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 四 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文奇崛见云飘鹤面上大异、凑上前去。一见之下,亦是怔怔难语,心下乱道:“瞧此情景,仇啸傲乃是被人所杀;杀人者,可也是劫走仇街深的人吗?若下如此,这两件大事,怎会接连而起,且目标所指,仅是他们父女?”

他心下虽不能最后认定,可这种感觉冲撞激荡,分外强烈。他四口长气。对云飘鹤道:“小生还有别事,这里告辞了!”

他心下烦乱,转身慾走,云飘鹤惊醒过来,一声喝道:“阁下这就走吗?”

他怒目而视,面上扭张。

文奇崛直看着他,冷冷道:“仇总镖师身遭不测。阁下不追查凶手,却想和我纠缠,岂不耽误了正事?小生来的唐突,此到又自知不便‘小生不走,留下做甚?”

云飘鹤脸上赤涨,很起道:“仇总镖师死的不明不白,你怎脱得了干系?不错,你去而复返,我先前费解。眼下总镖师遇害,却让我翻然顿悟:是你杀了总镖师,不错,一定是你”

云飘鹤说得声色俱厉,文奇崛听了.心下火起,怨声道:“小生若要杀人.何必暗中下手,做那卑鄙小人的勾当!你若不信小生,何不来杀我地恨?”

他双月完人,胜日以批。云罚吗看来,心中梗痛:

他若是杀人在抗,当不会出手致我于后了。不是他,又是何人

一念那帮夜行人,云飘鹤心中一亮:“他们在闯梨花然局,自是冲仇啸傲而来。他们握住于我,另有其同伙趁隙对他啸取下手;当是不错广

云飘鹤及此节,急奔向窦外c他要拷问夜行人,以明真相。文奇崛见他出去,心知其意,随后跟上。

二人来到外面,向前一望,仅是一呆。植大个院落,此句且已空空荡荡,那被制住的夜行之人。竟不见了,连翻地上的四具死尸,亦消失得未影无踪!

二人奔到刚才打斗之处,见地上一无所留,相对默然,他们既杀仇啸傲,又救走了夜行人,当喜庆一番了。

宪等处处受制技于奔命.用算栽得极惨,知此下去,怎主二人各怀心事,神情黯然。夜风拂来,竟如钢刀割面,隐隐生痛!

良久,但听文奇崛道:“阁下如伺称呼?”

云飘鹤心情痛伤,今听他相问姓名,不知所以。他略一犹豫,缓缓道:“在下云飘鹤,浪得虚名。”

文奇崛点头道:“云大侠如此仗义,小生今日眼见,好生敬佩。小生文奇崛,自以腐德怪侠相居,却不知能否和云大侠交个朋友?”

他说得认真,却听云飘鹤一声冷笑:

阁下遍身血腥,嗜杀过命,怎会有兴交朋好友?在下虽是不才,却也不能和虎狼为姦,狐狗执手。”

文奇崛听他痛骂,怒不可遏。他一把揪住云飘鹤,喝道。

“云飘鹤,你算什么东西?我要杀你,着你还骂得出吗?!”

云飘留被他揪得气室心问,脸色涨红。他自知抵他不过,索性一无反抗,口里仍道:“在下的命,本是为你所救;你要杀我,那就杀吧。”

文奇崛目光一级,又听他道:“言下若是不死,日后当日夜为你的人情所累,此中烦恼,却比死还可怕。”

一文奇崛做下手来,无奈瞥他一眼心下却是赞道:“此人刚烈如此,武功纵是不济,亦可算一条好汉!”

他不想再难为于他,只道:“云大侠所欠之情,小生本没放在心上。云大侠既有此说,小生倒要看看,云大使日后怎样报我?”

他一言作罢,长声而啸,身形倒纵,飞掠远去……

文圣山中,巧峰排列,怪石参差。

文圣书院,德直珍罔,金霞烟笼,宝阁琼楼,紫雾云合。

书院群贤殿上.此刻群情济济人有千余,他们个个危然正坐,正在聆听殿台之卜的一位老者说文论道。

要知文圣书院.乃天下文人朝拜的圣地。此处集天下之人墨客之精华,日藏有天下尽有之书卷。为文者,心有所慕,学有所疑.道右所惑,在此尽可化解,得偿心愿,实可谓此中一日得.胜读十年书了。如此圣地,为文者自然如朝赶至,来之若趋。怎耐文圣书院,向来有一规矩.却成了档驾拦路的猛虎。此规矩说来简单。那就是从山下到书院,一路之下,设有十个关卡,前来之人,要应对把关者的以文考问,答对得体,方可人关。如此缘故.能讲得书除。

