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 六 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花纤绣瞥她一眼,微微颌首。

那丫环目光一闪,低声道:

“小姐,半年多来,你没和我说一句话。如今你要走了,你还是不肯吗?”

花纤绣听她说得诚恳,心下一痛:

“她年纪轻轻,如许貌美,竟沦落在此为奴,定也是那蒙面人作恶为致。”

念及蒙面人,她恨愤难当,怒火高炽。忍不住道。

“你家主人呢y

那丫环见她开口讲话,脸上一喜,欢声道:

“小姐的声音真是好听!”

瞧她天真烂漫的模样,花纤绣心头一沉,接着问道:

“你家主人对你好吗?’”。

那丫环听她说到主人,怯声道:

“小姐,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?”

花纤绣心头一窒,重声道:

“真话!”

那丫环稍一犹豫,正声道:

“他对我好啊!他心地善良、和蔼可亲、重情重义,可算是天底下最最好的人了。”

花坪绣一听之下,大为震惊。她想不到这小丫环为其迷惑,竟将这大姦大恶视为圣人君子。

她心下为她惋惜,却更是恨极了那蒙面之人:

“此贼害人至此,足见其面上的伪装还不被人识破。此人不除,当不知又有多少人受其愚弄、侵害!”

花纤绣急不可待,高声道:“快带我见你家主人!”

她抬脚就走。走了几步,回望那丫环原地未动,她不禁气道:

“你不肯吗?”

那丫环并不作答,却向她作个万福,嘴道:

“奴婢天香代我家主人,恭喜小姐神功大成!”

花纤绣闻之一愣,未待她出语动问,那丫环大香再道:

“我家主人临走之时,有话留下,说一待小姐要出洞找他,就让权婢这般道来。”

她随手又摸出一封书信,递交给她。

花纤绣拿信在手,脑中轰响。她并不拆启,目光如刀,刺向天香,厉声道:

“你要骗我,我就杀你!”

天香吓得花容失色,颤抖道:

“我家主人半年前就走了,奴婢怎敢欺骗小姐……”

花纤绣移开目光,一敛肃容,慰道:

“你没骗我,此事就与你无关了。”

她心中惊恨,一把扯出信来。但见那信上只有八个大字,写道:

“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。”

花纤绣目睹于此,心肺气炸。她冷笑一声,心道:

“婬贼,你跑得了吗?算你走到天涯海角,我也要将你

碎尸万段!”

她发下大恨,牙关紧咬。慕地,她忽觉手上一热,痛楚钻心。俯首看来,却见她那双拿信的玉手,此刻竟然隐隐发黑……

花纤绣惊伤色变,方悟此信原是涂有毒物。天香看来,娇呼一声,倒退三步。花纤绣扔下书信,柳眉一竖,冲天香道:

“天香,你看见了吧!你家主人,他还是个好人吗?”

天香颤颤摇头,目光游离,似是难以置信。她上前出手,点了花纤绣的大穴,以缓毒性上延。

此事做毕,她额上见汗,托起花纤绣,向外便走。

洞外风轻,天蓝草绿;野花送香,溪水扬爽。花纤绣面对久违的景致,心底却是万分感伤:

“我忍辱负重,捱到今日。难倒,我真的就要死了?…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徒劳了?…”

大香一路飞纵,疾过奔马。不消多时,便来至一处台前。上了台时,花纤绣见此殿宇巍峨,栏玉饰,梁栋金装,一片异光瑞彩,大是惊骇。心道:

“蒙面人何许人也,竟这等奢靡?”

天香将她带至一瑶室之内,扶她躺下。花纤绣见此葯罐环列,多不胜数,自知天香要给她寻找解葯了。

天香手忙脚乱,眉头频皱。她找了又找,终摸出一罐约来,首道:

“小姐,你不用怕了。”

花纤绣听之一出。待她给自己服下,花纤绣道:

“天香,多谢你了。”

她心下感激,一时却不知说什么更好。

天香见她服过葯后,脸色红润,手上黑色渐渐淡去,舒口大气。她抹去汗水,低声道:

“小姐,此处不宜久留,我们还是挪住别处的好。”

她抱起花纤绣,闷闷而走,到得一绣阁兰房,天香将她安顿于此,方是又道:

“小姐,我家主人怎会这样对你?”

