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燕赵雄风》

第十七章 无师自通

作者:司马紫烟

他连忙回身运剑反撩,正好接住张自新一剑斜削,当当声中,差点剑也被震脱了手,又惊又怒叫道:“小辈,你一定不是正派门下出身,才会在背后偷袭。”

张自新道:“我不是正派出身,你又是吗?正派门中,怎会对一个空手的人出剑。”

燕青的剑始终留在腰间,张自新一句话,把方君兆气得满脸通红,无言可答。

林龙在旁边捧着那双被震裂虎口的手发呆,忽然伸手人怀取出一枝竹箭,燕青眼尖看见了忙叫道:“大家小心,那家伙要发暗器了!”

叫声一毕,果然林龙一抖手,把竹箭朝他掷来,劲道很急,箭尾还带着刺耳的响声。

燕青伸手想接。

林龙喝道:“那箭上是有毒的。”

燕青闻言一缩手。

竹箭呼啸而至,横里又是一道青光掠过,是张自新及时出剑,把飞来的竹箭击飞了出去。

竹箭飞了出去,波的一声,忽然自然爆裂,发出一团青绿色的火花,往上空升去,凝结为一团绿色的烟雾,居然不被风吹散。

大家都抬头看着那团烟雾。

张自新忽地抛下了剑,冲到林龙面前,扬手就是一拳。

林龙的拳脚功夫不弱,应变仓猝,却也能发奇招制敌,一掌轻封,推开了拳势,另一只手飞快拿住张自新的肘间关尺,嘿嘿冷笑道:“小子,你给我趴下。”

用劲一带,将张自新拖近身来,底下跟着伸腿一绊,大概是想把他摔出去的,燕青见状大急,连忙伸手拔剑想过去施救,谁知张自新跟哈回回学过搏斗,他冲到林龙身前,一手已抓住他的衣襟。

林龙以为轻而易举地拿住了张自新,心中不免轻敌,以至上了大当,他的脚还没有绊倒张自新,而整个身子已被提了起来,而张自新更巧妙地脱了他的掌握,双手一推一送,反而把林龙结结实实地摔在雪堆里。

燕青见到了张自新在刹那间,已经是反败为胜,先是一怔,继而大叫道:“兄弟,好俊的功夫。”

杨青青早知道张自新的能耐,一点也不吃惊,微微笑道:“他这套手法是从师妹那儿学来的绝招,不管是谁,遇上了准吃亏不可。”

林龙在地上狼狈地爬了起来,厉声叫道:“小辈们,快报出你们真实的来历。”

燕青笑道:“我不是说过了吗,堂堂华山门下。”

方君兆神色凝重地道:“三位别再装糊涂了,华山如果有这种功夫,早就出头了。”

燕青微笑道:“你爱信不信。”

林龙又向张自新道:“小辈,你如不是暗中突然施袭,林老爷岂会上你的当,有种的你可再上来……”

张自新卷袖又要上去,杨青青知道张自新在拳脚上功夫并不行,摔跤功夫只合于近身搏斗的,认真打起来,对方已吃了一次亏,张自新绝对占不了便宜,乃装模作样喝止道:“兄弟,刚才是你不该,怎么可以打冷拳呢,练武的人讲究心地光明,即使打一条狗,也得要先打个一声招呼。”

张自新道:“他用毒葯暗器,手段太卑劣了,我想给他一点苦头吃了。”

燕青却一笑道:“兄弟!你太天真了,他的箭上如果真喂了毒,你说他还会先通知我的吗?”

张自新道:“那么干什么说有毒呢?”

燕青道:“他是打不过了,放信号向山上讨救兵呢!”

张自新一怔道:“讨救兵是这样讨法的吗?”

燕青道:“这种竹箭带着哨子,发出时有声音,箭杆中藏着炸葯,用力重摔到硬东西上,火葯爆发了,里面的烟雾升起在空中,风吹不散,山上的人看见了,就知道是山下有警,立刻赶下救援!”

张自新仍是不解道:“那他为什么对你掷箭呢?”

燕青一笑道:“这是他太不小心了,他取箭的时候被我看见了,恐怕我会阻扰他求救,所以才对我掷来,又怕我用手接住,箭杆中的炸葯无法爆炸,才假说有毒,你用剑一劈,震动了箭杆,火葯才能爆炸!”

