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燕赵雄风》

第十四章 情深似海

作者:司马紫烟

尤四道:“这次也全亏是侯爷出力,否则您恐怕也难见天日了!”

邱广超还是听见了,回头笑道:“张义士本来就是冤枉的,否则我也是无能为力!”

尤四叹道:“侯爷!不瞒您说,哪一处衙门里没有冤狱,只是别人不如张英雄这么好的运气,有您出力拯救罢了,不过出得来,这还算好的,因为在京师犯案的,身后多少有点后台,本官只好秉公处理,不敢太过分!”

邱广超望了张自新一眼,轻轻叹道:“我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,当今朝廷中不能说没有好官,只是他们身居高位,耳目不敏,与百姓之间,多少有点隔阂,管不了太多,公门之中好修行,要想为百姓们多做点事,还是你们的机会多一点了,像这一次的情形来说,如果不是因为你……”

尤四忙道:“小的这是应该的,只是今后小的也无法在此地混下去了,因为上上下下都知道是小的给外面透的风声,小的正想求侯爷开恩,另外赏口饭吃呢!”

邱广超道:“你别担心,我已经关照过梁大人,不得为难你。”

尤四苦着脸道:“那只是本官一副敷衍话罢了,而且就算本官得了侯爷的口谕,不找小的麻烦,这儿的班房里,对小的也不会谅解,如果传到贝勒府,小的更是惹不起,因此无论如何,求侯爷给小的另外安插个地方。”

邱广超想想道:“这倒也是,既然这件事上你跟贝勒府的人作了对,不管到哪儿你都难以安身,你不如到我家里去吧!我想贝勒府还不敢上我家来抓人。”

尤四跪了下去,连连叩头道:“谢侯爷!”

张自新笑着道:“尤大哥!你放心好了,如果以后有人找你麻烦,我一定会替你出头。”

尤四道:“有侯爷栽培,一定不会有问题了。”

张自新道:“不过你有句话转告那秦二混,叫他以后小心点!”

邱广超道:“张义士对这种小人,不必跟他计较了,他也是受人差遣,身不由己。”

张自新笑道:“我不是为私仇怀怨,只是希望他今后对牢里的犯人好一点,如果他再那样虐待人犯,我迟早会要了他的脑袋。”

尤四道:“张英雄,小的以为还是算了吧,您的话传了出去不是又给侯爷添了麻烦吗?”

邱广超道:“这倒没关系,张义士只不过是说说吓唬他,哪里会真去找他,你不妨这样去告诉他,说张义士是天下第一大英雄,如果他不知悔改,张义士的朋友都是高来高去的江湖人,很可能在半夜里,神不知,鬼不觉地丢了脑袋,叫他多留点神。”

尤四笑道:“这当然行,张英雄这句话就是件大喜事,今后在牢里的人犯受惠可真不少呀,我会告诉他的。”

张自新慨然道:“我只坐了两天牢,才知道人间有这么多的黑暗与不平,今后我一定凭着此身所学,为人间多留点正义。”

邱广超叹道:“人间不平的事太多了,凭一人之力,哪能管得了许多。”

张自新道:“我只要看得见的,管得到的,我一定全力以赴,哪怕为此丢了性命,也是值得的。”

邱广超道:“张义士,你涉世还浅,自然会有这种雄心,我不阻止你的侠行,只有一句忠告,打抱不平,除暴安良都是好的,但不能犯法,更不能任意杀人,侠以犯禁,这是武林侠士最易犯的错误,以暴治暴并不是最好的手段,这究竟还是有王法的世界。”

张自新边点头道:“侯爷的金玉良言,我一定永记心间。”

说着来到门口,邱广超自己是坐车来的,却有人另备了一匹马,邱广超手指着马匹道:“张义士,我们就在这儿分手了,马上的行囊里,有二百两金子,足够你半年的花费了,你就出去游历半年,风声也过去了,那时欢迎你重回京师,咱们再好好聚一聚。”

说完正要上车,张自新拱拱手道:“多谢侯爷,只是华老爷子与李大叔那儿,我是否要去辞行?”

邱广超道:“不必,他们三位都在我家里,因为顺贝勒把白长庚等人找去,主要是要与我作对,他们三位现在算是帮我护宅,你去了,反而会引起注意,李大侠特别关照,他们半年之内,绝对不离开京师,等过了这段时间,你们再见面吧!”

