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燕赵雄风》

第十三章 营火大会

作者:司马紫烟

华树仁神色一寒道:“那可不行,从现在起,你连我的门都不许进,我收不起你这种徒弟的。”

莫客非拍拍张自新的肩膀道:“老弟,你现在一举成名,是天下第一等的武林高手了,如果你说是我们的门下,一定会有很多人来找我们的麻烦,我们清闲了许多年,好不容易老兄弟聚了头,你也该让我们过两天平安的日子……”

李铁恨笑道:“莫二叔的话是对的,你一片善意我明白,可是为了你的好心,吵得我们不安,那就没意思了,何况昔年在江湖上也结了不少仇家,在京师,人家不敢来寻仇,到了别处时,你说是我们的弟子,可也够麻烦的,这是为了大家好。”

张自新正要开口,李铁恨又道:“今天我们三弟兄有很多话要谈,你不必跟去了。改天有时间,我再跟你好好聊聊,不叫我们师父,我还是你的大叔,否则真的我不敢理你了,去吧,哈老师那边一会儿给你庆功,跟他们热闹一下,今天你也值得高兴。”

杨青青见张自新仍是愁眉不展,为了要打开僵局,乃笑道:“兄弟,日子还长着呢,慢慢再说吧,你看哈掌柜来接你了,我陪你玩玩去!”

朝小沙丽打了个眼色,两人拖了他,直向哈回回的帐篷处走去,哈回回正在指挥手下的人收拾准备回去,见了他们,立刻迎上笑道:“老弟!恭喜!恭喜!今天你小白龙三个字,算是在武林中定了根,走到哪都会受人尊敬……咦!你怎么不高兴呢?”

杨青青笑道:“他心里正别扭呢!哈大叔,您得劝劝他,叫他别死心眼儿!”

哈回回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杨青青把刚才的情形说了一遍,哈回回笑道:“他们三个人就是不干脆,不过华老哥的做法也对,他只教了你一套剑法,怎么能算你的师父呢!”

张自新道:“哈大叔,您怎么也说这种话?”

哈回回笑道:“一个人的成功完全靠自己,如果你不成材,再好的师父也教不出玩意来,反过来说,你如果有出息,将来的成就凌驾在他们之上,称他们为师父,岂不是存心扫他们的面子?”

张自新愕然道:“大叔,我不懂您的话!”

哈回回道:“你才十五岁,已经有这分成就,将来必定比他们强,如果你对外承认是他们的门徒,别人不羡慕他们收了个好徒弟,反而会笑他们借你自抬身价,这种闲话,他们怎么受得了!”

张自新道:“照这么说,做徒弟的一定要比师父差?”

哈回回道:“话也不是这样讲,如果师父花了十几年心血,培养出一个徒弟,即使成就超出了师父,仍然是师父的功劳,现在大家都知道你在华老哥门下受业不过才一个月,只学了一套剑法,要把你当做弟子,都会笑他们拣现成便宜。浊世三神龙在中原武林中身份显赫,怎么肯让人说这种闲话!”

张自新还要申辩,哈回回笑道:“别说了,教过你武功的人很多,像刘金泰,我也教过你几招摔跤的手法,是否也要算是你的师父呢?”

张自新道:“任何一个对我有好处的人,我都同样以弟子之礼去对待!”

哈回回笑道:“那杨小姐、小沙丽她们也教过你一些玩意儿,你是否要拜她们为师!”

张自新被问住了。哈回回笑道:“武林规矩,收弟子是很隆重的事,必须经过正式的拜师礼节,叩拜师祖的牌位,才算是正式入门,光是传授一点技艺可扯不上一点师徒的关系,老弟,做事情要两厢情愿,你虽是一片好意,但是勉强别人,弄得大家不痛快,那反而没有意思了!”

这时有几个回回过来,朝哈回回说了一阵回语,哈回回笑道:“老弟!别人不要你,我这些族人倒很欢迎你,他们说你今天用咱们摔跤的手法赢了他们,也是我们的光荣,要在我的马场上为你举行一次营火会,完全是用咱们草原上的仪式,封你为回族的勇士,你肯赏脸吗?”

话刚说完,杨青青已跳起来叫道:“好极了,哈大叔,我听人讲过沙漠上的风情,最好玩的就是举行营火会,我能参加吗?”

