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燕赵雄风》

第十一章 原形毕露

作者:司马紫烟

邱广超顿了一顿道:“这一场算双方平手吧!”

长春剑派的监场人裘世海却沉声道: “不!这一场敝方认输!”

赛无常脸上的伤势并不重,闻言不服道:“启禀总护法,属下已将对方击下台去,而且还令对方弃剑……”

裘世海冷笑道:“那么你是胜了?”

赛无常低下头道:“这倒不敢,侯爷评定双方平手……”

裘世海脸色一沉道:“你们比的是剑,不是斗力,如果你不是仗着臂力,击飞杨小姐的剑,人家不会下台!”

赛无常低头道: “在比武的规定上,下台弃剑都算是输了,属下不敢言胜,但至少还是在台上。”

裘世海厉声道:“下去!你敢跟我顶起嘴来?”

邱广超笑笑道:“平手之论,乃兄弟拙见,裘老师虽然认输,但至少请给兄弟一个指示,说明理由!”

裘世海淡淡地笑道:“长春剑派是以剑论技,被人连攻了五六十招而无法还手,已经够丢人了!”

白长庚觉得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,忙赔着笑说道:“裘兄的见解极是,不过赛老弟到底还回了一招。”

裘世海冷冷地道:“雪花剑法乃白兄精心独创之神技,难道只靠着臂力雄厚以取胜吗?何况赛无常胜得并不光彩。”

“他脸上挨的那一剑连站在最后面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,如果白兄以为这还不算输,兄弟这个总护法也干不下去了!”

白长庚忙道:“裘兄,这是何苦呢?”

裘世海冷冷地说道:“兄弟在帮中只是客卿,中原武林道上仍然有不少故人,兄弟还要见人。”

白长庚微微一笑道:“裘兄说得对,这一场应认输!”

说完还轻轻地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长春剑派数十年来所维持的不败之誉,今天付之东流了!”

裘世海微微一笑道:“一两次小败无损于大局,我们只要能争取最后的胜利就够了,你放心吧!”

杨青青听了他们的话,在台下仰起脸来道:“白先生,你说长春剑派不败之誉,恐怕是欺人之谈吧?”

白长庚的脸色微变,但瞬间恢复,仍维持着他原有的笑容道:“杨小姐剑技非凡,敝派甘心认输!”

杨青青冷笑道:“你别假客气,我的兵器脱了手,又被人击下了台,即使你们假大方认输,我也不好意思算赢,不过我知道你们长春剑派还有输得更彻底的一次!”

白长庚脸变色道:“哪一次?”

杨青青冷笑道:“你心里会不清楚?”

白长庚道:“还是请杨小姐说明吧!”

杨青青朗声道:“贵派掌门人白少夫,曾经在一个月前被人打得丢兵弃甲,躺在地下装死,如果不是对方心地忠厚,他根本就无法活着回去。”

白长庚脸色连变,冷笑道:“那是小儿不成器,可是他孤身一人,而对京师几位高手,自然占不到便宜。”

杨青青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白长庚道:“那天贤父女加上刘总镖头,还有一位小白龙张自新,四人联攻,小儿剑术未入堂室……”

刘金泰愤然起立,怒声道:“白先生,最好将令郎叫出来,问问那天情形!”

白长庚冷笑道:“刘老师,兄弟是为大家留分余地,所以才没提那件事。”

刘金泰怒叫道:“胡说!刘某虽然不才,尚不至于做出那种倚多为胜,倚大压小的事,杨老弟更是一代名家,何至于四个人合攻一个后辈。”

杨青青更是生气,大声叫道:“白少夫,你出来,跟大家对证一下,那天到底是几个人跟你交手?”

没有回声。白长庚愕然回顾道:“少夫!你出来!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

连叫了几声,白少夫帐篷中迄无回应。

裘世海见情形有点不大对劲,连忙道:“不必再问了,反正那是暗中私下的打斗,与今天的比武无关。”

刘金泰怒道:“不!一定要弄清楚。”

裘世海道:“这又何必闹下去……”

刘金泰怒瞪着他道:“刘某今天目睹长春剑派剑法精绝,自审莫如所敌,可是如掌门人所言,联手合攻之恶名,刘某还担当不起。”

白长庚顿了顿道:“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杨青青道:“那天刘老伯与家父在场,不过没动手,我跟白少夫斗了一场,确实输给了他,可是后来张兄弟一个人夺下他的兵器,将他打昏过去。”

白长庚变色道:“有这种事?”