花纤绣见她目中迷离,神情黯伤,心下一传。想她必是极爱她的主人,不敢相信主人不会无缘无故这般害她。

花纤绣长叹一声,慢道:

“天香,你相信我吗?”

天香惶惶道:

“你会骗我吗了”

花纤绣娇目圆睁,怒声道:

“天香,你家主人对你怎样,我不能说什么。不过,他无缘无故掠我至此,污辱我身,却是事实。我要告诉你,他是个衣冠禽兽,绝不像你说的那样!”

天香神色骤变,渐而平缓。她痛痛道:

“主人怎样,我们做下人的,本不该多问。小姐,你会杀了他吗?”

花纤绣重重把头一点。天香看来,苦叹一声,茫然道:

“小姐,你找得到他吗?”

花纤绣一笑道:

“你若帮我,那就快了。”

花纤绣如此说来,虽是真心,却不怀奢望。天香如此敬爱她的主人,又怎会向着外川万想不到,天香迟疑多时,最后却道:

“小姐,天香答应你了。不过,小姐也要答应;找到他时,天香先要问个明白。他若真象小姐所说的那样,天香背叛于他,心下也安了。”

花纤绣大喜过望,自是点头应允。一待她自觉手上无碍,便即刻催促天香山谷。为行方便,花纤绣易容掩面,女扮男装。

依天香所言,主人在文圣山下,因湖之畔,有处隐身之所。她们一路寻来,却是一无所获。她们留宿在此,花纤绣夜不能寐,出外行走,不想山下巧遇文奇崛。

她念及旧事,仍是大恨文奇崛女生怕死,当众人令她无地自容。她再一思及若不如此,自己即便死了,也不会受那谷中之辱,毁容之痛,如此愤愤之下,她施出“离心大脑’,摄其心神、迷其理智、使他浑浑之际、任其摆布。

文奇崛迷失之时,口中叫着她的名字,求她原谅。花纤绣听来,自知他为其所摄,此时之言,发乎于心,假做不得。是此,她才出手相阻,又将他带到霞湖竹楼,为他疗伤……

花纤绣从怅记中回到眼前,目中的霞湖,一片苍茫。她踏岸而走,心下却是思绪万千。

环湖野芳幽香,佳木繁荫。行不数步,一座隐蔽于树林之中的亭子,依稀可见。花纤绣近得亭前,看此亭彩绘灿烂,重檐飞角,花岗为基,琉璃瓦顶,甚是雄浑、壮美,不禁叹道:

“如此景致,竟埋没于浓荫之间,若不来此,又怎识得这般美妙?…那文椅崛,可也与此相同吗?”

她心下若失,缓步来至亭中。倚栏四望,无言以对。

花纤绣在此驻足多时,怅怅而返。竹楼前面,天香正在左顾右盼,焦灼不堪。一见她回来,天香忙上前道:

“小姐……”

不待她再说下去,花纤绣便道:

“天香,叫我公子!”

天香脸上一红,改口道:

“公子,楼上那位公子,他是公子的朋友?”

花纤绣心下一惊,问道:

“他怎么了?”

天香见她紧张的模样,接道:

“他很好啊。”

花纤绣神情一缓,稳下心来,却道:

“我孤苦一身,哪来的朋友!他只不过是我偶尔救下的一个懦天,如此而已。”

她见天香脸上一笑,似是别有深意,连忙又道:

“天香,你笑什么?”

大香悠止笑意,轻声道:

“公子、天香知道你是个好人了。”

花纤绣眉头一展,叹道:

“天香,你总算相信我了。不过,你可知道,天下的好人有时也干坏事,甚至杀人放火。要知道,世人惠不能仅仅用好坏就能分清的。”

天香听之茫然,探道:

“公子怎这么说?难倒公子也干坏事吗?”

花纤绣眼望竹楼,口道:

“好坏因人而异,循情而变。只要自认无愧,是好是坏,又有什么不同?”

花纤绣心下感慨,方才这般多说。她见天香对此似是不解,旋一笑道:

“天香,你也是个好人购。我们从前素不相识,可你却是违道你家主人,救我再先,寻他于后,这份情义,我一生一世也忘不掉的。”

天香粉面一紧,面上却显忧色:

“公子,天香怎担得起?再说,我还没找到我家主人,又怎知他一定是个坏人?我看你俩都是好人,可你们…”

她轻声道来,宛如驾语。沉吟片刻,她抬起头来,睁大眼睛,痴痴道:

“公子,好人还有什么不同吗?”

