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燕赵雄风》

第二十章 细述往事

作者:司马紫烟

杨青青鄙视地看了他一眼,冷冷地笑道:“你身为一派宗主,对一个后辈出手,居然全无礼让之心,我真替你感到惭愧,早知道如此,我即使不杀你那个宝贝徒弟,也得给她身上带点伤。”

朱梅恼羞成怒,大叫道:“臭丫头,你不过赢了我徒弟,有什么可神气的。”

杨青青冷冷地道:“能够追随你来到此地,那一定是你最得意的徒弟,我能打败她已经足够了!”

朱梅怒叫道:“你赢了我,昆仑派才认输。”

杨青青冷冷道:“你早就在张兄弟的手下认输了,说了要下山滚蛋的,却又厚着脸皮留下来。”

朱梅被她抢白一顿,又羞又气,但究竟自持身份,不好意思发作,只得忍了下来,愤然说道:“好!小鬼丫头,算你会说话,今天我不找你算账,下次让我碰上,一定要你好看!”

杨青青偏过脸,不去理会他。

她走到燕青跟前,问道:“燕大哥,你的伤严重吗?”

燕青摇摇头,苦笑了一下。

伤处虽有血迹渗出,却并不多,燕青取出一块手帕塞在伤口就算了,然后道:“朱梅,今天我挨了你一剑,你也记住了,迟早我会找你报这一剑的。”

朱梅不理他,将那少女扶了起来,关切地审视一下她全身上下,见她除了头发被割了一些之外,连皮肉都没受伤,乃轻轻一叹道:“月华,平时你目空四海,不肯用心练剑,今天可吃亏了。”

那少女低低地哭泣起来,伏在他的怀中。

朱梅抚摸着她的头,十分怜惜地道:“傻孩子,别哭,胜负是常事,经过失败的打击,你才知道发奋。”

那少女抬起头来,泪眼婆娑地朝杨青青道:“今天我认栽,不过我杜月华绝不承认输给你,至迟不超过三个月,我一定要找你再斗一次。”

杨青青傲然不理她。

她大叫道:“杨青青,你听见了没有?”

杨青青淡淡地道:“听见了,你叫杜月华。”

杜月华道:“三个月内,我要像今天一样地击败你。”

杨青青冷冷地道:“以后再说吧,我连今天都混不过去,不敢答应以后的事。”

朱梅道:“我保证今天一定放过你,三个月后,不是你到昆仑来,就是我们上汝州去找你。”

杨青青淡淡地道:“你的保证有什么用,别人难道也会听你的吗?”

朱梅立刻道:“我绝对敢保证,你现在想下山都行。”

杨青青道:“五大门派走了崆峒,还留下四家在此,你只能代表崆峒说话,其他三家会听你的吗?”

松月真人立刻道:“朱掌门人的决定我们自然会遵守,这点请放心,不过燕青檀越与张自新,可不在此列。”

杨青青略作思忖道:“他们两人必须留下吗?”

松月真人道:“不错,看情形你们必有所为而来,贫道想这绝不是你们的意思,因此杨小姐回去,把你们背后的人找来理论好了,他们必须留下做人质。”

杨青青道:“我们的背后没有人。”

朱梅道:“谁会相信?”

杨青青道:“我们此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用意,只是道听途说,对此间的事略有所闻,前来看个究竟而已,留他们做人质有什么用?”

松月道人淡淡地说道:“张自新已经说是专为探听此地的秘密而来,杨小姐又何必还要赖呢?”

杨青青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道:“我没有赖,我只是说此来系出自我们的本意,背后并没有人。”

朱梅哈哈笑道:“那就把教张自新武功的那些人找来好了!”

杨青青道:“教张兄弟武功的几个人都是江湖上息隐已久的武林前辈,也许他们不会出来多管闲事。”

朱梅冷笑道:“有这个爱管闲事的小家伙已经够了,他一个人居然敢向五大门派挑战,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厉害人物,教出这狂徒来!”

杨青青听他语气中很倨傲,不禁也生气道:“那几位前辈虽不大管闲事了,但如果你们伤了张兄弟,一定不会甘休。”

朱梅大笑道:“我们等着好了!”