杨青青冷冷道:“为什么不问问你的宝贝儿子?”

白长庚气得脸色铁青,厉叫道:“少夫,你出来!”

仍无人应,帐篷中出来护法蓝风禀道:“掌门人与刘老弟临时有事到别处去了!”

杨青青冷笑道:“这倒好,他拔腿一溜,来个不对面,事情就不必解释了,可是我们如何交代呢?”

裘世海微笑道:“掌门人还没有对证,事情不能听各位一面之词就成定论,迟早都会弄明白的!”

杨青青道:“他早不走,迟不走,偏偏在找他对证的时候就走了,这一套把戏谁都不会相信的。

“现在四面都是人,我相信他根本没走,只是躲在帐篷里不敢出来,如果白先生一定要对证,不妨把帐篷掀开瞧瞧。”

白长庚脸色一沉道:“岂有此理!”

杨青青道:“如果你不敢这么做,就是心中有鬼,当着大家的面,郑重向我道歉,承认你儿子对我们造谣毁谤!”

白长庚如何能认下这种事,厉声大喝道:“蓝护法把帐篷打开,瞧瞧人是否在里面,给我拖出来!”

蓝风顿了一顿,才慢慢走回去,掀开帐篷,里面果然没有白少夫和刘奎两人。

白长庚这才笑道:“真相虽然未明,但小儿不在总是事实。”

话刚说完,忽然人潮中有一个粗哑的嗓子叫道:“哎呀!两位大爷你们别乱挤呀!不好了我腰里揣着的两块银子不见了,一定是两位大爷开玩笑掏走了,大爷!那可是我的棺材本儿,做做好事,还给苦老儿吧!”

一个火工打扮的老头陀,疯疯傻傻地拖着两个年轻人向前走,拥出人潮,走到台前的空地上来。

那两个青年不住地拼命挣扎,但却仍是无法挣脱他的手劲,而台上的白长庚已气得双眼冒火。

原来那两个青年人正是白少夫和刘奎。

当时有维持秩序的兵勇走过去,厉声喝叱那头陀道:“混账东西,你也不长眼睛看看他们是谁?”

那头陀傻愣地道:“怎么啦……”

那兵勇怒视着他,大喝道:“这两位少爷是什么人你知道吗?会扒你的银子,还不快放开手!”

那头陀鼓着眼睛叫道:“军爷,你别瞧他们穿得漂亮,市上的扒手都是靠着一身衣服作幌子,我的银子一定在他们身上,准保能搜得出来!”

那兵勇怒声喝道:“放屁!这位白公子是侯爷府上的贵宾,那位刘爷是京城的名镖头,他们……”。

头陀一愕道:“是真的吗?”

兵勇怒道:“我还会骗你不成?”

那头陀脸色一变道:“这可糟了,我敢情是认错了人啦!那该怎么办才好呢?”

那兵勇见他还是扭紧了两个人不放手,厉声喝道:“老不死的,你还不放手,跪下来给两位叩头赔罪。”

头陀将手一松,先松开刘奎,他立刻就想往人丛里钻,杨公久已飞步赶上,沉声喝道:“上台去,把那天的情形向大家说清楚!”

刘奎见无法脱身,只得低头站住,却不敢上台去。

刘金泰在台上喝道:“刘奎,你上来!”

刘奎哪里敢上台去!

白少夫见脱不了身,将心一横道:“刘兄,你走好了,这是我的事,没你的关系,我自己来解决。”

刘奎如逢大赦,转身要走。

杨公久伸手一拦道:“走不得,那天你是证人。”

白少夫冷冷地笑道:“杨大侠,刘兄虽然是我的朋友,却也是刘金泰的侄子,他怎么能作证?”

刘金泰在台上怒道:“放屁,我早已将他逐出家门,再也不认这个侄子。”

白少夫冷冷地道:“刘老师,你虽然不认他,他却怕定了你,在你的凶威下,他怎敢做对你不利的证词。”

刘金泰气得混身颤抖,沉声怒喝道:“白少夫,你若是条汉子的话,你就自己上台来作个交代。”

白少夫一昂头道:“我当然会上来。”

说着又向那头陀道:“老家伙,放手!”