若一关有失,答对不周.便是前功尽弃,惟望院而叹了。这般看来.能进得书院之人,已绝非泛泛之辈。眼下群贤殿人数逾千.举袂成幕,说是下群贤毕至,尽在此中,自不为过。

殿上老者一番道过,殿下一龙钟老懦颤颤站起,恭恭敬敬道:“先生妙论,已尽解学生多年之惑了。学生茅塞大开,全仗先生。”

他立优不稳,却仍认认真真鞠躬三下。

龙钟老儒未得落座,已有数人站起。附上老者微微一笑,谦和道:“列位有克老生自会一一作解。”

他笑对一中年懦生道:“这位,你先说吧。”

中年儒生受宠若惊,忙道:“多谢先生拈爱,学生感激不尽。”

那老者听此,眉头一皱,没声道:“诸位来此,无须客套。老生以文会友,繁文得节,免了……”

中年儒生见老者生厌,自不敢再说什么,只道:“学生心有一惑:学生乃一穷困书生,自慰略识点墨,虽是寒酸,亦可为荣了。怎奈书生之苦,非心以为荣便可消解;书生之怨,非艳在美食亦能平息。此中道理,恭请先生赐教。”

老者听罢,捻须额首,口道:“这位有此疑惑;当是为书生者之福,老生恭喜与你,你可愿领受外

中年儒生一时怔住,呐呐道:“先生所说,学生敢不从命?”

老者肃然道:“先生本是先生,从命全在自己。你刚才所言,却是你疑惑的根源。根源为本,亦可为本;脱此疑惑,需以本为未,视末如本。”

老者言此,眼望殿顶;娓娓道来,口若悬河:“书生穷困,古今亦然;点墨有识,寒酸相伴。书生之

苦无过自视过高,心有大慾不退之叹;心以为荣,只是徒然自欺,意存清狂未果之言。书生之怨,不怨而怨怨而非怨;艳衣美食,艳而不美美而不艳。”

“以穷困为本,天下比书生穷困者多矣,书生自算是末;以书生为本,天下比书生知书者少矣,穷困自当是末。

依此观之,苦是非苦,非苦为苦;荣是非荣,非荣为荣;思是非怨,非怨为怨;艳是非美,非美为艳。如此如此,那疑惑的却不是疑惑的了,不是疑惑的,却是疑惑的了。

要知世事本末倒置,原属平常;倒置本末以察世事者,却是所谓我等圣贤!”老者侃侃道过,捻须微笑。殿下千人,面面相觑,鸦雀无声。

沉寂之时,忽听一人大笑声起,语惊四座:“先生满口胡言,唬得住他们,可骗得了我吗?!”

群贤段话人闻言色变。众口腔望之下,一少年书生,锦袍耀眼,袖带飘飘,越众而出。

少年书生一瞥众人惊骇之状,仰睑又笑。

殿上老者心下惊怒,面上却无动于衷。一待那少年书生笑过,方道:“这位后生,可笑够了吗?”

少年书生面如淡金,目似秋水,他走近老者,侃侃道:“先生乃文圣院五圣之首。自当是德高望重;智识过人之大贤。在下慕名而来,下借千里迢迢,倍尝艰辛,亦可算心诚之至了。刚才先生所言,在下听了,实在不敢相信!

似先生大贤,也如此故弄玄虚,大言惑众吗?在下发笑,当是笑我不清世事,受此愚弄!”

群贤听那少年书生如此之说,屏住呼吸。他们把目光齐投在老者身上,心道:“文圣书院,向来为文人圣地,这青年书生胆敢在此撒月,怕是活得不耐烦了,却不知先生怎样惩治于他?”分国见老者听那少年书生言过,却是摇头苦笑。苍声道:

激话生可畏,老生在此五十余年,后生所言,老生倒是第一次听到。

鼓。他看看少年书生,捻须不止;少年书生见来,傲然一笑又道:“先生沽名钓誉,当是听尽了好言好语。在下直言不出发科于心,自是难能可贵了。”约二群贤听此,一阵騒动。少年书生狂妄如此,目中无人,他前存一语,己损极了他们;如今这话,更把他们视若附喝之蛆、违心拍马的小人。此等无礼小辈,真是该杀该剐!

