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 三 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仇潇潇心下怦跳,不名所以。

少年睑色郁郁,回转屋来。他一见仇庸市,郑重道:“姑娘若是回心转意,饥忍不住,小生虽不情愿,也不能见死不救。”

他不待仇潇潇作答,又端过一碗燕窝组汤,走了过来。

仇潇潇正对着他,轻声道:“你心狠手毒,这般待我,怕不是你的本意吧?你……”

少年摇头道:“喝西就是喝汤,你不要多说了。”

他举匙过不,送向她的嘴边。

仇潇潇把嘴一闭,眼里却没有拒绝之意。她开口道:“小女喝下不难,阁下却要应下小女的一个条件。”

少年见她说得答认真真,语气怪决,微微一怔,他转而一笑,苦道:“小生做此喜事,’巳是难得;姑娘以怨报德,不惜一死,要挟于我;可也算罕见罕闻。却不知那是什么条件,竟比得过姑娘的性命2”

仇潇潇颤声道:“此事说来不难,小女只想知道,你到底是谁?!”

仇潇潇道过,心下惴惴:“他若怒而不应,我竟要真的饿死吗……”

她目光闪烁,不料那少所却哈哈一笑,口道:“小生早想自报名号,怎奈又觉此事聊,不说也罢,不想姑娘对此这般看重!小生自感礼仪有伯,焉有不应之理?”

笑过即道:“小生性文,字奇崛我行我素。自命……一言至此,屋外忽有“腐儒怪侠!”无父无母,于然一身!傲然不冰冷声音,接道

文奇崛!仇潇潇闻言大惊。文奇崛尤为震撼。他剑眉倒竖,目似寒冰,眼望自外,口里叫道:

“阁下既知小生为谁,何不进来说话?”

话音未落,窗外传来一声于笑,回道:“阁下武功卓绝,在下自愧不是敌手,自不能投笼人室了。阁下若是不弃,何不出来迎客中”

文奇嵋听他言语,脸色一变。来人胆敢到此寻仇,出语又是阴沉老辣,料必是是难缠之极。他心下恻度,却仍站立不动,日道:

“阁下这般怯弱,畏缩不前,只怕一战过后,凶多吉少。小生有言忠告,阁下还是自珍自爱,方能免却祸难。”

窗外之人一听即笑,竟不温不怒,不急不燥,仍从容回道:“阁下如此相激,足见阁下心有年惧个性,实也难为你了。阁下既赖着不出,以你腐儒怪侠的,在下不强求。”

他一语说罢,纵声一笑。文奇崛心下火盛,面上却分外平静。

他作出一笑,问道:“阁下恨我如此,却不知阁下为谁?”

窗外之人似是耐性十足,认真答道:“腐懦怪侠,你今日必死,在下就叫你死个明白。你为了一块小小端砚,杀人逾百,本与在下无关,其中可恶,自不言表。最可恨你竟盗用腐儒名号;杀人之器,竟又是白纸半张。你这般污辱儒名,蔑视孔圣,令我等天下德人,何其难堪?面目何存?此中罪恶,实过杀人万倍”

那说得咬牙切齿,仇潇潇听来,心下却是一笑:“他们只为虚名而虑,竟不借以卵击石,到此涉险;又言此中罪恶,实过杀人万倍,真是迂腐不化,本末倒置!如此之人,实可谓真正的腐儒了。”她一笑过后,心下又紧。

“他们虽是迂腐,却也难得有这除恶之举。他们不知厉害,方显从容,若在此身死,当是最为惨痛。”

她念及此处,急对文奇崛道:“阁下也要杀他们吗?”

文奇崛怔立那里,听她她一言,似被点酸他回望仇湖苦笑道:“姑娘错了,不是我要杀他们,是他们非要杀我!”他长叹一声,兀自摇头,对因外之人所言,犹是难以置信。

要知他以同用怪侠自居,自是爱德至见他精于此道,亦显深有此中性灵。本来文武两道,乃大相径庭,可他天举颖慧,远过常人,竟能心有二用,俱有大获。烧是如此,他将腐用占先,怪侠置后,当可见他心有们爱,情笃所指了。

文奇崛嘴上挂笑,上向房门,门开两扇,夜风拂面。

星空月下,但见一人,四十多岁,脑小易长,儒裳破旧;正手背肩耸,仰脖挺胸,傲然而立。

文奇崛上下打量了他几眼,笑道:“先生光临寒舍,小生深感幸甚。时下夜深,山风有寒,还请先生进屋叙谈吧。”

那人嘴角一咧,不悄道:“你就是造军之人?小小娃娃,真不知天高天厚了,如何了得?!”

