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后道:

一苏公子若将‘魔工天书’借与在下,在下一待度过厄难,自当奉还。这位天香姑娘,苏公子自可把她带走.随侍左右。

此为救她救我,可谓两全其美,义薄云天,苏公子不会拒绝吧?!”

苏万卷听他言道,自明其中厉害。可那“魔王大书”已被云飘鹤抢去,自己又怎再拿将得出?

他瞥了一眼天香,心下大怜:

“‘她这般美貌.谁料想竟落人这凶神恶煞之手,受此残害c我饱读诗书。最讲‘仁爱’二字,我不救她,又有谁能救她?!只是我打他不过,又没了‘魔于天书’我有心相救,焉能如愿?”

宫笑海见他把目光盯在天香身上,嘿嘿一笑,再道:

“苏公子这般喜欢她,一定是肯了。苏公于身为文士。要那‘魔王天书’也无用处。苏公子交给在下,在下马上就走,绝不打扰苏公子的好事。”

苏万卷心下焦急,有苦难言。他一想在定时寺时,自己那诵读经书,竟被人称为“魔王天书”,奇在那经书竟能将段千秋的斩鱼剑震得粉碎。如今思来,他犹觉难以置信。眼下,自己若是再拿出一本寻常书来,唬他一唬.又有何不可?

好在自己爱书如命,经书总不离身,时下自可可用到别处寻觅。

苏万卷这般筹划,心儿一顿,急火大退。他摸出一本经书,故作沉吟,重重道:

““阁下说话,可否算数?”

宫笑海心花怒放,欢声道:

”“苏公子若不相信在下,在下自可立下毒誓。”

苏天卷摇头一笑,认真道;

“外面盛传,殷无法父女诈死瞒世,就是为了暗中谋取‘魔工天书’。由此可见此书绝非凡品。小生今日暂借于你,却不想惹火烧身,自找麻烦,还望你替小生严守秘密,切勿外泄。”

宫笑海如在梦中,惊喜过望,自是点头称是。他伸手慾取苏万卷手中经书,不想苏万卷撤手来,又道:

“小生还有一事,还清阁下稍待。”

宫笑海忍了又忍,自道服恃强硬抢,虽可夺得,却不免多生枝节。如若那大书是假,岂不弄巧成拙,空自欢喜?他只待那天书到手,见上一见,凭己眼力,自不会认错,到得那时,再行发难不迟。

他挤出一笑,故作轻松道:

“苏公子有话,只管讲来。在下喜之不尽,到教苏公子笑话了。”

苏万卷生怕他蛮横硬夺.今见他如此说话,又是一松。

他拍着经书,郑重道:

“此书虽为‘魔王天书’,书中所载,却是寻常诗句,此中真意,全凭阁下深研方能悟得。这一节,小生不得不事前言明,以免阁下误解小生,却道小生作假,如是那样,小生一片真心,全然枉废,小生万难忍受!”

宫笑海听得糊涂:寻常诗句,怎是魔王天书所载?若说武林奇宝,大下至珍.就是这寻常经书,岂不可笑?

他见苏万卷说得诚恳之至,不似撒谎之状,疑心暂收.随道:

“苏公子坦然相告,在下感激不尽。想必那‘魔王大书’身为奇宝,自是与众不同,愚人难测了。”

他语气一转,忽又森严道:

“在下信得过苏公子,还请苏公子洁身自爱。如若苏公子存心愚弄在下,苏公子把话言明,交出真品。还不算晚!”

苏万卷听之一冷,心昌寒气。连叹这宫笑海看似粗鲁,实是精明过人,极难应对。

他心有所忌,忙将经书递上,口道:

“小生爱命爱色,不喜博杀,阁下如此美意,小生自叹好运难逢,那里还敢欺骗阁下?”

他生怕宫笑海看出破绽,忙是转过身去,眼睛一闭,一下扑到天香身上,口里急道:

“阁下有言在先,还不走吗?”

