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二十九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殷无法出奇制胜,一招得手,文奇崛、云飘鹤惊惑之余,登时一喜。他们飘落殿下,直人阁中。

殷无法一见他们至此,脸上一动,口道:“你们来的正好,‘魔王大书’可带来了吗?”

文奇崛上前言明天书丢失经过,殷无法沉声道:“血案发生在大书丢失之后,死难之人又似是‘魔王大功’所杀。如此看来,盗书之人和血案真凶当是一人,这人照书练成天功,而后便是为恶天下,不过,若说这人在如此短暂时日,便破解了天书之秘,大功告成,与理怎通?”

殷无法忧心仲仲,再望僵立面前的辛不羁,恨道:“辛不羁,你的鬼话老夫焉能相信?老夫和于舵主为你所败,不得不施此小计,制住于你。辛不羁,你要再不言实,老大这就杀你!"辛不羁作笑道:”师兄,师弟句句是实,交无半点假话。师弟贪恋盟言之位不假,这又有何罪?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师兄既不肯帮我,也就算了,师弟自觉一无错处,你要杀我,却是不能!“

他一言未尽,却是骤出双掌,拍向殷无法。殷无法自道他穴道受制,毫无防备,文奇崛等人亦是不料于此,阻止不及。但听一声响,殷无法身被震起,重重坠地,眼见他七窍流血,当场身亡!

文奇崛惨叫一声,飞身便上。云飘鹤、于食鱼亦是随后扑来。他们把辛不羁围在骇心,恨不能一下把他碎为数段!

要知辛不羁为殷无法点中穴道,辛不羁却是安然无恙。

他身受仇啸傲空传武功,此功厉害,只以他仗此夺得盟主之位,又是轻轻拿下殷无法和于食鱼来看,便是略见一斑。

不仅如此,此功练就,穴道错位,似段无法明明点中了他的穴道,对他而言,却是相差甚远,无丝毫作用。辛不羁那会故作受制之态,乃是将错就错;一待文奇崛、云飘鹤现身进来,他为了天书,更是假作下去;直到他听得天书已失,殷无法揣测盗书之人当已练成了‘魔王天功’,他立时心意陡转,杀气暴长;殷无法已然无用,自己当可再费心机,收买那血案真凶是了。那真凶为祸武林,定不是什么义之辈,只要投其所好,不惜财宝,让他对付仇啸傲,当不是什么难事。当务之急,却是要将此中人等悉数杀死,若不如此,内情外泄,自己不死在仇啸傲之手,天下武林也会群起攻伐,后果难以想象。如此缘故,他才忽下重手,将段无法一举击杀!

时下,辛不羁为文奇崛等三人所困,他倚仗神功,却是丝毫不惧。他只想将他们一并杀死,那么刚才之事,就再无人知晓了。

辛不羁有此心志,下手更不容情。但见他手上催动,脚下御风,身形如游蝶游走穿梭,招招狠辣。

辛不羁数括下来,不禁暗自叫怪。以他功力,如此三人自当早该结果了,焉何招招使出,却觉处处受制?、尤是那文奇崛,他进逼的力道似是格外强劲,气力骇人,和自己定时寺时所见,显是判若二人。

辛不羁久战不下,愈觉心慌;他暗中察来,但见于食鱼虽力道迅猛,对己却是无受制之感,自已若想脱此困境,当要首先将他铲去,方好一心应付文奇崛、云飘鹤。

辛不羁这般念来,双手作攻文奇崛、云飘鹤,他们二人迂回之际,辛不羁却是身形空中一荡,双足饶知鬼鞋出洞,卸气划空,瑞向于食鱼。于食鱼正向前攻,一见之下,忙是闪身回撤,不想丰不羁早己虑及此节,身形一折,整个身子倒转过来,变以双手前拍,双足后蹬,趁势击于食鱼0辛不羁此招,一气呵成,变幻莫测,尤是他身形在空翻转,后蹬的双足迫开了文奇崛、云飘鹤,他一心用在于食鱼身上,于食鱼这会只觉泰山压顶,饶是文奇崛、云飘鹤慾要救援,此时已是不及了。

