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二十七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文奇崛一见进来之人,赫然竟是先前在定时寺前,以“斩鱼剑”碎去于食鱼“云蛛网”的中年汉于段千秋,不禁大企惊心:段无法嘱我找寻到他,向他追问他“斩鱼剑”是何人所授,我只道人海茫茫,天涯路远,寻他不易,万不想竟会在这撞见他来。

文奇崛屏住呼吸,心下急跳,恨不能立时上前,将段千秋制住,问明“斩鱼剑”之事。他扫了蓝衣人和塞外三绝一眼。又觉若是马上行事,实为欠妥:段千秋此刻到此,必是大有情由,不如忍上几忍,看他到底要做什么。

段千秋进得屋内,竞是目不斜视,只对蓝衣人道:“帅父,你老人家原在这里,让徒儿好是一番寻找。”

文奇崛听此,陡然一惊,险此从座位之上跳起:“段千秋称那蓝衣人为师,如此看来,莫非那‘斩鱼睑’也是这蓝衣人所授?若是如此,此人岂不就是殷无法所说的,三十年前带走书剑的那个蒙面人了?”

他想及此处,又急殷无法认定那人是仇啸傲,不禁心下又道:“外公所疑似是不错,仇啸傲的时下诈死已得证实,眼下再说那蒙面人不是仇啸傲,而是这蓝衣人,可是节外生枝,自寻烦恼?”

文奇崛脑中嗡响,却是打消他念,侧目旁观。

蓝衣人一见段千秋,似是大为不陪,口里责道:“秋儿,你不在盟主身边小心待候,尽心卫护,倘若盟主有失,让为师如何担当?”“

段千秋躬身道:“师父,徒儿前来,乃奉盟主所派,召师父和三位英雄l峰一叙。”

蓝衣人听此一拐,自道:“此事万分人急,我们先前早已计议停当,这会再叙,可是又有别情?”

塞外三绝插言道:“既是盟主相召,一定又有要事。”

蓝衣人点头道:“若无别情,盟主决不会再次召请。三位,我们这就去见盟主!”

他们走出房门,文奇崛、云飘鹤对视一眼,随后跟l。

时近黄昏,烟霞笼罩。西沉的太阳,恹恹地落了下去,天际飞来两只小鸟,愈飞愈远,幻如梦境。

文奇崛、云飘鹤暗中相随,一直到了天都峰下,云飘鹤道:“兄弟,盟主府依山而建,趁此黄昏,我们从后山而上,当可深人府中。白日上峰之路,万万走不得了。”

文奇崛随他绕至山后,二人施殿神功,奋力攀援。上得峰顶,眼见暮色四合,天色已是黑了下来。

云飘鹤带着文奇崛跃入高墙,潜人府里。好在云飘鹤对此甚是熟悉,暗中摸来,竟是—一避过府中的明楼暗哨,无人察觉。他们来至一高大殿阁之前,飞身窜上,金钟倒挂,向里偷看。

但见殿阁之中,武林盟主辛不羁据案高坐,一脸危肃。

塞外三绝和那蓝衣人,段千秋已然先到,这会正坐在殿中两侧。

稍许,辛不羁开口道:“塞外三绝,老夫先前所差之事,你们无须办了。老夫这会把你们请来,却是另有要事相商。”

红衣人接道:“盟主命我等击杀江湖血案的真匕,此事关系重大,却不知盟主因何不办?”

辛不羁道:“老夫反复思量,血案真凶武功怪异,出手毒辣,功力奇高,老夫先前只道此乃殷无法、独孤雄,文奇崛他们所为。这才命你们前去追杀。不过,造才刚刚发生一事,到叫老夫相信那真凶另有其人,却不是他们了。”

殿中之人闻此惊诧,俱是一呆。绿衣人道:“殷无法、独孤雄、文奇崛,他们俱是江湖巨恶,坏事干绝,若说江湖血案不是他们作恶之果,又会有谁?”

蓝衣人道:“盟主,那三个恶人臭名昭著,罪行累累,已是江湖大患,若是再有人恶过他们,且为众不知,天下武林岂不危矣?!…。”

辛不羁冲蓝衣人一笑,郑重道:“’汪大侠,你隐居多年,今日出山相助老夫,为武林消弥患难,老夫敬佩不尽。只是此事为真,那江湖血案实是另有其人,老夫亦是始料不及。今日有请诸位,正为商议此事,再作判断。“

文奇崛、云飘鹤暗中听此,尤是惊呆,自道:“‘仇啸傲,辛不羁狼狈为姦,居心险恶,他们谎言江湖血案是殷无法等人所为,转移视线,掩去自己,不足为怪,可辛不羁因何又推翻前言,再道另有其人?。江湖血案分明是他们自己暗中发动,这会看来,却又不似为真,岂不怪哉?。”

