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十九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文奇崛一见丢了天书,脑中嗡响,心下瞬时百转:

“我和云飘鹤出去,只有稍许时间,显是有人早已潜伏在此,趁机盗走了天书。此书若被恶人利用,天下武林岂不更遭祸难?”

他心下惶惶,几至手足无措,云飘鹤亦是四下搜遍,只恨不能把整个大殿俱都翻转过来。最后,他跺足一叹,痛道:

“文老弟,都怪为兄一时气馁,让他人有隙得手。我云飘鹤聪明一世,却是虚言了。”

文奇崛眉头大锁,沉吟道:

“飘鹤兄自责何用?眼下,我们的一番筹划,已难施为,惟今之计,也只好冒险一次,从长计较。”

“文老弟,我云飘鹤若能将功赎罪,自不惜舍身冒险。

文老弟有何打算,自可快快说出,为兄无有不从之理。”

文奇崛思之片刻,后道:

“天书已失,悔己无用。好在我等看过天书,量盗书之人纵是聪明绝顶,一时之间,也是研悟不透。时下,你我又是众所瞩目之人,若再招摇于世,势必有诸多麻烦,多生误会,若是因此贻误大事,纠缠在一本天书之,于天下武林免遭祸难,更为不利。我等不如以退为进,暂且忍耐一时,潜心苦练武功,以备来日一战。”

云飘鹤听此一怔,急道:

“仇啸傲,李不羁用心险恶,已然暗中加紧运作,时下实是山雨慾来,容不得我等片刻消闲了。再说,天下人等对此并不知情,更有诸多人等为‘魔王天书’迷惑,只是四下追寻于我。此等时候,若言以退为进,更为不妥。”

文奇崛只是沉沉道:

“飘鹤兄,正因如此,我等所为,才是冒险之举。若不这样,纵使我等知晓他们的阴谋,刀枪相见,我等亦不是他们的敌手,岂不白白送死?只是我等消隐之时,若是他们公然发难,或是盗书之人练就了‘魔王天书’,这个险,我等即使不冒,亦是凶险万端。”

云飘鹤思之再三,无奈道:

“文老弟为天下武林着想,也只好如此了。”

二人计议一番,走出千佛大殿。他们在灵岩山四下奔走,探察得一处极为隐蔽的山洞,又从灵岩寺带来足够一月之需的馒头小菜,在山洞之中安顿下来。

二人委坐石地之上,忽觉疲惫己极。泉水叮吟,声声如泣。文奇崛如坐针毡,心乱如麻,对云飘鹤道:

“飘鹤兄,似我杀人逾百之恶人,竟会为了天下,在此养精蓄锐,不是很可笑吗?”

云飘鹤闻言一苦,摇头道:

“千佛殿中,殷无法之言我已听得一清二楚。只不知文老弟连杀百人,究竟为何?"&;

文奇崛心潮一荡,愁伤不尽。他把皇甫魂以花纤绣要挟之事—一说来,云飘鹤听过连连叹道:

“皇甫魂害你至此,你可想要报仇?”

文奇崛哀然道:

“此中恩怨,盘根错节,说来说去,还是由‘魔王大书’而起。小生遍历生死,神情殆尽,本想一死了之,脱此苦海。眼下祸乱将起,我不求了却私怨,却也不能任恶人横行,危及天下了。”

云飘鹤啼嘘数声,忽道:

“你大错铸成,日后即使拯救了天下武林,又怎保于你有仇的各门各派饶恕于你?文老弟,此节你可想过?”

文奇崛放声一笑,苦道:

“如你所说,小生眼下所为,岂不更是可笑?”

云飘鹤一顿之际,心儿忽热,他于咳一声,出口道:

“文老弟,日后若有人抓住此事不放,为兄自可把今日之情—一陈明,告之天下。为兄说到做到,绝不食言。大不了我们功成身退,不涉世事,在此隐居,也是不错。”

文奇崛收住苦笑,认真道:

‘“此话当真?”

云飘鹤一脸红涨,爽口道:

“文老弟洗心革面,本是天下大幸。世俗之人苦斤斤计较,又岂是大丈夫所为?我云飘鹤不屑和小人交接,自要人纵是聪明绝顶,一时之间,也是研悟不透。时下,你我又是众所瞩目之人,若再招摇于世,势必有诸多麻烦,多生误会,若是因此贻误大事,纠缠在一本天书之,于天下武林免遭祸难,更为不利。我等不如以退为进,暂且忍耐一时,潜心苦练武功,以备来日一战。”

云飘鹤听此一怔,急道:

“仇啸傲,李不羁用心险恶,已然暗中加紧运作,时下实是山雨慾来,容不得我等片刻消闲了。再说,天下人等对此并不知情,更有诸多人等为‘魔王天书’迷惑,只是四下追寻于我。此等时候,若言以退为进,更为不妥。”

文奇崛只是沉沉道:

“飘鹤兄,正因如此,我等所为,才是冒险之举。若不这样,纵使我等知晓他们的阴谋,刀枪相见,我等亦不是他们的敌手,岂不白白送死?只是我等消隐之时,若是他们公然发难,或是盗书之人练就了‘魔王天书’,这个险,我等即使不冒,亦是凶险万端。”

云飘鹤思之再三,无奈道:

“文老弟为天下武林着想,也只好如此了。”

二人计议一番,走出千佛大殿。他们在灵岩山四下奔走,探察得一处极为隐蔽的山洞,又从灵岩寺带来足够一月之需的馒头小菜,在山洞之中安顿下来。

二人委坐石地之上,忽觉疲惫己极。泉水叮吟,声声如泣。文奇崛如坐针毡,心乱如麻,对云飘鹤道:

“飘鹤兄,似我杀人逾百之恶人,竟会为了天下,在此养精蓄锐,不是很可笑吗?”

