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二十五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梨花镖局。

一大早,镖局门外便来了二个老者。他们衣衫破烂满脸污秽,花白的胡须之上,尤是挂满了生土。

守门的嫖师一见他们近前,眉头皱,喝道:“老头,你们贼眉凤眼,臭气熏天,撞到我家镖局门下,可是讨接吗?‘他见二位老者仍不停步,心下更气,又骂:”老早看见你们,天都要霉气了,老头,还不快滚“他走下台阶,抢拳作势,直想把他们吓跑,却不想二位老者毫不惊慌,从容停下。

其中宽脸老者道:“梨花镖局,大下皆知,名震海内,却不想仇总镖师仙逝过后,竟变得如此霸道,不近人情,岂不可惜*站立其侧的园脸老者接道;”仇总镖师在世,尚且不以衣貌视人,礼待优厚,今日吾等受此喝斥,更不应该了。“

守门缥师听他们一唱一合,言谈之中显是大有来历,他疑惑之下,口气一软,问道:“二位可是何方仙圣?”

二位老者对视一眼,宽脸老者道:“贵镖局新任总镖师,可是大师兄霍不旺?‘守门镖师听他直呼总镖师其名,更觉来人大有来头,心有所忌,无奈答道;”不错。二位到底是谁?“

二位老者哈哈一笑,只道:“吾等有要事要见霍总镖师,事关近日江湖发生的诸多血案,镖师纠缠细枝末节,一味动问吾等的易价,又有何必t‘守门镖师听此色变,不觉双拳紧握,退后一步,心道:”近一日多来,江湖之上血案不断,腥风密布。天下名门正派首脑人物,接近被杀。武林盟主辛不羁已然传命天下,严加防范;一但发觉可疑之人,格杀勿论。这二人指名道姓要见霍总缥师,又笑谈江湖血胜之事,史避而不答自己名姓,岂不可疑?倘若他们就是行凶之人,以己未技,自不阻止不了他们,反而命丧手厮了。“

他又惊又怕,脸色几变。好在他行镖多年,见识不浅,却也能故他镇定。他心跳慾出,强自站稳脚跟,嘴道:“二位既是为大事而来;在下也不多问了。二位在此稍待容在下进去通禀霍总镖师,也好开门迎客,莫让霍总镖师责怨在下办事不利,慢待了二位。”

他言不由衷,却是深怕他们就此直人。不料二位老者

又是一笑,爽快道:“如此说来,却是有烦镖师了。”守门镖师见他们拱手一揖,不及还礼,忙是人得门去。

他生怕他们随后跟来,竟是不时惊恐回望。

穿廊过门,几转几折,守门镖师在一高大朱红阁楼前停下。他颤颤扣动门板,双腿战战,大声道:“总镖师,大事不好了!”

门里一声喝斥:“陈万风,你大早报忧,可是真的疯了,咒我早死吗?”

守门镖师一听是霍不旺责骂自己,心下叫屈,又道:“总镖师,在下。……”

门里一语怒叫,打断他言:“陈万风,滚进来说话!”

守门缥师陈万风心下一抖,推开房门,抬眼一看霍不旺间是立在地中,双眼布满血丝,书案l烛火尚燃,暗道。

“总镖师显是通宵未眠。近来江湖之上血案迭出,他身为天下四大镖局之首的梨花镖局总缥师,此等时刻,也难怪他睡不安稳,脾气也愈发暴燥了。”

他躬身上前,将门外之事详说一遍,后道:“总镖师,在下以为这二人甚是可疑总镖师召见他们,怕是不妥。”

霍不旺一瞪陈万风,气道:“梨花镖局的威名,岂是怕出来的吗?一他们不是罢了,若真是那血案真凶,我梨花镖局再建奇功,再添荣耀,当在今日!”

他一言及此,气喘不止。陈万风钦再进言,又见他双目一瞪,喝道:“我霍不旺承继总镖师之位,寸功未立,你若放走他们,我霍不旺拿你试问!陈万风,你还不去有请,可是让我坐失良机,难为总镖师吗?”

他无端训斥,陈万风心下有气,忙是转身出来,一路暗骂:“霍不旺,你当上了总镖师,竟是这般欺凌于我,不当人看。我陈万风真心为你着想,可是为了讨你的骂吗?!”

他恨怒之下,却是惟恐那二个老头不是行凶的恶人了。

他引他们进得大门,却道:“二位,我家总镖师恨及那血案真凶,誓与凶手不共戴天。二位若是有知真凶的下范,自可恭请总镖师前去杀敌,以了总镖师平生大愿!“

三人来到朱红阁楼门前,陈万风心下一恨,暗道:“霍不旺啊,霍不旺,你的能耐,在下还不知吗?…你自命好汉,目中无人,好赖不知,己是临死不远了。”

他一扣房门,轻声道:“总镖师,客人来了!”

此音落下,里面却无回应。陈万风脸上一暗,心道:“霍不旺在摆总镖师的架子,分明又是让我难堪。”

他强压怒气,又是扣动房门,大声道:“总镖师,客人等候多时,总镖师可是不肯一见吗?”

一语落地,里面仍是寂静。陈万风耐之不住,又待高叫,却见二位老者径自一推,打开了房门。

三人往里看视,俱是惊呆:但见霍不旺倒在地上,胸前溅血,瞳洞无光。竟是死了!

陈万风怔怔难言,跑上近前,待见霍不旺胸被击穿,鲜就涌昌,猛一声哭道:“总镖师,你刚才还好好的,我刚出去,你怎么会死?