文奇崛脑中一涨,忽想起殷无法和于食鱼来,心中又道:“他们流落在外,江湖血案莫非是他们所为?殷无法已然痛定思痛,断不能作那罪恶;于食鱼只为求取天书,自也不会祸及无辜。不是他们,不是自己,又不是仇啸傲,辛不羁,那江湖血案岂不成了无头之案?。。‘’文奇崛惊疑之中,忽听殿中绿衣人道:”盟主,不知刚才发生何事,竟让盟主改变此想,断定另有他人?“

眼见辛不羁微微一笑,口道:“老夫适才遭人偷袭,擒下二人。各位若是还有疑问自可以问问他们。”

辛不羁话音未落,段千秋已是起身站起,双手一拍,立见那段后转出四个壮汉,抬着一张大网,里面之人,竟是殷无法和于食鱼!

如此场面,殿中之人一见惊呆,不觉站起,殿外的文奇崛、云飘鹤龙是不敢置信,魂飞天外:他们那般功力,焉能惨败如厮,在此失手?他们一心寻找天书,又为何转到这里,行刺辛不羁?难到那失落的“魔王天书”,这会竟在辛不羁手上?

他们大惊大骇,几致失声而叫;周身一颤,又险些从殿上坠落。他们强自稳住心神,心中暗道:“辛不羁擒住二人,看似浑若无事,可见他一身功力,着实骇人了。我们今日既使擒他不得,也要把殷无法,于食鱼救将出来,再商捉他之计。”

二人做此打算,更是凝神观看,暗寻时机,他们眼见那四个壮汉把同放在蓝衣人等面前,紫衣人嘿嘿一笑,大声道:“殷无法,你也会有今天吗?于食鱼,你背叛盟主,为虎作怅,这就是下场!”

网中殷无法漠然一笑,淡声道:“塞外三绝远离中土,我等一别可有三十年了。三十年前,我们师兄弟三人与尔等大战三天,尔等落荒而逃,却不想三十年后,老夫的师弟竟会为尔等雪耻解恨,押我至此。塞外三绝,尔等可满意吗?二。”

塞外三绝听之色变,愤声道:“殷无法,我等已是痛改前非,你为害江湖,残杀无辜,我等今日管上一管,自与往日大不一样!”

殷无法忽发冷笑,又道:“塞外三绝,只怕尔等今日错处,更是大了。要知这辛不羁,虽为盟主,实为豺狼,他和那仇啸傲勾结一处,不惜甘为走狗,祸乱天下!”

塞外三绝正慾驳斥,忽听辛不羁放声一笑,走下座来。

他缓缓走到网边,冲殷无法道:“大师兄,你怎说出如此话来?我们师兄弟一场,终是缘份,大师兄纵是忌羡师弟的盟主高位,也大可不必血口喷人,有辱师弟的名节。”

殷无法冷笑道:“师弟,师兄冤枉你了吗?”

辛不羁作笑道:“师兄口说不冤,可有实据?”

殷无法道:“你逼得老失诈死欺世,害我家人误人歧途,可是为真个‘辛不羁摇头道;”师兄错了。师兄此举乃是自惭形秽,与我何干?至于你那贤婿,贤孙杀人害命,事实俱在,天下皆知,又怎算误人歧途?师兄害人害已,能怪得了别人吗?。“

殷无法脸色一白,又道:“辛不羁,你命人劫持了我的女儿,难到是假的吗?”

辛不羁点头道:

“这到不是。不过,我并未伤她一根毫毛,只是想引你现身,又有何错y‘殷无法气喘一声,再道;”近来的江湖血案,老夫已然探查过了,那诸多死去之人,都是脑碎筋断,骨骷血干,乃是传说中的’魔王大功‘所致,当年,那个蒙面人带走书剑,老夫已然认定那蒙面人便是仇啸傲。仇啸做既有’魔王天书‘,当也练会了书上的’魔王天功‘,你投靠于他,他传你一招半式,你后来才能功力暴长,奇得盟主之位。举世之上,惟有你们二人才能有那魔功,我且问你,你敢说那江湖血案,不是你们所为吗?’殷无法愤愤道来,辛不羁哑然失笑:“‘师弟若有’魔王天功‘在身,天下武林早就相安无事了。身为武林盟主,却是千方百计挖自己的墙角,屠杀属下,直到自己成了光杆一个,师兄,这样的武林盟主,你可听说了’辛不羁言过逼视殷无法,殷无法见他不似假作,立时语塞…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