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十八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文奇崛闻听身后有人,竟是一动不动。他只是望着三尊大佛,自己也似变成了一尊佛像。

来人见他这等古怪,“咦”了一声,口里又道:

“腐懦怪侠,你又要什么花样?你再不动,我就杀你了。”

文奇崛一听“杀”字,发声一笑。其笑苦到极处,竟比嚎哭还要难听百倍。

来人更是大觉惊骇,猛一声道:

“腐儒怪侠,你当我不敢杀你?”

文奇崛收住笑声,懒做道:

“阁卜要杀就杀,不必费话。”

来人呼吸急促,硬硬道:

“腐儒怪侠,你也不问问我为伺杀你?”

文奇崛道:

‘才生己无活念,正苦自亡了断,却是辜负了小生父

母,阁下若能代劳,小生感激不尽,自不须问了。”

来人听过他言,久立无声。文奇崛似是等之不及,健道:

‘调下还等什么?”

他说出此言,双目一闭,静待一死。

文奇崛如此之为,虽是怪异,却不是丝毫假作。他自度都是生身父亲独孤雄一人作恶,方是祸及于他,令他犯下百条命案,无以挽回。经此之变,他才知自己痛恨的爹爹,原也是无辜受害之人。若说外公该是祸首,可听他一番言表,他亦是被逼无奈,无心作恶。他们俱不算真正的恶人,那个蒙面人和辛不羁就一定是吗?…我的爹爹生而又死,殷情绕视死若生,我独存世上,受此凄苦,又有何益?

文奇崛死志果决,来人摇头一叹。他走到文奇崛身前,沉声道:

“文奇崛,你睁眼看看,我是哪个!”

文奇崛微睁双目,一吁之人,竞是一下站起。他识得此人,来人竟是在比武大会之上,掠走“魔王天书”的云飘鹤!

文奇崛死念忽消,心下道:

“’云飘鹤已是众矢之的,此等时候,他竟敢来到此处,可是为何?”

云飘鹤见他目光闪烁,神情异样,忙道:

“文老弟,怎么,连我也不识得了吗?”文奇崛直道:

“飘鹤兄,你来这作甚?”

云飘鹤仰头一笑,嘴道;

”文老弟先前救命之情,为兄已然在比武大会之上还了,只是你当时神志昏迷,并不知晓c时下你让我杀你,我没有动手,自可算救你一命。奇崛老弟,这份情债,你可要记下了。”

文奇崛见他神态自若,巳又说此无聊之语,更为疑惑。

他苦笑一声,再道;

“飘鹤兄,‘魔王天书’在你手村小弟看来,却是非福是祸。飘鹤兄可否听小弟一言,将那天书毁去,既可避祸、又可断了众人之念,了却纷争。’”

云飘鹤微微一笑,口道:

“文老弟,你虽聪明过人,武功了得,却是天真之极,闯世太浅。你要知道:‘魔王天书’在我之手,非但是福,又是了却纷争,铲除姦恶的法宝利器。我若按你所说,那才是最大的祸患!”

文奇崛听此一愣:云飘鹤振振有词,言及仗此铲除姦恶,却不知他所说的姦恶,又是何人。他念及段无法所怀疑的仇啸傲,禁不住试探道:

“飘鹤兄,梨花源局的仇总课师为人暗算,飘鹤兄可否也要为他找出真凶,替梨花镇局铲姦除恶?”

云飘鹤脸上一紧,目光阴冷。他四下环视一眼,低声道:

“文老弟,实不相瞒,为兄早已藏身此外,你们一番言语,为兄已听得明明白白,为兄以为殷无法所疑甚是o”

他这般认定,文奇崛骇然心惊。云飘鹤见他默然不语,又道:

‘当初,辛不羁让梨花源局押解端砚,那砚却是假的c那会我倒怀疑是仇啸傲暗中掉换。后来,他那一死,我也去了疑虑,再不去想他了。

“我人在辛不羁身边,多次参加相商剿灭‘万神帮’之事。可每次行动,都是无功而返,损兵折将。我对此有疑之下,一次相商之后,我把议事之人,除了辛不羁,俱都招到一窑窑之中,囚禁起来。万不想如此安排,此次行动,还是一如从前。由此我才怀疑起辛不羁来。我把此事对所囚禁之人讲明,我们暗结同盟,推我为首,伺机将他除掉。