杨青青怒视着他,冷冷地道:“你别以为五大门派的势力雄厚,那几位前辈可没把你们看在眼里。”

朱梅怒道:“五大门派并没卖狂自骄,但我们自信还不怕任何人找麻烦,否则我们也不敢在二十年内,每年半月,将此地列为禁地了。”

燕青沉声道:“你别把话说得太过,除非你们不要脸来个群打群殴,否则你们就别想留得住张兄弟。”

几个人忙于说话,将张自新与松木交手的事情忘记了。

经燕青这一提起,连忙移目看去,才发现张自新已经由下风转为优势,一柄剑将松木逼得节节后退,离他们越来越远了。

朱梅忙问道:“道长怎样了?”

松木的剑法仍未散乱,但应付已经相当吃力。

他喘着气道:“这小伙子的剑法很邪门,初时并不怎么样,越打越凶,贫道已尽所长,却一点也奈何他不得。”

众人都是一惊。

只有杨青青和燕青听得心中暗喜。

他们知道张自新的唯心剑式全仗经验,以求进境,这套剑式的变化万千,攻守俱臻完美之境,无论什么精招,都有化解之道,关键在于能否及时施用而已。

是故对手越强,改进错误的机会也越多。

只怕对手出招太凶,在他未能领悟错误以前就被杀死了。

松木真人造诣深,心地又较为仁慈,几次杀手都没有用足,使张自新可以从容修正自己的错误。

像这种对手,对张自新求取进益的好处太大了。

因此燕青忙道:“张兄弟,你可以停手了!”

张自新很听话,一剑将松木逼退,立刻住手,松木自然不好意思再缠斗下去,止剑喘着气道:“胜负未定,燕檀越为何叫停了?”

燕青道:“道长一人的胜负,是否能代表武当全派……”

松木一时无法回答,用眼望向松月。

松月真人觉得问题很严重,沉思了片刻才说道:“那自然不能,武当的技击功夫,并不止剑术一项。”

燕青道:“所以我才叫住张兄弟,如果贵派每一项武功都派一个代表参加,光是应付武当一家就会累死了,这种比法似乎不太公平吧?”

朱梅道:“我们不是在比武。”

燕青淡淡地道:“张兄弟却只有一个人,向五大门派递出了挑战书,自然该有权提出这些要求吧!”

朱梅道:“他凭什么?”

燕青道:“折败崆峒祁海棠的资格。”

朱梅刚要开口。

灵虚上人道:“朱掌门人!先问问他有什么要求吧?”

燕青道:“这是个很合理的要求。”

灵虚上人道:“请说!”

燕青道:“我们一共才三个人,我已受伤落败,杨小姐置身事外,只有张兄弟一人,他无法跟你们五大门派高手一一过招。”

朱梅道:“没这份本事就别口出狂言。”

燕青鄙夷地看他一眼道:“如果你们打算这种赖皮战法,干脆就别谈了,一哄而上,将我们杀死岂不轻松?”

朱梅被他顶得没话说。

灵虚上人道:“燕施主你说究竟要怎么样?”

燕青道:“崆峒已经认输,只剩你们四家,每家派一个代表接战,作决定性的一搏!这要求合理吗?”

朱梅道:“不合理。”

燕青道:“为什么?”

朱梅冷冷地道:“我们是一个门派,钻研的武功项目很多很杂,岂能在一两项上面就决定胜负了?”

燕青道:“人数有限制,项目可不限制,在交手的时候,只要有机会,任何功夫都可以使用的。”

朱梅哼了一声道:“未必每个人都能精通各技,我们都是一个专攻一门的。”

燕青笑道:“各位掌门人该不会只长一门吧?”

朱梅道:“什么?你要我们四家的掌门人跟他去交手?”

燕青道:“如果没有别的代表,只好委屈各位了,反正张兄弟已经胜过一家掌门人,提这个要求并不过分。”

灵虚上人道:“不过分。”

燕青笑道:“那就好。”

灵虚上人道:“施主还有别的要求吗?”

燕青道:“有的。”

灵虚上人道:“施主请说吧!”

燕青道:“不管各位准备施展哪一门武学,必须在比兵器时并合施展,如果一项项分开来比,张兄弟太吃亏了!”

朱梅道:“我反对这一点,昆仑的许多功夫都是徒手施展的,为了怕他吃亏,我们就得受拘束吗?”