哈回回笑道:“只要是朋友,就可以参加我们的任何聚会,我们当然欢迎,只是今天的营火会是为张老弟而举行的,他如果不赏光,我们可开不成。”

张自新连忙道:“我一定参加,不过专为我而吵闹大家,那就不敢当了。”

哈回回大笑道:“草原上的子民不懂得客气,待人完全是一片诚心,老弟,你来参加就是了,别的话都不必说了。”

于是他又用回语对大家说了一番,大概是告诉他们张自新同意参加聚会,那些回族兄弟连声欢呼,异常兴奋地呼啸着走散了,哈回回又道:“张老弟,走吧,咱们快回去准备去。”

张自新不解道:“哈大叔,您怎么会沾我的光呢?”

哈回回笑道:“回人对外是一个大族,里面又分了许多小部落,除了公举为首长的那一族外,谁都没有权力召集大家,所以京师的一千多同胞,只能私自来往,从没有公开聚会,今天大家要求为你开营火会,无疑是承认我这一部族是他们的首长,这不是沾了你的光吗?”

哈回回骡马行的朋友尤其兴奋,动作十分迅速,很快就把帐篷拆卸下来,抬着走了,哈回回笑道:“我们的妇女平常是不出来的,只有这种盛会,才允许她们公开参加,那真是一场了不起的殊荣,得准备一千多人的吃喝,我也得赶快回去准备了。”

大家骑了马,回到骡马行,那些先回来的人已经在驯马场上着手准备了,哈回回一面指挥着,一面巡视,对后面跟着的张自新笑道:“在京师要找沙漠上那么大的空地是不可能的,幸好我有这一片马场,勉强可以容得下了,如果在沙漠上,十几万人的大集会,那才叫热闹呢。”

张自新担心地道:“哈大叔,上千位人吃喝,临时来得及准备吗?”

哈回回笑道:“咱们的筵席很简单,烤上几头牛、几十头羊,就是菜了,此外水果、酒都是现成的,你放心好了,绝不会叫大家饿着。”

张自新道:“您这下子得大破费了。”

哈回回大笑道:“这算什么,为了这场盛会,倾家荡产也是值得的,何况照惯例,他们都会带礼物来奉献主族,不但不赔本,甚至还会赚一笔呢。”

回族人的性子比较急躁,还没到黄昏,大家都携眷,或坐车,或骑马来了,而且每个人都是盛装,男的、女的、老的、幼的,花团锦簇,刹那间,把一个大空地围得满满的,小沙丽也穿上了最好的衣服,挨在张自新身边,咿咿呀呀指手画脚地哼个不停。且喜天空作美,碧空如洗,万里无云,月姐儿刚在天幕上露脸,满天彩霞中,场上已燃起了熊熊的营火。

没有桌椅,大家都把带来的毡子铺在地上,就算安了席,围成一个大圆圈坐着,营火的周围有人熟练地烤着整只的牛羊,涂上香料,香味飘出来,使每一个人都在喉头自咽口水。

盛会开始了,哈回回以主人的身份先说了一席话,因为张自新是汉人,又是盛会的主宾,所以他是用汉语讲的,好在那些回人久居京师,都能听得懂,语中无非是将张自新的英勇夸扬了一番,然后把烧熟的牛肉抬来,割下牛尾,用盘子端了献给张自新。

这算是主人的献礼,接着许多与会的人,也纷纷献上礼物,大部分都是金珠宝石之类,光辉闪烁,张自新正想推辞,哈回回低声道:“这是他们对勇士的敬意,你可不能拒绝,必须要收下来,才是他们的光荣,而且你还得还给他们一件礼物。”

张自新苦着脸道:“这么多人,我拿什么去回送呢?”

哈回回笑道:“不是每一个人都回,你只要准备一件礼物,随便什么东西,送给一个代表就行了。”

张自新问道:“我选谁做代表呢?”