老头陀还是迟疑地道:“大爷,放了你,我的银子怎么着落呢?”

白少夫愤怒到了极点,可是又无可奈何他,只说道:“我是长春剑派的掌门人,怎会拿你的银子?”

老头陀道:“我不管你是什么人,反正你在我身边一挤,我的银子就丢了,就得在你身上找回来。”

白少夫怒极一挣。

谁想这次老头陀竟松开了手,他一个踉跄,差点摔了一跤,在他的怀中抖出了一个小布包来。

老头陀又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服叫道:“好小子,银子在你身上掉出来,这一下你可赖不掉了。”

白少夫怔住了。

显然他并不知道身上会有这个布包。

这时,蓝风、赛无常与几个长春剑派中的人都围了过来,赛无常在头陀肩上一拍,沉声问道:“朋友,你是哪一路人物?”

头陀翻起脸叫道:“你们又是哪一路人物?”

赛无常冷笑道:“阁下照子放亮一点,我们长春剑派可不是省油灯。”

头陀怒声道:“长春剑派是什么玩意儿,我只知道这小子偷了我的银子,真凭实据,想赖也不行!”

蓝风突然抽出了剑来。

老头陀叫起来道:“不得了,偷儿扒了我的银子,贼伙计拉刀子要杀人呀!各位公差老爷,你们赶紧拿贼呀!”

他拉开嗓子一喊,长春剑派的人都赫然啼笑皆非。

裘世海飘身下了台,首先喝止了蓝风,然后才朝头陀一揖道:“朋友,长春剑派并没有得罪你阁下,这样子未免太令人难堪了。”

头陀两眼一翻,刚要说话。

哈回回已挤过来道:“老师父,您的银子已找回来了,何必闹得大家不愉快呢?大家都等着瞧比武,您就别打岔了!”

头陀看了他一眼,嘴一张正要说话。

哈回回又接着笑道:“走!上兄弟那儿坐坐去……”

伸手将头陀拉着就走,头陀还嘀嘀咕咕地说了几句风凉话,弯腰在地下拾起破布包跟着他走了。

裘世海朝哈回回看了一眼道:“朋友跟这位大师父最好别离开,长春剑派还有事情向二位请教呢!”

哈回回伸手向不远处的一个帐篷一指道:“我就在那个帐篷里面。有什么问题欢迎随时候教!”

说完傲然而退。

裘世海又冷冷向白少夫道:“请掌门人上台去,令尊有事相询。”

白少夫看他那副样子,不由怒道:“混蛋,我是掌门人,你凭什么资格来命令我,上不上台是我的事。”

裘世海脸色沉下来道:“我是以礼相请,并没有下命令,不过掌门人想不上台,恐怕没这么容易。”

白少夫横了心道:“我就是不上台,你能怎么样?”

裘世海冷冷笑道:“我不能怎么样,但是长春剑派数十年盛誉,全被掌门人一手毁了,我感到可惜。”

说完,裘世海回身上台。

白长庚沉声道:“畜生,你还不快滚上来!”

白少夫见父亲动了气,倒是怔住了。

关于上次被人挫败的事,他的确是说了谎,所以才偷偷地溜走,不想被那老不死的头陀扭了出来。

由情形判断,他以为父亲一定会了解,不致要自己上台去出丑,而裘世海下来前,并没向父亲请示过他才敢厉言相向。

没想到父亲也会叫自己上台去,这……

怔了一怔,白少夫才道:“爹,我还是一门之长,说出来的话,就是代表门户,全派的人都是该尽力支持,岂能轻易与人对质,以损门户之威。”

白长庚哼了一声道:“混账的畜生,我主持门户多年,从没丢过一次脸,到了你手中,竟会弄成这个样子,你还想当掌门人?滚上来,你已被解除职务了!”

白少夫愕然道:“爹,你不能这么做!”

白长庚怒道:“我不能谁能?”

白少夫道:“门户易长,是何等隆重的事,您不能凭一句话就将我给废了,要经过门户子弟的同意……”

白长庚脸色铁青地道:“长春剑派是我一手创立的,虽然在形式上交给了你,实际上你还没有能当家做主,现在我正式宣布自己再接回来!”

白少夫还想开口。

白长庚怒声道:“蓝风!把那畜生押上来!”

蓝风等八名护法,都是白长庚的得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一章 原形毕露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燕赵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