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燕赵雄风》

第十六章 五大门派

作者:司马紫烟

燕青笑道:“每次有大买卖时,黑燕子总是能抢在大家前面下手,近十年来,我没漏过一票,所以那些盗贼穷得都瘦了,他们比受遭劫更恨我,可是就是找不到我的踪迹,只能白白干瞪眼而已!”

杨青青道:“你为什么要跟他们捣蛋呢?”

燕青脸沉下来道:“我三岁时,父亲在这条路上负贩回家,遇上了洗劫的,不但抢去所有财货,还砍了他一刀,使他在床上病了三年而死,因此我恨透了这些做贼的,等我学成武功后,师父又不准我杀人报仇,我只好用这种方法来整他们。”

杨青青道:“你这样做,不过是把他们逼得上别处去打家洗劫了吗?实际上这么做并没有好处!”

燕青笑道:“没有这么容易,我对他们的底细都很了解,如果有人想溜跑,我会暗中把他们捉住往衙里一送,而且给他们留下一只黑燕子的记号,说他们是黑燕子的党羽,因此整了十几个人之后,大家都吓得乖乖的,宁可在山里啃地瓜,也不敢萌生逃跑到别处去发展的念头了,这就是我所用的结果。”

杨青青道:“你一个人能管这么多事吗?”

燕青笑道:“那是不够的,我训练了几个人,他们都在本地有家小,指着他们养活,我教给他们一点武功,叫他们给我当耳目。”

杨青青笑道:“就是刚才那批人?”

燕青点点头。

杨青青道:“他们也是盗贼呀!”

燕青道:“这是没法子的事,此地实在太穷,为了要使他们过下去,我必须允准他们做几件小案子,不过我规定极严,不准伤人,不准把人洗劫的太绝了,至多只能取三成,违反了规定,我必杀无赦,那个大白狼因为偶尔识破了我的身份,才有那么大的胆子,其他人不是乖乖地听我的吩咐吗?”

杨青青笑了起来道:“你这一手倒是够绝的,难怪他们一开始就只想劫财,却不敢动手伤人,原来是受了你的约束呀!可是他们把马包子里的金子全抢了去……”

燕青道:“那是你们打扮太华丽,又带着兵器,我有个规定,遇上你们这种过客,可以不必留情,如果是普通的商旅,他们只敢取三成,多一文都不敢拿。”

张自新道:“为什么你对我们这种人要特别苛刻呢?”

燕青惨笑道:“我父亲死了之后,我母亲在镇上开了一家店房过日子,有一天,来了两个带剑的大家公子,酒喝多了,要母亲陪他们喝酒,我母亲不答应,他就拿着剑,装着要杀我,我母亲逼得没法子,为了救我,含着眼泪接受了他们的侮辱……”

张自新愤然道:“这还有王法吗?”

燕青目中射出了火花怒道:“王法不是为我们穷苦老百姓而设的,他们叫我母亲脱光了衣服,当着我的面陪他们喝酒,而我那时才只有九岁,忍不住就骂了他们几句,结果是换来了一顿鞭打,把我打得昏了过去。”

张自新怒道:“你们可以告官呀!”

燕青道:“告了,没有用,官人打听那两个人是一位现任藩台的少爷,不但不受理,反而说我们讹诈诬告。”

杨青青也生气了道:“该死!简直该死!”

燕青道:“不错,我学成的第一件事,就是杀他们俩人,那已是十年以后了,被我师父知道了,狠狠地斥骂了我一顿,说我以后再轻易杀人,就要砍断我的手,追回我的功力,所以我憋了十年,今天才破戒。”

杨青青道:“你不怕你师父了?”

燕青道:“师父有两年没来了,不知是否尚在人世,不过他知道也没关系,师父最气最痛恨这种败类,杀死了也不会责怪我的。”

三人默然片刻。

燕青又道:“我报复的对象是三种人,对于大家公子,而佩带着武器的人,我发现没有一个是好人,使我记起旧恨,便很想把他们一个个都给杀了,可是我守着师父的诫言,我只好放过他们的性命,但要剥光衣服扔进山沟……”

杨青青笑道:“你剥光他们的衣服,把他们赤身躶体,扔在山沟里,这样又……”

燕青道:“是的,这是我母亲当年的遭遇,我要他们也尝尝这个滋味而已。”

张自新道:“如果我们不是有能力自卫,恐怕也会受到这种待遇吧!”

