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燕赵雄风》

第二十四章 恶讯频传

作者:司马紫烟

祁海棠不禁一怔,陈扬笑道:“祁掌门,你别上他的当,如果真有这回事,他们何必还来找你。”

朱梅道:“天龙大侠为人忠厚宽大,虽然明知崆峒不可靠,但念他们仍然为武林一脉,不忍抛诸门外,只是暗中作了个准备,等他们劣迹昭彰,才另作处置,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先找祁海棠的理由。”

武当松月真人道:“而且天龙大侠也预料到你会用毒葯来谋害我们,否则他怎会在钢丸中预留解葯?”

祁海棠神色果然大变,朱梅笑道:“你如果不信,我还可以把天龙大侠预留的剑式报出两招,那都是五梅剑阵中属于崆峒的部分,那是‘流云过峡’与‘千峰近日’对不对?”

祁海棠吓得脸色煞白,直往陈扬瞧去。

陈扬冷冷地道:“走!见了教祖再说。”

祁海棠匆匆招呼手下准备退走,松月真人道:“祁海棠,你在这儿杀死了六个女子,因为她们还不是武当的正式门下,站在我们以前结盟的条约,不能算是直接冲突,所以我不留难你们……”

玉贞子忍不住道:“掌门师兄,这些人就白死了不成?”

松月真入神色一庄道:“不,可是我必须按照规矩行事,这六人算是为武当而死,我要为她们主持殓葬事宜,公开宣布她们为武当门下,赐名定辈分后,再邀集同门,替她们报仇!”

玉贞子这才不做声了。

陈扬却冷笑道:“你们是说得好听而已,如果你毫无顾忌,岂肯如此轻易罢手。”

松月真人微微一笑道:“如果你真以为我怕你们在别处闹事,那可是打错了主意,我们名门正派门下都是忠义不屈之徒,即使你把我们四人杀了,只有增加他们的仇意,绝不会屈服的,何况我们四家根基深厚,门中高手如林,想凭一二人之力去镇服他们,更是痴人说梦!”

陈扬昂然道:“你要不要试试看!”

松月真人道:“试不试在于你,我们行事却必须讲究规矩,你带着崆峒的人走吧!”

陈扬冷笑一声,才与祁海棠率众呼啸而去。

这边玉贞子吩咐小红叫人收拾地上的尸体,同时把张自新等三人,请到内屋坐定,朱梅一叹道:“今天幸亏张老弟将那狂徒击败了,否则真是不堪设想。”

燕青也道:“张兄弟,我真佩服你,先前我替你吹嘘,原是虚张声势,吓唬人的,想不到你真有两下子。”

张自新道:“我爷爷这一式袖底藏刃,原是右手式,要抛开手中的长剑才施展的,我换成左手,知道可以唬人一次,但下一次就不行了。”

朱梅叹道:“这姓陈的小子只是那魔头的三传弟子,即已如此厉害,那个再传弟子,一定更为高明了,目前的难关虽过,来日方长,真不知要如何应付呢!”

张自新道:“你们各位不是有一套五梅剑阵吗?”

朱梅摇头苦笑道:“少了崆峒这一环,剑阵练不起来了,我刚才故意说大话,吓吓他们罢了。”

燕青奇道:“掌门人怎能报出剑式的?”

朱梅道:“那两式是连击配合所用的招式,我们根据四家的剑式需要,判断必不可少,可是最后五剑齐发,各出精招时,都是各家的秘传剑式,我们根本无由得知。”

张自新听了十分失望。

杨青青道:“可不可以用别家剑式来更换呢?”

朱梅道:“我们考虑到这个问题,只怕不容易,天龙大侠学究天人,他创设的剑阵,岂是别人所能更易的?”

燕青笑了一下道:“我有句不知进退的话,要说天龙前辈之学固然山高海深,但也必就高至无人能及,以天龙二十五式而言,我与杨师妹就各破了一式。”

张自新道:“这话不错,燕大哥的师传也是位绝世高人,我想绝不会比我爷爷差多少,我跟杨姐姐两人合手也没有胜过他呢!”

朱梅点点头道:“不错,破解一两式可以各凭聪明,可是想要更易一套完整的剑法,就是不容易的了,三位天分都够了,但火候仍未达洗炼之境……”

杨青青道:“我并不是想由我们来更易……”

朱梅道:“我们四个人都只能专攻本身的一部分,而且受了所学的影响,绝对无法更易别人的剑法。”

杨青青道:“四位的同门长老呢?”