哈回回道:“别紧张,你自己斟酌着看,如果是男的,必须是一个德智兼具的长者,否则就赠给一位美丽的女郎,那就不会得罪人。”

张自新皱着眉头,杨青青在他身边低声笑道:“我已经问过了,你还是找个女孩子作赠礼的对象好,勇士是英雄,英雄美人,那才迎合他们的心理。”

张自新更为着急道:“我没想到会有这一着,事先没有准备,我身上的东西,哪一样都不适合送人,更别说是送给女孩子。”

杨青青笑道:“回人重感情,视金玉如粪土,礼物并不须要有价值,只要有意义就够了。

张自新低头深思,小沙丽却在底下偷偷塞了一样东西给他,张自新接了过来,却是一束鲜花,不由怔了一怔,小沙丽朝他做做手势,叫他把这束鲜花做成一个花环,套在脖子上,张自新才明白了。

筵会已经开始了,烤熟的牛羊肉割成一块块的分送到大家面前,大家用手撕着,吃着,酒是皮袋子盛着的,川流不息地送到大家面前,不等喝完,立刻又有新盛满的送来,哈回回骡马行中的帮手全部都手脚不停地往来招呼客人,连家小妇女都出来帮忙了。

游兴节目也开始了,酒酣的武士赤躶着上身,舞着弯刀,配合着雄壮的战歌,作着疯狂的舞蹈,更有许多妙龄的女郎,和着优美的胡笛,铃鼓,曼妙起舞,唱着清脆悦耳的情歌。

张自新一直在低头扎花环,准备作为赠礼,可是他粗手笨脚,始终弄不好,杨青青被场中奇异的歌舞吸引了注意,没有去帮他的忙,哈回回也忙着去招呼别人,没有来注意他,也不知过了多久,才。

来到他身边道:“老弟,男的,女的,差不多全在你面前经过了,你决定赠礼的对象没有?”

张自新愕然道:“他们什么时候经过的?”

哈回回笑道:“家长向你献过礼,男儿们向你献过承,女郎们向你献过歌,你赠礼的对象只限于这些人,别的可以不理!”

张自新急了道:“糟了,我一个也没注意,哈大叔,您替我选一下吧!”

哈回回笑道:“那可不行,你手里拿着花,大概是准备找一位女郎做对象,被你选上的人将是毕生的殊荣,我可无法替你做主。”

张自新把扎得半妥的花环取出,自己更不好意思了,因为他粗手笨脚,把鲜花全弄残了,花瓣零落,自己看看也不像话,哈回回眉头微皱,但仍笑道:“没关系,受赠者只重视礼物的意义,哪怕是一朵鲜花,她们也会妥善珍藏,当做终身的纪念品!”

张自新忙问道:“一朵花也行吗?”

哈回回笑道:“当然行了,由勇士替她把花佩在发鬓,她就是回族最令人羡慕的女郎,你选中了谁?”

张自新道:“我一个也没有注意!”

哈回回道:“老弟!这不是开玩笑的事,今天规模虽小,却有着各部族的同胞参加,等于是一次回族的大结盟,意义相当深,而你的赠礼式将是会中的重头戏,老弟,现在你决定一下我替你宣布了!”

张自新道:“大叔我真不知道选谁好!”

哈回回道:“那你就随便选一个好了,凡是回族的女郎,都是花一样的美人,你只要注意别选上个有夫之妇就行了,否则她的丈夫会找你拼命的,他以为你看中了他的妻子……”

张自新一怔道:“会这么严重吗?”

哈回回笑道:“也不算严重,他必无胜望,可是即使被杀死了,他心中仍是愉快的,这证明了他的妻子是个美丽的女子,那个丈夫将感到双重的光荣,不过你老弟年纪还轻,无须为了一个女人惹下这场麻烦!”

说着他走到场中去宣布了,全场立刻静了下来,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在张自新这边,等着他的决定!

张自新急了道:“糟了,我怎么知道哪些人是嫁了的人,哪些是没出嫁的呢?”

他的声音很低,只有小沙丽在旁边,虽然听不懂他的话,但是已领会到他的意思,了解他的困难,乃笑着扯扯自己的面纱,张自新总算明白了,场中的女郎打扮全差不多,只是有些蒙着一层轻纱,有些却没有。

经过小沙丽的暗示,他知道蒙着面纱的女郎,必定是未嫁的少女,可是他又没有十分把握的,万一不是这样,岂不是要惹来一身麻烦,想了一下,终于有了决定!

将花环抛开,在剩余的鲜花中拣了一枝带叶的玫瑰,拖了小沙丽的手,走到场子中间,将鲜花插在她的鬓角。

四周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欢呼,也起了一片轻微的叹息。

小沙丽见张自新把鲜花插在自己的鬓角,不由羞红了脸,在她苹果似的脸上,却充满了惊喜之色。

接着她拉着张自新向四周欢呼的人摇手答礼,对四周欢呼的人群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三章 营火大会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燕赵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