“一次,我潜人辛不羁的房中,慾要行刺。捱到三更,也不见他上床歇息,我正自焦急叫苦,忽听房门一响,走进一个蒙面人来。辛不羁一见那人,甚是恭敬,余自端茶到水,满脸陪笑。那蒙面人对此不以为然,张口便是训斥他办事不利。我听那人声音,有些耳熟,象是仇啸傲,可一想他已然死了,自又打消此念。今日回想起来,是他无疑厂

文奇崛倒吸凉气,脸一白,那人既是仇啸傲,此中谜团更难分难解。他心门一问,问道:

“‘飘鹤兄,他们所议何事?

云飘鹤道:“仇啸傲只是小坐片刻,便是走了。为兄也是不知。”

文奇崛“唔”了一声,愁苦道:

“既是如此,飘鹤兄当深研天书的武功,以备他日,你此时现身,和小弟着此,又有何刚”

云飘鹤道:

“为兄愚钝,怎及老弟一?那天书分明是一本寻常诗书,全无什么功法。为兄苦思多日,无从破解,自要求教老弟。”

他说着掏出那本“魔王天书”,递到文奇崛的手上文奇崛心惊看视,一翻之下,所见俱是古人文章诗句,如此诗文,又是人人熟读的名家工作,可谓通俗已极,一寻常书生,都会倒背如流。

文奇崛蹩眉摇头,草草看过,道:

“飘鹤兄,你没有弄错?”

云飘鹤道:

“为兄也有此想,怎奈它碎剑在先,确是不凡。”

文奇崛翻开又看,后道:

“小生看不出它有何异处。若说此书载有‘魔王天功’,那它真是一本天书了。”

他把“魔王天书”扔给云飘鹤,云飘鹤接书在手,满面灰暗,心下气馁已极:

“我只道拥有此书,练就书天功,就可无敌天下,放手铲姦除恶。不想此书除了坚硬之外,再无他用。这样一

来,万事休矣!”

他气恼之下,将书掷向一冲他做笑的罗汉塑像。书像相接,那罗汉的脑袋登时碎裂,发出一声问响。

云飘鹤怒哼一声,掉头便走。文奇崛略一犹豫,追出殿外。他叫住云飘鹤,口道:

“飘鹤兄慾要何处?”

云飘鹤道:

“辛不羁窃居盟主之位,天下武林凶险至极。为兄虽是功力不济,排上一死,也要杀他!”

文奇崛黯然一叹:

“飘鹤兄,小生杀人逾百.路人皆知,你杀我再走,也是不迟。”

云飘鹤见他如此之说,肃然道:

“文奇崛,你若真心悔过,就该和我一道去杀了他们。

你一味求死,何劳在下动手了’

文奇崛摇头道;

“杀了他们,天下人就能饶恕我吗?我自知罪孽深重,惟有一死,与其跟你前去白白送命,却不如在这让你杀了,也好令你获此头功,名扬天下!”

文奇崛正话反说,云飘鹤听来,似有所悟:自己功力泛泛,只怕拚上万死,也杀辛不羁不得。若是邀上文奇崛同往,却让人误为自己和腐儒怪快本是同党,辛不羁以此惑人,更对他们有利。

云飘鹤思及此处,忧心道:

“文老弟,依你之见呢?”文奇崛思之片刻,重重道:

“我们既有‘魔王天书’在手,自要利用此书,探明仇啸傲、辛不羁的真意所在,而后联络群雄,阻止他们。眼下如何.我们尚需计议一番,方好行事。”

云飘鹤点头称是。他随文奇崛回到千佛殿中,径直来到那无头的罗汉像后,只想找回丢弃的“魔王天书”。待他举目搜寻,忍不住一声惊叫。文奇崛闻声过来,一看之下,亦是目瞪口呆,此处空空如也,“魔王大书”竟是不翼而飞……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