灵虚上人道:“都是一样,因为所学的路子已限死了,除非要找到另位老一辈的名家,或许有可斟酌之处。”

杨青青道:“我就是这个心思,燕大哥,是否能想法子把你师父请来商量一下?”

燕青道:“家师灵游无定,而且从不公开现身江湖,这个我实在不敢保证。”

杨青青道:“我想事关天下安危,他老人家总不好意思坐视不理吧?”

燕青道:“可以试一试,但没有把握,而且我根本不知道上哪儿去找,每次都是他老人家主动来找我。”

杨青青道:“朱掌门人可否将消息传出去?”

朱梅道:“这事情不能敞开来做,惟一的办法是由我们四家与燕老弟公开传柬,遍邀天下武林道,商讨对付齐天教祖的事,借这个机会,或许可以惊动他的尊师。”

燕青连忙道:“在晚怎敢与各位掌门人联名具柬?”

朱梅轻叹道:“那倒没什么,事实上燕老弟的心计武功,也是够独当一面的。”

杨青青道:“这么做主要的是为了邀请你师父出头,燕大哥就不必客气了。”

燕青道:“要具名,我们三个人都具名,绝没有我一个人单独具名的理由。”

杨青青笑道:“张兄弟是天龙大侠的后人,具名自然够资格,我却不行,因为我还有父亲呀!”

朱梅道:“这话对,杨小姐虽然技艺非凡,可是她的尊翁汝州侠也是望重一方的武林名家子,要具名也必须具杨大侠的。”

张自新道:“华老爷子的唯心剑法论威力,并不比我爷爷的天龙剑法差到哪里,如果把他们列名帖上……”

朱梅道:“浊世三神龙举世同仰,只是具名之事,最好先取得他们的同意,因为这关系着个人安危。”

张自新道:“我想他们不会反对的。”

燕青道:“他们三位避世多年,必有说不出的隐衷,这次出头与长春剑派宣战,还是受了你的牵累,这件事明知他们不会置身事外,但还是先取得他们同意的好。”

张自新道:“对,那我就上京师去找他们,而且我也要找李大叔问问毛文水的事。”

灵虚上人道:“我们伴同张小侠一起上京师去。”

张自新忙道:“各位何必要跑这一趟呢?”

朱梅道:“我们必须跟着老弟,因为老弟的身世已经公开,那个齐天教祖可能随时都会对老弟不利,再说与老弟同行,对我们也有好处。”

燕青笑道:“不错,朱掌门人说出五梅剑阵可由四家联手合习,有陈扬回去通报后,那个齐天教祖一定颇为忌惮,四位如果分散了,他可能会个别击破,所以四位一定要轻常在一起,而且现在他还忌畏张兄弟身怀天龙秘籍,有四位在路上护持,他更相信其真实性,还不敢猝然发动。”

朱梅笑道:“老朽只是怕张老弟落了单会有危险,给燕老弟这一说,还有更深的作用,我们是非去不可了。”

杨青青道:“四位门户中的事放得开吗?”

朱梅道:“放不开也没办法,因为这是关系到今后门户绝续存亡的关头,好在我们有特殊的联络方法,随时可通消息,有什么事,我们仍然可以传令摄理。”

这时涤凡神尼也恢复了健康,出来向张自新道谢救命之恩,朱梅的女弟子杜月华因为受的是外伤,一时无法痊愈,还留在内屋休养。谈起经过与先时的决定,涤凡也满口赞成,同时对具名柬邀武林道共御齐天教祖之事,她有更深的见解道:“我们五大门派平时与江湖朋友太隔膜了,引起很多误解,这次有事要请大家帮忙,理应四家掌门人亲自前去拜访各地名家,方今武林知名人物,以浊世三神龙为其中翘楚,我们应该先从这三位高人开始,具诚邀请共商大计才对。”

松月真人笑道:“神尼之言,深获吾心,大家就这么决定,而且事贵从速,免得齐天教祖那老魔头知道了,又横生枝节。”

第二天,由松月真人主持,为陆芳霞的六名侍女安殓,列为玉贞子名下的再传弟子,宣誓必为她们复仇。

杜月华留下养伤,玉贞子暂留摄理四家门派的联络事宜,大队人马就这样浩浩荡荡地北进了。

因为有四大门派的掌门人同行,声势自是不凡,前面有人打前站,后面有人压阵,沿途都有各门派的俗家弟子侍奉歇宿,安排饮食等事宜,像是军队行军一般,由此也见得四大门派的声势确实是不小。

也许因为他们走得快,洛阳方面与崆峒门下都没有什么行动。

约莫走了五六天,这天来到了直隶省境的正定县,那是个要冲,离京师已是不远,张自新归心如箭,心想在京师的华树仁等人一定得到消息了,照理应该派了人前来通个信,怎么毫无动静呢?

