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燕赵雄风》

第 十 章 龙争虎斗

作者:司马紫烟

哈回回道:“除非那个姓罗的别有所长,如以目前外形的状况而言双方必须要经一场激斗后才能定出胜负。”

上台的两个人各向仲裁人报名后,就分站在两边。

邱广超道:“贵两方的主持人所圈的比武项目都是兵器,二位有什么意见吗?”

罗北通道:“没有,敝人是长春剑派代表,自然是使用本门兵器。”

聂仲华却傲然道:“在下不属于哪一家,兵器亦非所长,但是对方是剑派中人,自然只好在兵器上比胜负了。”

白长庚微笑道:“聂兄如果觉比兵器吃亏,可以另外决定,敝派虽以剑为主,但其他功夫也勉强巴结。”

聂仲华冷冷地道:“这位罗老师在贵派担任何职?”

白长庚道:“罗教师父在兄弟手下是内坛护法。”

聂仲华哼了一声,道:“那还是比兵刃吧,如他的职位高一点,敝人还可以考虑一下更换项目。”

白长庚微笑道:“聂兄弟对长春剑派的情形可能不太了解。”

聂仲华道:“不必了,一个门派中的护法,敝人还不太陌生。”

白长庚道:“聂兄一定是还不相信兄弟的话,其实兄弟说的完全是实情,长春剑派所以在关外保持不败命运,就是靠着这一种反常的组织方法。”

聂仲华哈哈一笑道:“如此说来白老是特别看得起敝人,才派罗护法出场赐教了,如此,就请罗护法多多赐教。”

这时罗北通笑了笑,抽出了剑。

他的剑却是一柄三棱剑,这下子把聂仲华怔住了!因为这柄剑三面有刃,顶尖如锥,可桷可刺,招式与剑式相似,可当鞭、刀使用,分量很重,非绝佳实力者,不敢轻易使用。

对方的兵器这一亮相,已经启示此人不可轻视,聂仲华将先前轻慢不满之心一扫而空,凝重地取“夺”备战。

邱广超举手作了个准备的姿势,台角一名引令的亲丁立刻高举令旗,随着邱广超的手势下落。

一场龙争虎斗便开始了。

两人各抱兵器,互道一声请,然后就像一对振翅夺羽的雄鸡,慢慢地移动脚步,转绕起圈子来。

因为这是第一场,双方的实力都不清楚,所以比较慎重,想争取先手,却又不敢泄底或为人所乘。

因此,双方都在伺取一个有利的时机。

对峙片刻,终于由聂仲华打破了僵局。

他的梅花夺是双兵器,一枝护体,一枝凌空下击,因为这是试探性质,所以多于攻,手下并未用上全力。

罗北通竟是料准了他的想法,三棱剑横空架梁,却用上了八分劲力,将梅花夺震得直跳起来,差一点脱出手去。

聂仲华心中一惊,全神去控制那枝梅花夺时,罗北通的剑光已如急电般地刺了进来。

一招之疏,却落得失尽先机!聂仲华虽仗着丰富的经验躲过了第一剑,然已处于下风,罗北通剑急如风,刹那间连攻了十几剑,势凶招险,逼得聂仲华连连后退,使得台下那些京师的武林道大惊失色,连替他们捧场的观众也大为泄气。

一局胜负,固无关紧要,可是聂仲华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,就叫人赶下了台,那未免太丢人了!眼看着快退到了台缘了,聂仲华的心是比谁都急,咬紧牙关想撑住,挣回一点面子。

罗北通却不给他这个机会,猛然几下狠攻,将他的双夺荡开,然后看准一个空门,剑尖直点前胸,沉声喝道:“下去!”

聂仲华背向台缘,只有不到半尺的退步,双夺分开的两手,来不及撤回招架,对着这穿胸一剑,只有将身子后仰才能躲过,可是他往后倒下时,台下发出了一片惊呼,他已心知要糟了。

罗北通将聂仲华逼下了台,脸上带着微笑,十分得意地连看都不看,回身朝东席的刘金泰一拱手道:“承让……”

一言未毕。罗北通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,腿弯处猛受重击,痛彻心腑,身子一栽,扑跌出去,连三棱剑都丢开了,幸好他外门功夫练得硬实,挨了一下还挺得住,腰杆一使劲,又站了起来。

却见聂仲华手持双夺站在后面,不用说那一下必定是他打的了。双掌一错,冲上去就想拼命。

仲裁席上的裘世海厉声喝道:“住手!”