燕青道:“我没有限制你们,只是说张兄弟始终以兵器应战,如果你们的武功能胜于兵器,徒手应战也行,但你们只能失败一次。”

朱梅怒道:“这是谁规定的?”

燕青傲然道:“是我,这个条件是很公平,如果比赛单项,张兄弟就凭一项摔跤功夫,你们谁是他的敌手?”

众人面面相觑,无言可答。

张自新的摔跤功夫他们都见识过了,那的确是莫入能及。

燕青见他们不开口,更为得意了,大声道:“张兄弟并没有用他的专长来向你们挑战,这已经很公平了,如果你们再推三阻四,自己也该感到惭愧!”

朱梅怒声道:“好!老夫首先领教!”

燕青道:“慢来!”

朱梅道:“你还想干什么?”

燕青笑道:“先说好是拼命还是比斗?”

朱梅道:“你啰嗦完了没有?”

燕青道:“这不是啰嗦,是慎重,如果是比斗,大家点到为止,战法自然不同,如果是拼命,有许多同归于尽的招式就得限制使用……”

朱梅道:“老夫乃一派之主,跟这小子拼命未免太看得起他了,他有什么绝艺尽可放手施展,老夫死了认命,如果他被老夫杀死了,老夫就赔上一命,这下你满意了吧?”

张自新道:“不必!大家生死由命好了!”

燕青笑道:“兄弟,这一点你不必争了,武功之道,三成天赋,三成努力,一分运气。

你只有运气与天赋两项可以一比,其他都差远了,朱前辈的话听起来是让你,实际上却是个空头人情。

你想杀死他是绝不可能的,他如果能杀死你,就能在手下略留分寸饶过你,人家是绝对有把握的,你做不到,还争个什么?”

张自新道:“正因为我做不到,才必须争个明白,我不想将自己没把握的事去要求别人,也不想占这种便宜。”

朱梅正在争执几句,燕青笑道:“前辈别争了,如果你能获胜,生杀由你,如果胜不了,争也是白费。”

张自新道:“这不算白费,争到这一点,他有许多同归于尽的杀手,就可以不受限制施展了!”

朱梅傲然大笑道:“小子!在昆仑的武功中没有同归于尽的招式,不是杀人就是被杀,只有下三流的江湖人才会使用这种手段。”

杨青青笑道:“刚才令高足使剑以后,用空手进招,不知是否前辈所传的招式?”

杜月华刚才情急拼命,对杨青青的双剑视若无睹,硬扑上去进招,等于是给朱梅这番豪语拦头一棍。

朱梅听得满脸通红。

杜月华更是低下了头。

倒是燕青笑笑说道:“杜小姐受艺时日尚浅,到了朱前辈这种火候,自然就不会有那种事情了。”

杨青青道:“我晓得,我只是告诉他说话保留一点,别打自己嘴巴。”

朱梅抬头道:“杨小姐说得对,昆仑一共来了三个人,岑非死了,小徒落败,昆仑实无骄傲可言,老夫更不该卖狂,张自新,咱们各凭本事在手下决定生死吧!”

燕青低声对杨青青说道:“你是怎么了,张兄弟还只是个小孩子而已,让他占点便宜也是应该的。”

杨青青笑道:“你不了解他的脾气,如果不把话说清楚,他以为自己占了便宜,又不肯要人家相让,动手时反而会受约束。

你希望他能得胜,最好还是在场面上激动他的豪情,鼓扬他的高昂斗志,否则你就是害了他。”

燕青低头沉思起来,片刻,他才抬起头来道:“我差点上了朱梅的当,这老家伙没安着好心呢!”

朱梅亮出了剑正想叫张自新出手,闻言怒道:“混账东西,你说什么?”

燕青道:“张兄弟是个天生豪杰英雄,你故示大方,实际却是想叫他行动受拘束,使他不好意思对你施杀手。”

朱梅怒道:“放屁,老夫岂是这种人?”

燕青微笑道:“岑非被他气死后,你曾经说他是仁者无敌,足见你对他了解颇深,他这种心胸,岂肯接受你的相让,你不是明明有阴谋吗?”

朱梅气得浑身颤抖,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狠狠地盯了他一眼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章 细述往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燕赵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