总镖师,我那会还在骂你,恨你。如今你真的死了,我陈万风向谁悔过?、‘“

二位老者连声吁道:“霍总镖师死不瞑目,吾等自要为他报仇了。”

陈万风至此,方是去了疑念。他哭着抱起霍不旺,冲二位老者道:“我家总镖师遭此横祸,二位都已看见,你们若是知晓真凶,就请告诉在下,在下要为总镖师报仇!

二位老者面沉似水。宽睑老者道:“霍总镖师突遭毒手,显是有人怕我们谋面,故此杀人灭口。那人这般行事,却是更加暴露了他的易份。”

圆脸老者沉重道:“江湖血案接连不断,祸及多少无辜之人!吾等若是再保求稳妥,一味谨慎,真不知又有多少血案再发,多少仁人受害!”

一言及此,他毅然扯去假须,摘去假发,宽脸老者微一犹豫,也是尽卸伪装。陈万风再看眼前二人,不由惊道:“腐儒怪侠?!,。云飘鹤?!信会是你们?!,。你们。”

圆脸之人一脸肃穆,口道:“陈缥师,亏你还识得小生。不错,小生正是腐儒怪侠

文奇崛。“

宽睑之人亦道:“在下云飘鹤,陈镖师,咱们久违了。”

文奇崛见陈万风一脸惊惶,释道:“陈镖师,我们乔装来此,乃是为了探查近来江湖血案的真凶,陈镖师万勿见怪。”

云飘鹤道:“正是。我们隐身练功月余,一到江湖之上,便闻得近来血案之事。我们前来贵地,却不想霍总镖师也是遭难。

陈镖师,我们心疑一人,此人和贵镖局大有关连,陈镖师若想替霍总缥师报仇雪恨,就该和我们说明一切,切勿隐瞒。“

陈万风自知霍不旺之死,决不是眼前二人所为。自己那会从霍不旺房中出来,便是出门引他们二人人户,那凶手当是趁此间隙杀了总镖师。他们既言真凶与梨花镖局关系甚大,已是疑有其人,这般着来,他们所言似不为虚:杀人害命,只在那片刻这间,余人者纵不是镖局中人,也定是局中有人暗中策应,若不如此,杀人者焉能那般轻易得手?

陈万风念及这里,面上一凛,决然道:“二位若能道出真凶,为我家总镖师报得深仇,在下感激不尽,岂能知之不言,隐瞒一二?。只不知二位想听什么,还请二位明示。“

文奇崛赞叹一声,随道:“二月之前,梨花镖局押解木箱镖车,陈镖师可在其

列?"陈万风回道:“在下正在其中。”

文奇崛追问道:“此中详情,陈镖师可知?”

陈万风答道:“文公子问及此事,在下到可详述一二。那次押镖,在下充作车夫,死里逃生,实是凶险不过。”

他言此惨然一叹,又道:“押镖之事,乃是武林盟主辛不羁亲自所托。新任总镖师霍不旺召集镖局众人,竟是破例将此中详情尽数告之我等。他言及此次押解的,非财非物,乃是无一k门主殷无法之女殷情絮,一路招摇,旨在引出盟主所疑诈死的殷无法,失踪已久的独孤雄,还有他们的同党,进而一举歼之,为武林除害。

“我们接此重任,心下惶惶:他们俱是江湖魔头,武功盖世,既使把他们引将出来,我等不堪一击,岂不必死无疑?霍不旺似是看出我等畏惧之情,又言武林盟主早已安排好大下顶尖高手,暗中相随策应;再又拿出一瓶丹葯,说是武林盟主所赐,每人服下一粒,即可助长十年功力。

“用阳我等押镖出去,荒原之上,有一村夫老者带着众人,劫夺木箱镖车。我等苦战之下,死伤颇多,却仍不见策应之人。到是有一个被村夫老者唤作’天香‘的姑娘,救了霍总镖师和在下一命。“

“‘我和霍总镖师死里逃生,随后跳上木箱镖车,急赶脱

身。狂奔之中,又觉身后有人穷追不舍,霍不旺恨恼武林盟主谎言策应,以致镖局死去多人,这时使命我把车停下,隐匿草中。

我们暗中得见,穷追之人原是那村夫老者和天香姑娘。更奇的是,那村夫老者竟言木箱之中的殷情愫是天香的娘亲!他们刚把木箱开启,‘万神帮’一行数十人随后赶到,他们拚杀一阵,逃出不远,终被抓获。我们心下奇异,一路跟踪来到一座庄院,随后出来一白衣老头,将他们迎进庄去。

“我们徘徊庄外,正想人内探得详情,不料一伙蒙面人似是从大而降。我们躲避不及,正自叫苦,那想他们之中有人叫出霍总镖师的名号,又听他们对霍总镖师言及,他们就是武林盟主所派的策应之人,这会来抓殷无法了。

“我们随他们门进庄院,尽杀守在外面的‘万神帮’众,一待进得大厅之中,那个叫天香的姑娘却是哭着跑出门去。我们念她救命之情,却也没有将她和殷无法的关系说给众人,任她去了。其后,我们和殷无法,那个村夫老者一番恶战,还是让殷无法带着他的女儿逃脱,只有那个村夫老者被众人生擒,现押在武林盟主的大牢之中。”

陈万风细细道来,文奇崛听过无语,心下却道:“照此看来,此事却是辛不羁一手策划,当与仇啸做无关了。可辛不羁乃是仇啸傲的傀儡,他纵是有心发难,眼下羽毛未丰,又怎敢拿仇啸傲的镖局中人做引,荒原之上又见死不救?若说此乃仇啸傲的主意,显又是大为不妥:仇啸傲再是恶毒,自可命辛不羁以名门正派中人押解

木箱,又怎会置镖局中人生死于不顾,自将梨花镖局全然毁掉?

文奇崛苦思不得其解,焦灼之下,直觉头昏脑涨,浑然一片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