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二十四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脚步之声由远而近,文奇崛、云飘鹤相视一喜,思道:

“此刻人来,定是送茶送饭者到了。我等倒要好好看看,此人看管仇潇潇,却又为何使,她不肯将之道出?

此人到底为谁,竟有这般魔力”

二人如此思想,俱是神功暗运,戒备异常,立等之中,不想仇潇潇突然向前一冲,放声呼道:

“不要过来!快走!”

二人闻言骤变,身如电射,扑向那脚步声传来之处。

山洞曲曲,他们几折几拐,自料如此迅捷,那来人定是手到擒来,不想一路狂奔,他们忽觉那脚步声倏地消失,再无异响。他们来到刚才脚步声响之处,停下身子,四下环望,哪有人在?

文奇崛惊异之下,大放嘘声。云飘鹤目光迷离,犹自叫怪。

文奇崛道:

“来人在此消失,此中必有暗道机关。如若不然,岂不见鬼?”

云飘鹤手拍坚硬石壁,自道:

“应该如此。”

他们细细察看,不时手敲耳听,只想探得暗道人口。

如此找寻多时,却是无所发现。

二人气恼之下,竟又各出出掌,以“玄黄功”击打石壁。眼见壁上打出无数坑洼,仍是一无所得,他们大失所望,悻悻罢手。

云飘鹤气喘吁吁,叹道:

“兄弟,我们真的碰上鬼了。”

文奇崛眉头紧拧,不住摇头。

云飘鹤怅望石壁,气道:

“躲得了一时,能躲得了一世?兄弟,我们去问仇深税,她若再不肯说,我云飘鹤也不会那般客气了。”

文奇崛道:

“大哥,我们晓以利害,仇小姐会说的。她受尽惊吓,大哥万不可再吓她了。”

他们正待回转,忽听里面传出一声惨叫!二人一听是仇潇潇的声音,叫声不好,急急飞身回走。他们心跳神骇,匆忙之际,竟是连连撞上洞中石壁,饶是如此,他们却是不知疼痛。

回到原地,二人一看之下,又是惶惶:仇潇潇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竟是无影无踪!二人未暇多想,一瞥壁上那震破的大洞,自道片刻之间,有人竟袭击得手,转瞬不见,定是从此洞来去了。他们不做稍待,忙又一跃出得洞口,顺首山洞,狂奔追下。

出得洞来,外面天清日朗,一片幽静。他们登高而望,但见灵岩山苍翠茫茫,松林郁郁,惟是不见人迹。他们犹是不甘,还是寻下山来,如此探查,终无所获。

文奇崛惊异更甚,叹道:

“仇潇潇发那惨叫,定是遭人暗算。我们追寻不到,可是那里又有什么暗道机关?…是了,我们匆忙追下,只道来人从那大洞逃脱,到是忘了先前那人,亦是在洞中神秘消失。”

他们有此之想,折身便返。一待回到那洞中,二人又是样察细看,再以“玄黄功”四下重击石壁。忙碌多时,二人还是徒然无功,空耗气力。

他们困恼已极,纳罕之至。文奇崛委坐地上,抱头不语,云飘鹤却是冲壁大骂:

“无耻小人,缩头乌龟!尔等不敢出来,可是怕老子执你的皮吗?老子怜你这般怕你家老子,老子提到你时,怎会扒你的皮?对了,老子一不扒皮,二不抽筋,老于只是剁碎你的蹄子,看你还跑得了吗?!”

文奇崛听他骂不绝口,心下更乱,他一声哀叹,开口道:

“大哥,你不要骂了好不好?大哥,小递这会只想哭。”

云飘鹤大声对文奇崛道:

“兄弟,你哭什么?我们眼下令人如此惧怕,你还想哭?”

文奇崛悲声道:

“大哥,我们受此戏弄,宛似猴被人耍,不该哭吗?”

云飘鹤上前几步,高声道:

“兄弟,你泄气了,灰心了,是不是个?”

文奇崛看他一眼,竟是点下头去。

云飘鹤一把抓他起来,叫道:

“兄弟,这么说,可不是你腐儒怪侠了!”