说完又道:“骡马行也不必去了,哈掌柜的虽是武林的人物,现在他可是正经的做生意人了,尤其是他的身份特殊,你去了,不但会连累他,或许还会闹出更大的乱子,京师只因为回人聚集太多,想法子要驱散一部分,却因为找不到理由,我看,你还是别去,免得给哈掌柜的找麻烦呢!”

张自新欣然地点点头。

邱广超上了车,又伸出头来道:“趁夜里走比较秘密,穿上我家的这身号衣,四周都会卖个交情,你只说奉命公干他们会给你开门放行的,走了后,有机会托人捎个信来,也好让我们知道你的下落。”

张自新再度地点点头。

邱广超才叫人驾车走了,尤四道:“张英雄,您上哪儿去?”

张自新四顾茫茫,叹了一口气道:“我也不知道上哪儿去。”

尤四想想道:“您不如上山东去玩一趟,因为那边武林人物较多,您交朋友也比较容易一些的。”

张自新道:“交朋友哪儿都行,何必一定要往山东呢?”

尤四笑道:“但因为邱侯爷的老家在山东,您说是奉侯爷的命谕往山东去,比较使人相信,也不会引起起疑,对您,对侯爷都好。”

张自新本来就没有准备去处,听他的建议后,想起哈回回说起过武林中有一位前辈奇人张天龙,武场就设在山东境内泰山的玉皇顶上,现在他的遗址还有六大门派的人在守护着,自己也想过有机会去瞻仰一番,这倒是个机会。

张自新于是点头道:“好吧!”

尤四的路径很熟,笑道:“您出东便门,趁夜赶一程路,到天津府歇一天,然后过沧洲,经庆云,就到了山东的济南府,一路都是大城市,顺当得很,包您迷不了路,这儿离东门很近,您也别骑马了,走一程,小的送您出了城,您再跨马上道吧!”

张自新没有说话。

尤四替他牵了马,一前一后地走着,张自新见马鞍上还悬了一柄剑,走近抽出一看,却不是自己的那一柄宝剑了。

尤四道:“您那柄宝剑让本官送给了贝勒府,听说贝勒爷赏了一千两银子。”

张自新暗中激愤,知道白长庚将自己陷身入狱,一半是嫉妒自己的才能,主要还是想得到那柄剑,不过那柄宝剑在他手中并没有多大用处,倒是无须担心,然而这口气实在难消,他发誓将来一定要把那口剑收回来。

走了约莫一刻工夫,已经来到了东便门,门关了,守门的两个老兵在门楼里烤火取暖。

尤四对门上的人挺熟,上前招呼道:“边三叔,您老行个方便,把门给开一下。”

那老门兵佝着腰出来,打量一下道:“尤老四,你不在牢里当值,这么晚了,还出城干吗呀?”

尤四道:“我离开那不见天日的地方了,现在在邱侯爷府里当差。”

老兵笑道:“好哇!你这小子飞上高枝儿了,得请我们喝两盅。”

尤四笑道:“一定、一定,改天我得了闲,打了酒上这儿来陪您,今儿行行方便,侯爷有要紧的事,派这位李爷上老家一趟,麻烦您开门。”

老兵道:“最近提督衙门查得紧,到了宵禁的时候,任何人都不得出入,不过既是侯爷府上的人,再加上你来打招呼,自然没问题。”

说着拿了钥匙,回身还对张自新笑道:“连夜赶出门,一定是相当紧要吧?”

张自新只得应付道:“我们只管送信,哪里知道是什么事呢!”

老兵点点头笑道:“是的,可是您走这趟远路,一定有相当的赏赐了,想年下发个小财倒真是好运气。”

张自新不明白他哕嗦的意思,尤四是个老办事的,怎会不清楚,连忙在袖口里掏出了一块碎银子递给了他笑道:“边三叔,李爷回来一定忘不了你的,这趟差使很秘密,侯爷才打发夜里走,您拿着喝茶,别对人说。”

老兵揣起银子,才笑嘻嘻地开了城门。

张自新这才明白那老兵的意思,伸手向马鞍里掏银子要还给尤四,口中道:“尤大哥,怎能要你破费呢?”

尤四推了他出门,口中道:“得了,爷,这点小意思算什么,往后还要您多照顾呢!”