他道过此语,心下狂跳。只盼宫知海早点离开,他好起身。如此爬在躶女身上.他只觉如卧火炭之中,火烧火燎,其苦难耐。又觉深违儒家教诲,大失体统,负罪之心,耿耿在怀

苏万卷大苦之时,但听那翻书之声,唰唰乱响。他只道自己有言在先,宫笑海虽受愚弄自也看之不出。万不料继而忽又传来一声闷响,他心儿一抖,侧目去看,但见宫笑海已把经书用掌拍碎,一脸狰狞,竟是抡起手臂,向着自己凶狠击来

第四十八章怕死之人

苏万卷惊恐之下,急急向里一滚。他魂飞天外,心下兀自奇疑:宫笑海未见过那真的“魔王大书”,怎能看出此书是假?我弄巧成拙,救人不成,却要连自己也要赔上,岂不悲乎?!

他自料毫无纰漏,却是忘了,“魔王天书”震碎“斩鱼剑”,早已传遍江湖,路人皆知。宫笑海身在“万神帮”,对此武林聚会焉能不知不晓?至于此节,他更是记在心上,永志难忘。此等缘故,他翻书之下,见书上所载和苏万卷所说不差,却也未有疑虑,只是念及“魔王天书”坚硬无比,他才暗运掌力、试上一试。他身怕猛击之下,自己手臂受损故而只用了半分真力,拍击经书。即便如此,那书亦是承受不住,手书相交,发出一声问响,那书竟被震碎。宫笑海一见醒悟,狂怒之下,只想杀他泄恨!

宫笑海志在必得,一击下去,忽觉手上一麻,被人捏住大穴。他惊愕未醒,却见天香翻身站起,手扣其腕,怒目逼视。

此番变故,莫说宫笑海始料不及,就是那天香,亦是懵懵胜解,;已收范石。

要知人笑海折磨大香、个系天香穴道受制无地反抗宫经海为能得逞。”万神四个系邪门黑道,《穴之法齐迈怪异。天香用时儿番运气,冲力受制穴道,无奈多次用以,终是无用,索性不公此想了。

林万卷作做求欢之呼,科她身乱抓乱摸,无意之中,竟是误打误撞,触厂解大的法门。她的受制穴道,那会已然解广。她虽觉一阵圩泰,气血贯通,却未料及此节.只道分)在挤压之故。

一待宫笑海一掌击来,苏万卷滚将下去,那掌立时正对〔己,出于本能,她挥便抓。直到她把官笑海抓住,站了起来,这才想到自己穴遭受制,焉能如此?

事实俱在,她不屑多想此节,直叹苍天垂怜,该让她惩治这个恶魔。

时过境迁,宫笑海身陷人于,脸色奇变。他深知自己稍有反抗,天香便会震碎自己的腕脉.置己于死,他心下叫苦,面上却是强自镇定,作声道:

“天香姑娘,你自可以杀我不过,我死了,你又能得到什么?你刚才已然听到,你的外公,你的娘亲,还有你的爹爹.兄长,都己和我们‘万神帮’联手,如此说来,我们当是一家人了,你若杀我,你如何交待?”

天香耐心把话听完,冷冷一笑:

“宫笑海,那会我苦苦求你,也是这般说法,宫笑海,你这富牲,还想活吗?”

她目瞪慾裂,怒火难遏,正待运气将他震死,忽听苏万卷苦声道:

“姑娘算了。””

大香一听他言,分外气恼。她侧祝苏万卷,哼道:

“混小子,你在帮他说话7”

苏万卷见那大香,此时严如女鬼一般,和刚才判若二人,禁不住倒吸口凉气。他腿儿一抖,弱声道:

““小牛怎会替这家伙说话‘!我是说,这家伙如此对待姑娘,应该千刀万剐、不过,他方才捉起厂你的诸多亲人,我怕姑娘杀了他,当真无法交待。”

大香听到“亲人”二字,凄苦一笑:

“混小于,你有亲人吗?”

苏万卷愁苦道:

”“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六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