声发自本方总护法之口,罗北通亦得听命止手,可是仍然不服气地瞪着聂仲华。

裘世海这才哼了一声道:“罗老弟,胜负乃兵家常事,摆出市侩无赖的样子惹人笑话,下去吧!”

罗北通忍不住叫道:“我输了?”

裘世海淡淡地道:“这是比武,点到为止,聂老师是手下留情,没敲断你的腿,已经很客气了,还不认输又待怎的?”

罗北通急了道:“可是他已经被小弟逼下台去了!”

裘世海怒喝道:“你看见了?”

罗北通道:“众目睽睽,谁都看见了。”

裘世海神色一沉道:“罗护法!难道你的人丢得还不够,现在我命令你下去!”

白长庚笑笑道:“裘兄,这不能怪罗老弟,他是没看清楚怎么回事!”

裘世海道:“我晓得他没看清楚,这更不可能原谅,两面交锋,胜负未定,就如此粗心大意岂足成事,我准备贬去他护法之职,发交刑堂认处!”

白长庚笑道:“这是我们的家务,容后再说,现在应该对他说明内情,叫他心平气和地认输!”

裘世海这才哈哈地道:“罗护法,聂师父并没有落败下台,他的两只脚还留在台上,原来他可能打算用铁板桥的身法平躺下去,躲开你那一剑。

“可是后无退路,身子落了空,他才改为挂镰钩,将身子挂在台缘,然后再翻身上来出招反击,现在你认输了吧?”

他所坐的位置根本看不见台下的情形,可是他评述经过历历无爽,使人不得不佩服他的精明。

罗北通怔住了,倒吸了一口气道:“这小弟输得太冤枉了,如论真才实学,小弟断不至落败。”

一向沉默不开口的华树仁忽然道:“罗老师如果不甘心认输,大可回头再比!”

他是京师这方面推出的监场人,说话自然可以做数。

罗北通眉头一舒,拾回三棱剑正准备喊话,裘世海已沉声喝道:“罗护法,我已经命令你下去了。”

罗北通用眼睛望着白长庚,等候他的指示。

白长庚笑道:“裘兄!今天是以武会友,自然是希望能见识一下双方的真才实学,罗老弟输在粗心,并非技不如人,裘兄给他一个机会吧。”

裘世海脸色一沉道:“不行!”

白长庚还想开口,裘世海已板着脸道:“老白,长春剑派如果想在中原争一席之地,就得收起那种小家子气派,武功之道,技艺与经验各占其半,技艺不如人尚可勤练,经验不足却会误事,更不可恕!”

罗北通不服气道:“小弟误了什么事?”

裘世海哈哈笑道:“白老弟派你出战第一场,原是认为你有必胜的把握,为本派争一个彩,结果却被你粗心大意弄砸了,折了本派锐气,这不是误事是什么?”

罗北通低头道:“小弟认罪,请总护法准小弟戴罪立功,以赎前惩!”

裘世海哈哈笑道:“你人也丢了,兵器也摔了,还好意思赖在台上吗?”

罗北通道:“连对方都同意了,总护法何必如此不通人意呢?”

裘世海哈哈笑道:“长春剑派不是乞儿帮,人家丢下一块肉,你要跪在地下去咬起来。”

白长庚脸色微变道:“裘兄说得不错,罗老弟,下去!”

罗北通对白长庚的命令异常顺从,只答应了一声是,立刻拱手下台去了。

第一场的胜负就这样决定了,看比武的人自然是支持京师各家镖局联盟的,因之掌声雷动,呼声不绝。

聂仲华吁了一口气,虽然他仗着机智及丰富的经验胜了那一场,但是照比武的规定要连胜三场才能得到一分胜点,而对方下两场所派出来的人,一定将更为难斗,所以他开始为自己担心了。

白长庚递出一张名单给邱广超,那是第二场的比武人选。

邱广超没有宣读,监场席上的华树仁忽然以沉定的声音道:“聂老师也请下去!”

