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燕赵雄风》

第二十一章 天龙秘籍

作者:司马紫烟

张自新道:“铜人究竟是死的,招式虽精,不会活用也是枉然。”

涤凡道:“不错,它们比起张少侠自然差多了,但其力量却因为机关操纵,超过常人太多了,我们好容易才想出一个梅花五元阵式,合五家掌门人之力,才能与之一抗,可是十九年以来,只能通过十九个铜人,今年是最后的一年了,除非能连续通过六个铜人,否则就永远没机会了!”

张自新道:“为什么不多叫几个人进去呢?”

涤凡苦笑着道:“这是没有用的,那洞中的大小,最多只能容纳五个人,多人挤在里面反而碍事。”

张自新想想道:“祁海棠走了,神尼是叫我顶他的缺?”

涤凡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燕青道:“那恐怕不行吧?”

涤凡道:“这怎么说呢?”

燕青道:“各位连续尝试了十九年,至少对前面十九个铜人已非常熟,张兄弟却需要从头试起,这不是太困难了吗?”

涤凡道:“每个铜人只有一招,我们花了十九年的精力,只研破了十九招,今年想连破六招是万无可能了,因为贫尼想先合四人之力,将前面十九个铜人挡住,由张施主去对付新的招式,看看张施主的唯心剑式,是否能通得过那最后的六式,无论如何,这是最后一次的尝试机会了。”

杨青青忽然道:“后面的六个铜人都要张兄弟一个人去闯?”

涤凡顿了一顿才道:“这铜人五个一组,几乎是同时发动的,因此到了第二十式时,我们四人每人挡住一个铜人,第二十式必须张施主单独对付。

“如果他能顺利通过,那十六至二十之数的铜人会退回原位,我们可以分身帮他的忙,如果第一次他无法通过,则我们会被那四个铜人逼出洞外去,只好由他一个人在里面,单独的应付了。”

杨青青道:“我不明白师太的意思。”

涤凡道:“是贫尼没有说清楚,这洞门是初一开放,一个时辰立刻关闭,等十五时,才再度开放。

“假如第一次被阻在里面,只有第二次开放时,才能退出,所以我们每人都必须带足半个月的粮食……”

杨青青道:“如果第一次尝试失败,张兄弟被铜人所阻,洞口又关闭了,你们四位又是如何被逼出洞外呢?”

涤凡道:“我们是由十九年的经验而得知的,在初一的子时开始,至丑时止,洞口是开放的。除了被洞中制住的那一人之外,别人尚有退路,那个人却无法退出了,可是被困的那人却能在洞中详细研究破式之法。”

刚说到这儿,朱梅已插口道:“第一年的时候,中伏的是灵虚上人,幸亏他是个修为有素的世外人,经过了半个月不吃不喝,还能维持生命,而且想出了前五式的解法,更为以后的人取得了应付的经验。”

杨青青道:“没危险吗?”

涤凡道:“据贫尼所知是没有危险的。”

杨青青露出不大相信的神色注视着她。

涤凡笑笑又道:“只是会被铜人的利剑制倒在地上,无法行动,那五个铜人五柄剑,刚好制住了五处大穴,静躺在地下,除了研究破式的剑招外,也别无所事!不过那些剑式是天龙大侠精华所在,破解不易。

除了灵虚上人破了前五式,松月真人破了后五式,朱施主破得最多计有七式,贫尼只解了两式……”

燕青道:“祁海棠一式也没破吗?”

涤凡道:“今年本来是轮到他负责这第二十式的,他说已有了相当把握,谁知他竞走了,因为大家都寄望在他身上,别人未曾留意,今年只好麻烦张施主了!”

杨青青想了一想,慎重地问道:“照师太这么说来,那第二十一至二十五个铜人,都还没有动过?”

涤凡道:“是的!铜人是五个一组行动,通过一组之后,第二组才会发动,那末一组始终没机会!”

燕青道:“这样我觉得太危险了,万一那最后一组的铜人不仅是将人制倒而已,张兄弟岂不是有性命之虑?”

涤凡一怔道:“这个根据以往的经验,并无可能。”

燕青道:“但是谁也不敢保证。”

涤凡道:“是的。”

燕青道:“张兄弟你考虑一下吧!”

