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王天书》

第 七 章

作者:司马紫烟

打那远处,青年便见寺前车马云集;更有诸多增人,手执长棍,站立大门两旁,青年心下一奇,自道:

“定时寺如此景致,却是亘古未有,却不知这是为何?”

他心中度惑,脚下匆匆。未至门前,便见护院僧众齐

齐盯住他,口中喝道:

“站住!”

青年听此喝声,炸响逾雷,不禁一惊。他稳稳心神,深施一礼道:

“小生苏万卷见过列位大师!”

护院僧众见他身着德衫,施礼之时,手中仍拿着一本书不放,自知此人乃一儒生,遂道:

“我们不是什么大师,你快走吧l”

青年苏万卷一见僧众不问情由,便打发他走,立时大急。他上前一步,大声道:

“小生有事求见主持方丈,烦请…”

僧众之中,有一长脸和尚眉头一拧,当先喝道:

“你再另外罗咦,我就打断你的腿厂”

他把手中长棍一挥,作势吓了一下苏万卷。苏万卷虽见之色变,却仍是不动。

方睑和尚见此摇头,慢声道:

“这位施主,请恕我等不前通融,今日非比寻常,施主还是改日来吧。”

苏万卷瞥了一眼云集的车马,冷笑道:

“别人来得,我这穷书生就来不得了,难倒佛门圣地,也如此世故吗?”

长脸和尚又慾喝斥,却被方脸和尚摇头止万。方脸和尚道过佛号。再道:

“这位施主,你多说无用,还是回转吧!”

方脸和尚言罢,再不作声。任凭苏万卷如何求肯,他们都似未闻。

苏万卷一气之下,索性委地而坐,遥望涪江,心若潮浪:

“红尘多怨,空门难人,我落到如此地步,只可笑腐冠误身,诗书害人了。”

他手摸书儿,有意撕扯,却狠心不下,只是重重拍打,自道:

“世态炎凉,钱权霸世,我虽书破万卷,又有何用?惟恨我读书成癖,清狂傲物,虽自知时势不容,谋生不易,却自甘其苦,天性不改!”

他自怨自艾,竟忘了时日。直待寺中一阵喧嚣之声传出才将他惊醒过来。

他回头一望,但见大门开启,出来人等竟俱是挎刀佩剑。趾高气扬的武林中人。他惊奇之下,释道:

“难怪护院僧众百般拦阻,原有武林聚会在此”

他有此一念,心下愤愤:

“泛泛武夫之流,不学无犬,竟这般洋洋自得,真不知天高地厚!如此之辈,老天却让他们锦衣美食,车马代步,可见天理不存;世事黑暗!……”

他怪天尤人,面上却是窘迫灰败。待见寺中方丈陪几位老者最后出来,他心下一怯,竟是倒退三步,避在一旁。

武林中人,这会齐聚在寺侧的石破前面,足有上千之众。他们停止了喧嚣,但听一位银髯团指的老者出口讲话。

那老者道:

“老朽身为天下盟主,今召集诸位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捕杀腐儒怪侠,为武林除害。方才寺中密议,万般筹画已然妥当,惟推举总领其责之人一事,未有结果,老朽前番有言,老朽因有其他要事,不能分兼此是此,为以示公允,免起纷争,总领其责之人,以比武获胜者居之。此中比武,点到为止,不可强逞其能,杀人害命,望诸位以情为重,谨守此节!”

白髯老者言罢,群雄一阵騒动。他们人人擦掌,个个摩拳,直慾一试’白髯老者见此,抚髯一笑。定时寺主持方丈轻咳数产、最后一语方道:

“比武选能,现在开始!”

定时寺主持方丈话音未落,但见人群之中,竟飞出十几个锦衣大汉,几乎同时落在石楼前面的空地上。

主持方丈眉头一皱,正待出言,却听有人长笑一声,走出人众。

此人身材矮瘦,面上黝黑,尤是那身青衣打扮,更显得他矮小单薄,年老无力。

他笑望抢先出列的十向个锦衣大汉,淡淡道:

“你们如此心急,自是艺高胆大,不肯让人了。若是你们争论起来,谁先谁后,岂不大伤和气,费时费力?老大斗胆托大,且将你们视为一人,前来挑战了!”

青衣人一语道明,却不顾那些锦衣大汉脸色怒变,心有何想,身形一晃,当先动起手来。

那些锦衣大汉先见此人,未晒一笑;一待他口出狂言,直视自己洒囊饭袋一般,他们立时心肺气炸,共仇敌汽。要知此乃天下武林聚会,大庭广众之下,受此污辱,若不杀之,焉能泄恨?!