云飘鹤闻言一苦,摇头道:

“千佛殿中,殷无法之言我已听得一清二楚。只不知文老弟连杀百人,究竟为何?"&;

文奇崛心潮一荡,愁伤不尽。他把皇甫魂以花纤绣要挟之事—一说来,云飘鹤听过连连叹道:

“皇甫魂害你至此,你可想要报仇?”

文奇崛哀然道:

“此中恩怨,盘根错节,说来说去,还是由‘魔王大书’而起。小生遍历生死,神情殆尽,本想一死了之,脱此苦海。眼下祸乱将起,我不求了却私怨,却也不能任恶人横行,危及天下了。”

云飘鹤啼嘘数声,忽道:

“你大错铸成,日后即使拯救了天下武林,又怎保于你有仇的各门各派饶恕于你?文老弟,此节你可想过?”

文奇崛放声一笑,苦道:

“如你所说,小生眼下所为,岂不更是可笑?”

云飘鹤一顿之际,心儿忽热,他于咳一声,出口道:

“文老弟,日后若有人抓住此事不放,为兄自可把今日之情—一陈明,告之天下。为兄说到做到,绝不食言。大不了我们功成身退,不涉世事,在此隐居,也是不错。”

文奇崛收住苦笑,认真道:

‘“此话当真?”

云飘鹤一脸红涨,爽口道:

“文老弟洗心革面,本是天下大幸。世俗之人苦斤斤计较,又岂是大丈夫所为?我云飘鹤不屑和小人交接,自要

云飘鹤再干一杯,一笑道:

“酒色财气,以酒为最。兄弟舍弃饮酒之乐,愚兄却要责怪兄弟了。”

他又是连干几杯,再道;

“愚兄嗜酒如命,不知喝了多少天下美酒。今日看来。

当以这泉水为首。”

文奇崛微微一笑:

“小弟以水代酒,已然惭愧。大哥这样说来,岂不折杀小弟外

云飘鹤放下石杯,侃佩道:

“酒到好处未须淡,淡到极处便为水。造酒之人,为求美酒,只一味挖空心思,翻新出奇,却不知如此一来,那酒之味,浓而驳杂,虽是味觉不错,却全系造作所至。今尝泉水,无奇无巧,纯系天然造化,闻之无味,喝之醇美,淡淡之中,似有天下所有味道,随意恩之,其味便来,只此一节,自比那美酒一味浓烈,失却天然,令人深陷其中、无暇其他,岂不更美,更妙?”’

文奇崛似有所悟,付道:

“追奇斗巧,本是酿造美酒之道。云飘鹤斥之为异端,借酒吉它,可是暗中劝戒自己,忘却前事,顺乎自然,随遇而安吗了’

他心有感慨,亦是以酒人后:

“大哥这般说来,真是酒水不分了。酒非水也,水非酒也。人到兴处,以水代酒,非饮酒也,人到苦处,以酒为水,非饮水也。苦乐常有,酒水自异。小弟今若真的饮酒,和老弟厮守一处。”

文奇崛心儿奇热,亦是站起。他一把抓住云飘鹤的手儿,颤声道;

“飘鹤兄,有你一言,我文奇崛纵是眼下便死,也是值了。飘鹤兄如此待我,令小生怎受?”

一言及此,他竟是掉泪来。云飘鹤心儿一伤,忆道:

“文老弟言重了。”

他一语道过,又觉快意无穷,喜之难尽。大动之下,他重声又道;

“文老弟既是相信愚兄,我们就结为异姓兄弟,文老弟意下如何?”

文奇崛一阵惊喜,连连称略。二人跪地告天,发下重誓。文奇崛随后行了大礼,叩拜云飘鹤。如此已毕,文奇崛顺手捡起地上两块拳头大小的石头,神功暗运,竟将石头中心碎去,做成两个石杯。他用石杯舀上泉水,端到云飘鹤面前,口道;

“大哥在上,小弟以水代酒,敬请大哥满饮此杯。”

云飘鹤欢颜一笑,大声道:

“我们既是兄弟,就不要客气了。”

他接杯在手,一饮而尽。

文奇崛笑容可掬,亦是一口全干。

二人乐意融融,索性对坐在泉边,连连畅饮。

文奇崛喝过数杯,抿嘴道;

“小弟不胜酒力,向来满酒不沾。小弟今日倒想大醉一场,只可惜这是水非酒,却难如愿。”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”

云飘鹤皱眉道:

“以酒言酒,酒有何味?以水话水,水又何益?世人不爱酒者,斥善饮之人为酒鬼酒徒;似我此道之人,又皆以酒神酒仙自号。此中至理,原是性情使焉,俗不可耐,不俗之辈,自不拘于此,却又难免为众不容,横加非议。”

文奇崛一听此言,心下又苦。他一饮杯中泉水,哀道:

“大哥所言甚是。如小弟饮下此杯,便不似先前味道,其味苦辣,实难下咽了。”

云飘鹤沉吟半晌,忽抑下石杯,起身道:

“此水纵是天下第一美酒,我等大事未了,又怎酣饮误事?兄弟,我们功成之日,再到此豪饮一番,如何?”

文奇崛神情一震,迅即站起。他尽去杂念,朗声道;

“大哥一番言道,实令小弟顿开茅塞。小弟此刻不是恶人,不是圣人,倒似一名酒鬼了。”

云飘鹤长笑一声,欣喜不尽。二人正要坐下练功,忽听洞中深处有人道了一声:

“来的既是酒鬼,可否陪老朽喝几杯?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