燕青道:“那倒不至于,你们穿得虽然华丽,行动却逞点侠义,而且你给了我五两银子,做人也没有架子,跟那般轻浮嚣张的纨绔子弟不同,我对你们颇有好感,否则也不会送你们行路了!”

张自新笑道:“燕大哥!我们还是要你送行。”

燕青一怔道:“别开玩笑了,你们这身本领,别说几个小毛贼,即使遇上了成伙的山贼,你们也不会吃亏,还要我保护吗?”

张自新道:“燕大哥!你的报复的行为也差不多了,在这个小村镇上苦守着有什么意思呢?不如大伙儿结个伴,到外面闯闯去。”

燕青道:“老实说我这一套也干腻了,我坚持不收手,就是想找机会,会会江湖的高手,前几年,这条路上也有几个颇具盛名的人物经过,我用黑燕子的名义去斗斗他们,结果发觉他们只是徒负虚名,我没有难为他们,想他们会去勾引一些高手来找我的……你们别是他们勾来对付我的吧?”

杨青青笑道:“何以见得呢?”

燕青道:“因为你们故意栽在那几个毛贼手里,不就是引我出头吗?”

杨青青道:“我们是在你口中才听见黑燕子这个名字,虽然想会会你这个隐名的侠盗,却不是别人勾来的。”

燕青道:“我相信你没有骗人,可是奇怪,那几个老江湖在我手中吃了哑巴亏,居然毫无动静,难道他们就此算了不成?”

杨青青笑道:“那不是算了,这种丢人的事,他们隐瞒都还来不及,难道会自己去宣扬不成吗?”

燕青笑道:“杨小姐毕竟是老江湖了,见解高人一等,我以前怎么也想不透其中的道理,看来我倒是很应该跟二位出去闯闯练练,但不知杨小姐肯收留吗?”

杨青青道:“怎么问我呢?”

燕青道:“刚才令弟已经对我发出邀请了,就是小姐没有表示意见,而且你是姐姐……”

杨青青笑道:“我这个姐姐只是作陪的,一切都由张兄弟做主,他邀请你同行,我也不够资格反对!”

燕青一怔道:“张兄弟?你们不是亲姐弟?”

杨青青笑道:“你既然知道我红蜂子的大名,就该知道家父没有儿子。”

燕青笑道:“杨小姐的大名是在几个江湖人口中听说的,对其他的事,我却隔膜得很,因为这条路上很少有江湖人来往……”

杨青青道:“我在北京的事,你怎么会知道呢?”

燕青道:“那是一个贩葯材的客人说的,他躬逢其会,把杨小姐说成了绝世英雄,比梁山泊里的一丈青还厉害十倍,我总以为杨小姐是个身长丈余的女中丈夫……”

杨青青脸上一红道:“那不是成了母夜叉了?”

燕青笑道:“做生意的人总免不了要夸张,可是我实在也没有想到杨小姐会如此的娇小而又……”

杨青青一瞪眼道:“你以为我个子小就好欺负吗?”

燕青连忙道:“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,而且我又是二位手下败将,已经弃剑认输了。”

杨青青这才满意地笑道:“燕大侠也太客气了,你的剑法的确高明,单打独斗,我可是不如你的。”

燕青道:“这也不尽然,我承认力气大一点,以招式而言,我还是不如小姐,所以这位老弟一上手,他的劲力竟比我强,我只好乖乖认输了!”

杨青青笑道:“你跟张兄弟比力自然不行了,他天生的神力,在北京提起小白龙……”

燕青一怔道:“这位老弟就是小白龙吗?”

杨青青道:“你瞧他不像吗?”

燕青摇摇头道:“这是道听途说之误,我听到的小白龙是个回回,人高马大,一拳打死了一头牛。”

杨青青笑道:“张兄弟的个子也不小,他不是回回,却受回人册封为勇士,一拳打死一头牛是没有问题的,不过没有表演过,真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诌出来的。”

燕青笑道:“大家捧英雄总不免要加以渲染的,但是如果不是你说来,我怎么也不会相信小白龙就是这位老弟,因为他的年岁实在不相称。”

张自新笑道:“我今年才十五岁出头一点,可以算十六岁了,那还小吗?”