电闪之间,辛不羁双掌击到,于食鱼又如殷无法一般,身被震飞,落地七窍流血,一命呜呼i辛不更击杀得手放声一笑。文奇崛、云飘鹤一脸惨烈。

又是奋勇杀来。

辛不羁杀了于食鱼,心下有悟:自己前番久战无功,乃是多求大,分神分力之果;专注一人,自是无坚不摧,更见神效。

他有此悟得,这会和文奇崛、云飘鹤战在一处,又是把精力集中在云飘鹤一人身上。

文奇崛一见如此,心神大骇。他招招进逼,竟不容辛不羁丝毫喘息,云飘鹤亦知凶险,却是不离文奇崛的左右、二人并肩而战,竟让辛不羁无机可乘。

辛不羁见二人联为一体,心下气恼,出手更是凶狠毒辣。饶是如此,他自觉所发的劲力,虽是呼啸有声,骇人魂魄,可对他们二人而言,竟是全然不见功效。他纠缠其中,气力大耗,心下更是纳罕。

“眼前二人,功力不过尔尔,奈何我杀之不得,却有受制之感?举手投足,他们二个似是早已料到,即刻压来,到教我不得不半途收手,无功而返。却不知他们二人使出的是何等功法,竟令老夫如此难堪!”

文奇崛、云飘鹤二人困住李不羁,虽一时杀他不得,却已是暗暗心惊了。辛不羁如此骇人,实是超出他们的想象。他们苦战之下,亦是自觉辛不羁只所以不能如愿,实是自己使出的‘玄黄功’所致。‘玄黄功’气力充沛,绵绵而出,和辛不羁的劲道相抗,竟如风速石墙,虽声势不如,却是软有硬,柔以克刚。‘玄黄功’法,他们只以所会的八式交替而用,此刻对辛不羁,竟也似对症下葯,颇见奇效。

他们惊奇之中,忽又想起辛不羁前番所言,那大将军的祖传武功,乃是仇啸傲功力的克星。再一思及那阳老头故作疯癫之态,他们二人心中一亮,暗底“那脏老头那般古怪,‘玄黄功’又是这般奇能,莫非那脏老头便是大将军的后人,这‘玄黄功’就是仇啸傲深为惧怕的克星?、”

他们念此,又是细心察看。见那辛不羁果然更见被动,直如井底枯牛,有力使将不出。

二人心下惊喜,自道所料不错。如此一来,二人精神大震,索性手脚大开,全无刚初那般心有余悸。

辛不羁力战时入,心下早己不耐。他虽是纳罕,却也来是多想。一待二人总是陡添劲力,放手直攻,他大惊之下,倍觉手脚似被缚住,远过从前了。

他愤痛难遏,忽大声一吼:“文奇崛、云飘鹤,你道老夫真的杀不了你们?!”

辛不羁困兽犹斗,文奇崛这会看来,却是一笑:“辛不羁,你临死不远,还敢逞强?。‘辛不羁,大将军的后人已将他的’玄黄功‘传给我们,你不束手待毙,还想活吗?”

一语如雷,辛不羁惊叫一声,似是全然醒悟。他脸色以大骇,手忙脚乱,一时之间,竟是斗志全失,如换一人。

文奇崛、云飘鹤见他漏洞百出,焉能错过?他们再振精神,将那‘玄黄功’八式连连使出,不遗余力。辛不羁只觉山崩海泄,势不可挡,但见他骇叫一声二飞身便选1文奇崛、云飘鹤见他逃出圈外,随后便追。眼见他刚到门口,忽有一人挡住了去路。辛不羁一见来人。登时一喜,急道:“仇总镖师,快来救我!”

文奇崛、云飘鹤见来人竟蛤刀啸傲。动中有震,不觉下身来,恃道:“仇啸傲果然没死!我等正愁找他不到,这会他送上门来,当是最好不过。”

二人正慾上前,忽听仇啸傲重声道:“盟主有难,在下焉能不救?在下赤迟,却让盟主受惊了。”

辛不羁心儿一定,正慾言他,怎料仇啸做一语做罢,却是忽出一手,快如闪电,直向辛不羁的头顶拍落!

温馨小提示:
您正在阅读的《魔王天书》内容已完结,您可以:
返回司马紫烟的作品集,继续阅读司马紫烟的其他作品..
返回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