文奇崛越门而出,心下却是好笑:“此人迂腐难忍,装腔作势,却不知他到底有何本领,要来拿我?”

他走到那跟前,一揖道:“先生真要杀我?”

那人一哼道:“然也。”

文奇崛帮作惶恐,口道:“先生杀人,岂不有违仁义之道?”

那人冷笑一声,气道:“仁义的最高境界,乃是‘博施于民,而能济众’,你不会知道。”

文奇崛又是一揖,道:“先生高深莫测,小生敬佩。不过小生还有疑惑,正可谓‘朝闻道夕可死也’,故此还要动问。”

文奇崛起听越想笑出声来,心道:“他这地形容,却是一针见血,所言不差。”

他略一沉吟,插口道:“先生妙论,小生顿开茅塞。不得有何显耀。先生洞若观火,腐懦既如先生所说,当见明察秋毫,奈何又容不得我自甘堕落,以腐懦相称?”

他见那人脸上一怔,旋道:“先生圣明,总是不能和那腐儒相提并论的。小生自贱如此,实是名副其实,先生又何必生恼,来此杀即”

那人听他说行理直,一声喝止:“够了!”

他小目圆睁,浑饨无光,直道:“我刚才所言,其实都是俗人之见此逃罪,却是休想!”

文奇崛见他动了真气.语调一转:

“以先生之见呢?”谬误大焉!你若惜

那人气极之下,琅琅道:

“腐儒者,人中龙凤也。上不馆嵋权贵,下不疏离众生。才高八斗,超凡脱俗:学富五车,深成不露。其所为者,俗人见怪,其实妙合天然,非凡夫俗子所能猜度。”

文奇崛道了一声诺,叹道:

“世人皆醉,腐儒独醒;千夫所指,防用安然世事昏暗,天道堵塞,纵是腐懦,又有何为?”

那人冷笑一声,痛痛道:“似尔等小人,也敢浑水摸鱼,鱼目混珠,可见世风日下,不可想象。”

文奇崛偏爱文道,此等时候,亦是乐此不倦。他心下一,冲那人道:“小生若名下无虚,先生可愿罢手?”

那人鼻子一哼,笑道:“死到临头,你还心存枉念吗?”

文奇崛亦是一笑,心道:“此人谈文说墨,大合我的情趣。若与此人相交,也不见得有何害处。”

他爱屋及乌,乃道:“先生信不过小生,小生百口难辩请先生考究一二,以察真伪。”那人大笑声声,最后言道:“我若应允,你肯束手待毙?”

文奇崛正色道:“小生若赢得先生认可,先生还纠缠小生吗?”

那人郑重道:若是如此,何谈纠缠?”

文奇崛亦道:“如此最好。”

他轻踱一步,随口道:“不知先生怎样考我?当难不倒小生。”

万不料那人摇头不止,出语却道:“错了,全然错了……身为腐儒,以何为荣?”

文奇崛听他言错,不以为然那人干咳一声,出口道:“琴棋书画,礼易春秋,乃为儒者之根茎,何须考究?我有三问,你若答对得体,方可宽待。”

文奇崛不料及此,微微一怔,心道:“此人这般怪异,自信,莫非真是天下奇人异士?他轻轻语,竟将自己所长的琴棋书画,礼易春秋,全然抹煞,且令自己施展不得,如此心计,当不可小视。”

文奇崛心下好奇,急道:“先生三问,可以讲了。”

那鼻孔朝天,慢慢道:“我问你,身为腐儒,以何为贵?”

文奇崛略一思侍,回道:“不腐不儒为贵。”

那人不置可否,又问:

文奇崛道:“大腐大儒为荣。”

那人再问:“身为腐儒,以何为真?”

文奇崛道:“以假为真。”

那人问罢,微微一笑,文奇崛亦是一笑。

良久,那夫忽道:“你以为我会如何?”

文奇崛晒然作笑,一揖道:“先生已然认可,不是吗?”

那漠然道:“我又没说,是与不是,当在二可之间。你太自信了!”

文奇崛漫声道:“先生夜访山林,不腐不儒,合当为贵;先生与虎谋皮,大腐儒,自当为荣;先生大言惑众,以假为真足见先生深得真意。先生以身示法,却与小生所答不谋而合了。”

文奇崛道此,放声一笑,笑声荡荡,远播天外。

那人见他扬笑,颇显尴尬,他顿足一叹,转身便走。

文奇崛收住笑声,高声道:“先生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,何不留下小酌,抵足而眠?”