张自新道:“这家伙也太滑头了,要求救,正大光明地上山去喊人好了,何必又要这套花样呢?”

燕青笑道:“他们卑鄙成性,以为我们也一样卑劣,怎么敢公然求救呢?”

方君兆怒道:“朋友!你说话客气一点,我们向上示警,怎么算是卑鄙呢,又怎么说不敢呢?”

燕青笑道:“恐怕贵师弟不像你这样想,他以为我们一定不敢给上面的人知道,想杀你们灭口呢!”

林龙恼羞成怒地道:“你简直放屁!”

燕青微怒道:“你得罪了华山门派的掌门人,不是怕我们出去宣扬,要杀我们灭口吗?正因为你是这种人,才有那种歪心思!”

林龙被说中了心病,羞红满面,哑口无言。

燕青又笑道:“我兄弟打你一冷拳虽然不对,可是你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,实在也该打,我兄弟摔你一跤,算是给你的教训,至于你毁谤敝掌门人,以及企图杀人灭口的种种恶劣行为,回头等山上门派的人下来,我再请大家作个公评!”

林龙脸色大变道:“你真是华山派的?”

燕青笑道:“这还假得了,冒名顶替为武林之大忌!”

方君兆一叹道:“师弟!这件事你做得太冒失,把我也坑上了,回头见了大家,我们如何交待呢?”

林龙咬咬牙道:“没关系,我相信这三个家伙绝非华山门下,连老烈火在内,华山派哪一个能叫我一招断剑,再说从他们出手的招式来看,根本就没有华山的路数!”

燕青笑道:“除了我这兄弟出过一剑外,我们都没有出手,你凭什么说我们不是华山派的门下?”

林龙指着杨青青道:“这女子也出过手,她用的不是华山派的功夫!”

燕青一笑道:“我师妹用鞭子打你的确不是华山招式,那是她自创的,因为她喜欢养狗,大大小小有十几头,小狗驯善,大狗就不听话,她就用这条鞭子去驯服它们,那是她独创的打狗鞭法!”

林龙听他绕着弯子骂人,气得要上前拼命,可是看见张自新虎视眈眈地站着,又把长剑拾了起来,想起刚才折剑被摔的力气与手法,心中一寒,又忍了下去。

这时山上已有一大批人蜂拥而下,林龙朝方君兆打了个招呼,双双迎了上去。

杨青青咬咬嘴chún道:“糟了,燕大哥!五大门派的人都来了!”

燕青泰然道:“怕什么,这本来就是他们理屈,五大门派的人总不能不讲理。”

杨青青急道:“可是你冒充华山门下……”

燕青微笑道:“怕什么,我没有冒充。”

杨青青一怔道:“你真是华山门下的吗?”

燕青点头道:“华山派确有谢云奇这个人,也确实是我的老师,不过我跟他学的是文章上的……”

杨青青与张自新都怔住了。

燕青又道:“谢云奇是华山烈火祖师最小的一个弟子,因为与人争斗受了伤,被我师父救了起来,在我师父驻脚的一间破庙养伤,那时我正在追随师父练武功,顺便也向他请教一些书上的文章疑难,因此我叫他一声师父也不为过。”

正说之间,山上的人慢慢已走近了,僧道尼姑都有,全在三十岁以上。

燕青低声道:“中间那个长剑的瘦子就是崆峒派的掌门人祁海棠,此人一枝剑有风雷俱发之势,不过在五大门派中,他还算不上是绝顶高手……”

祁海棠十分威武,走到他们身前三四丈处站定,打量了片刻,才沉声问道:“就是这三个人?”

林龙嗫嗫地道:“是的!”

祁海棠怒道:“神风双剑居然连三个小家伙都挡不住的,还真亏你们好意思向山上的人示警。”

燕青朗声道:“江湖无辈,祁掌门人可不要看不起年轻人了呢,更不能开口就叫我们小家伙的。”

祁海棠哈哈一阵干笑道:“说得好,你们如果真是华山门下,叫你们一声小家伙并不为过,烈火祖师跟我也不过是兄弟相称。”

燕青淡然道:“掌门人与敝掌门有交情吗?”

祁海棠道:“交情谈不上,见面之情总是有的,而且大家也很客气……”

燕青道:“那就行了,贵派这位林大侠出言辱及敝掌门人,请掌门入主持公道。”

祁海棠道:“林师弟!你对烈火祖师有过无礼貌的言词吗?”