锦衣大汉们杀心一起,登时热血奔涌。眼见青衣人袭来,他们不约而同,怒吼一声,十几种兵刃寒光爆闪,尽向青衣人斩去!

青衣人如此行事,天下群雄自料此人非同等闲。可此刻他要以一敌众,且那些人亦非庸手,只怕此举还是弄险。再想如此关头,若能争得那总领其责之职,使平步青云,一揽群豪,名扬天下,他们俱是心下大热,自道:

“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如能遂得心愿,纵是一死,也是值了!”

群豪有此感念,激情澎湃。至于眼前的厮斗,他们只盼早早收场,以便自己随后就上,一展神威。

他们思想之时,场上的较量却是激战正酣,悬着生死。青衣人面对锦衣大汉们的如山攻势,身形凛然掠起;十几种兵刃合击落空,相交一处,立有撞击之声,响亮如雷,轰然四散,青衣人人在半空,未等那些大汉撒手分开,已从怀中掏出一物,扬手撒下!

群豪看得清楚,那物什一经掷出,立见一张大网铺陈开来,明光四散,耀眼夺目。一

众大汉猝然之间,见有物抛下,望之目眩,躲避不及,忙挥动兵刃,砍向那网。不想那网迎头罩来,虽细软如纱,兵刃挨上,竟坚逾钢铁,一丝不断。众大汉骇然之下,不待回身逃窜,已见那青衣人手腕一抖,大网骤收,漫如捕鱼捞虾,直将那众大汉一并纳人网中!

青衣人拿下众大汉,嘿嘿一笑。群豪见来,仅是面容一动。此人其貌不扬,竟在如诗之间,制住众位大汉,虽说他倚仗手中利器,以巧取胜,总不能算他功力骇人,可他竟能以网为器,且使得这般说酒、利落、终为难得了。

青衣人放出众位大汉,嘿嘿又笑。锦衣大汉们无地自容,脸色惨惨。他们相顾一眼,俱是摇头,沮丧之神,难以言表。

群豪见他们呆呆仁立,全失了先前的英武豪迈,亦是怜心隐起,微微一叹。

众人一叹之际,忽见那些大汉身手一动,手把兵刃,竟是俱向自己的脖子抹去!想必他们羞以见人,只图自尽了。

群豪眼见,不觉惊声一呼。有的不忍见血,竟把双目一闭,心下怦跳。

那些大汉死志已绝,自是出手不缓。不料刀到脖前,却听急响声声,撞在刃上,手上一麻,俱是刃脱手,掉在地上。

众大汉惊呆之下,脸色又变。回望之间,但见一中年汉子,蓝袍加身,虎目红面,手按剑柄,踱步走出人群。

中年汉子边走边道:

“‘成大事者,不恤小耻’,尔等如此模样,纵是功高盖世,又怎能统领群雄,成就大业?!”

众大大一见此人,自知必是他出手相救。听他一说,话虽刺耳,却是至理。他们醒悟之下,俱是拱手一拜,口道:

‘大侠救命之恩,言教之情,我等来日必报!”

他们道过此语,又瞪了一眼青衣人,方自归队。

青衣人收网在手,揉作一团。他冲中年汉子一声冷笑,傲然道:

“阁下的‘连珠暗器’果然不错!只怕救人是假,吓人是真吧?”

言下之意,竟是笑他虚张声势,行那先声夺人之效。

中年汉于不气不恼,只道:

“鱼龙舵主的‘天网神功’,那般美妙,在下未窥全貌,深以为憾。舵主何不尽行施展,令在下大饱眼福?”

青衣人听他话中隐含讥讽,竟对“天网神功”不屑一顾,自是心下愤愤。他故作一笑,张口道:

“老夫于食鱼,若有鱼吃,自会张网。只是老夫捕鱼有术,网下无虚,一网已是足够,却令阁下失望了。”

中年汉子仰头一笑,反讥道:

“于帮主以鱼为生;正所谓大鱼吃小鱼。不过,倘若遇有鱼精,撕破你那‘云蛛网’,于帮主吃鱼不成,岂不反被鱼吃?!”