花纤绣听此一颤,忖道:

“我是好人吗?是,我又和世上好人有何不同?奇崛他是好人吗?…是,他又和我不同在哪?……’”

花纤绣心有此问,一时难以作答。沉寂之中,忽听远处脚步声乱。花纤绣打眼看去,但见一行人等,操刀曳剑,杀气冲天,竟直奔竹楼而来……

花纤绣待一行人走近,脚下一挫,挡住了他们的去路。天香稍一脚踢,亦横身而立,她脸上一沉,质问道:
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花纤绣待天香问过,目光一扫众人惊愤之态,方慢声出语道:

“天香,怎生这般无札!”

她佯斥天香,竟冲那些人等深施一礼,口道:

“丫环口不择言,小生这里陪罪了。”

她如此这般,心下却是戒备异常。这些人显是江湖豪客,直奔此处,自是来者不善。淌是为那蒙面人而来,自己和他们当是同道;如若此乃蒙面人一手安排,自大意不得。

花纤绣言下无失,那些人听来,脸上竟显出鄙夷之态。其中一青衫老者鼻子一哼,阴声道:

“丫环不知深浅,也就算了。可笑公子也挡在这里,助纣为孽,岂不连个小小丫环也不如了?”

花纤绣心下一动,清声道:

“阁下何出此言?”

青衫老者未待再说,却见其侧的一位古衣少女双眉一竖,历声道:

“若要不死,还不闪开!”

花纤绣淡淡看她一眼,作声道:

“小姐此言,却让小生糊涂了。不知…”

玄衣少女听也不听,只道:

“臭小子,你还敢另外咦!

她挥剑慾击。紧挨着她的一位黄衫少年见状,伸手把她止住,嘴道:

“星儿,你又来了!”

被唤为星儿的玄衣少女瞪他一眼,嚷道:

“月哥,你总是怪我!”

唤作月哥的黄衫少年却不理她,径对花纤绣道:

“公子,我等诸人,乃专为那腐儒怪侠而来。此人杀人逾百,罪恶昭著,实是人间败类!公子若不是他的同道,谨请让开路来;公子若与他有染,却也休怪我等身怀大仇,不能不报了。”

他说得义正辞严,铿锵有声,花纤绣听得明了,心下连道:

“他们寻仇到此,岂肯善罢干休?眼下奇崛伤重在床,自己若是撒手不顾,他是死定了。”

念及他终为自己,为人要挟,方做此如此滔天巨恶。花纤绣心底凉透,嘴上却道:

“腐儒怪侠如此大恶,小生恨之不及,焉能同他为事?各位误会了。”

青村老者紧绷着的脸一松,粗声道:

“如此最好!”

他举步慾前,花纤绣心下一紧,忙道:

“阁下要干什么?”

青衫老者面上大动,直道:

“腐儒怪侠就在竹楼之上,公子真的不知?”

花纤绣见他发出阴笑,紧握刀柄,自料瞒之不住。她头往上举,故作惊声:

“楼上之人,乃小生无意救下的一介书生。他身受重伤,此刻尚在生死之间。阁下若是认定他就是腐儒怪使,岂不咄咄怪事!”

天香久立无语,此刻亦忍之不住,大声道:

“我家公子大仁大义,怎会救那杀人恶魔?你们冤枉好人了!”

玄衣少女目视竹楼,不屑道:

“是吗?”

她言不由衷,身子却骤然而起;直向竹楼扑去,花纤绣惊叫一声,抽身慾动,不想天香抢先一步,身如疾矢,倒射而出,竟是后来居上,在半空中截住玄衣少女。

花纤绣目睹一惊:

“大香只不过是那蒙面人的一个丫环,身手竟是这般了得!倒是我小看她了。”

那行人等驻足观瞧,眼见玄衣少女衣袖飘荡,漫如飞蝶横空,虽是招招不可猜度,狠辣无比,可竟硬是冲不破那丫环的截杀,俱是又惊又惑。

此等时刻,黄衫少年对空忽道:

“星儿,你还不退下!”

玄衣少女久战不下,此时虽怒,亦奈何不得。她一招虚晃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六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