到了门口,才低声道:“小的要您从这儿出门,就为的是门上认识,不会泄露消息,您多珍重吧!”

张自新上了马,奔了几步,回头看城门又关了,心中又是一阵茫然,他不明白自己的身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儿的人,从小就在京郊长大,一直把此地当做家乡,虽然家并不在城里,可是出了城,他觉得像是远离了家园。

呆立了良久,他才策马前行,这匹马很好,虽然比不上哈回回的大青马,更不如小沙丽的小红马,但也算是一匹良驹了,也许那是邱广超自己的坐骑,由此他对邱广超的古道热肠礼贤下士的恩情,又加深了一重感激。

走了一阵,约莫四五里,散落的几处人家,他怕马蹄声惊醒了别人的安眠,连忙勒住了马缓缓过去,忽然屋边的黑影里,窜出了四个人来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他以为是白长庚派人来拦截他,连忙抽剑待敌,那个人却笑道:“老兄弟!果然是你,总算让我等着了。”

另一人也笑道:“张兄弟,你怎么穿了这身衣服,要不是看身材有点像,我真不敢相信是你呢!”

原来前一人是哈回回,后面的却是杨青青,乍见故人,虽然只有两天,他仿佛别离了已好久了。

张自新连忙跳了下来叫道:“哈大叔!杨大姐!你们怎么在这儿?”

哈回回笑道:“老弟!你出了事,只是差点没有把别人急死了,如果你不出来,我可是打算要劫狱了。”

杨青青道:“哈大叔已经把人全都召集齐了,还是华老爷子硬把他们给拦住了,说是一定有办法救你出来。”

哈回回笑道:“人出来就算了,否则我就来大闹一场,拼着落个造反的名义,也叫白长庚他们不得安宁,因为张老弟是我们回疆的勇士,受了他们的陷害,对整个回疆都是一桩严重的侮辱,事情闹大了,别说白长庚那批人倒霉,连顺贝勒跟他的老子隆亲王也吃不了兜着走,回疆的勇士,岂是如此好欺负的!”

张自新感激地道:“哈大叔!这可是使不得呀!为了我一个人的事,怎么能够来连累大家的呢!”

哈回回笑道:“没关系,我只是放出空气,他们就紧张了,邱广超虽然肯帮忙,但没有我们这一层顾忌,顺贝勒怎么肯如此善罢?”

张自新这才明白京兆尹所以答应偷天换日,原来还有哈回回他们的关系,否则真的闹起来他的脑袋第一个就得搬家。

张自新顿了一顿才道:“事情您全清楚了?”

哈回回道:“全清楚,我们问过那个姓尤的老婆子了,而且她还在我们的保护中,万一官方不买账,我们就把她提出来,证明对方的阴谋!”

张自新忙道:“不必了,能息事宁人会好,对了,哈大叔!您怎么会知道我在这条路上的呢?”

哈回回笑道:“那是小沙丽的灵感,她预感你一定会走这条路,坚持要到此地来等你,果然预料中了!”

小沙丽从墙角里瑟瑟地出来,几天不见,她似乎憔悴多了,但此刻她含泪的脸上却浮着欢笑,大概是为了张自新的脱狱而兴奋。

张自新忘情地握住她的手道:“沙丽,听说我在醉梦中把你打伤了,我真该死,你的伤好了吗?”

小沙丽只是呵呵地叫着比手画脚,似乎有满肚子的话,却苦于说不出来。

杨青青道:“她的伤本来已经快好了,可是知道你被关进牢笼之后,心里一急,竟吐了两口血,牵动到旧伤,又严重起来!”

哈回回忙道:“老弟,不要紧了,你已经出来了,她的伤就会好了,只是须要好好休养一阵!”

说着又转向杨青青道:“杨小姐,我们还是上屋里去吧,在这里太惹人注意了!”

杨青青道:“没关系,我前后都已经观察过了,一个人都没有,到屋里难免要惊动别的人了,虽然我们不怕他们告密,但我们还是尽量小心一点的好,至少我们在外面,我们的谈话也自由点!”

哈回回笑道:“也许有人会缀着张老弟过来呢,长春剑派的人对我们盯得很紧,一步都不肯放松!”

张自新笑道:“那倒是不会的,我出狱的时候很秘密,有个叫尤四的狱卒送我出来的,他跟门上的人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四章 情深似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燕赵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