涤凡点点头笑道:“我们只是有此要求,接受与否,还在张施主本人,我们并没有勉强之意。”

张自新毅然道:“我接受。”

杨青青忙道:“张兄弟!你想想再答复……”

张自新道:“不需要多想了……”

杨青青急道:“这值得吗?”

张自新朗声道:“如果这是天龙大侠指定的条件,我认为值得。”

这两句话说得豪气干云,燕青与杨青青都无话可说了。

片刻后,燕青才问道:“关于那些神秘客的传人,是否有点迹象呢?”

四个掌门人脸色都为之一变。

很久,都没人回答。

燕青笑道:“看情形是有消息了?”

涤凡道:“是的。崆峒派在前个月得到了警告,有人黑夜取走了他们的镇派令符,留下了一张无名帖……”

杨青青忙道:“帖上怎么说?”

涤凡道:“叫他们转告我们五家,放弃今年的丈人峰之会,否则将不利于我们,我们自然不接受,所以今年来得比较早,而且戒备也比较严密,否则崆峒的方君兆和林龙对三位也不会如此留难!”

燕青点点头又问道:“那警告帖能肯定是神秘客的传人所留的吗?”

朱梅道:“崆峒总坛门禁最严,镇派令符收藏尤密,只有祁海棠一人知道,却会神秘失踪,此盗符人武功之高,可想而知了,再者此人敢对五大门派提出警告,也只有天龙大侠所说的那一种可能。”

燕青笑道:“那大概不会错了,为着武林的安危,大家都该尽点责任,各位选中了张兄弟,他自己也答应了,我们只好担任外围守护了!”

张自新道:“燕大哥,其实论剑法武功,你比我更适合,为什么你不进洞呢?”

燕青笑笑道:“我是有这个意思,可是四位掌门人看中的是你,自然觉得你的条件比我更适合了!”

涤凡忙道:“燕施主别误会,我们觉得张施主剑法虽然尚生疏,但他临敌之际,别有一种恢宏的胸怀,与天龙大侠在世之日的气度颇为相似,因此才请他参加破阵,说不定会有成功的希望……”

燕青笑道:“神尼的选择甚为正确,张兄弟的气质天生是别人及不上的,我并没有跟他相争之意。

可是我有一个要求,那洞门开放后,距闭关还有一个时辰,各位从第一关闯进去,到十九关为止,要多少时间?”

涤凡道:“以前比较困难,现在已有了经验,只要一会儿工夫就行了,可是我们必须等到最后一刻才进去,因为张施主将要面对一式新招,支持久了怕他吃不消。”

燕青道:“前面有一段时间是空着的,可否让我们试一下?”

涤凡道:“施主是不相信贫尼的话?”

燕青笑道:“各位俱为一代宗主,自然不会骗人,只是这种奇阵奥式,以后又没机会再遇上,我们领教一下也好长见识。”

涤凡道:“那当然可以,我们的计划也是要张施主先试试前面的两组铜人,在开放时间内是不会有危险的,力不能克,立被逼出洞外而已。

他对前面的两组有个了解,对他应付后面的两组也好有点经验,我们以前也是让门中的弟子去试探增长见识,施主们自然也能参加。”

杨青青笑道:“没有危险,又不碍事,我也想试试!”

燕青道:“各位对闯前二组已有经验了,少时我们就开始行动吧!”

涤凡等人自然表示同意了。

于是大家闲谈了片刻。

借这个机会,众人对张自新的身世又作了一番了解,都对他的进境感到无限惊异,尤其是听说他能在短短一个月内学成了剑法,击败了长春剑派的高手,更感到咋舌称奇,暗暗惊叹不已。

四家掌门人对长春剑派仅有个耳闻,对白长庚此人则相当陌生,因为长春剑派远在关外,与中原从无来往。

而且他们还安慰张自新说:如果长春剑派以后要找他的麻烦,四大门派都可以为之声援,相助于他。

这个保证使得杨青青很兴奋。

因为她看长春剑派的实力与中原几大门派相较,仍是差得太多了,有了这雄厚的靠山,他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。

已是子夜之交的时刻了!