文奇崛一把将他推开,大声道:

“大哥,我不是腐儒怪侠了!我什么也不是!大哥,我们都是白痴!”

云飘鹤见他如此责怨自己,口气一缓,心下大怜。他呼懦半天,轻声道:

“兄弟,大哥口不择言,兄弟真的怪我了吗了”

文奇崛目光晦暗,痛道:

“大哥心下难受,小弟焉能不知?小弟只是觉得迷团其重,疑不胜疑,如此下来,小人怕纵是一死,也难担重任了。”

云飘鹤气力一沉,亦觉茫然无绪,奇苦难言。他一拍文奇崛的肩头,沉重道:

“兄弟,大哥心有一言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文奇崛随口道:

“大哥要讲什么?”

云飘鹤看他多时,忽现一笑:

“大哥若是讲明,兄弟不会怪我?”

文奇崛亦是一笑:

“大哥如此说话,小弟到要怪你了。大哥有话,尽管讲来。”

云飘鹤微笑摇头:

“兄弟,你若怪我,愚兄也是认了。愚兄只是忽有此想,不得不说。”

文奇崛见他这般费言,奇道:

“大哥到底要说什么?”

云飘鹤一睑笑容,重声道:

“兄弟喜欢仇潇潇,是不是?”

文奇崛见他那般郑重,真不知他说出什么话来。可一听此言。他先是一愣,继而失声笑道:

“大哥开此玩笑,真是太过了。小弟痴心纤绣,至死不移,大哥难到不知吗?”

他言及此处,又觉云飘鹤太是荒唐。如此关头,他怎有心说此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来?却不知他忽有此想,到底因何而起。

他摇头苦笑,云飘鹤见来,仍重声道:

“兄弟,愚兄只是提醒了你,若是没有,当是最好。不过,愚兄见你适才魂不守舍的样子,又听你说出那般丧气之话,当与往日大不相同。视想:兄弟你前番受了多少苦难,次次不比今日为若,缘何此时你这般气馁?愚兄想来,只有一个答案,那就是仇潇潇之故。你也许并不自知,不知不觉之中,你已经喜欢上她了。若不如此,你决不会这样。”

文奇崛听他一番征谈,心下惊道:

“不错,我今日的确与往日不同,可这一切,又和仇探深有何关连?我处处碰壁,宛若是个瞎子,前面又有无数陷井,我今日心灰意冷,又有什么?云飘鹤这般说我,这般认定,我怎一无知觉?莫非此中情迷,惟有旁观者清?

文奇崛心下烦乱,索性不去想它,只道:

“大哥,我们要事在身,如此小事,不必多言了。小弟为了大下武林,儿女情长一并舍去,如何?”

云飘鹤道:

“兄弟误会愚兄了,愚兄只是担心潇潇做大姦巨恶,日后若是利用仇潇潇控制兄弟,兄弟当要小心。”

文奇崛一笑置之,却不多言。他摒弃他念,转又思及眼下如何行事。云飘鹤见他沉思不语,随道:

“兄弟在想什么?”

文奇崛良久回道:

“大哥,小弟左思右想,还是觉得我们不可公然行事。

仇潇潇那会问及我们,到是提醒了我们,仇啸傲,辛不羁恶行未露,毒意未显,纵是你和他们直接交锋,天下人又有谁能相信你我?,若是被他们反咬一口,煽动天下武林大肆围剿,我们凶险不说,却是更对他们有利。’”

云飘鹤赞同道:

“兄弟,你是说我们还是暗中而行,查找他们的罪证吗?”

文奇崛道:

“一但我们掌握厂他们为恶的确凿证据,揭穿他们的本来面目,大下人等势必群起而攻之。正所谓”千夫所指,无疾而死’,比起我们二人之功,岂不强过万倍?!”

云飘鹤拍手道:

“言之有理!兄弟,我们眼下就走,不可再耽误了。我们已在此中停留多日,真不知江湖之上,会发生什么事来。”

文奇崛听此心慌,亦是急不可待。他们二人再不多言,转身便走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