这个宣布使主持的刘金泰也吃了一惊!聂仲华本人更是愕然莫知所以!华树仁的声音虽然不大,离台数十丈内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的,刹那间,大家都惊得呆住了。

这对聂仲华是件丢人的事,比失败了下台还要丢人,因为这等于是取消了他的比武资格了。

刘金泰虽然对这位成名的前辈异常尊敬,但为了聂仲华的颜面不得不表示一下,含笑道:“华前辈,聂兄弟已经获胜了一场……”

华树仁冷冷地道:“我知道,但是我认为他应该下去。”

聂仲华红着脸道:“在下可以请教原因吗?”

华树仁道:“你还是不必知道的好!”

聂仲华微怒道:“华老是怕在下能力不足以应付下一场?”

华树仁仰头不理,刘金泰尴尬地道:“今日之会,主要是切磋技艺,胜负不足为意,聂老师不必太挂意。”

聂仲华振振有词地道:“在下已经胜了一场,即使在次场败北了,也不算得丢人,为何不准……”

华树仁这才冷哼一声道:“你的能力很强,我相信白先生下两场所派遣的代表都是不堪一击的对手,准备让你连胜三场,白白地胜得这一分。”

白长庚脸色微动,似有些儿怒意。

聂仲华却不信道:“哪有这种事?”

华树仁冷笑道:“我若是对方的主持人,也一定会这么做的,刘总镖头如果不信,可以先看看名单!”

刘金泰伸头向纸上看去,果然上面已写下两个名字,白福、白顺,不禁暗暗佩服华树仁的先见之明。

白长庚淡淡地道:“是我的两个跟随。”

刘金泰脸色一变道:“白先生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白长庚笑了一声道:“贵方监场人华老英雄已经明白兄弟的意思了,何必要说出来呢?”

刘金泰怔住了,不知要如何处理这个局面。

聂仲华见对方派遣两个从人上来与自己对手,大感屈辱,正想开口责问,华树仁已冷冷地说道:“聂老师,此刻下台是最聪明的事,一定要问原因的话,恐怕你的镖行要开不下去了。”

聂仲华怒叫道:“在下宁可从此退出江湖,也得弄弄清楚!”

华树仁笑笑道:“好!我就告诉你,因为你刚才回身一击胜得太漂亮了。”

聂仲华先是怔了一怔,继而脸通红,一声不响,丢下了手中的梅花夺,跳下台去快步走了。

刘金泰愕然片刻,接着一声轻唷道:“华老!幸亏您及时发觉,否则整个京师的镖行都只好闭门歇业了。”

华树仁一声冷笑道:“长春剑派这次率师东下,目的似乎不仅是以武会友,是想把中原武林道挤得无地立足呢。”

白长庚微微一笑道:“华老言重了,敝派虽然远处关外,却仍自念身为武林一派,从没有在人背后出招动手的。”

“那位聂总镖头能具有这种身手,敝派上下都没在背后长眼睛的,何足言敌,只好乖乖地认输,送上一分了。”

这番话绵里藏针,说得刘金泰满脸通红,无言可答!华树仁冷冷地道:“白先生,聂仲华不过是生性暴躁一点,并没有存心想在背后出招,他从台下翻起来,根本没看见贵方的罗护法背过身去,何况他已经负愧而去,你这些话说得太没意思了。”

白长庚还要说话,邱广超已经拦住了。

他先前对聂仲华不告而去,心中很纳闷,不明白是为了什么,现在听华树仁解释后,才知道原故,聂仲华是无心之失,自然不能责之过深。

因此他忙道:“白老先生,比武才开始,原是以武会友,万不可因言语冲突而伤了和气,那就……”

白长庚道:“罗护法是本派很得力的一名代表,除非遇上了顶尖高手,否则至少也能为敝派争下一分胜点,就此落败了,敝人如何甘心?”

刘金泰忍不住道:“白先生,不必为这一点斤斤计较,刚才那一场可以不算。”

白长庚笑道:“真的不算?”

刘金泰沉声道:“自然不算,贵方的罗护法继续具有比武资格,敝方的聂老弟虽然没有取消资格,他也不好意思再出场了,这样子贵方总不吃亏了吧?”

白长庚笑笑道:“刘老师这样大方,兄弟自然没话说了,那么敝派仍由罗老弟为代表讨教了。”

说完向台下又招招手,将罗北通叫了上来。

白长庚又笑道:“罗老弟,刚才我叫你下去,是为了本派的风度与荣誉,长春剑派虽然不是名门大派,却不能做出那种江湖无赖的行径,你应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十 章 龙争虎斗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燕赵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