四大门派在这一带弟子较少,他们住在一家大客栈里,用晚餐时,因为有三个是出家人,另备素食在房中食用,只有朱梅陪着他们三人在楼下的酒座中吃喝。

随行虽有四家的弟子,却不敢跟他们同座,只是远远地站着侍候,酒座中客人很多,喧闹异常。

而且就在他们隔座,有几个大商人围桌聚饮。喝酒行令,刚好门外来了个卖唱的女孩子,他们就叫了来献唱。

那女子不过二十上下,颇具姿色,穿着寒素,一脸愁容,后面跟着个操琴的少年男子,也是一副寒酸之相。

先唱了几支下小曲,那些大商似乎不过瘾,一个花白胡子的胖子笑道:“小妞儿,给老爷们唱个十八摸。”

那女子低下头道:“启禀老爷,奴家不会唱。”

那胖子笑道:“小妹子,连十八摸都不会唱,你还出来混饭吃?”

另一个较为年轻的瘦子却狞笑道:“小妹子,你过来,老爷教你,我摸你哪儿,你就唱哪儿。”

说着站起身来,要去拉她的手。

那女子连忙躲开,急叫道:“老爷,您尊重点。”

那瘦子笑道:“卖唱的娘儿们还讲究尊重。”

那女子道:“老爷,奴家卖唱是为生计所迫,可是还没有下贱到要卖色相……”

那瘦削的操琴男子也道:“对,妹妹,这几个人的臭银子,咱们也不想赚了,走吧。”

那瘦子脸色一沉,过去抓住他的胸口道:“妈的,你敢骂老爷?”

操琴的男子被他抓住了胸前的衣服,连忙想挣脱,可是抓他的瘦子很有气力,始终挣扎不脱。

那女子急忙扑过来哀求道:“老爷,我哥哥并没有骂你呀,你放了他吧!”

那瘦子冷笑道:“他说我的银子是臭的,这不是骂我?”

操琴的男子叫道:“你仗着有几个钱,就随便欺侮人,不但你的银子是臭的,连你的人也是臭的。”

那瘦子伸手就掴了他一掌,打得很重,操琴的男子立刻倒在地上,口角流出血来,那女子连忙扑过去,却又被瘦子抓住了,狞笑道:“小妹子,乖乖地陪老爷们喝酒,回头老爷重重赏你啊!”

女子拼命挣扎,瘦子哈哈大笑,伸手要去捏她的脸颊。

张自新实在忍不住了,突地站起,一手捉住瘦子的胳膊,沉声喝道:“放开她。”

他的手很重,瘦子疼得哇哇直叫,那女子早已挣脱出去,扶起操琴的哥哥,瘦子一面叫,一面还骂道:“妈的,臭小子,你敢管吴老爷的事,你不打听打听,吴老爷在本城是干什么的吗?”

张自新顺手一掌,将瘦子打得满脸淌血,座上几个人都站了起来,那胖子大叫道:“反了,反了,店家,叫人来,把这小子抓起来。”

门外跑进三两个公人打扮的汉子,带着铁尺链条等,正要上前去抓张自新,却有一名少林的俗家弟子过去拦住他们,同时低声说了几句,那些汉子一个个脸上变色连忙上前拉起那瘦子低声说了几句,瘦子的脸也吓白了,顾不得脸上流血,深深一揖道:“张大侠,小的不知道是您大驾,冲撞了您,该死,该死。”

一面骂,一面还伸手打自己的嘴巴。

张自新冷笑道:“我不知道吴老爷是干什么的,要请教一下。”

那胖子见瘦子如此,连忙上前一拱手道:“吴老弟是本县的都头,冒犯了好汉,请好汉恕他无知。”

张自新哼了一声道:“一个小小的都头,就敢如此无法无天,随便欺负人?”

瘦子低下头,不敢开口,那胖子连连拱手求饶。

张自新也不愿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四章 恶讯频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燕赵雄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