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 五 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文奇崛看之一怔,急急解开他的哑穴,大声道:

“你是谁?”

依他所想,此人若是那夜间无名山之人,此刻定是已乔装易容;眼下他既不是这般,此人的身份就大可怀疑了。

那人痛叫有声,毗牙咧嘴,口中叫骂:

“臭小子,有能耐你杀了我!”

文奇崛心下怅然。自己费尽心力,到头来还是一无所得。眼下之人,若不和那人一伙,定又是个怪物了。

他目光一紧,冷笑一声:

“你既知道我的手段,还敢这么赌硬?你到底是谁?”

长身儒者手捂血脸,恨声道:

“腐懦怪侠,你恨我当众揭穿了你,是不是?”

文奇崛把头一点:

“不错。”

长身儒者苦笑声声,续道:

“大丈夫敢作敢当,似你这等小人,也敢称腐儒怪侠冯?”

文奇崛耐之不过,直道:

“我出山不久,天下知我名号者,为数廖廖。你何以知之?”

长身儒者摇头斥道:

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腐懦怪侠,如今,你的罪行已昭然天下,芸芸众生,自会群起而诛之。纵然不济,尔又怎逃得了终身囚禁文圣书院之刑?那只怕生不如死了!

长身儒者说过,放声快笑,听来,直如钢刀人骨,痛彻心脾。

他一把揪起长身儒者脸色铁青,

长身懦者被他擎着,并不挣扎,只是阴冷一笑,犹道:

“腐儒怪侠,你知道最好。我大命已成,虽死无憾”他言过即止,再不出声。文奇崛见他脸色转青,僵如木偶,心下一凛他急急放下他来,一探鼻息,却是全无!

敢情长身儒者自咬毒囊,竟是自尽死了!

文奇崛果望地下死尸,惊魂荡荡。此事看似无状,怎想其中变化,这般繁复?看来自己的一切,已尽在人掌握之中,自己疲于奔命,却是步步深人人家的圈套。

他忽感累极,无力坐在地上。清风拂来,如刀割面。

他瞥了一眼那长身儒者的死尸,忽打了个冷战:

“此人不过是个文弱儒者,却是这般刚烈,视死如归,可见背后驭使其人,实在了得。”

他如坐针毡,遽然而起,四顾茫然,不知们往……无奈之时,忽有那吟诗之声,从远方传来:

“过去终成梦,

聚散两无踪。

相识心不悔,

别离事无情。

冷月催人泪,

孤星叹楼空。

一朝成陌路,

何以再生逢。”

文奇崛听之心动,怅然相向遥望长天,方觉此刻已是月上穹宇,银星乍现了。

反助月光之下,但见一白衣公子,书生打扮,修身俊面,步履践研,缓缓踱来。

白衣书生近得前来,一见文奇崛怔立之状,颤颤摇头,不屑道:

“敢问公子。可是在此赏月观星?”

文奇崛惊过神来,略一沉吟,随口道:

“公子吟诗甚妙,在下虽无雅兴,却也心驰神往了。”

文奇崛心惊白日之变,自是对这儒牛隐含戒备,他目不转睛,盯住与他,却要从他的身上,寻出个破绽。

白衣书生脸显红涨,避开他的目光,负手一挺,叹道:

“天下人等,为文所惑实在多矣!视公子卓然不群,也不过如此,岂不可惜?”

他一语言罢,举步而行;文奇崛心感蹊跷,动声道:

“公子之言,却怪在下俗气了?”

白衣书生停下步来,目光一扬,反间道:

“公子不是吗?”

文奇崛傲气又上,一笑道:

“公子这么肯定?”

白衣书生目光一冷,回道:

“此处乃文圣山下,公子重头丧气,心神两失,势必为过不了山中关卡所致。”

他玉手一点地上长身儒者的死尸,再道:

“这人想必也是心灰而死。”

他柳眉一汤,作声道:

“你可也要死吗?—一是了,若不如此,又怎会迷茫凄楚,对空苦艾。”

文奇崛听他说得认认真真,释然一笑,心道:

“此人真是个书生。他振振有同,却把自己误认为上不了文圣山的一介儒生了。这真阴差阳错,我满怀酸苦,又怎为得如此末事?”