林龙嗫嗫地道:“他们硬要上山,小弟劝阻不听,他们还抬出华山派的帽子来压人,而且自居五大门派之一,把我们剔了出去,小弟一时气愤,才说了两句。”

祁海棠道:“我们五家合盟,并没有以五大门派自居,那只是江湖上对我们如此称呼,人家爱怎么说都是人家的自由,哪怕华山将我们都剔除了,以一大门派自居,与我们也没有关系的,林师弟,你都这么大的岁数了,而你连这点事都不懂吗?你居然还跟这些年轻人去争口舌之雄……”

林龙低头道:“是!小弟该死,请掌门师兄处分。”

祁海棠一摆手道:“林师弟得罪烈火兄之事,我以后自己会到华山去致歉的,年轻人这样行吗?”

燕青笑道:“掌门人如此交代,自然行了。”

祁海棠脸色一沉道:“可是你们强行上山,是什么意思?受了谁的指使?目的何在?给我好好地说出来,否则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。”

燕青目光一扫道:“请掌门人先将那几位先进前辈给在下介绍一下!”

祁海棠怒道:“你们只是谢云奇的门人,还不够资格提这个要求!”

燕青坦然道:“在下只是想知道一下各位的身份,请求他们主持公道!”

祁海棠道:“你是说我不能主持公道吗?”

燕青道:“在下绝无此意,只是事情与贵派荣辱有关,掌门人应该避避嫌。”

祁海棠如果不是为了身份,早想发作了,现在当着这么多的人,只有喝道:“这里的人都比你们高上两辈,要想请示名号,你们应该先报名。”

燕青道:“晚辈燕青,这是敝师妹杨青青,敝师弟张自新。”

这三个名字对他们都很陌生,张自新与杨青青虽在京师剑挫长春剑派,名气颇大,可是那种事在五大门派看来不值得一提,而且消息还没有传布出来,因此在场的人,没有一个认识的,只有杨青青仗着父亲的名头,而在河洛一带还略略知名。

只听一个老僧道:“杨青青,莫非是汝州侠杨公久的女公子吗?”

杨青青道:“是的,大师想必是少林的前辈了。”

因为少林院在嵩山,与汝州相去较近,可能会有所听闻,因此杨青青才作此猜测。

那老僧果然道:“不错!老衲灵空,为少林掌门上灵下虚第九师弟!”

林龙道:“对后生末进,大师何必如此客气,还要自报法号身份!”

灵空笑道:“汝州侠是河洛地方成名的剑客,同为武林一脉,都有渊源,老衲怎可妄自尊大呢!”

说完又道:“杨大侠剑法冠世,自成一家。姑娘怎么又投到华山门下呢?”

燕青笑道:“只有在下一个人是华山门下,杨小姐与张兄弟都与华山无关,只是我们志趣相投,结伴同行,才以师兄妹相称!”

灵空道:“这就是了!”

燕青又道:“其余各位烦大师引见一下行吗?”

灵空道:“行!这是峨嵋掌门涤凡神尼,这是武当四圣之长松木道长,这是昆仑宿老岑非大侠……”

燕青客气地向五大门派的掌门、长老一一行礼,张自新与杨青青也跟着行礼,那些人很客气,点头还礼,只有岑非傲然若无所睹!

燕青道:“还有几位掌门人在山上吗?”

祁海棠怒道:“那不关你的事,难道这些人还不够资格主持公道吗?”

燕青傲然道:“因为这件事关系颇大……”

灵空忙道:“燕施主但说不妨,我们虽然不是掌门人,但是差不多的事情还是可以做个主的……”

燕青笑道:“假如这件事说出来,祁掌门人有意要杀死我们,各.位能挡住他吗?”

祁海棠道:“小子!你在胡说些什么?”

燕青庄严神色地道:“我听说五大门派都是正人君子以卫道为己任,可是我还想问问清楚是……”

峨嵋掌门涤凡神尼知道燕青话中有物,乃合十道:“燕施主,所谓五大门派之说,只是外界传言,我们并不敢以大自居,武林宗派很多,不能说谁大谁小,不过我们这五家以卫道为己任的,倒是义不容辞的事,而且我们五家联盟,也是为了这个目的,想使正义的力量大一点,而且为……”

燕青随即反问道:“如果五家中有一家行出不义之事,其他四家是否有制裁的责任呢?”

这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七章 无师自通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燕赵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