大家进入了天龙大侠的草庐,里面窗明几净,朴素中透着庄严。

后堂紧靠山壁,有一扇门虚掩,把门打开,就是坚硬的岩石,到了指定的时刻,壁上一阵隆隆作响,岩石自动向后退去,隐入侧壁不见,但见一条深达数十丈的岩洞。洞高丈余,入口处较窄,里面却很宽。

二十五个铜人都清晰可见,那是洞中常年点着很多盏油灯之故,张自新见了忍不住道:“这些油灯,难道十九年来一直不熄吗?”

涤凡道:“不!这些油灯很奇怪,不知道是如何燃着的,但关闭之后,即会自动熄灭,只留下一苗照明,使在洞中的人可以看见铜人的姿势而静思破解之法。

“直到半月后,油灯又全部燃着,洞门再开,使困在里面的人可以出来,至于其他的时间,则没人知道了!”

张自新忽然问道:“是否可以准备下一年的粮食,留在洞里面,等到了第二年门开了再出来呢?”

涤凡一怔道:“这一点我们从未想到,因为天龙大侠指示我们只准停留半个月,我们也不敢违背!”

张自新点点头,朝燕青道:“燕大哥,杨大姐,我们趁现在去试试吧!”

燕青点点头。

朱梅道:“这铜人是五个一组,同时发动的,我再派两个人陪你们进去。”

燕青笑笑道:“不必了,各位的门人对前几式都已经很熟了,我们想用自己的方法去试试看!”

朱梅道:“你们三个人要同时应付五方面的进攻,那还行吗?这可不是逞强的事。”

燕青笑道:“不行最多被赶出来而已。”

朱梅道:“也好!”

涤凡也道:“时间宝贵,要试就趁早。”

燕青招呼杨青青和张自新,三人各自整顿了一下,手执长剑,排成鼎足之势,向前慢慢地推进。

那些铜人忽前忽后,忽左忽右,散列在洞中,挡住了去路,使得人无法一下子就直接通过进入。

每个铜人都是右手执剑,朝前平举,那是最难猜测动向的起手式,铜人高与山洞齐,只有寸许活动空隙,剑长的范围,可及洞壁。

三人进至四五丈处,忽然而听到格格作响。

第一组的五个铜人同时动作,剑式各异,分从四处攻至,三人各就自己的方向,因势挥剑迎架!

但听见当锒锒一阵金铁交鸣之声,燕青首先架住了迎面的一击,随即又抽剑去斜磕侧面的一剑。

因为动作稍慢劲力不足,被铜人直压而下,斜里飞来一剑,替他挡了一挡,掉头一看,正是杨青青的双剑分出一枝来帮了他一下。

杨青青的另一枝剑也抵住了一个铜人。

换言之,他们分两人之力,居然架住了二个铜人的攻击。

虽是三人合力闯阵,因为铜人是同时发动的,他们只能各顾各的,杨青青能分神来帮他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而他们二人最关心的还是张自新,偏头看去,张自新已将二个铜人的攻势完全解决,铜人也回到原位去了。

人阵之初,涤凡说过一个概略,这些铜人的攻势敏捷劲锐,除非用对了解法,否则攻势虽受阻而不竭。

燕青的第一剑似乎用对了,那个铜人已经退走了。

而杨青青的两支剑还分架住两个铜人,证明她选式错误,铜人仅是攻势受阻,招式未变,继续以无比的劲力压将下来。

燕青与杨青青二人合力挡住一个铜人已经相当吃力,料想她另一手单独支持一个铜人,必然更为艰苦。

可是她又无法撤剑换式,因为铜人的剑中似乎有一股无比的吸力,将他们的剑牢牢地吸住了。

涤凡等人在洞外脸现惊容道:“三位第一阵就破解了三招,的确相当惊人,比我们强多了,燕杨二位请再支持片刻,我们就来替二位解开。”

话才说完,张自新长剑突出,丁丁两声,击在铜人的剑上,呼呼两响,那两个铜人立刻退走了。

这下子使得所有的人都怔住了。

谁都想不透这小伙子胸中究竟有多少丘壑,这等于说他一个人独破了四具铜人,简直令人难以相信。

燕杨二人从压迫下解脱出来,燕青吁了一口气道:“兄弟,我真对你没话说了,你是怎么想出来的?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一章 天龙秘籍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燕赵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