他戒心一去,浑身一松,索性自作多情,谎言道:

“公子一语中的,在下钦服无可。公子知之甚深,可曾有此感受?”

白衣书生晒然一笑:

“小生有这么没用吗?……只可笑天下男儿,枉读诗书

他言过一振,稍一镇静,竟对文奇崛深施一礼,口道:

“小生口不择言,公子勿怪。”

文奇崛一愣之下,旋道:

“公子直言不讳,在下岂能怪你?在下本来无用,要怪只有怪我自己。”

文奇崛说这言语,却也有几分真意。回想自己为人愚弄,事事无着,山中较技,又是一败涂地,如此瞧来,自己当真无用之致。何况眼下寻人不到,诸事未明,只怕要怪,也不知该怪谁去?!

文奇崛心下百结,忍不住愁叹一声。白衣书生见来,竟是欢喜道:

“公子愁怨难消,牢騒满腹,何不一死了之,一了百了?……”

文奇崛听他一言,心头一警再看他时,却见他双目如水,瘟情脉脉。文奇崛一奇之下,心神探荡,难以自禁。

白衣公子目光伶怜,又道:

“公子时运不济,虽他读诗书,百苦尝遍,又有何益?与其受此穷困之苦;不退之用,真要死了,到是幸事。”

文奇崛恍恍烧梅,只觉那声音柔如安水,至情至理。他连连长叹,前南自道:

“不错,我时运不济,纵是苦为,岂不徒劳?我孤傲清高,怎知天外有天,尽受人使,如此活着,真不如一死痛快!”

他目光痴迷,幻象迭出。右手慢慢平举,指向自己的心口。

白衣公子袖手旁观,脸上漠然。他目光不离文奇崛,忽道:

“你就要死了,可有什么交待?”

文奇崛脑中浑然,怔怔道:

“死了好。啊,我枉为聪明,从前竟想象不到解脱的妙法。我若早死,自当无情无苦,免受这悔恨的煎熬了。她一旦得知,或许饶恕与我,也未可知。与其为她受制于人,杀人作恶,又怎知她明我心意,解我苦衷?只怕她更会恨我滥杀无辜,永不回头了……”

文奇崛说到此处,苦泪辞下。那支右手,更是近了胸前。

白衣公子脸上一动,日声道:

“她是哪个?”

文奇崛浑浑回医,脱口道:

“哪个?……你不会知道,你不配知道……”

他声音呜咽,仰天骤然一啸:

“纤绣,我死之后,你还会怪我吗?!”

他声嘶泣血,一语发出,那支右手进后而动,以掌为刀,直向自己的胸窝插去!…

白衣公子听他言及纤绣,浑身一颁,脸色陡变。待见他自尽出手,一时忍不住出手相阻,惊叫有声。亏得她及时发动,文奇崛的右手经他一带,偏离心口,怎奈文奇崛运力甚猛,饶是如此,他那右手还是报人腹中。

白衣公子月中恍惚,他抱住昏死过去的文奇崛,痛痛道:

“奇崛,你何必如此?奇崛,你可知道,我就是纤绣吗?”

她泣不成声,心伤目惨。冷月之下,更显得她面白逾纸,香无血色。

大悲之下,她如梦惊醒。玉手连挥,封住了文奇崛的周身大穴,止住流血。她抱他人怀,不忍看视,一声低叱飞掠而走……

杨柳依依,风光旖旎。

霞湖岸边,竹楼青翠。

文奇崛一觉醒来,对望红床锦帐,青案绿几,直如一梦。

他心下模糊,头痛慾裂;慾要起身,顿觉腹中剧痛,动弹不得。

大惑之际,床头忽有人道:

“公子醒了?”

文奇崛听此声音,骤然一惊。他侧过头来,但见一白衣公子,面色平淡,正垂手侍立。

一见此人,文奇崛幡然醒悟:此人在文圣山下相逢,正是他口口声声劝自己寻死的。

他心下起伏,一时怔住。回想自己那时听他一劝,竟真的动手自尽,绝不迟疑,好似着魔一般,细细念来,当真难以想象。

文奇崛心下生寒,颤声道:

“白衣公子,我没有死,很令你失望吧?”

白衣公子近前一步,冷冷道:

“死生有命,哪由自身?……你大伤未愈,还是不要开口说话。”

文奇崛盯住他,冷笑一声:。

“公子好好的心肠!”