老者见群贤愤愤之状.长叹一声,口道:“诸位,文圣书院以文服人。诸位若是大动于戈,老生绝不相容。。

他说得义正辞严,满脸肃穆;群贤见了,騒动之声方是压住。騒声一缓,但见群贤之中。走出一人。此人三十开外,蓝衫加身,由于激愤,他竟指点着少年书生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少年书生见蓝衫人近得跟前,冷笑一声,懒懒道:“阁下当先出来,必是自信口舌之利了;阁下气大胸窄,想必也是人所不及;阁下挺身而出,就不怕反遭其辱吗?”“少年书生气定神闲,连连道来;蓝村人听了,浑身颤粟,脸色铁青。他咽口唾沫,许久方道:“狂妄小子,你有何德何能,在此辱没先生,毁我众生?”

少年书生瞥他一眼,随口道:“古人云:有才而性缓,有属大才;有智而气和;方是大智。阁下性急气爆,当属无才无智之徒,在下和你面对,颇为不妥。”

他一语道尽,不再看他;蓝衫人脸上红紫,猛一声道:“小子,算你狂得可以。先生若不有言在先,以文服人,看我不把你砸成肉酱!”

少年书生点头一笑:“不错。在下清狂,自有清狂之能,自信以文服人,不在话下。”

他再看蓝衫人,补道:“似你大话吓人,使粗行蛮,又怎是我读书人所为?只此一节,你就输了。”

少年书生言过又笑。蓝衫人无言驳斥,尴尬呆立,直慾厮打泄恨。

蓝衫人难堪之时,忽听群贤之中有人道了一声:“后生可畏,老朽倒要好好见识见识!”

少年书生凝神看去,但见说话之人,乃是前番有惑求解的那个龙钟老儒,不禁一愣。心道:“老儒立犹不稳,此刻怎会上前论辩?、”

念及他那会鞠躬三下,满是虔诚之状,少年书生心下忽释:“是了。他醉心于此,怎忍我伤及他心中的圣人?想是他愤怒已极,连老命都豁出来了。”

少年书生念此摇头,驻足以待。

龙钟老儒颤颤过来,抖抖停下。他老眼昏花,犹是盯着少年书生。几声重咳,从他胸中滚出,响在死寂一般的群贤殿中,直如炸过轰天的巨雷!

龙钟老儒喘息路平,便道:“圣人者,何也?”

少年书生只想这龙钟老儒出来,必会对他痛绝一番,诅咒一顿,万不料他竟一语中的,直谈文道,他惊奇之下,头脑千转,嘴上一张,清声道来:“圣人者,圣人也。为儒者,言才智和德性都超于常人,道德极高的人为圣;为道者,言修得真道,抛弃功名,六根清净,超凡脱俗的人为圣;为法者,言人之不断修行方能获得的道德境界为圣。”

龙钟老儒颤声一咳,质问道:“何以知之?”

少年书生语调一扬,回道:“《论语·述两》云:‘子曰:圣人,吾不得而见之矣,得见君子者斯可矣。’;《孟子·离娄上》云:‘圣人,人伦之至也。’;《孟子·尽心下》云:‘大而化之之谓圣,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。’”

“《老子》四十七章云:‘圣人不行而知,不见而明,不为而成。’;《庄子·逍遥游》云:‘若夫乘天地之正,而御元气之辩(变)以游无穷者,彼且恶乎待哉!故曰:至人无己,神人无功,圣人无名。’;《苟子·性恶》云:‘始乎为士,终于圣人、’”

龙钟老儒至此颔首,沉声道:“圣人除恶而所善。我等以圣人为尊,何以咄咄逼人,口不择言?”

少年书生见他至此方道真言,不屑道:“古人云:天虽生才,才者未必成;学虽成才,才者未必用。时下不成且用,大成不用,已遭人怨;在下若是再随波逐流,顺来逆受,岂不算是为虎作怅,天理不容吗?’”

少年书生说得铿锵有声,龙钟老懦听罢无言,手足大颤。

良久,殿上老者一捻长须,宏声道:

群贤见此,心下一痛。冷寂之时,但听又一声高叫从人群中传来,却不见人出。

那声音道:“腐儒怪侠,你杀人越货,算不算是为虎作怅,天理不容?”

他眼里黑臣压的群贤,颇为踌躇。

要知这少年书生,正是腐德任侠文奇崛。

那日,她别离梨花镖局之后,多方探察,一无所获。

奈之下,他意想那夜上草庐的“先生”,终是一可疑人,是以横下心来,只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四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