燕青微愕道:“你比我想像中还小一点,我以为你至少是十八九了,不过你这点岁数,怎么会练成了这身本事的,我估计你最少也有十年的火候,难道你是在三四岁就开始练武了吗?”

杨青青笑道:“那你就大错特错了,张兄弟武功的底子才打了一年多,学剑可还不到两个月……”

燕青叫道:“不可能。”

杨青青笑道:“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事实,再过几个月,你可以到京师打听去,我绝对是没有骗你。”

燕青怔了半天才道:“张兄弟一定是个奇才。”

杨青青傲然道:“当然是个奇才,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武林前辈看中他的资质培植他,长春剑派又怎么会如此忌恨他……”

燕青忙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张自新把自己的经过说了一遍,可是他的口齿不够伶俐,常要杨青青补充,最后干跪由杨青青代讲了。

燕青听完了后,才轻叹道:“我的资质已经算不错了,所以师父才肯将他的技能倾囊相授了,可是跟张兄弟一比,简直就是粪土之较珠玉!”

杨青青笑道:“如果令师先发觉了张兄弟,恐怕就不会收你这个徒弟了。”

燕青笑道:“那是一定的,我在杀死那两个人后,师父很生气,说如果不是人才难得,他真想废了我,假如师父找到了张兄弟,我的命一定保不住了!”

杨青青庄容道:“燕大侠,令师当是一位风尘奇人,他在千百人中选你作为传人,自然为了你具有过人之处,你倒不必妄自菲薄,张兄弟年纪轻,因为与他意气相投,他才邀你同行,我对你也很欢迎,因为我觉得看护张兄弟的责任太重,我又是个女孩子,能有这样一个人帮忙,当然太好了,可是我有一句话要说在前头,跟我们在一起,只会给你惹上麻烦,尤其是长春剑派,他们人才济济,心计、剑法、武功都是冠绝一时了,跟他们作对,危险性很大,你要考虑清楚。”

燕青慨然道:“杨小姐是认为燕某是贪生怕死之辈吗?”

杨青青笑道:“那倒不是,因为令师连名号都不肯留下,可见他是潜身自好的隐名高人,而且你跟我们惹麻烦,他未必会同意。”

燕青道:“家师所以不告诉我名讳,就是看透我不会安分守己,步他老人家的后尘,所以才怕我会给他惹麻烦;这样也好,我的行动也不会牵累到他,只要我走的是正路,他老人家没有理由反对的。”

杨青青笑道:“那么燕大侠是愿意跟我们走了?”

燕青道:“绝对愿意,即使二位不要我,我也会跟在你们后面,小白龙,红蜂子,加上我这头黑燕子,每人一种颜色,倒像是早就配合好了的。”

杨青青忙道:“张兄弟的小白龙绝对不能再用了,那个名字背着一桩人命官司,虽是受了别人的陷害,可是这已成定局,我们不可以给邱广超侯爷添麻烦。”

燕青笑道:“其实我的黑燕子也不能再用了,那是一个贼号,各处衙门都落了名,我从现在起洗手不干,自然也得把贼名丢掉,洗洗身上的贼味儿。”

他的剑法高明,谈吐也十分风趣。

张自新很高兴多了一个同伴,连忙道:“燕大哥,你回去一下,我们在沧州等你。”

燕青道:“一间破店,只为了我隐藏身份而用,丢开算了,还有什么可打点的。”

杨青青道:“令堂那儿也该去辞个行呀!”

燕青长叹一声道:“自从家母受到那场侮辱后,告到官府,反而变成笑柄,以后过往的客商,经常拿那件事取笑她,家母受不了气,在我十二岁那年自缢了。”

张自新与杨青青听了都是一怔。

燕青眼中含泪地道:“我守着那间店,专门找那些行商的麻烦,也是为了出这口气,现在我要把过去的生活抛开重新做人,什么都不要了。”

张自新忙道:“那就算了,我身边有银子,到前面给燕大哥买匹马。”

燕青笑道:“我有,秘密养在山里的,谁都不知道,我把它留在前面了,银子也不用你的,我当了十年的贼,至少还有点积存。”

张自新微怔道:“你的马怎么会留在前面呢?”

燕青道:“我骑马绕山路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六章 五大门派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燕赵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