白衣公子避开阴冷的目光,只道:

“小生救你,你就这样感谢我吗?”

文奇崛哈哈一笑,狠狠道:

“那会你用‘离心大法’令我魂魄若散,理智全失。我误中你道,险些一命归阴。今日思来,在下不得不敬佩你手段高明,心毒手辣了!”

他一敛笑声,失声道:

“你又是谁?!”

他目光怨毒,直直刺向白衣公子;多日的困惑郁闷,直如一团烈火,令他不惜一死,也慾明了真象。

白衣公子嘴上挂笑,轻声道:

“公子若是死了,还会这样吗?……我劝你死,有什么不好?至于我用什么手段,我又是哪个,也不关你的事啊。眼下你还活着,这才是最重要的,是不是?”

白衣公子这般轻松道来,文奇崛心下虽恨,却奈何不得。他苦苦一笑,长长道:

“公子既要我死,怎会又要相救?莫非公子于心不忍吗?”

白衣公子眉头一皱,不耐道:

“你嘲笑我吗?……”

文奇崛见他目光陡变,锋如利刃,亦是一凉。他转而正色,叹道:

“在下虽知你是敌非友,这救命的恩情,在下还是铭志难忘的。在下死不足惜,为了她,却也应该谢你。”

他心下悲凉,连那声音亦是酸楚无力。

白衣公子移开目光,眼望自外,许久方道:

“公子,我可以问问她的事吗?”

文奇崛一惊道:

“你知道她?”

白衣公子回过头来,道:

“公子怎么忘了,那日你自绝之的,不是喊着她吗?”

文奇崛舒口长气,自道:

“纤绣……”

他目送天外,忽道:

“公子,你不问在下,怎要问她”

白衣公子略一沉吟,摇头道:

“你临死之时,还叫着她的名字,小生怜你情心未灭。你要谢我,不如谢她。”

文奇崛呆然半晌,方道:

“公子直言相告。在下也不隐瞒了。”

他心下大痛,哀感道:

“她叫花纤绣,乃是我的同门师妹。我们青梅竹马,相处甚欢。长大成人,我们情爱日浓,私订了终身。”

我门门规甚严、同门不得相爱,尤列门规之首,当处极刑。我们虽知如此,却仍暗中交好,自作糊涂。

不想此事还是被师父得知,他大怒之下,将我二人亲缚起来,且召集来所有门生,看他实行规法。

那日西风萧飒,枯叶乱飞,我二人睹景神伤,相视唯有坠泪。

行刑之际,不想有一蒙面人突然前来,口城‘刀下留人’。师父他一见那人,竟是脸色大变,把手一摆,罢下手来。

我那会瞧着古堡,心道:

“师父他一向心高气傲,铁面无情,此刻当着众门徒之面,惩治我等大逆,又怎会为这人轻轻放下?”

我心生好奇,却忘了我这待死之身,只是注目观瞧。

那蒙面人虽一身轻装,却是仙风逸气,气度非凡。他傲然而立,只淡淡地说了一句:

“养儿不教如养驴,养女不教如养猪。”

师父似乎对他惧怕异常,竟是不耻陪笑,连道:

“阁下教训的是。”

那人鼻子一哼,又道:

“知错能改,也就是了。”

他把目光转在我俩身上,冷冷道:

“你们呢?”

我二人对望一眼,一时难以作答。

那人爽口一笑,漫声道:

“尔等忤逆门规,还这么固执吗?”

我俩再望一眼,她仍不作声。最后,我只好道:

“我等错了。”

那人听过点头一笑,却不罢手,又遭:

“尔等口下对心,马马虎虎,大大不妥!”

他仰天一嘘,怒容毕现。我等不料及此,心疑重生:

“此人来历不明,既是救我,又何以苦苦相逼?师父他武功盖世,文中泰斗,又怎唯唯诺诺,任他如此放肆?

我思虑之际,不想纤绣忍是不住,恨声道:

“我等既犯门规,听凭处罚,与你何干?你若以此相扶,却是万万不能!”

她说得义声严辞,我听了却是心头寒遍;此人虽是放纵,但终是救我们之人。若是将他得罪,岂不命丧倾刻?我自不是怕死,只是这般死去,终属不值。

那人果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五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