那人头也不口,一不小心,竟是跟跄扑倒。文奇崛摇头不语,只作未见。

他目送那人消失山下,怅怅而归。进得草庐,一见那以不由得大惊失色!敢情那床此刻空空如也,仇潇潇竟不见了!

文崎崛头脑嗡响,兀自不敢相信。惊呆之下,心中一席混:“她重病在身,动弹不得,自不能不告而别,定是有人劝她去了。”

他一想刚才情景,忽道:“是了。刚才那人装疯卖傻,原是拖住与我,掩护同伙暗中劫人。只怪我好奇心盛,疏于防范,才会中计失算。”

他怒不可遏,飞身出庐,寻着那人下山的方向,一路追下。

文奇崛放足狂奔,快逾追风。运目前望,谁见夜色苍茫,山林寂寂。他心下急如星火,加力直行,不须多时,他已来到山下。

文奇崛喘息一口,四下张望,旷野无边,却杳无人迹。

他额上见汗,心道:“我这般急直,和那人脚前脚后,竟见不得他的影岂不怪事!那人既有如此骇人功力,又何必婆婆妈妈,我周旋,让其同伙下手?他们劫走仇潇潇,却是为何?”

他思之难解,心下隐痛:“我自命腐儒怪侠,傲视天下,怎知天外有天,竟被人玩于股掌。那人学识、武功,俱在我之上,我不识真相,先前竟以戏耍为乐,岂不可笑?”

他心闷难堪,惶惶站立。四下茫茫,不知何往。

念及自己和仇潇潇以一月为限的约定,他心中一动,忖道:“仇潇傲救女心切,约来帮手,寻此救人,也未可知。”

他一有此念,亦不伤惶,飞身而起,漫如夜鸦掠走,直向梨花镖局而来……

梨花镖局,夜幕压顶。

仇啸傲夜不成寐,神倩辎然,踱出堂外。他经昨夜惨变,一日之间,大见憔悴;一双虎目,却是布满血丝,隐隐作痛。

他仰天而叹,郁闷慾呼。视那星月,亦是模糊生寒了。

他前南道:“我梨花镖局,竟毁于一旦了?”

他鼻子一酸,咸泪觉冲出眼底;泪水滑下,恰似二条游蛇,令他脸上阵阵痒痒痛。

思及爱女潇潇,仇啸傲更是心如刀绞。他夫人早死,膝下只此一女,爱她如命。眼下生死不知,无处可寻,该当如何是好?

他茫然走着,心下叹道:“潇潇自幼体弱,近来又身患重病,我为镖局上下忙碌,竟没有好好照顾与她。她经此祸难,怎能消受?此事因我而起,她苦有三长两短,岂不都是我的罪过?”

他自怨自艾,无以排遣;遥望夜空不知何时,身后忽有人道:“仇总缥师……”

仇啸傲心下一惊,急掩去泪痕。回头看来,却见盟主手下那为首之人,披衣而至。

仇啸傲轻咳一声,忽似想起一事,忙道:“你来的正好!”

为首之人沉声道:“在下云飘鹤,特向总镖师请罪。”

云飘鹤说过一躬到底,又道:“在下办事不周,竟连累总镖师爱女有失,门下死难。镖师尽可责罚在下,在下绝无怨言。”

仇啸傲脸上大动急忙扶起去飘鹤,连声道:“周鹤兄不必自责。飘鹤兄实在多虑了。”

他为表白意,又道:“我只是一时出来走走,散散心而已。飘鹤兄万不可挂在心上。”

云飘鹤见他这般说,脸上一松。他叹口长气,道:“总镖师,那少年村夫为了索回端砚,绝不会加害小姐的,总镖师尽可以放心吧。”

他又叹口长气,言道:“在下心有疑问,望总镖师万见怪。”

仇啸傲吁口气来,自道:“飘鹤兄不说,我也知道呢?”

云飘鹤一笑道:“请问飘鹤兄可否信得过我?”

梨花镖局誉满天下,岂是无信之人便能执掌?在下当然信得过总镖师。”

仇啸傲苦道:“飘鹤兄言重了。我也心有一间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云飘鹤大声道:“总镖师太客气了!”

仇啸傲略一踌躇,直道:“飘鹤兄所虑,无怪是我是否暗中掉包,将假砚交付二缥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三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