中年汉子随口道来,鱼龙舵主于食鱼却是心下一震,耸然动容。

要知于食鱼手中的“云蛛网”,世人罕见罕闻。此网由一种奇蛛之丝编就,实为至宝。此蛛蛛丝不仅光华四射,辉煌推灿,尤以柔若无物,且坚韧无比令人纳罕叫绝只因它寄生之处,传说是在云海之间,是以号为云蛛。

此蛛这般名贵,世间自是极为稀少,难得一见。久而久之,人们只当这是谣传神话,却不以为真了。

眼下,中年汉子竟能一语道破,且暗言能破解此网,于食鱼听来,焉能不惊!

群豪之中见闻广博者,此时亦被点醒:

“不错。若非‘云蛛网’,又怎有此等妙处!只是那云蛛甚是难得,纵得一只,其丝又出之甚少,若说以其为网,却又不知取多少蛛丝方可有成!如不亲见,实令人难以相信。”

惊异至此,他们自又心下惑问:

“青衣人不过是小小的鱼龙舵主,如此至宝,他从何处得来?难到,织网之丝,尽是他一人寻得?

于食鱼一惊之余,心下旋安。他自知“云蛛网”的威力,却笑中年汉子虽可识得宝物,但终是不晓它的厉害,难免大言惑众,口出狂言了。

于食鱼蔑然一笑,对中年汉子道:“阁下知难而止,本舵主钦敬了得。却不知阁下问许人也,竟这般英勇豪迈?’”

中年汉子见他动间自己名姓,眉头一皱,脸上如霜。瞠目视之,却不作答。

于食鱼瞧得心慌,不耐道:“阁下若是无名虾辈,本舵主也无意扬网!”

他用声道过,面向群雄,却不理会中年汉子。

中年汉子对此忽放长笑,仰天道:

“苍天有眼,我们大理段家,终可收回圣物,告慰先租了!”

此番言表,群豪听了,莫名其妙,不以为然。可于食鱼听来,却似晴天霹雳,直轰头顶。他傲气尽泄,面色如上;回望中年汉子,竟是目光惑惑,连连倒退……

中年汉子步步逼近,于食鱼牙关一咬,猛然站住。他脸色青青,狠狠道:

“姓段的,你不要欺人太甚!老夫这般退上,你道我真的怕了你吗?’”

他手握“云蛛网”,随时准备抛出。

中年汉子却不止步,嘴道:

“于食鱼,三十年前,有人杀我父母,盗走我段家祖传之宝,你可知道?”

不待于食鱼出口,中年汉子双目喷火,剑柄紧握,续道:

“于食鱼,怪只怪你利慾熏心,为争名位,今日竟不惜亮出脏物。若不如此,在下只怕穷此一生,也难寻你这元凶了!’”

群豪至此,方知端倪。此中情由,竟是因于食鱼盗宝害命而起。一念三十年前,先朝大理皇家后裔段文烈夫妇的死案,群豪登时猛醒,恍然大悟;

段文烈夫妇当时遇害,武林皆知。只是他们为人忠厚,与世无急,且早已退隐江湖,一时之间,人们竟难以猜测,又有何人还下此毒手。万想不到,他们原拥有“云蛛网’;身遭暗算,竟也是因它所致

群豪知此真相,感慨万千:

“如此宝贝,谁不朝思暮想,意慾已有?段文烈夫妇据此,怎奈命丧于厮;于食鱼窃得,又不知足,偏以此求功、反遭人追杀。加此看来,至宝之物,非福是祸;贪慾之心,乃百害之源“话虽这般,倘若是我,又该如何?……”

他们设此一问,心下跳,眼望场中的中年汉子,禁不住总打冷战,不敢正视。

敢情那中年汉子,此刻已拔剑在手,怒发上竖了。

于食鱼眼见中年汉子拚死之状,冷汗冒出。再想此等时候,怕也无用,转又撑住精神。他心跳气喘,不待中年汉子出手发动,亦是当先飞出“云蛛网”,直向中年汉子全身罩来!

中年汉子有备在先,身形如云,飘然而起。眼见大网灿若云霞,急如星火,从他脚下一掠而过。

中年汉子进过此着,身形俯冲直下,于食鱼见他径向自己扑来,脸色一抖,身形倒贯,抱起大网,又捕中年汉于。

中年汉子下坠之时,见得那网向上兜来,竟长剑倒握,手执剑尖,以柄横挑。俩网相击,闷响有声。

响声过后,中年汉子坠落地上,他虽挑开了大网,然则网柄击震,力道甚大,剑锋一错之下,已然割破了他的手掌,深人肌骨。

于食鱼看他鲜血溅出,顺剑直下,畏惧之心,如烟散去。他一抖大网,蔑道:

“段家之人,都如此不济,老夫若要归还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七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王天书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